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到大,我们排过的那些长长的队……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2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从小到大,不知道要经历过多少次的排队,那长龙队伍排的脚后跟都发麻,只为了办那么一点儿事,找政府开个证明、盖个章啊啥的。排到跟前的时候,有种快冲出牢笼拥抱自由的感觉。

大家都习惯成自然了,中共自然也成了百姓的太上皇。满满的说不出的那个不要脸:“中国人多,事不好办。家里孩子多,做父母的难。”算算中共的官民比,领跑世界,怎就没看见当官的排过队,都是百姓在排呢?

真要翻翻中国人的排队史,活脱脱一部百姓血泪史,中共罪恶史,不知真相者难以置信。

1.三十~五十年代:排队斗地主

站队第一,排队第二。这是中共治下排队政治学。排队斗地主、打右派、唾骂敌对分子是革命忠诚的表现。

“打土豪分田地”“有土皆豪、无绅不劣”,中共从二三十年代一直到四五十年代,以革命的名义抢劫私产。200万地主被冤死。斗地主时,搭戏台子,强迫全村人围观,有的还勒令村民排队挨个上台扇地主耳光子。群众斗群众,造下恶业无数,到头来都是谁造业谁偿还。

1947年土改,河北省营井村村民吕某,积极站队,将和自己平时无冤无仇的一个地主耳朵咬下来了,该地主后被枪毙。次年吕某生了个没耳朵的儿子,儿子十来岁的时候,一把火把家给烧了,此子后来未娶媳妇,吕家绝后。吕某自己也知道是冤死的地主找他要债来了。

2.五十~八十年代:排队买米

上了年纪的人大概都忘不了中共的票证经济。那时,要买到基本生活用品,除了钱之外,还要有中共按人丁发放的各种盖了红章的票证:粮票、肉票、油票、鸡蛋票、糖票、布票、煤票、肥皂票、自行车票等。有了这张“吃饭的护照”,百姓们就会在粮食局和供销社前排起长长的队伍。

这“护照”成了中国人的“生死簿”。1961年夏,身在四川的吴宓准备到广州探访陈寅恪,陈寅恪写信叮嘱吴宓:“兄带米票每日七两似可供两餐用。”1971年9月,一位中共公社干部得知林彪“叛逃”的消息,直叫嚷:“不发给你全国粮票,看你能跑到哪去。”

“大跃进”和大饥荒前后,物资尤为紧张,农民每天只吃3两左右的毛粮,一年只有1.7尺布。1965年,镇平县发行的油票最小面值仅为0.0055两,想象不了这需要何等精良的计称器才能称算的出来。

3.九十~二千年代:排队上访

“信访”这块中共本想为自己树立的人权贞节牌坊,已经完全成了中共迫害人权的利器了。

国家信访办附近近千访民的后面,往往会暗藏几千土匪般的中共各地截访队伍。古有逼上梁山,中共自己就是最大的山大王,百姓只能是被逼上访。假疫苗事件、毒大米毒奶粉、强拆、退伍老兵待遇、金融爆雷等等各类上访事件年年层出不穷,无一不是中共恶政导致的。中共把顺民逼成冤民,把冤民逼成访民,再把访民打成罪民。

也因此,中共国家信访办在百姓中赢得了“三骗胡同”的称号。2016年,e租宝诈骗案的上海访民吴玉芬说:“它一个胡同进去一共有三个部门,一个国务院信访办,还有人大,还有那中纪委的信访办,三个部门在里面,叫三骗胡同,它们尽是骗老百姓的。”

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国家信访局和平上访,申诉天津公安无故非法抓捕、殴打天津法轮功学员的恶性违法事件,法轮功学员理性的诉求与和平的行为赢得了在场警察的赞叹,一个警察说:“这就是德!”不料,这次中共历史上最为和平理性的上访行为却被中共反诬成“围攻中南海”,中共和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迫不及待的于1999年7月20日发动针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

4.庚子辛丑年:排队领骨灰盒、等核酸检测

辛丑年大年初一,按照当地人习俗,用于新年第一天祭奠亡灵的菊花,在市面上短时间内竟然脱销,中共谎称是疫情后的报复性消费,选择性忽略了脱销背后“烧清香”的习俗。在老人数量每年都增加的情况下,湖北省民政厅数据显示去年第一季度该省就有多达15万名老人突然间从老年津贴名单上消失。

人们不由自主的想起去年3月23日,武汉家属们在殡仪馆里领亲人骨灰盒的那长长的队伍。不让拍照,不让说话,人们忍无可忍的排着队,排队的丁先生心中充满愤怒:“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屠杀。”“到现在为止,凶手还逍遥法外,你说我接受得了吗?”从3月23日到4月5日,每天领走500个骨灰盒,单这一数据就高达65000个。

庚子年,武汉市民刻骨铭心的一年,中国人不应遗忘的一年。中共却以抗疫战胜者的姿势戏谑着人类的智商,碾压着国人破碎不堪的心灵。

去冬今春,变异病毒让多个疫区的民众排起了一串串长龙般的队伍,北方的冬天零下二三十度。核酸检测人海战术又一次支撑起中共的抗疫神话。从五十年代炮制“半夜鸡叫”煽动仇恨斗地主,到大半个世纪后的庚子辛丑年半夜核酸检测,编纂抗疫神话,中共赚得粪土名,坑了亿万民。

5.时代大觉醒:排队争退党

罗马尼亚共产极权在倒台之前,流传着一个关于排队的笑话:一天大清早,在一家肉铺前许多人排长队等候买肉,十分辛苦,但能否买到还是未知数。一个市民骂骂咧咧:“全是齐奥塞斯库搞的。现在我去把他干掉!”说完便气呼呼的走了。一会儿,此人返回,继续排队。其他人就问他是否把党干掉了。他一言不发。大家就骂他是胆小鬼,放空炮。他实在忍受不了,就大声说:“那里的队伍排得比这儿还长!”

2004年,《九评共产党》问世,揭开了退出中共运动序幕。至今已有超过3.7亿人宣布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少先队。2007年,当退党人数超过2000万之后,在韩国出现了当地中国人排队退党的热潮。韩国蔚市退党中心代表河连玉女士说:“有一天,我们去了中国人比较多的工厂区,没想到那些中国工人一看到我拿出退党宣传单就排队要退党。其中一个中国工人因为工作时间到,来不及退党就离开了。我到现在还非常清楚地记得他很着急的神情。”

2020年8月,前凤凰卫视记者张真瑜表示,三退活动目前在大陆已人尽皆知,“包括有一些(中共)要害部门的官员、家属、甚至孩子,在海外的一些留学生,或者一些亲共的媒体(员工),他们本身自己在背后就参加了这个三退的活动。现在都看到了共产党目前在世界上面临的一个窘境。”

2020年10月,美国正式实施共产党员移民禁令后,“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数据显示,仅10月3日到5日这三天,在该中心网站上以真名办理《退党证书》的人数就增加了几十倍。

盘点中国人一生中排过的那些长长的队伍,邪恶、凄惨、悲情、滑稽、无奈,杂味纷呈,究其根源,都是邪恶中共强加给中国人的。如今的“三退”这支最长最壮观的队伍,中国人,都应去排上这支队伍,千万不要错过,只有三退后,天灭中共时,中国人才能避祸为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