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与现实:突然到来的瘟疫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07日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七日】在历史上的数次大瘟疫中,往往在人们放松警惕时,瘟疫像海啸一样袭来,令人猝不及防。

伦敦大瘟疫:突如其来,又突然消失

1832年3月的一个夜晚,法国巴黎的舞厅里,人们正在狂欢,身在巴黎的德国诗人海涅,亲眼目睹了这个悲惨的时刻,“3月29日,当巴黎宣布出现霍乱时,许多人都不以为然。他们讥笑疾病的恐惧者,更不理睬霍乱的出现。

“突然,在一个舞场中,一个最使人逗笑的小丑双腿一软倒了下来。他摘下自己的面具后,人们出乎意料地发现,他的脸色已经青紫。笑声顿时消失。马车迅速地把这些狂欢者从舞场送往医院,但不久他们便一排排地倒下了,身上还穿着狂欢时的服装……”

突然降临的瘟疫,像海啸一样袭来,令人猝不及防。

疫情在一年前的伦敦出现,但开始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初始,英国人把霍乱误判为穷人的专利。

18世纪末的英国工业革命,给整个欧洲带来繁荣,人们沉醉于工业化带来的奇迹与无尽财富。而公共医疗也空前发展,由于欧洲曾经发生过“黑死病”,早在1518年,英国政府就在历史上第一次公布了瘟疫法,并在其后若干年逐渐完善,染疫者禁止外出,否则判重罪甚至处死;没有染疫的家庭成员若四处游荡将被当成流浪者,受鞭笞或监禁。

然而,工业革命带来的繁荣与严格的防疫条令,并不能阻止瘟疫。1831年,伦敦出现霍乱疫情,不久后,人们发现霍乱并不指向穷人,瘟疫的发生、传播和防控都像谜一样地困扰着英国人。人们紧急从城市搬迁到乡村避疫,可是那里变得和城市一样可怕,无处躲藏。

当霍乱疫情蔓延到欧洲时,1831年在德国柏林,霍乱还夺走了德国哲学家弗里德里希·黑格尔的性命。然而,神秘的伦敦大瘟疫在1832年突然停止并消失。

曾经有人置疑,是否18世纪的工业革命带来的航运、交通,使得病毒更容易传播?然而这样说法,回望一下发生在公元6世纪的罗马大瘟疫,这样的说法就不攻自破,那时无论东西方都是封建社会,没有任何新式的航运交通工具,然而瘟疫一样可以在短时间传播到广大的区域。

西班牙流感:秋季突袭的二波疫情更为凶猛

在20世纪之初,一场被称为“所有大流行之母”的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席卷全球。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和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数据,在1918到1920年两年间,西班牙流感造成全球4000万至5000万人死亡。而许多科学家与历史学家认为,当时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约18亿人)曾感染这个病毒。

1918年3月份,一战还未结束,一种病毒沿着海岸线,开始四处散播。西班牙最先受到它的发难,也正在此地,它赢得了一个极浪漫的名字:“西班牙女郎”。春季虽然是流感高发季节,但患者都能快速康复,死亡率也不比平时高。一战占据了当时全球的头条新闻,流感似乎已成为历史。

然而到了秋天,一切都变了。这种以前并不罕见的病毒再次以剧毒毒株的形式出现,在北美和欧洲肆虐。

患者往往在几小时或几天内死亡。四个月之内,西班牙流感在世界各地蔓延,甚至连最偏远的社区也不放过。第二年春天,疫情平息时,估计已有5000万至一亿人死亡。

一般情况,世界性流感死亡曲线呈U形,儿童、老人和抵抗力弱的人群占据死亡高峰。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死亡曲线却呈独特的W形,即在儿童、老人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死亡高峰人群:约20~40岁青壮年,占据整个大流感死亡人数的50%。据推测,小于65岁的病死者占死亡总人数的99%。

到了1919年3月份,疫情突然消失。西班牙大流感,来去匆匆,突发突止,造成的死亡数字却是巨大而可怕的。

科学家预警:“将如海啸般席卷而来”

持续一年多的中共病毒疫情变种后,在全球进一步扩散。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已有一亿多人感染,214万多人死亡。更为可怕的是,英国变种病毒的传播率比旧病毒高出70%。

据《华盛顿邮报》1月22日报导,丹麦科学家日前表示,在英国首次发现的中共病毒(冠状病毒)变种后,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传播,现有的减缓疫情传播的方法,对此病毒没有效果。

丹麦科学家克劳斯认为,变种病毒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到4月初,疫情将更大。“这段时间有点像海啸,就像你站在海滩上一样,突然间你看到所有的水都缩回了,然后,海啸又席卷而来,不堪重负。”

据报,尽管丹麦采取严格的封禁措施,但变种病毒病例,仍在丹麦以每周70%的速度增加。丹麦当局预计变种病毒将在2月中旬成为该国病毒的主要毒株。

丹麦总理弗雷德里克森在一篇文章中,形容变种病毒传播速度惊人的情景,“想像一下坐在哥本哈根的帕肯体育场的顶层,这是一个可容纳38000人的足球场。用水龙头滴水将其灌满,第一分钟滴一滴,第二分钟滴两滴,第三分钟滴四滴。”

弗雷德里克森说,按照这样的(指数增长)速度,将在44分钟内填满体育场。但在开始的42分钟内,体育场几乎却是空的。“关键是,当你意识到水位上升时,已经来不及了。”

证据显示,变种中共病毒,已在70多个国家扩散,除了传播速度更快之外,致死率也可能比旧病毒更高。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瓦朗斯(Patrick Vallance )说,目前已知肯特郡变种病毒比旧病毒传播更快,且不分族群,“所有年龄层的人都会感染”。

中国科研人员在《疾病监测》杂志(Disease Surveillance)最新发表的一份报告提醒,疫情在2021年的冲击更甚,到3月初,预计至少还有300万人死亡。更糟糕的情况是全球死亡总数达500万。

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一名学者的评论说,这会造成全球卫生体系崩溃,也就是说,随着病毒的变异,变种可能隐藏在人群里,每到季节就发作。

在此情形下,研究人员认为,大规模封城、展开检测、执行严格的卫生限制措施,以阻止疫情蔓延的中国防疫模式也将无济于事。

千万不要被“抗疫”神话迷惑

在世界对病毒还没有了解清楚的情况下,中共却一直在塑造抗疫成功的形象,认为自己已经建立了完整成熟的抗疫体系。有专家信心满满地说:“发现即拐点”,认为只要发现患者就能大数据搜查传播链、全员隔离、全员检测等手段很快将疫情控制住。而上海更是被捧为抗疫优等生——患者都是在遍布全市的发热门诊主动发现的,而不是传染开后被动发现的。

病毒看不见、摸不着,事实上精准防控也只能针对已经发生的案例,而病毒的无孔不入正在打破人们既有的认知。之前,专家们认为国内疫情已经控制住,病源主要来自境外和海鲜冷冻链等,但是河北及黑龙江的疫情确是从农村蔓延开来,仅此一点就打破了原有的认知,农村怎么会有境外病毒?河北传播源到底何在?

更让人不安的是,近日,河北石家庄在确诊清零之后,又被检测出新的病例,网友的质问,无人应答,密不透风的隔离,为什么又冒出新的确诊?人们在为大数据、整体隔离取得效果庆幸时,为疫情得到控制叫好时,总是会有新的意外出现,这是偶然吗?还是冥冥中的安排在提醒着世人,千万不要被“抗疫”神话迷惑。

其实,人们对病毒的认知非常有限,既有的认知与经验仅仅是知道一点点皮毛而已。仅从历史经验来看,大瘟疫往往突然降临,如果多点、大面积集中爆发,那会是什么景象?到那时还瞒得了吗?而在中共成功抗疫的宣传之下,人们已经变得麻木,不知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可能。在大灾难面前人类是渺小的,只有多一些敬畏,多一些反省,才能让我们更清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7/历史与现实-突然到来的瘟疫-419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