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天目所见”的一点交流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1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最近有一些讨论,关于有个小学员天目看到什么未来的,我也参与说几句。交流一下我怎样看待天目所见。

对于天目,修炼的人很容易感兴趣、想听。我们在人中修炼,单纯靠悟确实需要达到一定的境界,没到之前,想来点“实证”,可以理解。但是过多的或过重的看待,我感觉就可能造成危害了。如果要根据自己或者别人的天目所见去做,我认为那就是错了。

我在学大法之前练气功,打坐很容易入定;入定后有时天目就能看到,一直以为是幻觉,只是在那种状态下感觉自由自在,很舒服,也没有追求想看什么,没当回事,那时没跟人说过。

学大法之后炼静功很难入定,偶尔在某种状态下(多数是在入定时)天目看到一点,看到的是彩色的,而且更清晰。我每次看到什么基本上是突然之间看到(有一次例外),没有预兆的突然就看到,我感觉那是师父让我看的。每次看到什么都是要告诉我点什么,或让我明白点什么,总之我的情况是,不是天目开了我想看什么就看什么,想什么时候看就能看,是师父让看才看到的。

例如第一次在炼大法静功入定时,看到双手结印的上方的东西。因为第一次看到可能是自己最初的原形,我就不说是什么了,但是那让我大大的开阔了心胸,不是一说到佛、道、神,就想到坐在莲花上的形像,也破除了我现在的我就是我的观念,等等。

天目看的小范围非常清楚的,因为那个物质更细腻。大范围看只有一次,就很不清楚,像隔着毛玻璃看。就是在听神韵交响乐时一下子入定了,看到师父,上下左右无限大的空间中只看到师父的上半身,那个场景就像师父说的:“横空立巨佛”[1],整个空间中横向无限延,而纵向还容不下师父的整个上半身。我在师父的右后面侧方,师父在和一些生命说什么。这一次彻底破除了我一直想或希望自己最好是第三批,没有签过约的、旧势力没有挡住而進来学大法的这种思想(人是什么奇怪的心都可能有啊)。也知道了一点点,用人的话来讲,原来神离开“家乡”,進入三界那个地方,也是要“鼓一点勇气”才下决心的。

对于这些我只是在家里跟我太太和孩子说过,他们都修大法;我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说,因为他们没有修大法,如果他们将来有机缘学大法,那有可能说。其它场合我不说不是憋着不说,是根本没有那个想法要去说。

我之前有关天目看到什么与同修交流只有一次,在明慧交流文章“学法和背法的一点修炼体会”中,说到定中看到背法记忆的法都是一个个古代钥匙形状的实体的字。也让我明白了一点点学法的意义的其中的一种。

说到这,就说说我怎么看待别人天目所见。

那个说看到谁谁当总统谁谁不当总统,其实我有我的理解。有的事情不需要天目看,因为大法的法理也能让我明白一些事情,《转法轮》中有多少次讲到“这个宇宙中有个理”[2]?万事万物的存在和发展都在这个理中,都是有规律的。

我个人理解,谁当谁不当有天定,但是有几点,我们思考一下:一、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现在所做的将来会成为未来人的参照,我们有那么多的学员曾经指望过朱镕基、指望过胡温、指望过习,现在指望过川普,可是留给未来的历史就这样写:大法弟子支持的某某打倒了邪党,正法结束了。能留下这样的历史吗?众生在指望着他们所在的世界相关联的大法弟子修上去,他们才有地方,才有他们的生存环境等等,众生指望大法弟子啊,指望大法弟子在师父的带领下修上去,他们能得救(我心中理解的众生,远不止是地球上的这些生命,他们只是我们人体所在层次的一个而已),大法弟子怎么能指望常人?!当然有人又指望“人不治天治”[2]了,我理解就是要好好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修好自己,这个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二、我们是来打倒邪党的吗?它不就是炼钢的煤渣吗?钢炼好了煤渣就没用了,不就是这个关系吗?

还有一些说起来更加尖锐,比如有人动不动就“用慧眼通看”什么什么天象,你用天目看到什么之前还要选择用哪一层天目?看到了就看到了,你怎么能知道你用的是哪一层的天目?

还有什么“天国家书”,学员讨论时有人看了流泪,我当时说了两句:那个所谓“天国家书”充满了情。我的意思就是那个家书不是真的,三界外没有情,慈悲心出来时,流泪的时候同时有一个人的意识在那里,那个意识能感受到那个慈悲的状态,但是如果是整个人被感动了,那可能就是人被感动流泪而已。为什么我要拿这个出来说呢,我理解里面有一个很关键的东西,你把那些生命当作家人。可是我知道,旧势力也在其中,你认那些“家人”时,那家人管家人是不是有理啊?占着理啊?那么旧势力是不是也可以管你?所以我就认师父,全交给师父。

还有什么副元神的文章,我看了几篇就不看了,因为文章里根本就没有讲到师父,其实副元神的事情我遇到过,我遇到的副元神情况是用一句话形容比较准,就是有的副元神跟我不是一条心。但是师父会管的,会处理的;师父当时处理副元神的时候,问我的选择,因为副元神也有执著心,也可能会反映到我这个大脑中,我要负责的,我如果选择不要那个副元神,师父就处理的。看到那个副元神文章就担心的学员对于师父的信就不够,我们知道,师父在时刻看护着弟子,是时刻看护,真正的信的弟子不会担心副元神的麻烦。我有一次梦中有一个念头,一产生还没做的时候,师父的声音就告诉我,我就知道了一点点那个“时刻看护”的“时刻”是多么的重!

个人修炼体会,只是一孔之见,甚至一孔之见都不算,一切以法为标准,修炼人自己对照法衡量。当我有什么想法、自己认为很对的时候,就会想起师父讲的法:“或者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超过大法了,我说你已经就开始往下掉了,就危险了,就越来越不行了。”[2]开了悟的人都不能认为自己的认识是对的,何况修炼中的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大觉〉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编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对错与否由作者个人负责,请读者自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