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社区片警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日】我今年七十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这几年一人独居,所以做三件事也不受干扰。回首这二十多年的修炼路程,无论在家庭中及做三件事上都历经了许多关和难,但最终走过来了,是慈悲的师父的看护,我才走到今天。

今天我就给大家说说我与所居住社区的片警的故事。

二零零八年,我搬到现在这个小区。以前社区的片警是个年轻小伙子,人比较单纯,虽然他受上面指使,也经常来骚扰我(我被恶党非法劳教过),但经过讲真相,他明白了,以后偶尔才来一下。

这里的片警姓沈,自称沈警察,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脾气暴躁,我一搬来,他就跟我顶上了,老是对我绷紧着个脸,说话从来没有好声好气,我讲真相,他根本就不听不信了。上面说啥,他就干啥,不动脑子,跟着跑。他跟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别出去,你出去必须跟我打招呼。”他知道,我九九年“七·二零”后去北京上访过。他经常不是上门来说几句,就是打电话来问我是否在家。

我住五楼,他在小区里还安排了一男一女,两个吃低保的眼线,专门盯着我。那女的就住我楼下二楼,叫朱小妹。她的车库就在楼梯旁边,她做饭、吃饭都在车库里。她的煤气炉放那,她家的车库门长年累月被煤气熏的都氧化变色了,往下掉铁锈,谁也不吭声,不敢惹她,因为她是个厉害的人。

现在派出所利用她,出钱叫她“看管”法轮大法弟子,她更神气了!楼里進進出出的人,她一目了然。我有时上午出去做三件事回来得晚,她会等着我,我回来了,她才放心,才回自己房间去休息一下。

有时她问我去哪里了,我不卑不亢的说办事去了。心里虽然不舒服,也不跟她翻脸。时间长了,知道她没读过书,没入过恶党组织,慢慢的通过讲真相,她明白了,也就不怎么管我了。

再说那个被利用来监视我的男子,别人背地里都叫他“顾麻子”,是个出了名的社会混混,打架,极懒。他公开说,谁给他钱,他就给谁办事。沈警察就把他也用上了。

二零一三年上半年,我儿子家的房子拆迁,新房装修,僱了几个工人干活,叫我去给工人烧开水。从我住的小区往那边开电动车,需要半个小时。我每天一大早骑车去给工人开门,烧水,做准备工作,等着工人来干活。有一天,我刚出小区大门,就看到等候在门口的顾麻子骑上他的电动车,尾随着我,跟了我一阵子后,我转回去问他:“你跟着我一个老太婆干啥?你好意思吗?是那姓沈的片警叫你做的吗?”他支支吾吾的说什么不认识片警,我说你再怎么想赚钱,千万别赚迫害法轮功的钱,不然你会倒楣的。也许是败露了,他后来不再跟踪我了。

这下沈片警急了,打电话问我每天早上去哪里了?我说帮儿子,给装修房子的工人做事去了。他问了我儿子所在小区的门牌号码,为了证实我所说话的真实性,他还自己亲自上门来查看。他身着警服(平时穿便衣)手提公文包,白色公安车就停楼下。他把门打得“砰砰”响,我开门一看,还真是一张执法面孔。他当着工人的面训斥我,说我不能到外地去,要去必须先向他汇报,否则后果自负等等。我说:“这里是外地吗?”没跟他多说什么,否则他会越说越来劲。他发了一通火,没人理他,也就没趣的走了。

在场的工人觉的莫名其妙,说:“现在的警察不去管社会上的坏人,反而在好人这儿摆威风,世道真变了。”因为与我接触了几天,他们都觉的我很善良。我说我修真善忍,没有错,我抓着机会,他们边干活,我就详细的给他们讲大法真相,给他们做了“三退”,他们很认同,也感受到这几天在接触中我对他们的善意。

二零一五年大法弟子诉江后,各地大法弟子遭警察敲门骚扰。沈警察也不甘落后,积极参与迫害。一天下午,他事先没打电话,直接来敲我家的门,胸前戴着录像仪,红光一闪一闪的,身后还跟了个协警做帮手,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让人看着真是可气又可笑,他对着我和家里的东西拍照,我阻止他不许他拍,这是侵犯肖像权,他没回答,然后走到房间要对电脑拍照。

我设了密码,他要我把电脑打开,我坚决拒绝,我说,我的私人物品谁也不能动,他怒气冲冲的磨蹭着,我心态平和而又坚定的劝他,别再在法轮功的问题上错下去了,不为自己,你也得为你家人想想啊!他仍然听不進去,临走时,愤愤的说:我叫公安局来抓你。我真为这个迷惑了的可怜生命感到悲哀!

二零一七年五月,我讲真相被人举报遭绑架,被非法拘留十四天后回到家。一天晚上七点多,我正在家中和妹妹通电话,沈警察又来敲门。他说,他刚开完会,要来说个事。他在门外听见我跟人说话,以为我家里有人,非要我开门看个究竟,追问我在干什么?我说:“今天晚了,你明天白天过来吧!”他那火爆脾气又犯了,在门外大声叫喊,问我到底在干什么?于是我也大声说:“你没有资格管我在干什么!我站着,躺着,坐着,关你什么事?!你再不走,我马上就报警!”僵持了一阵子后,他走了。我第一次对这个片警这么大声喊叫。

静下心来问自己:为什么这些年来他老是盯着我,处处给我设卡,看到他就烦,今天实在忍不住了,居然跟他干上了。想起师父的教导,师父说:“你来到这个世间的时候曾经和我签过约,你发誓要救度那些众生,你才能成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这件事情,可是你没有兑现。你没有完全兑现,你承担的背后的那个分配给你的那些无量众生、庞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什么?!那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不精進修炼的问题吗?那是极大极大的犯罪!罪大无比!”[1]师父还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2]

我愧对师父的教导,知道在对待沈警察上自己错了,我对不起慈悲救度我的师父,我也对不起这个迷惑了的生命,难受的流下悔恨的泪水。我恳求师父给我机会救他。

第二天我主动打电话向他认错,我说:“我错了,我没做好,不该对你发火,请你原谅。”也许他感受到了我的真诚,电话那边他没发火,也没有怨气,只说了一句话:“没关系,现在在忙。”就挂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在心里一直牵挂着救这个警察的事,奇怪的是很长一段时间,他没再来我家。

二零一九年六月一天下午,他来了,敲门不象以前那样猛烈,见他人比过去面善一些了,有了笑容。我心里求师父加持我,让他今天明白真相得救度。接着我象对待老朋友一样和他聊了起来,给他讲了基本真相。他也没有任何抵触情绪。我说,这两年你长见识了,你也是五十好几的人了,干了几十年你还只是个片警,人家早升了,而让你干这种别人不愿意干的事,是叫你去做垫底。将来法轮功一定会平反,你将来咋办?你划算吗?然后我再告诉他: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了“通告”,要求大法弟子提交迫害者名单,包括迫害者本人及其家属及资产信息,以便为将来清算备用。

他沉默了,看得出他内心很震撼。我知道他从没翻过墙,完全不了解外面的形势,只知道跟着上面指令跑,叫干啥就干啥,没有自己的思想。我嘱咐他以后千万别做糊涂事。他突然双手抱拳,对着我说:“我们扯平,扯平。”我感到很突然,也许他真为自己以前做的事后悔了。可能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慌,他突然快速起身,开门直奔楼下而去。对他的这一举动,我还真反应不过来,随即到窗前朝楼下看去,真怕他摔坏了。这“三退”还没做呀!我埋怨自己没及时抓住机会讲三退。

说来也巧,过后不到一个月,一天在路上碰到了他。我热情的招呼他,叫他到马路边,我说:“你可要记住我上次给你说过的话。现在我帮你把那个邪党从心里退出来,就用‘健平’为化名好吗?”他连说:“好,好,好。”我接着说:“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啊!”他又连说“好,好,好。”

我为这个生命的觉醒感到由衷的高兴。我在心里无数次的对师父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