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要更体谅、为他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1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六日】我的大学同学,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就不修了,但内心一直相信大法好。前年联系到了我,又走回了修炼的路。她的女儿今年大学毕业。去年秋季的时候,这位同学告诉我,她的女儿得了抑郁症,同学想大法能救她,就劝女儿学法,然后她女儿的情况开始好转。寒假期间,病情有反复,同学领着女儿来我家里交流了几次,每次回去后,孩子的情况都会好一些,但几天后还是反复,总体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前天,同学自己来我家,告诉我说孩子彻底不看书了,开始吃药了。我很诧异,问她怎么回事。同学说,她跟孩子去看了孩子高中时的一位老师,这位老师也是大法弟子。交流中孩子的老师讲到了长春大法弟子插播被迫害的很惨烈,只有一个亲历者活到现在。同学说,孩子回去后一夜未眠,害怕,书也不敢看了,病情又严重了。

虽然这里有各种因缘业障,但我们修炼人也都应该知道,大法弟子是要讲真相,但讲真相不是讲了自己想讲的信息就完事大吉了——讲真相的出发点和目地是为了救人,只有人明白了,才算讲到位。

讲真相要让人看到大法的美好,让人升起正念,认清邪党的邪恶。我们都知道长春大法弟子电视插播是义举,是大善之举,讲真相中也经常会提到此事,但如果讲的过程中不能把长春大法弟子插播的前因讲清楚,只讲迫害的惨烈,听者会被吓住,而不是生出敬佩、向善的心。换句话说,如果不把插播的意义讲明白,让人能理解插播是为了破除谎言,拯救世人,听者是不可能升起正念的。

同学女儿的抑郁症还没完全好,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在正常人以下,我不知道那位同修是怎么讲的,但明显同学的女儿被吓住了。很遗憾。

我想起大约七年前的一件事,一个老同修,修炼前是一个高校的组织部长,得法后一身的病都好了,她本人的身份加上她的修炼经历,使她在同修中知名度很高,很多人都知道她。迫害开始后老同修一直很精進,但后来得了尿毒症,每周要做三次透析,持续了两三年,很多同修都去帮她发正念,跟她交流,也没见好转。后来我知道了她的事,每周一次到她家跟她一块学法,除了学《转法轮》,我们又开始读《九评》,读了两三次以后,就发现老同修有明显的好转迹象,每周透析次数开始减少,期间自己走着去参加了一次小型法会,以前走两步就得停下来喘一会儿,大家都很高兴,老同修也信心大增。

当时我们都以为希望就在眼前了,可是等我再一次去她家学法时,她家里请来护理她的亲戚。这位亲戚也是同修,告诉我,她住院了,進了重症监护病房。

后来了解到:老同修曾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其间认识了一个同修。在这期间,这位同修就住在她家,跟她交流,用自己的经历说服她,让她豁出命去闯关。于是老同修就停止做透析,两天人就不行了。在医院住了几天,因为费用太高,家人承受不了,就放弃了。老同修离世了。

我当时因为这件事,还有跟其他同修的矛盾,情绪低迷了很久。现在想来愧对师父,如果当时能放下自我的感受,想想师父的艰辛,应该做的更好才是。

任何一件事出现都一定不是一个原因造成的,人世间的事纷繁复杂,善意帮助同修肯定是好事,但学法多年,我们大法弟子早都应该学会了:不能因为自己的初衷是善意的,就:1)强制别人,2)把自己的观念作为别人必须遵照的标准,3)一动念就给别人下结论。否则到底是为他还是为我呢?

同修过关好坏,不能给同修的修炼下结论。同修一件事做好了,也不能就下结论说这个人修的如何好;一件事做的不符合我们自己的观念或认识,也不能下结论说同修修炼如何有问题。总之,遇事多对照法看自己,养成看自己、修自己的习惯;有时间多研究自己有什么执著,而不是总在研究、讲究别人,这样对外引起的矛盾和损失才会大大减少。

个人现阶段的认识,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编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对错与否由作者个人负责,请读者自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