萨拉齐故事二则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2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二日】当今内蒙包头市土默特右旗一带,民国的时候行政区划为萨拉齐县。“萨拉齐”源于波斯语,意为“圣母”。民国三十五年(公元1946年),该县曾出版《萨拉齐县志》,主修者是当时的县长韩绍祖,并由当时的巴彦塔拉盟长补英达赖题写书名。这本民国版县志在卷十六杂记部分 “轶闻”一栏里,记录了当地一些民间异事,现选出两则献给大家。

一、张胡蓝延寿
萨拉齐县五区保同河村人张胡蓝,二十岁的小伙子,为人和善,一日突发疾病,卧炕而死,寡母恸哭欲绝。傍晚时分,寡母忽然听到从外面传来一个声音:不要哭,也不要入棺装殓,只是领你儿延长寿命去了,不久必放他回来。其母闻声立刻出门查看,四外无人,颇觉惊奇,悟到是神明点化自己,于是遵照嘱咐,不入殓也不哭。

守到半夜,张胡蓝突然活了过来,向母亲要水喝,喝数碗后就精神完全恢复,并将自己的经历告诉母亲,说午后有两个衙役将其(元神)拘出体外,带到一处和人间一样的官署中,升堂后,长官模样的神明问明了姓名、籍贯后,说传你来没有什么事,给你长寿几年而已,随后令衙役送回来,于是他就复活了。在那个官署里还看到同村已经去世的张某某,在那里管鬼卒。该县志编纂时,张胡蓝已有七十多岁。

二、牛瘟使者传药方
清朝同治年间(公元1862-1874年),有一次萨拉齐县庙尔沟一带起了牛瘟,村中日死牛数十头,商号玉丰恒有牛八十余头,已死两头。“商号”是老话,相当于今天的公司、企业。一天夜半,夜倌,就是负责晚间喂牲畜的人,起来喂马,发现一人突然出现,手提瓦罐,径直走入牛棚,用一汤匙将罐中之物灌入牛口,每牛一匙,牛都异常顺服的听话喝下,连灌数牛。

见此情形夜倌惊奇,猛然醒悟:此人不是常人,可能与牛瘟有关。于是悄悄蹭到其背后将瓦罐夺下,因为在中国神话中勺子(汤匙)和罐子都是瘟神的法器。那人受此惊吓,连忙乞求夜倌说:我是牛瘟使者,不还瓦罐我无法回去交差。夜倌说:还你瓦罐,但我的牛有救吗?使者说,只要用大黄与其它几种药物煮汤灌牛即可(其它药名失记),说完携罐而去,转瞬不见。庙尔沟从此再未死牛,偶尔有牛得瘟病者,也以此方治疗,无不痊愈。县志编纂时,庙尔沟据说依然还有人保存此方。

第一则故事里,张胡蓝为人和善,可能平日做了些好事,所以被另外空间的生命带到相关的神明那儿,给他延长了寿命。人的元神才是生命的实质,人死只是肉体死亡,脱下这件人皮之后,人的元神去哪里,才是最主要的。人的生死寿命都有神在管,无神论只是共产主义者的宣传。

第二则故事里,治牛瘟的药方竟是由“牛瘟使者”负责传播,丢了瓦罐无法回去交差,看来他也只是奉命行事。奉谁的命令?接触过传统文化的人都知道,是瘟神。由此类推,当今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也是由高层空间的瘟神在掌控着。

关于当前的疫情,我告诉大家:现在是“天灭中共”的时期,要想免于瘟疫,必须远离中共,特别是曾经加入过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人要尽快退出,才能保命保平安。

(资料来源:民国版《萨拉齐县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