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父亲去年走入大法修炼

更新: 2021年02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六日】二零二零年四月初,常住在外市的92岁的父亲回到本市办理工资卡认证的事宜,我去家里看望父亲,谈话过程中,我看到父亲身体不是太好,身体消瘦的厉害,就嘱咐他要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给他讲这九字真言在武汉爆发瘟疫时救了很多人的命的实事。没想到父亲不但不信,竟然出口辱骂师父和诽谤大法,令我非常震惊,急令父亲住口,并告知他这样不计后果的做法会给逝去的先人和自己和后代造下无边的罪业。

回家后,我反思自己,是我真相没有讲到位吗?这些年只要有机会见到父亲,我都会一边尽女儿的孝道,一边尽大法弟子的义务给父亲讲真相,让他了解法轮功被中共恶党迫害的真相和大法在全世界洪扬的盛况。反观父亲今日的举动,就像被什么东西操控了一样,毫无理智,如果父亲继续这样下去,就太危险了。我站在师父的法像前,向内找,请师父原谅弟子,原谅父亲,都是因为我单纯的认为父亲是了解法轮功真相的,并且父亲九四年就见过师父,听过师父讲法,也看过《转法轮》的,从而忽视了父亲常年住在外市,每天看到听到的都是灌输的邪党文化的东西,再加上父亲再婚的老伴供奉“狐黄白柳”,慢慢的把父亲变成一个自私、贪小便宜、是非不分、抱怨指责、傲慢的人。我想今天的话一定不是父亲说的,是共产邪灵的党文化灌输的毒素在毁灭父亲,借他的嘴说出来的,父亲善良的明白的一面是不会这样说的,弟子一定会帮助父亲认清善恶,清除另外空间迫害父亲正信的邪恶生命与黑手烂鬼。

隔天晚上,姐姐来找我去看父亲,父亲说了他和后老伴生活中的一些家庭琐事和化解不了的矛盾,惹得后老伴非常不高兴,很不满意,之后就提出和父亲离婚。父亲把外市的房子和存款决定都给后老伴,也不能挽回她决意离婚的心,最后我和父亲商量由我来照顾父亲以后的生活,但是他俩的婚姻关系我绝不干涉,由父亲自己做主。最后父亲看到任何努力都不能挽留他们的婚姻,就自己只身回到子女身边,住到我家来了。

离婚时的父亲身体瘦弱,1米7以上的个子80多斤,走路没劲,需要搀扶,手冰凉,膝盖以下腿脚都是冰凉的,给他洗澡身上的皮肤耷拉着,只剩骨头了,父亲觉的活着无意义,自己半生为别人付出,最终老了换来被抛弃,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只求早点离开这个世界。

我和父亲说:人抛弃你,神没有抛弃你,师父没有抛弃你,你来到这个世界是来找师父的,今天你失去了婚姻,却得到了神的眷顾,这是你新生命的开始,你应该高兴才对。我就安慰父亲,不要抱怨,以一颗平常心对待这场婚姻,只要她高兴就好。我们祝福她以后幸福,我给父亲背诵师父的法:“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1]我们要听师父的话,“无怨、无恨”。你今天恨她、怨她,你自己也不会开心,你把一切都给她了,不就是希望她离开你以后能少遭点罪吗?父亲说是。

我给父亲拿来大法书,父亲一天就看完了。看完后,父亲手捧着大法书,边走边说,如果迫害前看到这本书,就不会相信中共的谎言了。

看大法书的第一天父亲就发生了奇迹,手开始发热了,不在冰冷了,温暖了。第四天膝盖以下到脚全都通透了,腿和脚全都热了,原来紫色的脚底变成粉色的了。

看到自身的变化,父亲无限的感恩师父不计较他这个迷途人的过错。修炼后的父亲慈悲心出来了,经常老泪纵横,说:师父太善良了,师父讲的法太善,太正,太好了。师父度人太不容易了,有反对的,有观望的,有迫害的,有放弃修炼的。我们作为师父的弟子,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好好修炼,守心性,师父说什么听什么,师父不让做的不做。

父亲一改先前厌世的思想,珍惜这晚来的机缘,每天高高兴兴。来我家半个月,师父就把他的身体调整到一百零六斤,整整涨了十几斤体重,走路有劲,不再皮包骨了。每天除了吃饭就是看书,不到两个月,所有的大法书都看一遍,有的书看了两遍。平时7点30分睡觉的父亲不睡了,看书到半夜12点,还得强制他睡觉,他还紧紧拽着书不放手。

父亲看大法书,如饥似渴,而且看书速度非常快,师父为他打开了功能,一目多行。由于父亲大量的学法修心,业力也在不断的被师父清理,身体也在不断的变化,稀疏的头发变浓密了,白发变黑了,秃了的头顶长出头发了。气色也好看,皮肤变的白皙细腻有光泽,谁看到父亲都不相信是92岁的耄耋老人。

现在父亲每三天就能看一遍《转法轮》。平时我也提醒父亲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学法的时候,要对照自己向内找,转变观念去执著。下面仅举几例父亲提高心性、转变观念后出现的神奇事,与同修们交流。

有一次,几个乡下同修来我家,交流修炼中出现的问题,上午9点多来的,下午3点多走的。同修走后,父亲问我,他们来干啥,为什么中午不回家,还在别人家吃饭。我一听,知道自己和父亲要提高了,就说:同修家在乡下,骑摩托车回家得1个半小时,来回就得3个小时,现在时间少,同修也很忙,挤出一天时间不容易,到我们家就是客人,招待吃饭是应该的,这是对客人的尊重,同修也是第一次来。父亲还不高兴,说了几句不在法上的话,我就和父亲沟通,我们不是常人,也不是搞常人的吃喝或拉关系,我们是在法上提高,同修有问题来我们家,是师父安排的,说明我们自己也有应该提高的地方,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人,做有道德的人,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您不愿意招待同修吃饭,不就是对钱财放不下吗?同时也没有慈悲心和包容心,吃饭的钱都是师父给的,我们都是大法中的一份子,同修是师父选的大法徒,修成了就是未来新宇宙中他们自己世界的王和主,来我家是不是蓬荜生辉呀?是不是这样呢?父亲不以为然,还是固守着自己的想法。看父亲这态度,我想父亲必须学会自己向内找才能提高。

过了一天,姐姐(同修)说我不应该和父亲生气,一时说不通,可以慢慢来。看姐姐误会了,我就说,没有和父亲生气,我只是想让他明白修炼的严肃性,我们是放下人,走向神,真正走师父安排的返本归真的路。第二天早晨,我问候父亲早晨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回我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说昨天我着急了,没有考虑您的感受,请您多担待。他说,不是你的错,我想明白了,是我的错,过去你爷爷持家就是不请客送礼,勤俭持家,我小时候受到这样的家庭教育,不知不觉就对钱很执著了,用在今天不合适了;另外我有私心,认为“好就在家练,不要到处走”,这是不对的;我今天修大法了,大法弟子是一家人,有事要互相帮助,共同精進,不是自己的问题也要看看自己,对照对照,同修的事是大家的事。父亲说:家里来客人了,就应该热情款待,这是对他人最基本的尊重。我说:师父在《修者忌》中说:“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2]我说,今天大法弟子所做的就是给未来的参照,我们不能给未来人留下对钱的执著,我们要走一条最正的路,留给未来人。我们要谢谢师父,是真善忍的宇宙特性,使我们能分清善恶,认识到人的自私 贪婪会使我们离道越来越远。我们要听师父的话,多为别人着想,新宇宙的特性是为他的,自私是旧宇宙的属性,要解体的。

从此以后父亲变了,不再执著钱了,不固守观念了,遇事主动修自己,家里来同修父亲主动要留同修吃过饭再走。

有几天父亲早饭吃得很少,二姐(同修)问他怎么了,他说牙疼,二姐说父亲上火了,父亲附和着说是,还对我说你带我去拔牙,告诉我他的三颗牙松动了,要拔掉。我说,好,我可以带你去拔牙,但是我对你拔牙有点想法,您听听可否有道理?他说,那你说吧。我说,首先我觉的上火不是二姐同修的想法,我们是正法修炼者,不是常人,不应该有上火这种想法,这种思想就把自己混同常人了,这不是二姐的想法,是外来思想的干扰,认同了这种思想就等于承认自己是常人,它就会迫害你。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如果有火,也是三昧真火,“烧红魔 炼金钢”[3]的火。二姐笑着说:是,那不是我的想法,强加的我都不要,彻底解体这种邪念。我和父亲说,如果你今天不是修炼人,我马上带您去拔牙,但是今天我们都修炼了,我们应该先在法理上提高,向内找。牙痛,我觉的是根子上的问题,就是如何看待自己修炼后身体出现的状况,能不能转变观念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在法上提高不把自己混同于常人。这几天为了三姐拆迁搬家的事,还有三姐姐夫两人总吵架,您看姐姐遭罪动心了,是吗?父亲说,是。我说,师父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2]我们从法中知道,人的一生都是高级生命安排好的,就像电影有了胶片,只不过在放,那姐姐家的事只不过是放电影,矛盾也不过是恩怨了结罢了。父亲听明白了,就说,我明白了,我放下了,不管了。我说,另外,物体风化就面临解体,您的牙坏了,就是要解体了,您还要吗?他说,不要了。第二天父亲松动的牙齿好了,不疼了。

经历了这些事,父亲对修炼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他和我说,他不能像其他的大法弟子那样出去讲真相,在家要配合整体,守心性 ,多发正念。我听了真感动,双手合十说,谢谢师父慈悲苦度。这时父亲也流着泪合十谢谢师父。

在此,希望那些对法轮功不了解的同胞,如果有机缘,一定看看这本能改变人生的高德大法《转法轮》,千万别错过这万古机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烧红魔 炼金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