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司法厅党委书记、610头目徐呼和被调查

——徐呼和任职期间内蒙古众多法轮功学员遭迫害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1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自治区司法厅原党委书记、厅长兼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维稳办、“610”委员徐呼和于二零二零年十月遭中共整肃,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二零二一年二月六日,徐呼和被立案审查调查。多年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徐呼和遭了恶报。

徐呼和任内蒙古自治区政法委副书记、“610”委员期间,为了升官发财,捞取政绩,积极追随中共恶首江泽民,直接参与指挥了对内蒙古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截至二零二一年三月,内蒙古地区至少75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成百上千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遭受酷刑、被注射不明药物、奴役等迫害。徐呼和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徐呼和,男,蒙古族,一九五四年十月出生,内蒙古呼和浩特人。中共恶党党员。一九九七年五月至二零零五年一月,任内蒙古自治区政法委副书记;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一四年五月,任内蒙古自治区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兼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委员;二零一八年六月退休。

徐呼和任职自治区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兼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的九年期间,内蒙古各监狱采取各种非人手段,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疯、致残。据二零一三年十二月明慧网《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中曝光,内蒙古保安沼监狱迫害致死4人,在全国邪恶排名第13位;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迫害致死3人,在全国邪恶排名第14位;内蒙古第二监狱迫害致死1人,在全国邪恶排名第16位。

部份迫害实例:

一、被监狱迫害致死实例

◎赵勇,男,63岁。内蒙古包头市铁工校退休教师,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一开始,就被多次绑架关押。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九日,赵勇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第二监狱含冤辞世。

◎唐海花,女,53岁,内蒙古赤峰市新惠镇人。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女子监狱。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晚八点,家人突然接到她病危的通知,连夜驱车赶到监狱,看到唐海花遗体在冰柜里放着。家人质问死因,监狱恶人根本不让问,还对家属说:“没有余地,必须火化!”

◎田福金,一九五一年出生,原通辽市皮件厂技术厂长,为人善良,忠厚。 二零零八年六月,田福金再次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在内蒙古保安沼男子监狱遭受折磨迫害一年半后,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田福金'
田福金

◎周俭,男,61岁。内蒙古莫力达瓦旗奎勒河镇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被保安沼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零八年一月,莫旗法院对周俭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早上,妻子田秀英接到保安沼监狱狱政科长徐金弟打来电话,说周俭病重,在乌塔其监狱管理局医院住院。田秀英急匆匆赶到医院二楼时,周俭已经停止了呼吸。田秀英摸周俭的身上还是热的,下身穿一条囚服裤子,上身光膀子向后靠着坐着,张着大嘴,右手向上抬起,右腿高高地翘起,一看就是非正常死亡。

二、在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后含冤离世实例

◎于振杰,54岁,内蒙古扎兰屯市法轮功学员。于振杰屡遭中共迫害,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在身心极度痛苦中含冤离世。

'于振杰'
于振杰

原本身体健康的于振杰,由于不放弃信仰真善忍,被绑架洗脑,并非法判刑两次(共七年),在扎兰屯市看守所、呼和浩特女子监狱受到非人折磨。狱方为逃脱罪责,于二零一零年九月才把一息尚存的于振杰以保外就医之名送回家中。期间扎兰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还去于振杰家中恐吓骚扰,致使于振杰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使病情更加恶化,不久便含冤去世。

◎田素芳,女,74岁,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退休教师。田素芳老人多次被中共非法抓捕,遭受酷刑,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内蒙古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因不放弃信仰,拒绝“转化”,长期被恶犯包控,不许与外界接触,生活上遭虐待。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田素芳含冤离世。

'田素芳'
田素芳

◎陆玲,女,36岁,内蒙古法轮功学员。曾遭两次非法劳教迫害,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呼和监狱被迫害致病危,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二零一一年十月,陆玲被非法判五年,送呼和监狱迫害不到一年,就出现生命危险。狱方怕她死在监狱里担责任,通知陆玲的家人把她接回家。当时陆玲的母亲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也被非法关押。

三、在监狱遭受酷刑迫害实例

◎陈建勇,男,47岁。一九九四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曾是包头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开除公职。二零零六年,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

陈建勇被非法关押到内蒙古呼和浩特第二监狱。在恶警的指挥、教唆下,五、六个犯人一起动手,掐脖子,扳头撬嘴,灌辣椒水;重击头部、脏腑;用烟头烤左手中指,直到把中指肚的表皮烤焦;打的陈建勇昏死过去,又用凉水浇醒;用打火机烧辐条,往头上、脸上、脖子、手上烫,然后用喷壶喷水,就这样反复烫,反复喷水;用针扎;用竹筷子的棱角抽打十指,脚趾;手脚被固定在铁椅子上,一个犯人用力抽打,同时另一个犯人用双手狠命抓扯软肋和脾胃,痛苦难以言表。

'酷刑演示:火烫(绘画)'
酷刑演示:火烫(绘画)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四日,陈建勇被包头市法院非法判七年。法院没告诉律师就开庭了。

◎孙广军,男,当年被绑架时30多岁。毕业于沈阳锦州飞行学院,是一名优秀飞行员。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晚被“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当时,孙广军被迫害的昼夜不眠、头部身体不停的摆动、目光呆滞、不会说话、生活不能自理。可能是被注射不明药物所致。

'被迫害后的孙广军'
被迫害后的孙广军

二零零二年,孙广军被部队军事法庭非法判两年劳教;后降职转业。二零零六年三月,孙广军被扎兰屯市“610”绑架,居所被抄,被秘密关押在阿荣旗拘留所。后孙广军被送入内蒙保安沼男子监狱继续迫害。

在内蒙古保安沼监狱,孙广军始终坚守信仰、声明自己无罪,拒绝非法劳役。但在监狱恶劣环境下身患肠炎、肾衰竭。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晚,保安沼监狱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将生命处于危急状态的孙广军推给其家人。

◎李殷杰,原是通辽监狱五监区监区长,年年被监狱评为优秀警察。因李殷杰坚持修炼真、善、忍,被撤销职务,在监区中担任一般警察。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六日晚,李殷杰被通辽市公安局恶警邵军、王波等强行脱下他的警服,并给他戴上手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后李殷杰被转入位于赤峰市的第四监狱。遭受过严管:包括站军姿、坐巴掌大的小板凳、上手铐脚镣,抱大树等等。每天只给一个馒头,并有专人看管。

◎贾凤玉,在批发市场经营过大车生意。二零一一年七月三日,贾凤玉被红山区公安局再次绑架,被红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赤峰第四监狱。二零一三年的一天,贾凤玉为了不浪费粮食,把没吃完的半个馒头放在饭箱里,打算下顿再吃,被警察郑英军查房发现,郑英军就以监狱规定不许吃剩饭为借口,从此就不许贾凤玉吃饱饭。郑英军指使犯人每顿只给一个馒头,打菜也只给一点点菜汤,最多也就五、六口汤,一直九个多月,饿得贾凤玉只剩皮包骨头,骨瘦如柴。

◎张连军,清华校友,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太平地乡人。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三日,北京市海淀区国保不法人员绑架了张连军。八月份,张连军家人突然接到北京市国保大队电话,说张连军一月份被抓,现在头部重伤,需做手术,要家人去公安医院签字。

'张连军学生时的照片'
张连军学生时的照片

张连军的脑神经遭到了破坏,大小便开始失禁。骨瘦如柴,整天躺着,面朝天花板,不知吃、不知喝、不能站、不能坐、不能翻身,小便插着导尿管,大便由别人帮助,有人跟他说话,他从不应不语。整天处于昏睡,意识处于不清醒状态。

后来已连续绝食一年的张连军被人抬到法庭,被非法判刑8年。二零零四年五月份,张连军刚被关到赤峰监狱时,躺在床上,有时睁开眼睛,但不说话,由服刑人员负责喂食,每顿饭有时吃几口,很难下咽。赤裸着身体,大小便失禁。湿褥子经常是一溻就一宿。

几年时间里,他的父母有时能见他,有时不能见。在赤峰监狱每次见面,都是警察领着他的父母,到张连军的床前,父母失声痛哭,张连军很少有反应,有时睁开眼睛看看,有时嘴唇动一动,听不到声音。

多行不义必自毙。徐呼和参与迫害法轮功,罪大恶极,等待他的不只是中共对他的惩罚,他还将面临更严厉的天惩。

'徐呼和'
徐呼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