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育局长是流氓”到蛇年的天安门广场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0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日】

(一)“教育局长是流氓”

文/大陆大法弟子

“教育局长是流氓”

读了明慧文章《“有三种人不能坏”》,我想起几年前的事。

一天我遇到一位辽宁的王先生,他是办技能辅导班的,言谈中,我给他讲大法真相。我先给他讲中共怎么腐败,社会风气怎么败坏,我刚说几句,他痛恨的说:“共产党不完蛋中国就得完!”

接着,他列举了多年来自己做买卖遭到教育官员的勒索的事,痛骂教育局长是“流氓”:××科长如果你不给他“意思意思”一定会公开找茬;具体管事的人是小鬼拔毛,哪个不打点都不好使。他痛骂政府当官的“都是一帮白眼狼”,是一帮恶鬼……”还说:“本来我是正当经营的,主管部门总是以种种理由拿把我,现在当官儿的,没个好东西!”

一听自焚就喊“假的”

我给他讲中共迫害法轮功,编造假新闻打压好人,给他讲天安门“自焚”是伪案。我刚提到“自焚”二字,他突然提高嗓门大声说:“自焚?那是假的!假的,老百姓谁不知道?扯淡呢!”

我惊讶的问他:“你咋知道?”他说:“哪有身上浇上汽油,点着(火)全身烧成那样可头发不着的?有吗?”我竖起大拇指,说:“对呀!”他又说:“新闻报道说自焚的有好几组人,警察一下从哪弄来那么多灭火器同时灭火?警察巡逻还背着灭火器啊?天安门咱都去过呀,唬小孩哪?!”

我问他:“你是不是听过谁跟你讲过‘自焚’的事?”他说:“没有,我就是看这事不对劲,越想越不靠谱!”我为他高兴,临走时我告诉他:“一定要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会有福报的。”他使劲点了一下头。

回来路上,我想:邪党以为它造假能唬住人,可是自焚那个造假处处都露出狐狸尾巴,实在太蹩脚了,连普通老百姓都能看穿帮。”

近期,邪党在网上又鼓捣什么“自焚”二十周年。它不提这事还好点,这一折腾,倒激起老百姓骂个底破,中共恶党就这么邪性!


(二)“‘自焚’显然是事先策划好的”

文/海外大法弟子 明真

我有几个朋友是北京方庄的。2001年时农历辛巳年,属蛇的生肖年。2001年1月23日之前,我给北京方庄的几位朋友打电话问好,拜个早年。聊天中他们说: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派出所挨家挨户,还到单位通知大家:“今年年前不要去天安门和天安门广场。”当大家问为什么时,派出所的人就说:“是上面通知的,你们就不要问了。”

结果在1月23日,所谓“天安门自焚”发生了。事后我再与他们联系时,他们说,当他们在电视上看到所谓“自焚”事件时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年前“上面通知不要去天安门和天安门广场”,原来是政府在策划一场戏,怕老百姓到天安门去看出破绽,所以不让大家去。

因为我是学医的。看到对“自焚”烧伤的十二岁的孩子的处理完全不符合医学常识,联想到我的邻居,因病做了气管切开手术,半年了都不能说话,三年了说话声音还没恢复正常,而这个小女孩气管切开四天不但能说话还能唱歌?

我有点怀疑,就打电话到积水潭医院了解情况。接电话的是一位大夫,我说我是搞医的,要咨询一件事情。他说:“你说吧!”我问:“积水潭医院是不是全国治疗烧伤最好的医院?”他说:“是”。我说:“为什么你们对天安门自焚烧伤者的处理不符合医学常识?记者采访为什么也不穿无菌隔离衣?小女孩气管切开戴着插管四天就可以说话唱歌……”这个大夫听完后吞吞吐吐地说:“这,这,这……”就随之就将电话挂了。我再打过去也不接了。

我又打电话到护理站找值班大夫。一个护士接了电话大声喊:“某大夫,你的电话!”这时听到电话一旁那个大夫小声对护士说:“你告诉他我不在。”护士就告诉我说:“他不在。”我说:“你不要骗我,我刚刚和他通过电话,他就在电话旁边。我已经听到他和你说的话了,我是来医疗咨询的,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护士在电话那头说:“医院规定,要想了解采访‘自焚’这件事情,就必须通过医院党委同意。”说完立即把电话挂了。

一个正常的医疗咨询还要通过医院党委同意?这不更令人怀疑吗?如果背后不是有不可告人的、见不了光的秘密,需要这样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