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五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2020年11月2日,我给社区送复印的20多份劝善信时,工作人员再一次拿出那张污蔑大法是×教的纸张叫我签字与师父决裂,我一气之下把那张纸撕烂,并发了火。回到家针对签字又给她们写了第三封劝善信(给邪党书记的第四封),第二天复印20多份送去,在信中并在口头上对发火向她们道了歉。可是她们不听劝,反而串通邪恶于11月23日把我绑架到黑窝里迫害。开始我不配合,讲真相,在那个白板上写满了大法真相,并两次绝食抗议。第一次两天,后听她们讲的都是把师父的法断章取义,胡说八道,诋毁大法和师父,我心中反感,于11月29日下午的正邪大战后,开始第二次绝食三天。这期间因我拒绝听讲,多次被邪悟者拽胳膊(伤)、拽腿把我从床上拖下地,最后粗暴的重重的左右打了我3个耳光。后又被另一邪悟者打头,打耳光。威胁说,凡是被抓進去的人不写“三书”,不转化根本出不去,还被送到几百里以外的“基地”继续迫害。绝食第三天晚上,陪护的买了馒头,奉命硬要我吃,说再不吃饭,第二天要输液,医药费由你儿子出。我听后心里难受,不能连累孩子。我虽然一开始就不断的在心里说:我决不背叛师尊,决不诋毁大法,绝不转化。可是由于亲情的执着,加上执着家中因危房改造,要清理杂物,准备搬家,心中焦急,最后被迫写了“三书”。我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事后我向师尊忏悔,我默念正法口诀;背五套功法口诀,背法,发正念,直到12月21日放我回家。在此严正声明:在压力下我违心写的“三书”和被逼迫说的不敬师父的话全部作废。郑重宣布继续修大法,做师尊的真修弟子,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曹延香 2021年1月12日


严正声明

邪党搞“清零”,公检法、政法委和社区居委会等部门人员,多次闯入我家骚扰迫害。拿出三个大本子要我签字,我一看全都是诬蔑我们的师父和大法的东西,要我们与X敎决裂等。还说这是最后一次签字,以后不会再找你们了。并威胁说:如果你不签字的话,影响你家中三代人出国、学生升学、入党、当兵、工作就业等等。他们每次闯入我们家中三、四个人,吓得我们全家不得安宁。家人也怕影响后人三代,也逼着我签字。当时我说,你们本子上诬蔑我们师父,我是绝对不能签的。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走遍天下没有错。为了让邪恶离开我家,我动了人心,就自己用干净纸写了:“我没有炼什么功了”这句话,然后写上名字,按上手印。后来我把这事跟同修讲,同修给我指出:你没有放下生死,还是怕心重,向内找一找还有哪些心没有放下。我向内找到我修炼不扎实,怕心重。在邪恶骚扰时,没有用慈悲和善心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而是用人心动很大气回答他们,还有私心、争斗心、执著时间的心,有妒嫉心,对亲情的执著。发正念时有时思想不集中、倒掌,没有达到清除邪恶的效果。从修炼以来遇到几次生命危险,都是师父救了我的命。我对邪恶说“不炼功了”是背叛师父,我对不起师父,真是后悔。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写、所说的违背大法、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要认真学法,一定要入心,加強实修,把以上各种执著心全部修掉,在法中归正自己。坚修法轮大法,多救人,弥补过错。

严娥春 2021年1月23日


严正声明

在2000年末,我和十五六名同修在一小区内被警察非法绑架到看守所迫害,我当时怕心很重,只是从感性上认识法,放不下人的东西,认为是人对人的迫害,想了很多人的办法,在警察的威胁利诱下,干了不能干的事,造成资料点被破坏,同修被非法抓捕,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2002年我被非法劳教1年后,处在流离失所的状态,后来和一同修一起租了一套房子,和同修一起做着救众生、发真相资料和光盘等。在一次同修去邮局买邮票的时候,被邪恶绑架。几小时后我也被绑架,邪恶逼问我资料来源,我一句话不说,国保队长恼羞成怒,对我大打出手,最后把我吊在门框上,在邪恶迫害下,我没有了正念,最后出卖了同修,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大错事,给师父正法和同修造成了障碍与损失。也给同修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被非法判刑十年),我被非法判五年(非法判刑书上说是我“立功”才少判六年),这件事已过去十九年了,是压在我心里的一块巨石,我不敢和同修提起这两件亏心事,也不敢在明慧网上声明,觉的自己太差劲了。今天我鼓起勇气把它曝光出来,向师尊和那些被我伤害的同修忏悔我的罪过。由于我学法不扎实,人心太重,害怕、亲情、承受力以及放不下的执着犯下大罪。我深深的忏悔,并严正声明:我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和同修造成的损失,在今后不多的时间里我要用心学好法,精進实修,紧跟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朱广军 2021年1月23日


严正声明

2020年12月,镇长和社区主任带着四、五个工作人员到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炼,炼功前我的几种病,修炼不久全好了,20多年来身体很好,没吃任何药,我一直坚持炼。他们说今天是叫你在“三书”上签字,我不签,他们就走了。他们去给我的儿子施压:你不叫你妈签“三书”、按手印,你的工作就保不住。儿子无奈就到我家叫我与他签“三书”、按手印,我出于对儿子的情,没在法上认识,在关键时刻没有证实法,给大法抹了黑,辜负了师父的慈悲救度,对不起师父。我严正声明:我违心签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黄楚秀 2021年1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2020年9月3日上午,街道办主任、书记等城管社区主任18人来家叫我签“三书”,我没有签。他们又耍花招说,我们不再让你写“三书”,不让你为难,你今年在冠状病毒期间没有出摊,我们决定给你办个特困补助,在纸上签个字就可以了,以后我们也不再干扰你了,我当时想是特困补助就签吧。至今也没给一分钱补助,我才悟到错了,是利益心驱使我配合了邪恶,我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了。特此严正声明,我所写、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做好,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于松江 2021年1月29日


严正声明

2020年5月12日村干部以低保的名义,把我从县城骗回村办洗脑班,我以死来拒绝去洗脑班,村干部就打电话把市里人喊到家里来一个多月,见我对大法坚定的心,就用亲人上学、找工作来威胁我,爸爸体弱见此情几次心痛难受,见到市里人坐在自家门口,他走路腿就发软,我执著对亲人的顾虑心,就写了“不炼了”的保证书。之后我悲痛欲绝,万分惭愧,对不起救我出苦海的恩师。严正声明:我违心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及“保证书”全部作废。我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彭文宾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2021年元月20日,我与同修上集市讲真相,被人诬告,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坐铁椅子,野蛮照相,照相时有警察使劲往开掰我的眼,甚至强制拿着我的手在一张不明的表格上(因为我识字不多)摁上五个单手指印,还有双手五指印,滚动摁五指印都是黑手印。我怀疑是“保证书”或“五书”之类东西,或是之后随便添上其它诬蔑大法的内容。在此严正声明:我被迫摁手印的表格上的一切全部作废。我全不承认,抓紧弥补过失,向内找,做好三件事。

张淑平 2021年1月29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邪党疯狂迫害大法,在邪恶的高压下,我一念之差,写了“不炼功揭批决裂书”,还曾经录过像,上邪党电视,由于怕心,把很多大法书和师父法像交了,还有一本《转法轮》被他们强行要走了。我知道犯了大罪,很后悔,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向师父忏悔所犯的罪错。特此声明:我被迫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今后严格要求自己,以法为师,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兑现誓约。

平玉荣 2021年1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家人被邪党非法劳教,在高压迫害下,家人被逼迫“转化”并邪悟后,让我把法轮功书籍交给了劳教所。当家人再一次被绑架,我为减轻家人被再次迫害,在亲情重,在不清醒、无明的状态下,我协助派出所让家人在笔录上签字,写“思想汇报书”交给派出所。现在我真心忏悔,我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珍惜师父给我改过的机会,严正声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信师尊,坚修大法到底。

刘长科 2021年1月24日


严正声明

2020年12月10日上午10点,综治办和村书记等共6人来我家骚扰,之前综治办已来2次,要我按手印与大法决裂,我不同意,我给他们讲真相,村支书就说不签字就没收土地,还威胁说要给儿子的领导打电话,让领导给儿子施加压力。我一时没正念,就按了手印。他们走后我非常后悔,我愧对大法和师父,也愧对自己。现在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吴宏琴 2021年1月26日


严正声明

2021年元月20日我与同修上集市讲真相,被人诬告,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坐铁椅子,野蛮照相,甚至强制拿着我的手在一张不明的表格上(因为我识字不多)摁上五个单手指印,还有双手五指印,滚动摁五指印都是黑手印。我怀疑是“保证书”或“五书”之类东西,或是之后随便添上其它诬蔑大法的内容。在此严正声明:我被迫摁手印的表格上的一切全部作废。我全不承认,抓紧弥补过失,向内找,做好三件事。

冀香兰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前一段时间村上来电话让我去一趟,我就去了。到那说,因为你是学法轮功的,得签字“不炼”。我说不签字,法轮功在我心里扎了根,要是签字我不白学了吗?村上人说,你要不签字,上边来人,可不是我这么说,这么对待了。你签了字,以后在家炼功也不管你,以后再也不找你了。我就签了字。回家后,我很后悔,由于法理不清,我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今特此声明:我所签的字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孙德香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2020年6月20日上午9点,我被拘留所释放时,因正念不足,被假相迷惑,在写有诬蔑诽谤大法言语的释放证上签了名字,还按了手印。这是对师父的不敬,是对大法犯罪,这也是我的污点,我真的做错了。现在严正声明:当时我的签字和按手印全部作废。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非常感恩师父给我悔过自新的机会,今后我坚定信师信法,敬师敬法,一定做好三件事,真修实修,最后干干净净的跟师父回家。

蔡金兰 2021年1月7日


严正声明

我出去讲真相发台历,被人恶告,警察将我和同修绑架到派出所,正好遇到我家在派出所上班的亲属对我说:“你就说是别人给的,就没有事了。”我们没有按他说的去做,但内心默许了。给在场的警察们讲了真相。在签字后,他们把我们放回家。当时我没有及时认识到是旧势力的迫害,也没认识到是对大法、对师父的不敬。在此我严正声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孙淑珍、胡秀丽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2020年11月10日至13日,政法委、国保、派出所、社区人员搞“清零”骚扰,恐吓威胁、伪善轮番上阵,逼迫写“三书”,我俩由于怕心,正念不足,写了“不传、不信、不参加任何×教组织,和一切×教决裂”的话,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在此严正声明:以上我所写全部作废。从新修炼,今后一定加强多学法、学好法,正念正行,走好以后修炼的路,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程成、李云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江泽民邪恶集团疯狂迫害后,我弟媳上北京为师父讨公道,被警察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两个多月后,我去接她回家。邪恶逼迫她写“三书”,她不会写,是我帮她写的。我犯了大错。通过学法,我认识到错了,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我真心忏悔。特此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扎扎实实修自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范永兰 2021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2020年11月20日下午,政法委、社区、派出所的一群人来骚扰,叫我说“不学不炼”,并签字、按手印,态度蛮横,说签字以后就不找我了。我第一次面对邪恶,心里不稳,起了怕心,就给签了字。过后我知道错了,心里压力极大,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及签字全部作废。今后我要严肃对待修炼,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杨振林 2020年11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被邪党关押在监狱迫害,没有配合邪恶写过“五书”等任何东西,照常学法炼功,讲真相,并劝退30多人。但在出监狱时不签字不让走,签字的内容有“不习炼法轮功”。我当时想:我不习炼法轮功,但我修炼法轮功,就签字了。现在悟到:当时是用狡猾的人心掩盖,蒙混过关,没有做到堂堂正正,配合了邪恶。悟道就得做到,在此严正声明:以上我不符合大法的签字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王会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2021年1月21日上午9点多,乡镇邪恶综治办等4人由大队干部带领来家中叫我写“三书”、签字,“不炼法轮功”,我坚持不写、不签字。他们将我儿媳叫来,威胁她不签名不叫孙子、孙女上学,以后有什么事都要去公安局查证,儿媳害怕,便在“三书”上签了字。我知道这样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此声明:我儿媳替我签的字及一切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坚修大法到底。

李喜平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2020年9月9日上午,原单位2人到我居住地找到我,让我签字,我拒绝,他们也没有说什么话就走了。10日上午他们把我叫到旅店,我犹豫后去了旅店,他们2人给了我两张空白纸,强迫我在空白纸上写了3个名字。我现在知道错了,不该配合邪恶。我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特此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从新做好,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昌平 2021年1月29日


严正声明

2020年11月,社区、政法委、派出所共5、6人几次来我家不断骚扰,强逼着我写“三书”,我不从,期间我被他们逼得在外躲了几天。他们还是上门威胁利诱,最后逼我写了“不信×教,热爱祖国,做一个有道德的好公民”。我严正声明:以上我所写全部作废。从新修炼,今后我一定加强学法,学好法,正念正行,走好以后修炼的路,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管来枝 2021年1月29日


严正声明

2011年我发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绑架、劳教一年。在邪党残酷迫害下,出于怕心,我回来后妻子儿子极力反对我继续修炼,在家不让我炼功。当时我对大法还没有坚信不移,被亲情所累,逐渐放弃了修炼。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今天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即日起从新修炼。加紧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本亮 2021年1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是老学员,今年79岁。2020年春天,我走在大街上被警察非法绑架到派出所。为了不让警察干坏事,问我什么话我都没说,只说了一句话:师父不让我干坏事。警察看我不配合就把儿媳妇找去,背着我恐吓她,儿媳妇不懂就签了字。过后很长时间我才知道。我不承认这一切,严正声明:儿媳妇代签的字、所说、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崔秀华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去年我由于修炼不精進,社区多次找我在“三书”上签字,由于家庭和社区的压力,我被迫签了字。2020年12月又由于压力被迫替弟弟写了“三书”。现在我很后悔,给师父和大法造成了伤害。严正声明:我以前被迫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柴树申 2021年1月17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疯狂迫害大法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邪恶的高压下,一念之差,把很多大法书和法像交了。我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犯了大错,很后悔,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今后走师父安排的路,多学法,实修自己,跟师父回家。

平玉柱 2021年1月22日


严正声明

2020年10月28日我被社区人员非法绑架到洗脑班,每天罚站,关了三个月。看我不被“转化”,洗脑班派两个保安按着我的手在“决裂书”上按了手印。由于怕心,他们问我还炼不炼了,我随口说:“不炼了”。我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现在本人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邹丽玉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邪党搞“清零”迫害,政法委、居委会和派出所的人上门骚扰,逼迫我签字,威胁说不签会影响家里的子女学业、工作等,他们几次来我都讲真相劝善,拒绝签字。于是他们把我女儿骗过去,威胁、逼迫她代我签字,我女儿就给签字了。我严正声明:我女儿的签字全部作废。弥补过错,我不会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坚修大法到底。

彭進军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因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我被非法绑架、抄家,还被判刑三年六个月。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我身心难以承受,写了“五书”,还写了一些对大法不利的文字。我现在严正声明:在高压下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重新回到大法中修炼,听师父话,走师父安排的路,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朱艳玲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去年在邪党普查人口时,我允许他们照全家像(本人未拒绝),并顺从他们在所谓普查人口的表册上签了姓名。我还顺从他们做了一些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不听,急忙离开了我家。严正声明:以前我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陈信义 2021年1月18曰


严正声明

我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派出所非法绑架。在遭受迫害时,我说了和做了一些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给大法抹黑。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所做的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归正自己,坚定走好修炼的路,修好自己,听师尊的话,做好助师正法的事,跟师尊回家。

石淑清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今天回娘家,我弟媳告诉我,因为我的户籍在娘家,社区来找我要搞什么清零签字,并威逼我兄弟,兄弟在我不知晓的情况下替我签了字。我是大法弟子,我兄弟不管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都不承认,全盘否定。严正声明:以上我家人替我签的字、按的手印全部作废。我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朱桂兰 2021年1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疯狂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时,他们非法来家里,让交大法书时,家里人给交了很多书,我没阻挡住,我没有强大的正念阻挡。我对不起师父,没有保护好大法书。严正声明:以上我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多学法,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兑现誓约。

陈元华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2020年11月份,当地邪党搞清零行动找不到我,就找到我的小儿子,恐吓他说:如果我不签字,他将失去工作。迫于压力儿子背地里和他们合作,代我签了字。严正声明:儿子在邪恶的胁迫、恐吓下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我都不承认并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计国敏 2021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20年1月份因发真相资料护身符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抄家绑架。2020年2月10日被定为“取保候审”,因我有怕心,配合邪恶的要求签字后回家。我给大法造成损失。严正声明:以前我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大法到底。

程静英 2021年1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2020年11月30日,派出所、610一帮人突然闯入我家,非法把我绑架。在中共邪党搞清零行动的高压迫害下,我因受邪恶的逼迫,在“保证书”上签了名。现在我严正声明:以上我所签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今后我要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圆满跟师父回家。

赵小粉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一直没有好好修炼,正念不足,在单位的胁迫下写了“三书”。因为自己的各种执着心没有放下,还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我非常后悔。严正声明:以上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好好修炼,尽力弥补自己的过错。

吕凤娥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前一段时间,大队带乡里人到我家说:炼法轮功不行,以后影响我孙子升学,吓唬我让我签字。我家老头说赶快签吧,由于情没放下,我违心签了字,留下了污点,我很后悔。今严正声明:以前我所签的不利大法的字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赵艳华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中共邪党搞清零的高压迫害下,因受邪恶的逼迫和他们利用家人的威逼,我丈夫在“保证书”上替我签了名。我严正声明:以前丈夫替我所签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今后我要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圆满跟随师父回家。

任永风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中共邪党搞清零的高压迫害下,因受邪恶的逼迫和邪恶利用家人的威逼,我在“保证书”上签了名。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写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今后我要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圆满跟随师父回家。

孔祥会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中共邪党搞清零的高压迫害下,因受邪恶的逼迫,在高压下,我在“保证书”上签了字。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签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今后我要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燕天才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中共邪党搞清零的高压迫害下,因受邪恶的逼迫,在高压下,我在“保证书”上签了字。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签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今后我要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李秀英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社区威胁我大姐,大姐在“不修炼”的保证书上偷偷替我签了字。我是坚决不同意、不承认的。严正声明:以前我大姐替我签的“保证书”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汪成海 2021年1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洗脑班的时候,我在高压下签了“保证书”,虽然不是我内心本愿,但还是签了字。严正声明:在高压下我所签的“保证书”全部作废。重新修炼,重新走入大法修炼中,归正自己。

贺新言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学法多年,由于自己思想不能坚定,上了邪恶的当,我签了“保证书”。我错了,那不是我的本意。严正声明:以前我所签的“保证书”全部作废。决心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刘桂兰 2021年1月10日


严正声明

去年春天有邪党的人非法上门,让我在“不炼功”的纸上签字,不签字威胁要送洗脑班,我由于害怕签了字。严正声明:以前我签的“不炼功”的字全部作废。今后一定修好自己。

林长富 2021年1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在高压下说了“不修大法”的话,我自己非常痛心,认识到自己错了。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提高心性,多学法,坚修大法到底。

李发 2021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在监狱里所写的“五书”和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不敬、对师父不敬的言行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彬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在压力下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心不动,坚修大法到底。

刘合春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下我所说的“我不修炼”的话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重新修炼,好好精進。

李文华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下我们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严正声明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文法、袁敬芬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下我们所说的、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福林、胡香妮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下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赖莉芬2019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由于邪恶的非法骚扰,自己说了“不炼功了”的话现在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孙宝宽 2021年1月30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