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后抓紧做好三件事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1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六日】我是一名中学教师,修大法二十五年了,这二十五年跨越了我人生中的青年、中年、老年。疫情前我到了退休年龄,需要写申请办理退休,别人都写因身体原因请求退休,因我修大法无病一身轻,健康快乐,我只写了到了年龄请求退休,很快办理了退休手续,开始享受自己的自由时间。

中学高级教师有三个档次,最高五级,我仍在六级,退休前又有一次晋升机会,同事们劝我不要放弃,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应该为别人着想,那么多人在竞争,在职的能晋升可以涨工资;还有评先進、发表论文成果等都需要动脑筋,甚至造假,这可是大法弟子不能去做的,所以我平时也没想过为评职称做点什么,就是一门心思教好书;我放弃了申请。领导找到我,我告诉他我的想法,他连连说谢谢老大姐。我也谢谢他对我的关心。

回想起来,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学校给了我一个政府嘉奖的名额,嘉奖对评定职称最有用,那时我已得法,看到那么多老师在争,哭天抹泪的,让校长很为难,我主动找到校长,告诉他我可以让出去,校长说那是对你工作的奖励,不能让。那次是我人生中的唯一一次嘉奖,因为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弟子被打压,先進几乎与我无缘,但工作量却很大,没有任何一个教师在退休前还有如此多的工作量,而我时刻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每学期都圆满出色的完成教学任务。感谢师父给了我一个愉悦的心情和好的身体,笑意总是荡漾在脸上。

有一年年级评先進,让老师们投票(这种情况不多,都是内部指派),结果我当选了,年级组长找到我,问我能不能把先進让给某某,他晋升职称需要先進这一项,我毫不犹豫的说:行。那位老师可能不会知道是我把名额让给了他,大法弟子不求名利,师父说:“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义之士”[1]。

退休了,亲朋好友给我介绍去教育机构挣钱,待遇很高,对我来说,教了三十多年的专业课,的确很轻松,但我一概谢绝。钱乃身外之物,就是上班的时候我也从不收钱给人补课,有困难的人免费补几次。吃喝穿戴都不是我追求的,有饭吃有衣穿就可以了。

也有许多人退休后到各地旅游,我年轻时也喜欢去各地玩,但那时没有钱,没有时间,没有好的身体。可我现在找到了返本归真的路,健康的身体、人生的福份是大法给的,旅游会影响修炼,比起修炼的美妙,旅游对我没有吸引力。再说那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受苦受难,甚至被活摘器官,让我去游玩,真的没有那个心情。

我现在终于有了自由的时间,抓紧做好三件事,大法需要什么我就做什么。

身边有许多同修做的非常好,默默的在修,但一直没有写过稿,有的不识字。我决定帮助同修把修炼大法的善举和受益写出来,让世人见证大法的美好,同时圆容师父所要的。我拿个录音笔,把同修说的录下来,回家把同修的话转换成文字写在纸上,打字的时候,把这些内容归类,同类的抽出来,加上过度语,穿针引线,起个恰当的题目,一篇很好的交流稿就完成了。我帮同修写好,打印出来,约好时间再修改,大多数没有什么改动,因为都是他自己的真实事。有的小组利用稿子开了小型法会,个个都很感人,自己认为很平常的事写出来就觉的很高尚,对精進的同修是个鞭策,对不太精進的同修是个鼓励。

看到技术同修很忙很辛苦,还有见到技术同修的机会少,我不能天天等靠。于是我从眼前开始把遇到的问题记录下来,看技术同修是怎么解决的,同修也耐心的告诉我;在天地行上我注册了会员,学到了不少东西,节约了大量的时间。我特别爱看打印机修理视频,对照实物,就能把机子修理好。我没有专门去学,遇到哪块儿就学哪块儿。开始时有时夜以继日的修,回装时不是忘这个,就是掉那个,我不灰心,不沮丧,把它当作练习的机会,然后写下来,告诉自己正确的操作步骤应该是什么。比如换废墨垫,层层叠叠,回装不上怎么办?我拆的时候,就一片片的画下来,洗好晾干照图回装上。现在我发现机子的设计很有针对性,哪个零件在哪个部位是特定的,你不用特意去记,放错地方你也放不進去。拿废墨垫来说共九片,三大块儿各三片,每个都不一样,都在机子的特定位置,看看垫子的长相,哪块跟它象就试试,全吻合了就放对了。机子的每个零件叫什么,有的我还不知道,但它该呆在哪我有感觉。是师父给我打开了智慧。

常人退休了闲情难忍,没事干;带有使命而来的大法弟子:“为救众生忙不停”[2]。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回天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