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时间向国内的亲友讲真相、劝三退


更新: 2021年02月04日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四日】师父说:“不要以为那个讲真相的点是老太太的专利。”[1]自从那之后,我就开始了周末上景点打横幅,向可贵的中国同胞展示大法的美好,揭露中共的邪恶。

但是,可贵的中国同胞在景点一般都不太敢和我们近距离接触,他们很多只是成群结队的从我们的横幅前走过。看着来来去去的中国游客,我不禁想起了自己在国内的亲朋好友和熟人。不知他们有没有机会听到看到这千万年等待的真相?不知他们有没有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抹去毒誓,甩掉这个绑在身上的炸弹才可以平安的進入下一个新纪元。游客不敢和我交流,我的国内亲朋好友肯定听我讲呀,和他们缘份一场就是为了他们能明白真相得平安。

回去打开计算机,自己制定了一个表格,按照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和家人朋友的顺序把在国内的关系都捋了一遍。一看还真不少人,但是很多我都是很少联系了。因为我这个人就是懒惰,经常和原来的熟人断了联系。但是他们可是给共产邪灵发了献命毒誓的人,我又知道这么简单易行的解决方法,如果不告诉他们,怎么对得起我们的缘份?如果在一切都结束之后,我该如何去面对他们?我想我肯定会觉的羞愧无比,与其那时愧疚,不如现在抓紧时间联系他们,关心他们,了解他们的想法,以他们听得懂的语言和他们讲真相做三退。

从自己最熟悉的朋友开始联络,再加上师父的加持鼓励,所以一开始都还是挺顺利的,和他们诉说着我是如何走進大法修炼的,然后再说中共既不是搞社会主义,也不是搞资本主义,它就是搞特权主义,还要我们从小就发誓把命献给他,怎么能献命呢?一定要从心里退出来。很多同学和朋友都在听明白大法真相后答应了三退,和魔鬼做切割。我为他们生命的选择感到高兴,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

但是很快就有同学因为害怕而切断了和我所有的联系,或者有的再也不接电话,只是回短信而已。我为此心里很苦恼了一阵子,后来通过学法悟到他们不是因为害怕我或者害怕法轮功而选择切断联系,是因为邪党的淫威让他们不敢再進一步了解真相。这是他们目前的选择,希望他们在接下来的时间有机会了解更多真相,然后给自己的未来做一个平安的选择。那作为大法弟子,我就是要把真相和选择三退、选择善恶的机会带给他们。国内天天出门讲真相的同修是放下了生死, 冒着被抓、被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的危险在做这件事,而身在海外的我,只要放下各种面子心和对人情的执着就可以做到。和国内的同修比,我还有什么好苦恼的呢?讲真相救人的脚步不能停。

转眼到了二零二零年初,武汉肺炎在全世界爆发,我开始参加RTC平台打电话的培训。这个平台上有很多修炼有素、讲真相劝退经验丰富的同修,通过他们的培训和自己每天拨打的练习,我的讲真相劝退的能力也有所提高,这些技巧经验和国内亲友同样适用。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我给奶奶劝三退讲真相的例子供大家参考。

奶奶今年九十九岁了,她在一九五八年就因为工作原因入了党。她虽然不是什么高级领导干部,但是她兢兢业业的做好她的工作,再加上她不善言词,所以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我不愿意亲近她,觉的她是女干部、女领导,和我谈话时有很浓的党味道,每次听她说要找我谈一谈,我就觉的头大。

但是在出国前半年,我因为一些原因搬到奶奶家住,和她老人家一起吃饭看电视,每天有很多时间和奶奶相处。我慢慢发现她老人家虽然有时做事刻板,但是她很善良,对个人得失也不是太斤斤计较,而且她很喜欢看神话传说,比如《西游记》等。从那之后,我和奶奶走得比较近。

奶奶知道我修炼大法的事情,她首先表现的是不理解我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我最后一次回国探亲时告诉她我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变化,她听了我的讲述之后没说什么,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很快我就回到了澳洲开始每天忙碌的生活,和奶奶的联系也不是很紧密,直到有些电话劝退经验之后,我才想起来我也应该要给奶奶進一步讲真相希望她退出邪党。她虽然已是高龄,但是耳朵眼睛都很好,头脑清楚思维敏捷,就是一到冬天心脏不太好的时候气短,喘气时呼吸困难。我知道是师父让她老人家听懂真相给她留的好头脑。而且那段时间我的左眼皮一直在不停的跳,我知道这是师父让我快讲快劝退。

老实说,开始一想到要和这位六十二年党龄的老党员讲退党的事情,我还真是觉的很为难。第一觉的她党龄长,多年受党媒的宣传,让她退出这个组织很可能会让她觉的这是在否定自己一生的理想和工作成果。第二,奶奶会听我这个孙辈的建议吗?我现在又长年在海外居住,奶奶会不会觉的我不爱国了,然后一生气就再也不和我说话了?或者一生气突发心脏病了?其他家人知道了一定会怪罪我的,那就更说不清楚了。我顾虑重重,有好几次话到嘴边都咽了回去。

去年十一月初,奶奶又因心脏不好气喘的厉害住院了,我心里很着急,但她在住院期间气喘的厉害肯定不能接电话,我和师父说我知道自己没做好,求求师父再给我机会。月底出院后奶奶给我发了信息,说很怀念我们祖孙在一起的时光。我当时看到短信都惊呆了,因为不擅表达的奶奶一般是不会给我发这种温情短信的,这不是她的风格!我收到这短信,知道是师父让我和她快讲真相!

由于邪恶的干扰,那段时间就莫名其妙的很执着于许多常人中的名利情,常常回忆起很多往事都不能自拔,修炼状态令自己失望、自责。本来看明慧交流文章的时间也变成拿来看美国大选分析。一个周日早上醒来,突然觉的要多看明慧交流文章,不要执着于美国大选结果。打开明慧就看到一篇很好的交流文章,其中引用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的一段文章,一下子就把我给敲醒了,师父说:“不管怎么样,你们是那里生命的希望!将来你们就会看到。(鼓掌)现在哪个民族、哪个国家没有大法弟子,对他们来讲,会造成很大困难的,最起码是这样。所以那里不管有多少大法弟子呢,那对那个民族来讲,那就是希望。”[2]

我流着泪把师父的这段法抄写了两遍,然后反复读了几遍直到能够背下来。立刻,我就觉的我周围的场清亮了,那些顾虑啊,执着啊,像痰液一样的黏糊糊的脏东西一下就像被高压水给冲走了一样,我的心和念一下变的像水晶一样清澈透亮。立刻给奶奶拨了电话,这次没人接,我立刻求师父再加持我。过了一小时再打电话时奶奶接了,和她简短聊了一下就开始和她说传统文化里发毒誓应验的故事,再说她入党时也发了一个非常不吉利的献命毒誓,说是要把自己的命献给党,但是这个党现在都成啥样了?我问她愿不愿意把毒誓抹去,从心里退出这个党,她立刻“嗯”的答应了一声,后来婶婶就叫她去吃中饭了。我极力克制住内心的喜悦,只是对她说:“好的,奶奶,您先去吃饭吧,我之后再和您聊。”

接下来每个周末我都会给奶奶打电话,她和我说她呼吸比原来顺畅多了,晚上睡觉也不难受了,可以睡得好了。所以现在电话上听她的声音再也不是有气无力了,感觉她底气十足,声音听上去像年轻了二十岁。家里其他人也对她的变化表示惊讶。我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会让她的身体越来越好。我就找出相关的明慧交流文章,高龄老人是如何通过诚心默念九字真言见证神奇康复的真实故事,我也告诉她很多法轮功修炼者为什么在严酷打压的环境下依然不放弃修炼,还有不少人走入修炼,和中共为什么要大搞政治运动消灭法轮功,但是大法却在海外洪传。奶奶是经历过中共多次政治运动的人,心里退党摆脱了魔鬼的控制之后,她自然很容易就明白中共迫害大法中的大是大非,在听我讲明慧故事的时候她经常说:“是,那确实是这样的”。我由衷的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也替奶奶为她自己生命做出的正确选择而高兴。我同时也希望能够用奶奶高龄退党得健康的真实事例来向更多的家人和朋友讲述大法真相劝三退。

我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都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有缘人,如果他们还愿意和我们保持联系的话,我们是有责任把这个重要的消息告诉他们的。但是呢,我个人理解,在和他们联系的过程中,要注意关心他们的生活,别只顾着自己要讲的内容,在聊天的过程中穿插着讲我们想讲的内容可能人家更容易接受,这也是为他人着想的一方面吧。我还是做的非常欠缺的,还有很多国内的朋友由于多年没联系,现在要约个时间聊,人家都没表现出很大的兴趣。我只能向内找,我相信当我的修炼状态提高上来之后,师父一定会再给我机会的,去救那些能够得救的有缘人!

以上是我的交流。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4/抓紧时间向国内的亲友讲真相、劝三退-419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