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钱”关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1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二日】都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可二零一九的秋天,我收的果实却有点酸。我妈八十五岁了,双目失明,在哥哥的提议下将家里的存款分给我们姐弟四人,每人一份。因为我家盖房子从母亲那借了四万,大姐家装潢房子借了三万,这钱就自然的归为我们各自的名下了。

过了一阵子,姐姐在我面前提了几次钱的事,我是修炼人,也没入心。过了几日,姐姐非常严肃的跟我谈起她的钱少,言语中带着怨气,这时我才明白,她认为吃了亏。我思考了片刻,对她说:“行了,我知道你啥意思,我给你一万,别再为这事纠结了。”她笑了,这事也就平息了。

十月一日假期,弟弟回家看妈妈。我蹲在屋地上摘豆角,妈妈以为我不在屋,靠近弟弟说:“咱家还有两笔钱,一笔是给二孙子攒的,另一笔是给大孙子找工作用的。”我惊讶的抬起头看着妈妈,而弟弟表情十分尴尬的望着我,我就端着菜盆進了厨房。此时我的心就象打碎的五味瓶,说不出是啥滋味了。

几年来,妈妈一直由我照顾,大侄儿两岁半时弟弟就离婚了,这孩子就抛给了我妈和我们三姐妹。这样本来还能过得去的家,又添了许多难处。这些年我力没少出,心没少操,钱没少搭,而妈妈却背着我们给两个孙子存钱,我心中的委屈、不平象正在煮的那锅粥直往出冒泡……

师父说:“你碰到的任何问题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问题,一定与修炼有关系,与你提高有关系。”[1]是呀,他们的所为,为什么让我看到、听到呢?我为什么觉得委屈不平呢?

与同修交流,都说是我有利益心,有对钱财的执着,我当时并不太认可。我也曾问过自己:你修炼这么多年了,正法已近尾声,家里的房子、钱给你,你能要吗?你敢要吗?我自己的答案是不能,也不敢要,因为这就是旧势力给我挖的陷阱。那为什么就是过不去呢?好象隔着一层什么东西,别着一股劲,也说不明白,就是觉得苦,觉得酸。我知道心里还有放不下的东西,但这东西是什么?一下找不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去年四月,大侄子要报一个公务员培训班,但要交四万元的学费。我的头有点大,这个数有点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怎么办?我觉得这是他父母的责任,能拿一半也行,可是他父母一个说没钱,一个说等等看。孩子难过的直哭。我又急又气,就恼羞成怒的数落妈妈不该把钱给弟弟,让我们为难,最后我决定把我在妈妈家攒的钱给孩子交学费。过了一会,孩子的妈妈打来电话说她给她儿子出一万元钱,我松了一口气。

家里的两张卡不在同一个银行,一张一万五千元的卡取出后,我们又赶到另一家银行去取钱,不巧这家银行停电没办成。无奈从妹妹的卡里取出一万五千元。我告诉她等银行来电,把钱取出来还给她,就这样钱到位了,大侄儿也顺利的通过网络平台交了学费。

过两天妹妹回来,我催她去银行取钱还她那一万五千元。她说:“姐,这钱我不要了,大家分担点,别你一个人扛了。”我说:“当初找你来商议这事,是心里没底怕大侄儿被骗,不是找你要钱。”她两次推脱取钱之事。

几天后一位同修来我家,没想到是切磋这事,她非常严肃的说:“你没钱我借给你,赶快把钱还给人家。”我急忙向她说明原由,可是她还坚持她的意见。我心中大为不悦,怨心出来了,怀疑妹妹在背后说三道四,挺闹心。次日在我家附近遇到了另一位同修,我就说了此事,她说:“我接触过你妹妹,她不是这样的人。这是要你过心性关了。”这时我的大脑清醒了。原来我又钻到人理中去了,修炼人应在法中寻找答案。

加强学法,将这一连串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从新梳理梳理。这时发现这个一直打不开的心结是内心深处隐藏对利益的渴望,从精神上想得到别人的认可,对自己的付出有求回报的心,求名的心。假如妈妈给弟弟的是几个馒头几张饼,自己会那么愤愤不平吗?

师父开示:“你家房子是金砖盖起来的,你思想上没有,没把它看重。在常人中修,做什么工作的都有,做生意就赚钱,心里没有有什么关系,没有把它看重,有和没有是一样,你就过了这一关。”[2]我发现,这么多年我只是去掉表面的利益之心,根子还牢牢的扎在心里没动,这是假修。所以一旦真触及到它的时候,就原形毕露了。

在给大侄儿交报名费一事中,我看清了事事都在自我的感觉中打转转,我太执着于自我,只要涉及到自身的得失,就什么都放不下。比如我对妈妈的怨恨,表面上看是由这件事引发的,但顺藤摸瓜,吓了我一跳!这是几十年来积攒而成的,我怨妈妈重男轻女,办事不公等,有时她说谎话我就烦,生气时就瞅她不顺眼,还口中带刺的敲打她,自己并不以为然,更没认识到这是一种怨恨,觉得她太偏心却也无奈。

师父说:“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3]

我悟到:我和妈妈、大侄儿成为一家人是久远历史上的渊源与怨缘造成的,修炼中师父通过这种家庭组合,让我还清业债,提高心性,在法中精進。而我既不认账,也不想还债,还认为妈妈拖累我,还想让妈妈替我还账,更错过了师父为我安排的一举四得的机会。这些心都离不开“私”与“我”,让我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身边发生的事,总想保护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害。这是旧宇宙的属性,修炼人要進入大法造就的新宇宙就必须去掉私与我,同化真、善、忍,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

当我悟到并认真的向内找后,在发正念清除这些败物时,我看见一个类似四条腿的衣架,下宽上窄立在我的空间场中,它分两层,下面一层中间放着一个脸盆大小的金盆,上边也有个金盆,只是下边的小一圈,两个盆里都是空的。衣架的顶端挂着许多象风铃一样的小金块。往下看,对着架子的地面上有一个水泥井盖。我决定把它炸开,看看里面是什么?我打出师父给予我的神通法力,用神雷炸开了一个大坑,大坑的土里还掺着许多小金块,我接着往下炸,炸出一个黑洞,洞里装满了层层叠叠无数捆带着刺的铁丝网,我连烧带炸将其销毁。再往下炸,炸,炸,又出现了一层象筷子粗细的钢筋,堆满了这个洞。我求师父加持,打出强大的化功、神火等,并背诵《论语》、《洪吟五》中的<绝不留>,《洪吟三》中的<正法>、<解体>。先后几次发正念才将这无底黑洞彻底炸毁。

这让我想起不久前在发正念时,两次看到象过年时街上卖的那个所谓“财神”画像一样的乱神,当时也没多想就发正念将其销毁了。此时再回想这些场景,我悟到由于平时学法不深,放松了对自己的约束,对钱财、利益的欲望在另外空间形成了一个有形的求财的邪恶灵体。由于利益之心不去,旧势力以金钱做诱饵,给我挖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陷阱。想方设法的要将我推進无底的深渊,而那些带刺的铁丝是为了个人的利益与贪念在伤害他人,那些坚硬的钢筋则是私与我的合并体,因为它们是缺一不可的搭档。修炼人都知道:高层生命是因为有了私心才往下沉的,最终掉到地球上这个常人社会中来了。这个私已经占满了大脑,到了无法溶化的成度。我真的后怕,向前一步就要粉身碎骨,陷在金钱与名利中迷了路。

师父告诫弟子:“对于物质利益,对钱追求的心那么强是修炼吗?我告诉大家,这个钱是对修炼人的最大障碍。”[2]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踏踏实实的学法,不流于形式。因为心中有法才能走好修炼的路,听师父的话才能回家,修去私,放下自我,成为大法造就的生命。

最后用师父的法与同修共勉:“特别是老学员,你们都知道怎样去做了,就是希望大家能够摆正学法和工作的关系,和你常人中的其它事情的关系,堂堂正正的修炼,争取早日圆满。”[4]

叩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