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选与救人的一些思考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2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四日】二零一六年大选之后,我明白了川普是师父选的,我就完全放下了自己对川普曾有的一些偏见,心里对他完全是正面支持。在他执政当中,我看到他对中共的态度越来越强硬了,特别是在二零二零年疫情之后对中共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刻了,也越来越彻底的抵制中共了。

可是,这次美国大选的整个过程,却如此艰辛,结果也非常令人感到沉重。就在十一月二日晚,我当时还不太了解竞选的程序及评判的方法,只是听家里人讲川普当选与否决定于摇摆州的结果,我感到一丝不祥,因为邮寄选票容易被民主党操控。

一月二十日,大选结果被窃取成功。为什么明明是师父选的人,却被无耻之徒们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篡改了选举的结果,骗走了总统的座位?之后,我读到师父在《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其中有这段法,

“问:网络的时代,假新闻充斥,真假难辨。二零二零年的台湾与美国总统大选,假新闻是否也会影响人们的判断?
师:乱世就是乱象,人们想要得到什么好的都很难。这就是乱世的表现。美国在大选的时候,很多人没有想到川普能够当选,他就当选了。有的人觉的什么事情就应该是这样,结果它没这样。我一直在讲一个问题,我说人类是神在控制,神说了算。”[1]

就在一月六日到一月二十日之间,我听同修交流,说有天目开的同修看到天上的神还在为谁来当总统而争论不休。

那么问题就在于:为什么这些神能安排了现在这个人,而不安排师父选的人?我觉得答案就在于我们大法弟子自身的原因。

我自己在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是这样的:

就在十一月三日发现没有公布川普赢之后,我感到我们大法弟子有责任坚守人间正义,不能任凭邪恶祸乱人间。师父在十一月八日发表经文《大选》之后,更坚定了我的这种悟法。开始时我和同修一起发正念,铲除一切邪恶干扰。有一次,我集中念力发,发到后来,我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就在那一瞬间,在我清理的空间场那一层空间,师父要的人当了总统,那是非常真实的一种感觉,非常的踏实,当时我真的感到我不再为谁担心。

可是,虽然我在那一瞬间做到了,但我并没有次次发正念都保质保量,正相反,我做的很不如意,就在这段时间我发正念不能保证质量。再到后来,竟然一发正念就“呼”的一下睡过去了。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很久,我也没有静下心来向内找,彻底改变我的状态,反而后来看到了自媒体的视频,我又一直跟踪自媒体,急于看到常人或川普又做了些什么,失去了很多宝贵时间,而且这个心是不对的。

师父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2]

我虽然明白我们大法弟子才是主角,而那段时间,我感觉自己成了看戏的观众,期待着人间的局势的扭转。想一想,川普在二零一六年,那年他的竞选辩论都被人们看成近乎闹剧,竞选前夜甚至他本人都不认为他会赢,而希拉里早早准备了庆功宴,结果却是川普赢,因为是神想让他赢,而现在他的选票都是胜券在握,为什么就能被偷走呢?

师父讲:“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3],其实是我们的人心阻止了这件事。

另外,师父在《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中也说:“乱世就是乱象,人们想要得到什么好的都很难。”[1]世人和我们大法弟子都要努力做好各自该做的事,神才会给人类和大法弟子好的安排。

还有,我觉得今天美国大选的局势也都与我们做的方方面面讲真相的事情有关。我个人觉得,我们整体大法弟子讲真相的力度还不够。师父讲过:“人们都知道真相后迫害就无法维持,中共邪党就会倒台,但那不是为了叫其倒台而做的,是以众生得救为目地的。”[4]那为什么中共邪党还没倒,到现在还在祸乱全世界?我不认为它的解体需要川普当政,把邪党干下去,不是的,神想让它倒,它一天都挺不了。那之所以神没有让它倒,师父明示:“救人数一满 邪恶一并诛”[5],也就是说师父在等着我们把人数救满,师父才能把邪恶消灭。

师父在法会上说:“我记的有一个人问我,说退党退多少中共邪党能倒?我就伸出了五个手指头,我没有告诉他多少”[6]。

我对师父伸出的这五个手指头的理解是,师父期待我们要救出五亿可贵的中国人。但现在我们三退的人数只有3.72亿。迫害前我们有上亿的大法弟子,师父曾说过他希望大法弟子最低有五千万人圆满:“我们圆满的人数,我看远远不够。原来呢,我打算那最低是五千万,我从来没有跟你们讲过。”[7]

我们就算五千万大法弟子救五亿中国人,相当于平均每个人要劝退十个中国人,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小的数字,为什么我们到现在还没做到呢?而在法会上交流的,及明慧上交流的大法弟子中,做得好的大法弟子一个人就劝退了几万人,这样的同修大有人在,有劝退了十万人以上的大法弟子,所以其实大法弟子在劝退问题上努力还是不努力,差距是很大的。

我这里忽略掉不讲华语的大法弟子,这里只计算直接劝退华人的这个数字。现在五亿减去3.72亿,还有1.28亿人等待我们去救。如果我们有一万人,我们能够每天增加一万劝退的人数,那是相当可喜的成果,因为网上写的,昨天劝退人数是四万一千人。(才四万一千人!),那么我们从现在起,我们齐心每天增加一万,那就是五万一千人,我们把救人的速度一天就加快了百分之二十。全球的大法弟子都做起来,如果最后五千万大法弟子每天劝退一个,那1.28亿只需要我们做三天就救到了人数。

如果大家还是按部就班,现在咋样还是咋样,我给大家算一下数字,昨天是四万一千人退,按照这个速度,退掉剩下的1.28亿人,需要8.5年才能完成!

师父让我们做的事并不难,为什么我们就不去做呢?我们自己每救下一个人,是往我们自己的世界里送,那不是我们自己的财富吗?为什么不抢着做,积极做呢?每一次大组交流,就是我们大家互相鼓励,互相鼓气,多救人。

我自己讲真相劝三退的经历是从二零一二年开始的。到二零一四年我停了下来,之后我讲的比较少,在一个同修的影响下,我在二零一八年又开始劝三退了,我就在打电话平台上听大家交流学法,和大家一起劝三退,现在只要开口讲,几乎每天都有人三退。我感到师父推动我们的力量非常强。

另外,我分析一下我们一天退四万一千人这个数字。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悲伤的数字。 参加过打电话平台的同修都知道,有的同修每天退三~五人是家常便饭,有的同修劝退的人更多,平均每天劝退五人以上,所以劝退真的不难。我们就假设这一天劝退的同修每人只退了一个人,那么一天劝退四万一千人就意味着这一天全球几千万大法弟子只有四万一千人在做直接劝三退这件事。我跟一位同修交流这件事时,她说她在做协助劝退这件事。既然花那么大力气在做协助三退,为什么不每天哪怕花一点点时间直接劝三退呢?

劝三退真的不难,我每次打电话,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有人退,一个都没退的是少数, 有时只打了二十分钟电话,还能劝退一人,我坚持打,是因为我相信这件事的重要性。

今天交流也是想理清一些思路,与大家共勉。有不当之处请大家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麻烦〉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劫〉
[6]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