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九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二零二零年下半年,中共邪党再次发动对法轮大法学员的新一轮迫害,迫害叫“清零行动”,意在强迫本地所有法轮大法学员再次写“三书”,最终达到转化所有法轮大法学员为目地。最开始当地警务区办事人员多次叫我过去写“三书”,我反复拒绝。此后,610、政法委、国保、公安局、派出所办事人员以及被转化的人三天两头轮番上门,每次上门一呆就是6、7个小时,持续了接近3个月的时间。再后来是每天都来我家,不断制造麻烦,企图利用我儿子逼我就范。儿子说现在全世界都在讲信仰自由,为什么母亲的信仰你们非要让她放弃?!这些所谓的工作人员只解释说是上头要求。儿子在多天压力之下说,要想母亲签名,必须删掉里边所有诋毁内容。随后这些工作人员,拟出了一份遵守宪法、遵守法律法规的说辞,让我签名。开始我一直坚持不签,最后由于自己当时法理不清,想到大法所要求的事情并没有违法,最后还是签名打发他们。过后心里很难过,一时糊涂忘记师父教诲,没有做到不配合邪恶,没有在干扰中找出执着和漏洞,导致做出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所有违背师父、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王凤联 2021年1月23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我当时在上高中,我的父亲在邪党的压力之下,也逼迫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不同意。但是我也正念不足,导致父亲把我当时所有大法书籍和资料都烧毁了。我没能保护好大法书籍和资料,我对不起大法和师父。我参加工作之后,镇派出所的国安人员叫我到派出所去做笔录、签名、照相等,我由于怕心、安逸心、圆滑的坏念头等等多种执著心,配合了邪恶的要求,在回答问话时说了违心的话,说了“现在没有再学了,现在没有再炼了”之类的话,也说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并在笔录上签了名,配合邪恶照了相。我对不起师父和大法。过了一段时间,派出所的人又再次上门跟踪回访,问了我几个邪恶的问题并要我签名,我又说了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并说“没有炼了”,还签了名。后来,邪恶用“清零”的谎言,再次上门回访,还是问我“国家取缔法轮功对不对?”我出于怕心和其它执著心,违心的回答了“对”。我对不起师父和大法,我知道我错了。我在此严正声明:我在邪恶面前所说的、所写的、所做的一切有损大法和对不起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我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抓紧时间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

林德杰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2020年2月7日下午,我和同修在路上碰到两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我和同修给他俩讲真相劝三退,他俩满口答应,讲完真相我和同修就走了。由于当时起了欢喜心,他俩一个人去报案,一个人尾随我们,一会儿警车就把我们堵住了。把我们拉到派出所,我们就给他们讲真相,当时由于疫情原因,就把我们放了。一直持续到6月17日,派出所的人把我骗过去,说只要签个字,这事就算完了,我信以为真,结果就上了他们的圈套,把我送到看守所了。到了看守所,管教经常叫我谈话,并问为啥要炼法轮功,我说是为了强身健体,做一个好人。后来孩子们经常给我写信,还有我们村上给的压力,由于自己的名利情没放下,在那复杂的环境里,我说了并写了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话。我很后悔,我对不住师父,那是邪恶逼迫我写的,那不是我的真心话。我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日子里,我要好好学法,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在这里,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贾春桂 2021年1月16日


严正声明

2019年8月3号,派出所警察及街办综治办人员伙同社区工作人员,非法進入我家搜查,他们抢走了我的电脑一台和大法书籍数本,并恐吓孩子和老人,使他们受到很大成度的惊吓,身心受到很大伤害。2020年8月11号,综治办主任伙同社区工作人员闯入我工作的地方,拿三书让我签字,说是执行上级“清零”的任务。并威胁说如果不签字,他们会采取更强硬措施强制转化,会影响孩子就业和丈夫的工作。我没有配合。后来他们又去我丈夫工作的单位骚扰,并逼迫我丈夫签了什么字。虽然我多次被非法骚扰迫害,也没有丝毫动摇我对真、善、忍大法真理的坚信,没有在不修炼保证书上签过字。但从看守所释放回家时,看守所和派出所以例行程序为由,让我在“释放证明”上签了字,当时没有悟到这也是配合了邪恶的要求,不符合作为大法弟子的标准。现在我明白了。我严正声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我丈夫代签的字全部作废。坚修大法,不断精進,坚修大法到底。

陈延梅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月14日,我被非法绑架、关押、抄家、劳教。当时因为没学好法,对师父的正法修炼法理不清,也因为我有怕心,所以在劳教所里,当邪悟者向我散布歪理和一些假说时,自己主意识不清,分辨不了,当时感觉自己大脑处于一种混沌状态,结果被邪恶迷惑,同时自己心里还有:我即使签字也不是真心的,只是骗邪恶,应付一下而已。没有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有蒙混过关和求赶快出来的心,结果当时违心的签了“三书”,背叛了师父和大法。后来我逐渐醒悟了,我就在脑子里背法,能想起多少我就背多少,同时我和其他被转化的同修一起交流切磋,彻底明白了签三书是绝对不应该的,意识到这是给大法、给师父抹黑了,心里十分痛悔。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定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跟上正法進程,按照师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证实法,多救人,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崔学总 2021年1月22日


严正声明

2020年大概九月底的一天下午,派出所两名警察突然来到我家,一个警察说,上边要来联查,让我把东西(指法轮功的东西)收拾收拾,出门时将门关好。另一个警察用录像仪录像,我发现后制止不让他们录,录像的警察说关了。我们又说了几句话后,警察说:上边要来人时,你就说不炼(指法轮功)了还不行吗?我给他们讲了修大法的美好等真相,当时他们说:好就在家炼吧,就走了。当时因我被他们的伪善所迷惑,没当回事,也没曝光。到十二月中旬,我居住的小区街道主任和两名警察趁我不在家时又来到我家,并让我老伴在“不炼法轮功“的三书上签字,并威胁说:如果不签字,将来对子孙的上学、就业、参军都要受到影响,签了字将来就不找我了。在他们的威胁利诱下,老伴毫不犹豫的就給签了字。过后在我追问下,老伴才告诉我他给签字了。在此我严正声明:老伴代签的不炼法轮功的字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魏淑珍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昨天,单位借发过年福利,胁迫所有党员签“承诺书”。我当时想:所有党员都签,这不是针对大法弟子的,再说这里面也没提法轮功,我们信仰的不是教,更不是×教。就在这样错误的理解下,糊里糊涂的替丈夫及老人签了字。回来的路上,我心里突然特别难受。回到家,更是心烦意乱,饭也不想吃,晚上也做不好的梦。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又上邪党的当了。这是邪党前段时间邪恶的“清零”没达到目地的继续,同时这又是九九年七.二零人人过关的再现。前段时间邪党倾尽所能逼迫我们签字,都未能如愿,这次却让它轻而易举的得逞,大错已铸成。我严正声明:自己所说、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有害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多学法,更加严肃、认真的对待修炼,并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救人,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石彩云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2020年九月底我受到社区居委会与派出所警察骚扰。由于学法炼功很不精進,心态不稳,心中还有怕心,又想以恶制恶,说了不符合大法的话。社区人员一再以限制我出行为借口,逼迫我写书面声明“不参与法轮功”,虽然我一口回绝,坚决不写,也讲了很多自己学法收益的事情,但还是说了“不炼了”。自那之后,心中总是愧疚不已。回想当时人心很多,并没有认识到,随口说“不炼了”(当时心里想的是不炼动作)的严肃性,也有想保护母亲同修的心,也有怕自己再被骚扰的心。现在我已认识到自己的很多不足。我声明:那天我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今后要多学法,提高自己的心性,严肃对待修炼,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孙娇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中共邪党搞所谓的“清零行动”,警察、镇政府人员、村委会人员共7人到我家骚扰,他们给我录像、录音,让我签三书,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不听,说只要我不签字就天天来,直到签字为止。老伴高血压,行动不便,裤子都尿湿了,我有怕心了,怕吓到老伴,我还有面子心,因为村书记是长辈,我就昧良心的签了字。他们走后我觉醒了,越想越难受,我对不起师父对我二十多年的慈悲苦度和保护,我大哭不止,我太后悔了。现郑重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勇猛精進,今后一定要按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董秀芬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我们当地大法弟子联名致信当地政府,要求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当地公安就把所有参与联名的大法弟子全部抓到公安局,其中有二名大法弟子的家庭住址他们找不到,就让我带路去找。我什么也没想,觉的这没啥,就为警察带路去了同修家,找到了同修。二十年过去了,今天猛然悟到我这是做了一件最坏的事,是出卖同修,是助纣为虐了。我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王凤娟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2020年1月,社区主任、书记、片警、派出所、国保大队等人员多次到我家骚扰,威逼我家人对我施压,让我写不炼法轮功,摁手印。1月28日,社区书记、派出所、开发区国保大队、公安分局副局长、政法委书记等人齐涌我家,威胁说我影响了孩子们的光明前途。这样几个小时不停的威逼,最后家人不让我说话,非让我签字,我就在他们写好的东西上签了字。我做了一件最耻辱的事情,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也对不起自己。现在我严正声明:以上我所签的字全部作废。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辛玉芳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今天在单位我再一次被迫签了一个所谓的“承诺书“,即承诺不练“邪教”远离“邪教”,要求跟邪党走。从字面上看,看不出背叛了法轮功,但签字的本身就是向邪恶投降,就是一个污点,我也明白这一点。但是在怕心的驱使下还是签了字。我是真心要修炼的,真心要跟师父回家的。我严正声明:我所签的“承诺书”作废。决不跟中共邪党走,这是中共邪党对我的迫害,我决不承认。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多学法,在法中添正念,去掉一切执著心尤其是怕心,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抓紧时间救人,否定旧势力的迫害,随师父回家。

王育红 2021年1月26日


严正声明

在二零一七年五月法轮大法日时,我与同修在我家共同庆祝师父生日,被区里国保大队和派出所非法绑架、抄家。在看守所被关押了三十七天后,又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三年。当地司法部门要求每个月写汇报,我也不会写,女儿怕我再受迫害,就每个月代我写,并让我签字应付司法部门。我被邪恶迫害给女儿造成的压力很大,我也怕再给女儿添麻烦,没有放下亲情,配合了司法部门的要求。现在我严正声明:女儿给写的“汇报”和我签的字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郭桂荣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公务员。在中国大陆,无论是参加工作还是提干,都要搞所谓的“政审”,要求人们违心的说对不起大法的话(包括现在也是这样要求的)。2010年前,为了保住工作,我明知大法好,却不得不写诽谤大法的话,这一切都是邪党对大法的犯罪。现在我已经认识到自己错了,即使是在压力下违心写的也是对师父、对大法犯了罪,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难以洗刷的污点。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写的、所说的一切诽谤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一定要多学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林世风 2021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1月29日城区公安国保大队长等一行5人,他们用欺骗的手段嘴里说是家访,但進门不由分说,進行非法抄家,抄走师父法像、大法书、一个小播放器和新台历,而后绑架我到公安局国保大队,让在三书签字可立即放人,我没答应。但我在抄走东西的登记表上、拘留证上签了字、摁了手印。我后悔这也是配合了邪恶,愧对师尊,做了不该做的事。我郑重声明: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更严格要求自己,坚持做好三件事,愧报师恩,一修到底。

杨海燕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2020年五月份,村治保主任把我叫到镇里,让我在他们打印好的资料上签字,让我放弃修炼。当时,派出所、镇领导好几个人在场,说了很多恐吓的话语。我本不想签,由于我学法不深犹豫了一下,还是签了。签完后马上就后悔了,每天活在自责中,觉的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今天我严正声明:在政府高压下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席照梅 2021年1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非法劳教期间,由于怕心在警察的逼迫下违心的写了“三书”,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有一年的一天,执着于给儿子找工作,拉关系走后门(被骗了),让写与大法相违背的“保证书”,我违心的写了。由于执着太重迷了方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声明:九九年以后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弥补过错,跟师父回家。

綦书杰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长期学法不入心,也没有真正的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做事心很强,各种执着心太重,关键时信师信法成度不够,没有大法弟子应有的正念,怕心重。在2020年9月10日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里配合了邪恶,说了不该说的,写了不该写的。一直懊悔不已,深感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严正声明:我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放下思想包袱,多学法,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徐中有 2021年1月13日


严正声明

2017年由于自己的执着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送拘留所。到拘留所已是晚上,也没开灯里面黑黑的,一个警察拿了二张纸让我签名,也没加思考就签了,也不知上面写的什么。我没听师父的话,配合了邪恶的要求,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此我声明签字作废。九九年以后自己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刘晓燕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2月3日公安局机场派出所两名干警和社区书记开警车到我工作地,社区书记拿出备好的“三书”要求我签字,我拒签。警察蒙骗我签字,书记要求我按手印签时间,我拒绝,随后书记自己签上时间,他们就走了。虽是受警察蒙骗,实质是我自己怕心作怪,面对警察缺少智慧,对师父、对大法坚信不够。现我严正声明:我的签字作废。严肃面对这次摔倒的教训,意识到自己要精進实修,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何欣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2021年1月20日,区政法委、社区、街道办事处等十多人来家,让我在“不炼法轮功”的东西上签字。我坚决抵制不配合,我的家人(儿女们)被他们威胁,儿子害怕就替我签了字。让我摁手印,我就是不摁,最后几个人硬拉着我的手摁手印,这种邪恶行为我坚决否定不承认。因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有对师、对法不敬的言行以及家人替我签的字,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紧跟师父回家。

刘桂珍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2019年我发资料被邪恶跟踪绑架并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出拘留所时,我签了字。2020年9月,邪恶又找我签“承诺书”,由于怕心和情没有放下,我又签了字,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我没修好,一段时间以来学法不入心,发正念倒掌,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我郑重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大法到底,按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走好自己最后的修炼路。

王美玲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一天,亲戚在派出所和村干部的压力下找到我们说,不放弃修炼派出所就要把我们抓走,亲戚非常害怕,强行逼迫我们放弃修炼。由于学法不深,正念不强,亲情和怕心都上来了,违心的说了一句“不炼了”。过后心里非常难过。在此严正声明:我们所说的“不炼了”的话全部作废。从今以后要严格要求自己,用法归正自己,认真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马玉英、贾志强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近几年来我一直处于被邪党监视居住的状态。在邪恶的高压威逼下,我被家人的情和安逸心带动,在怕心下,我违心配合邪恶签了字,做了不该做的事,给大法抹了黑,也给自己的修炼留下污点。在此我深深忏悔。严正声明:我以前被迫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我要从新修炼,做好三件事,做师父的合格的弟子。

郭瑞珠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因我修的不精進,有怕心,2020年5月邪恶找我到派出所签字,我没有讲好真相,怕心重就签了字。2021年1月警察找我,我又签了字(在两张没有字的白纸上)。现在我认识到是错上加错。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马艳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近期邪党人员逼迫我放弃修炼写“三书”未果,后来就骚扰、威胁我的子女,子女们承受巨大压力,在我不知晓的情况下,代替我写了“三书”。事后我才了解到此情况,并向子女又一次讲清我的立场。在此我声明:以前子女们违心代替我所说、所写的“三书”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周春梅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前几年,我家亲属为了升官发财,要加入中共邪党组织,加入的条件是我村镇出一份证明“家里不许有炼法轮功的”,有炼法轮功的,就不能加入邪党组织。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家人背着我替我签了“不炼功”的“保证”。在这里我严正声明:以前家人替我在“保证”上签的字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孙春贤 2021年1月23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修炼的不精進,有怕心求安逸心,怕被旧势力干扰,说了“现在没学没炼”,说了修炼人不该说的违心话。被旧势力抓住把柄,利用亲情干扰迫害,让我的家人在“三书”上签字。我在此严正声明:我说的“没学没炼”和家人写的“三书”全部作废。以后坚修大法直至圆满,真修实修达到金刚不动。

王永红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我被判缓已三年多了。司法所让我照抄一份(包括“三书”在内)的转化文件,说以后就没事了。现在自己知道做错了,不应该这样做。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抄、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决不承认它。以后要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雙耀文 2021年1月2日


严正声明

因当年诉江之事,公安局、派出所和街道居委会的几个人来找我,叫我在他们的一张纸上签名。当时因有怕心,也没有看上面写的东西,我就签了名。这些年通过学法,知道当年做的事情错了。现在本人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大法到底!

丁文兰 2021年1月25日


严正声明

一天在车站我给一个人讲了法轮功的真相。上车后,那人大声对我说:“你是法轮功的人”,我当时有点害怕,就说:“不能说我是法轮功的人,我是信仰法轮功的。”我知道自己错了。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春晓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我一九九九年十月被邪恶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四十多天。由于怕心,我在“不学、不炼了”的集体签名单上签了名,并写了所谓的“三书”,说了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现严正声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对师父不利的话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玉芳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2018年,当地区政府部门主任、街道办事处、社区人员先后三次到我家对我说不让炼法轮功,说话中有对师父不敬的言语,我没当时制止他们,并默认常人替我写的“不炼功”的“保证”。现严正声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连俊田2019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号我被派岀所非法绑架,被拘留十天。因怕心重,我把大法书放在旧房的房顶上,因没在那住也没去看。现在去取书,发现书全被风吹雨淋损坏了。我内心特别痛苦。特声明:我以前所有对大法不敬的行为作废。悔过自新,今后一定要把书保管好,坚修大法到底。

于景芳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我们九七年开始修大法。去年回老家讲真相、发资料,被监控拍照。回老家后,国保找上门,领着儿子确认,必须签字、盖指印,我们不同意。他们必须让儿子签字,代盖指印。我们都默认了。我们现在立即声明:以前我们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们坚修大法到底。

任凤仪、王清芳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在各村、镇、区迫害大法弟子期间,让大法弟子写“三书”、签字。在邪党的逼迫下,我写了“三书”,签了字。在最近通过我学法,使我醒悟过来了,我今天严正声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潘会清 2021年1月2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被邪党整人搞运动整怕了。怕亲人被干扰迫害,出于保护亲人的心,我在“三书”上被迫签字。做了不该做,说了不该说的话。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孟庆堃 2021年2月1日


严正声明

从中共邪党所谓清零行动开始后,邪恶到我家骚扰两次,逼迫我放弃修炼。我用正念抵制坚决不配合邪恶。他们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逼迫家人替我签了“不炼功”的“保证”。在这里我严正声明:以前家人替我签的字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胡美英 2021年1月17日


严正声明

由于人心重,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在考验面前放不下自我,信师信法成度不够。在邪恶的洗脑班,我向邪恶写了不该写的“三书”。自觉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严正声明:以前自己因主意识不强所写的“三书”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牛远玲 2021年1月13日


严正声明

2020年夏天,当地村委人员到我家骚扰时,由于自己不精進、有私心,在家庭压力下,说了“不炼功”的话。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继续修炼。

孙金枝 2021年1月17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的“清零”迫害过程中,我们离开家乡了一段时间。这期间邪恶找到亲戚代签的有辱师父和大法的言辞,并冒充我们在“不炼大法了”的东西和“三书”上所签的字声明作废。我们坚修大法到底。特止声明。

王培银、曾琴分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出于保护自己的心理,在派出所人员的清零回访中,我没有正面回答,致使自己做出了不在法上的言行。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丽艳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2000年9月,610派人到我家骚扰,要求我签名“保证不再修炼法轮功”。迫于压力我被迫签了名。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邹惠珍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在2020年11月份共产邪党搞清零中,在村镇区的领导几次上门逼迫下,我有了怕心,在“三书”上签了字。我对不起大法。今天严正声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关兴艳 2021年1月26日


严正声明

由于对邪党的惧怕,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现郑重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一定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薛艳萍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我的老伴在镇政府社区的逼迫下违心替我写下的“三书”,不是他的本意。所以我严正声明:以前老伴替我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特此声明。

王崇魁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我自2014年6月得法至今近7年了。由于怕心,说过“不炼了”之类的话。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马秀华 2021年1月26日


严正声明

共产邪党搞清零行动上门骚扰,逼迫大法弟子写“三书”。我当时有怕心,就签了字。我严正声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关兴芝 2021年1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压力下,由于怕心及正念不足,我向邪恶所做的“三书”及口头“保证”和“承诺”全部声明作废。今后严格要求自己,精進实修,挽回损失。

赵京春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我被邪恶迫害期间按的手印、签的名字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孙荣祥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在大陆搞的所谓“清零行动”中,我给邪恶写的“保证不上网宣传,不给别人宣传”的“保证书”现在声明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江海滢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去年我被迫住進一家精神病医院,期间被迫放弃法轮大法。现在我声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重新修炼法轮大法。

骆银锋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在这次邪恶的“清零”迫害中,邪恶强迫儿子代替我签的“三书”声明作废。弟子真心向师父认错,坚修大法到底。特止声明。

李梅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怕心,我说了“不炼功”的话。现在认识到自己错了,严正声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李青格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在今年邪恶的“清零”迫害中,邪恶强迫儿媳妇代我签的“三书”声明作废。弟子向师父认认错。坚修大法到底。特止声明。

穆良仙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前几天我写的“保证书”和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张木贵、李玉臻 2021年2月3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9/4200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