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性指责的背后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0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日】我与妻子都是修炼了二十多年的大法弟子,一路走来,也是屡经魔难,磕磕绊绊的。我多次被邪恶非法劳教判刑,前后达十几年,妻子始终正念支持我,不离不弃,受到亲戚朋友敬重。虽说修炼不够精進,但毕竟是在大法中熔炼,心性也在不断提高,所以我们在日常相处中,大的矛盾很少,整体上还算和谐。可就是一些小的摩擦,语言上的争争吵吵,几乎从来没有断过。往往是我在修炼上指责她,说她不精進;她在生活上指责我,说我这个毛病,那个毛病,甚至动手动脚的。我有时也感到烦恼,也试图改变这种不正确状态,可效果不是很明显,时好时坏的。

这些天,针对这个问题我认真找了找,发现一些不易察觉的问题。一是我们的说话方式问题很大,存在着一种习惯性指责对方的状态,就是不会好好说话。一张口就带着情绪,还往往是消极情绪,嫌弃、埋怨、怀疑、斥责,等等。甚至在日常说话时,就是不带情绪也习惯用反问句,喜欢反诘对方,习以为常。

再一点,就是夫妻间说话过于随便,不讲方式,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把修口忘了。在日常生活中,不能严格要求自己,对修炼的严肃性认识不足,一不注意就滑到常人那儿去了。不注意修口,缺少善意,缺少包容,时常处于一种常人状态。

为什么会这样啊?往深里挖了挖,就找出了问题的部份根源。我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在文革期间读的小学,考上大学后学的是中文,毕业后又当语文教师。且不说大陆整体上弥漫的那种党文化的邪恶气氛影响,单单在学校被邪党有计划有目地的刻意灌输,就充斥始终,中毒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比如,各年级课本中都有大量被邪党捧为文化棋手的某人的文章,尤其是杂文。而我在修炼以前一直自以为很喜欢某人的文章,买过不少他的书,现在想想,所谓的喜欢也是被灌输的结果,其实正是中毒的表现。自己说话也养成了刻薄尖锐、挖苦讽刺、咄咄逼人的毛病,往往以调侃他人为乐,缺乏善意和宽容,远离了传统国人的仁慈恭敬温柔敦厚,久而久之,已经成了自己的语言习惯。

修炼大法以后,尤其是阅读《九评共产党》以后,自己也清理了家里带有党文化气息的书籍,也从思想上和身体上排出了不少党文化和共产邪灵的毒素,脾气说话上有很大改变,不那么咄咄逼人了。自我感觉这个问题上认识还是比较到位的。

可现在看看,真的到位吗?没有。如果说自己主意识强时,还能抑制这些不好东西的话,那么一旦自己放松,它可能就跑出来干扰。就是说,在自己的思想里还有党文化的残余,还有共产邪灵的毒素。我与妻子同修之间的小矛盾小冲突,我们互相之间的习惯性指责,就是党文化的作用。看来认清并清理党文化的毒素是要持续坚持的。

只有多学法,严格要求自己,认真实修,不断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让大法法理占据自己的思想纯净自己的大脑,那些情绪呀,嫌怨指责呀,自然就烟消云散了。

【编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对错与否由作者个人负责,请读者自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