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向善的长春老人韩建平被判刑七年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1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十九个月前在长春市绿园区春城大街附近,总能看到一位老人骑着三轮车,后座拉着孩子,送孩子上下学;或者是走路一颠一颠的,去市场买菜,因为他一条小腿以前被砸折过。他叫韩建平,今年60岁,个头不高,老家是山东的,骨子里有山东人的那股倔劲儿。

老人于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在家中被四平、梨树公安绑架构陷,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六日被中共非法判刑七年。老人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这个消息对他的家人、对熟悉他的身边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韩建平是一位善良的老人,对身边人充满热心,谁有事找他帮忙,他都尽力而为。对家庭、子女,也尽自己的所能去付出。正因为他修炼了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教导做人,才能做到这样。而如今,他却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七年。这不是善恶颠倒、好坏不分吗?

一、小腿被砸折,修炼后痊愈,亲身见证大法神奇

二零零七年,韩建平在工地做饭,闲暇时候在工地看到工人拆房子,有一面墙就是不倒,他想去帮帮忙,刚走上前去,没想到墙意外的倒了过来,韩建平被砸在了墙下。

当时现场的人都吓傻了,都觉得一定是必死无疑。这时候韩建平自己从墙下拱出来喊道:“快拉我出来!”现场的工人听见韩建平的声音,赶紧把韩建平拉了出来,发现韩建平的一条小腿折了。

大家很快把韩建平送到了长春的接骨医院,但医院见伤势太重不收,无奈又转院,这时,韩建平的妻子孙艳霞赶到医院,告诉韩建平:“你诚心的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师父会帮你!”韩建平就只住了三天医院,自己说:“不在医院了,出院,回家!和你一起炼功去。”

结果韩建平的腿伤很快就好了。回到原来的医院复查,医院也非常惊讶:怎么恢复的这么快、这么好?吃什么药了、做什么治疗?韩建平回答医生:我一片药没吃,一针都没打,我妻子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回家也一起学了,真的非常神奇,就这么神奇的好了。

二、从一喝醉酒就和妻子打架到戒酒使家庭和睦

韩建平从前是一个视酒如命的人,一天三顿饭酒一顿都不能落,不吃饭可以,但不喝酒绝对不行,有时甚至半夜还得再喝一顿。韩建平经常和他的朋友一起喝酒,喝醉了,就和妻子打架,他妻子想了很多办法让韩建平戒酒,都不管用。自从韩建平开始学了法轮功后,一下子就把酒给戒了,至今从未再喝过!

韩建平的大女儿结婚比较早,也因为年龄比较小,里里外外经常一团糟。韩建平特别心疼孩子,经常到孩子家给他们做好吃的或做好了叫他们回家吃,后来,大女儿一家干脆直接搬回韩建平家了。家里亲戚朋友都说:“这可不行啊,时间长了,哪有舌头不碰牙的。”韩建平说:“没事,我们俩口子是修炼真善忍的,家里不会出现不好的事。”其实大女儿一直也是担心,总觉得过一天算一天,到时候再说。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二年了,一家人之间并没有出现一般人所担心的矛盾和隔阂。

韩建平每天除了帮大女儿看两个孩子,做饭之外,还上大女儿工厂帮孩子干活。工厂活很累,韩建平的妻子对他说:“活儿你多干点,你老胳膊老腿儿的,不怕的。女婿年轻,别给他累坏了,将来落下病……”韩建平自己在外面打工的工资卡也交给了女婿,替女婿分担压力。外人说韩建平:“你不能太实在了,自己得留点后路,得存点私房钱,不能现在就给他了,你得向他们要工资,又给他们看孩子,又给干活的,得多少钱!”韩建平总是一笑了之。

韩建平是因为真真切切看到妻子的改变而开始炼法轮功的。妻子孙艳霞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家里的亲戚都一致认为孙艳霞脱胎换骨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不仅身体的各种疾病都神奇的消失了,而且从以前的脾气又大、又不讲理,到修炼后的善良真诚、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这些韩建平都看在眼里,所以自己小腿被砸折后,妻子劝他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才会那么相信,并决定和妻子一同修炼大法。通过修炼,不仅腿伤痊愈效果令医院都感到震惊,也把酒给戒了,不再和妻子打架了,也使家庭更和睦。

三、不法公安绑架合法公民 蓄意制造冤案

(一)合法公民被暴力绑架 人权遭侵害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清晨,韩建平、孙艳霞夫妇和女儿们一家三代像往常一样开始了一天的生活,可是这一天,却被梨树县公安局的一群警察打破了宁静的秩序。全家老小,包括韩建平、孙艳霞夫妇,和他们的女儿韩雪,女婿江子、外甥女高红玉、外甥女婿温姓以及外孙女、外孙子均被梨树县公安局警察控制、恐吓,甚至殴打。当天,韩建平、孙艳霞夫妇、韩雪、高红玉被劫持到拘留所。

野蛮执法:韩建平的女婿和外甥女婿被非法关在车里六个小时

八月十五日一早,韩建平外出买菜。约七点左右,韩建平的女婿江子和外甥女婿温某出门去买早餐,刚一出单元门就被几个身穿便装自称是梨树县公安局的人抓住,分别推进了没有车牌子的小轿车里,也不出示任何证件。

俩人被分别用手铐背铐着手,控制在车中,直到下午一点左右。期间,江子在车中被郭家店派出所所长侯乃静打了好几个重拳,原因是侯乃静逼问江子的岳父岳母——韩建平、孙艳霞夫妇的住处,江子说就住在一起。侯便气急败坏地打他。下午,江子被放出车时,两手腕已全肿、破皮。

梨树县公安局非法抄家 全家人被限制自由

早晨七点半左右,有人敲门,韩建平女儿韩雪开门后,一女子和几个男子硬闯入家中,韩雪阻拦不住,一下闯进十多个人,全部身穿便衣,其中有两个人带着“警官证”,自称是梨树县公安局的。给韩雪晃一下证件,便把证件藏进了衣服里,不让看了。

孙艳霞和女儿韩雪、外甥女高红玉被控制在客厅,便衣警察看着他们不让动,并将韩雪九岁的女儿和八岁的儿子分别控制在不同的屋子里,其余的警察便在韩雪家中开始抄家,把柜子里所有的衣物、被子都翻了出来,包括孩子的学习用品也被翻得乱七八糟、扔了一地。

在这期间,家里不断有陌生人进来,大约有二十五人左右,当中有四名女子,后来得知这其中有三名女子是他们带来的当地医生,还有一个女子叫娟子(外号“穆桂英”),是郭家店派出所的警察。

家中几乎被警察翻了个遍,也没有发现什么违法的物品。这时郭家店派出所主任柴有威拿了一张空白的搜查证让韩雪看,韩雪看是空的,便提出质疑,柴有威便拿着搜查证出门了,不一会,又拿了一张上面手写的搜查证给韩雪看。他们一些人继续翻着东西,一些人问韩雪家里人都叫什么,家里住几口人,怎么住,他父亲韩建平去哪了,高红玉是来干什么的等等,态度蛮横。

大约八点多,韩雪的妹妹韩双抱着两岁大的儿子来到姐姐家,一群警察又把韩双控制住,并与韩雪的儿子关在一处,不让其离开。韩双的手机也被他们劫走,并问其手机密码,韩双不配合,他们态度便变得非常凶悍强势,孩子被吓得大哭不止。

警察用韩双的手机用了各种卑劣的手段意图骗韩双的丈夫过来,同时盘问韩双各种事情。

孙艳霞身体不适 韩雪遭殴打 韩建平被背铐

大约早晨九点多,孙艳霞身体出现问题,女儿韩雪问母亲怎么了?女警娟子在一旁阻拦,不让说话,不让出声。韩雪担心母亲身体,和她理论,这时,郭家店派出所侯姓所长在韩雪身后,对韩雪狠狠地打了一个耳光,并恶狠狠地说不许讲话。

侯姓所长叫来一个他们带来的医生给孙艳霞简单地看了一下,说没事(意思是死不了)。但这时孙艳霞已经非常憔悴,应该是心脏和血压都出了问题。

他们三番五次逼问韩建平、孙艳霞夫妇的住所,郭家店的侯姓所长、榆树台派出所所长黄某二人又把韩雪叫到餐厅,并用了各种手段逼问韩雪母亲的住址,其间侯姓所长又想打韩雪并叫嚣:“打你怎么的!”韩雪说:“你打人犯法!”最后没有问出什么便让韩雪回到客厅。

韩双的儿子一直大哭不止,这些人一会有人出去,一会有人进来,家中物品已不知道被翻了多少遍。

大约中午十点多,韩建平买菜回来,刚进家门,便被好几个人摁住,站在门口,有人打韩建平,并把他兜里的钱、钥匙等所有物品全部搜走,并用手铐背铐住。

未成年的两位外孙(女)被警察骗、哄、吓

警察急切想知道韩建平夫妇的住处,一直没有得逞,便打起了两个孩子的主意,用骗、哄、诈、吓等卑劣的手段,在大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把韩雪的女儿偷着抱出去带上车(这件事给小女孩心中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孩子被抱走时被韩双看到,便大喊:“你们要把孩子带到哪去?”韩雪知道自己孩子被劫走后非常激动,冲他们要孩子,这时有三、四个男人过来把韩雪按在墙上,在争吵中,还有人说拿手铐来把韩雪铐住。争吵一番后,黄某把韩雪带进她女儿的房间,又开启了他们一贯的作风,骗、吓、哄,说是把孩子带去“吃早餐”了。过了一个多小时,九岁的小女孩才被放回来。

绑架关押 家被洗劫

接着,他们又抢走家中所有的钥匙,并把韩建平强行带走,去了韩建平夫妇的家,把韩建平控制在没有车牌的车上,一群人抄家。随后把韩建平非法扣押在四平市公安局,到半夜十点多,后非法拘留在四平市拘留所。

大约下午一点左右,这些人又要强行带走身体虚弱的孙艳霞,韩雪和高红玉上前阻拦,便被三、四个人先强行带到依旧是没有车牌的小轿车里,并给韩雪戴上手铐,接着孙艳霞也被拖出家中,推进车里。就这样孙艳霞母女和来串门的外甥女高红玉相继被劫持到四平市公安局地下室,分别关押在不同的审讯室中,铐在椅子上被非法审问。

警察让孙艳霞按手印,孙艳霞没有配合,便被他们连拖带拽,甚至摔倒在地,鞋子也掉了,他们还不放手。后来孙艳霞挣扎站起来,娟子一下子架住孙艳霞的胳膊,用力抠孙艳霞的腋窝,致使淤青,接着三、四个人围过来强制孙艳霞按黑手印、对其拍照,然后两个男警把孙艳霞架回。期间,有人打了孙艳霞后背一拳。

孙艳霞被折磨得筋疲力尽。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说:对政治犯就得狠一点!

到了半夜十点多,孙艳霞、韩雪相继被劫持到四平市拘留所,高红玉被逼着写了一个“不练的保证书”后放回了家。此间,孙艳霞在血压高压195、心脏也有问题的情况下,被强行关进了拘留所。

八月十八日早,韩雪突然觉得身体不适,没多久娟子、刘本帅和一个大概25岁左右的男子,共三人带韩雪外出看病。路上,娟子问韩雪知不知道为什么被拘,韩雪说不知,问为什么。娟子称,因韩雪替修炼法轮功的父母打抱不平了,所以被(非法)拘留。据说是因为他们从明慧网上调出一篇韩雪自诉父母被绑架迫害的文章,以此为由,非法拘留了韩雪十五天。

韩建平之后被非法转为刑事拘留,并被非法起诉。妻子孙艳霞生命出现危险,血小板30多,门洞脉高压,高血压,肝硬化等,于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下午被取保,释放回家。

(二)程序严重违反

梨树县检察院公诉科王哲等人的违法事实

在梨树县国保非法收集证据的情况下,梨树检察院违法立案,公诉科王哲公诉人又非法起诉到了法院,致使韩建平的案子错上加错,造成韩建平被非法关押一年多,并最终被错误判刑,造成冤案。

公诉人王哲在整个过程中滥用职权,执法犯法,有意包庇违法警察,同流合污。

梨树县法院法官李楠、崔仁等人的违法事实

1、崔仁公然剥夺韩建平的亲友辩护人的辩护权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六日,韩建平的亲友辩护人将委托人及本人身份证明文件、当事人授权委托书等法律辩护手续,提交给梨树县法院刑庭主审法官崔仁,该法官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要求代理人去司法行政机关备案开具证明或征得政法委的同意,然后声称马上要开庭、有意见可以向领导反映。韩建平的亲友辩护人又向梨树法院信访金法官反映此事,进行反复沟通,要求其依法保障辩护权,金法官经与刑庭沟通后,要求亲友辩护人到所属基层组织开具亲属关系证明,亲友辩护人表示与委托人是朋友关系,基层组织无权开具该证明,应当按照法律规定履行法定手续。

2、崔仁又一次剥夺韩建平的另一位辩护律师的辩护权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四日韩建平的另一位辩护律师接到法院崔仁来电到法院庭前阅卷,并给了辩护律师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开庭的法院开具的正规通知书,但崔仁在开庭当天又很早给其辩护律师打电话,口头撤回通知,并说其辩护律师不符合本案开庭标准。

3、根据《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一百八十二条的规定,李楠应当开庭三日前将被告人的传票送达,而梨树县法院的法官并没有进行送达。

4、李楠违反公开开庭原则,拒绝家属、亲友旁听案件庭审。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陈案开庭审理。开庭前崔仁法官逐一询问参加旁听人员是谁,说家属行,要是和韩建平一个组织的,自己出去。民众正当的旁听权、知情权、监督权被法庭剥夺。

李楠法庭上出示的证据与起诉书指控的罪名没有任何关联性,在梨树分局涉嫌非法收集证据、检察院涉嫌违法立案的情形下,在控方没有被告人社会危害性的相应证据、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的相应证据,在构成犯罪的四要素不全、适用法律错误的情况下,在十四位当事人要求律师上庭的情况下,李楠驳回;要求法官回避,李楠驳回;要求公诉人王哲等人回避,李楠驳回;对起诉有异议李又阻挡不让说;要求公诉人依照法律条款解释证据所能证明的所谓犯罪结果与所谓涉嫌罪名的关系时,依旧被驳回。在正常辩论阶段,所有辩论被截断、阻止,不让辩论。这个法庭在践踏着一位合法公民的尊严、人权的基础上继续了下去!依据中国法官法,李楠为首等人涉嫌渎职罪。而韩建平作为合法公民,被无端迫害,理应受到国家赔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