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的供认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在中共的历史教科书中,一直宣称“十月革命开创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在封建制度的废墟上建立了一个社会主义的美丽新世界”。

在这个“美丽新世界”,人们被一种说法笼罩,那就是任何与这个“新世界”不一样的东西,都是洪水猛兽,因此要“打烂旧世界,建立新世界”。

这个口号从1917年喊出来,一直喊到2021年,已经104年过去了,同样的梦魇却又一次一次上演。

一、苏俄立宪会议为何只存活了十二个小时?

1917年11月7日,列宁率领布尔什维克宣告“十月革命”,而革命是以“民主”、“共和”的名义。列宁说,“苏维埃政权保证按时召开立宪会议”,他还表示:如果布尔什维克在立宪会议选举中失败,他们将服从人民群众的选择。

然而,在随后的选举中,大大出乎列宁的意料,布尔什维克总体上只得到25%的选票,而社会革命党由于得到了占俄国人口约80%的农民的广泛支持,总体支持率达到了57-58%。如果在这样的状况开立宪会议,那么法律、权力设置将使布尔什维克靠边站。

列宁最拿手的就是利用舆论造势,无论如何占据“道德制高点”,制造下一步行动的依据。于是,1917年12月26日,列宁在《真理报》发表了《论立宪会议》。他声称,立宪会议并不真正反映俄国民众的意愿,苏维埃是比立宪会议“更高的民主形式”。

2017年6月的《纽约时报》中文版刊出题为“列宁真是德国间谍吗?”的文章,揭底了当年列宁发动十月革命的鲜为人知的背景。安·鲍·祖波夫主编的《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指出:列宁从德国获得五千万金马克的支持,回到俄国秘密策动政变。

列宁用德国金马克创办了数十种报刊,而发行量最大的《真理报》成为主要的舆论工具,影响了大量的工人、士兵和市民的判断。

只要在舆论上形成既定事实,那么一切就有了所谓的“民意”。随后,列宁宣布成立“临时的苏维埃政府”,并宣布,立宪会议是“人民的敌人”。

列宁先说制宪会议是人民意志完美的体现,随后却宣布“一切权力归立宪会议”是反革命的口号。可想而知,在1918年1月5日,由“临时的苏维埃政府”主导的“立宪会议”是什么结果。

当天,列宁亲自在立宪会议的会场彼得格勒塔里达宫坐镇指挥。立宪会议并没有按照列宁想象的方向进展,于是,立宪会议的警卫队长走上台对会议主持者称:卫兵们都累了,我建议你结束会议,让大家回家。

到此,所谓的立宪会议宣告结束。“世界宪政史上存活得最短的立宪会议”在布尔什维克用来福枪强行驱散下,总共经历了12小时40分钟,就彻底消失了。

当有人向列宁汇报,告诉他立宪会议是怎么倒楣的结束时,列宁挤了一下黑色的眼睛立即高兴起来,然后奇怪的问道:“维克多·切尔诺夫真的乖乖的听了指挥官的话,连哪怕一点反抗的表示都没有?”于是他右侧靠着沙发哈哈大笑起来。

事情并没有结束,在《真理报》之外,仍然有传统的媒体发出声音,列宁不允许这一切存在。列宁在1922年5月19日给契卡(克格勃的前身)头子捷尔任斯基的信中说,给《经济学家》杂志撰稿的知识分子们“是最应该被驱逐出境的”。列宁强调说,“我们将长期净化俄罗斯。”

结果,三个月以后,一百多名俄国顶尖级的人文学者真的就被驱逐出境了。

早在一百多年前,苏俄已上演了这一幕:
1、筹集重金
2、舆论定罪
3、非法律手段裁决
4、维持高压

谎言永远披上道德的外衣才出场——“利用舆论造势,无论如何都占据‘道德制高点’,制造下一步行动的依据。”同时,它开口说出第一句谎话之后,就注定再要用无数个后续的谎话来掩盖,直到,人们在高压下也跟着它撒谎,让撒谎成为新的社会常态。

二、苏俄戏码在美国翻演

时间流转,104年过去了,刚才讲述的俄国那一幕,却在21世纪的美国上演了。这一次打的是民主招牌强占“道德制高点”。也就是说,无论他们做什么,都是为了“民主”;不符合他们需要的,就都是“反民主”。

近期,美国《时代》杂志在《拯救2020年大选的影子竞选秘史》一文中,披露了2020年总统大选前后,民主党党工、草根活动家、主流媒体、科技公司和企业首席执行官们组成的松散联盟﹐在大选前和大选后采取的密集行动。

1、筹集重金:
《影子竞选秘史》一文,证实了一件事情,这个隐秘的联盟筹集到前所未有的巨款。这些资金有多少?据联邦选举委员会2月10日公布的数据:民主党共筹集资金32亿多美元,是川普筹款的4倍,而且都花光了。

2、舆论定罪:
在《影子竞选秘史》中,文章通篇都在反复声称,“影子竞选”是“与拜登竞选活动分开的,而且跨越了意识形态的界限”。这些努力并不是为了颠覆选举,而是民间所为,目的是挽救我们的民主,维护此次和今后选举的公正性。

川普和川普支持者的任何活动、立场或回应都被自动贴上标签,然后被定格为恶棍;而“影子竞选”却自己贴上了令人不可思议的“高尚的标签”。

3、违宪闹剧:
在1月6日国会事件之后,以“威胁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安危”等等说辞被“高尚团体”及其媒体大肆炒作,还在国会里上演了一场违宪的弹劾闹剧。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拒绝主持这场违宪弹劾,于是国会自己兼职法官、陪审团和证人,违宪、无视宪法的行为接连上演,最后辩方律师在世界的注目下,将弹劾者制造的“证据”与真实证据对比示众,这场闹剧以弹劾方众人心怀各异、不敢再坚持而失败收场。

4、维持高压
弹劾闹剧之后,事情并没有结束,美国众议院议长表示,国会将成立一个类似于“9·11委员会”的独立机构,来调查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被攻击的事件,如此等等。弹劾者的态度很明确,就是要维持高压,因为自己制造或相信的每一个谎言,都要用一个接一个更多的谎言才能维持。

谎言披上道德的外衣才能鱼目混珠,肇事者来历不正,就会因为自己内心的恐惧而频频打击对手,指鹿为马。

三、狂妄的公认

刚在美国上演的这场“影子竞选”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干的呢?《时代》杂志在《拯救2020年大选的影子竞选秘史》一文中,提到是进步主义、自由主义以及环保主义者。此外,文章承认,其中最重要的是,左派实际上确实控制了安提法(Antifa)、“黑人的命也是命”等团体的活动。

面对《时代》杂志上这篇惊世骇俗的供认,偌大美国,竟然没有记者敢去追、深入调查,重谈大选结果的合法性更是已被高科技公司禁止的话题。

共产主义的西方始作俑者葛兰西早已说过,“你要做的是渗透到这些体制中,并对其进行改变,从内部使其极端化。”作为“舆论——法治——教育”的一环,1月20日之后,美国的一些左派大学已经在自己的校园网站上,公开把安提法作为正面运动来歌颂,教育和提升在校大学生、研究生、师资和历届校友对安提法的接受度。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打着进步主义、自由主义、安提法(Antifa)旗号的许多组织都是共产主义的变种,他们的共同目标是:拥趸无神论,抛弃道德和信仰,崇尚暴力,砸烂原有的人类传统秩序。

历史有如一幕大戏,当时间流逝,回头一看,一幕幕居然如此相似,但遗憾的是,世人每每未能吸取历史教训,巴黎公社、苏俄、中国大陆、委内瑞拉……,一再重蹈覆辙。而且,这一茬文明,地球上已经没有可以搭乘“五月花”去投奔的新大陆了。

然而,天道循环,非人力所能探知,人们不是常说,冥冥中早就注定了一切?再狂妄,最终也逃不出善恶有报的天律。苏联共产党在外界没有预知的情况下突然土崩瓦解,中共危在旦夕,美国的“影子选举”结果又能对抗着走多远呢?坚守对神的信仰者,坚守正义和良心者,都会看到那一天。

俗话说,否极泰来。眼下最坏的是否已经到来?凭人力难以判断。但是,当最坏的来时,最好的也就到门口了。这也是为什么信仰者永远应该守护对神的正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23/狂妄的供认-421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