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处处有神迹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2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日】师父说:“我们是修神的,那一定是有神迹存在的。”[1]

我今年五十八岁,是二零一二年才走進修炼的大法弟子。在我的修炼历程中,经历了一些神奇的事,现写出来和同修交流。由于我走進大法比较晚,对大法的理解还不够透彻,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一、我得法了

我家附近住着一位老人,我知道他是一名大法弟子,在邻居之间口碑很好,但我仍然对他敬而远之。因为在邪党的欺骗宣传下,我认为法轮功是搞政治,我当时是一名党员,不能和他沾上边。

那时我女儿大学毕业,正在实习,常常到那老人家里玩。由于我和女儿一直处不好,也管不了她,就随她去了。但我却发现,女儿性格似乎变的越来越好,和我顶嘴的时候也越来越少,感到有点奇怪,但也没当回事。

有一天,女儿说,老爷爷让你去他家玩。我没去。随后女儿又说了几次。我想那就过去吧,但要提高警惕,不要被他拉过去。

过去才知道,女儿已经得法了。老人和我讲大法真相,讲大法是宇宙大法,是佛法,叫人修心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不知怎的,自己的“警惕性”没有了,反而很认同他的说法。也知道了女儿性格变好的原因是因为修了大法。

回到家,当晚做了一个梦:在我家一進门旁边的白墙上有个佛像,上边还有个圆圈,在梦中,我知道这是真佛。房子的前边有一条下过雨后很泥泞的路,很难走。路旁站着我的一位老师,要领着我進门。醒来后觉的老师就是那位老人,心想:这是点化我学法轮大法?奇怪的是,自己内心不仅没抵触,似乎还有点期待。虽然还没修炼,但师父已经管我了。

因为我和婆婆一直合不来,有一回,我丈夫去探望他生病的母亲。我看到他走出大门,觉的他听不见了,就一挥手骂了一句。谁知话一出口,自己就保持着一脚前一脚后、挥着手的姿势定在那里了,浑身动不了。这时我想起老人说的真善忍的法理,心想:难道这是大法师父看我做坏事,管我了?心里忽然涌出一种强烈的想了解大法的愿望。直到我丈夫回来,我还在院子里定着,他把我抱到屋里,到医院去检查,什么毛病都没有。

两天后,老人又让女儿叫我过去,给我一套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光盘和《转法轮》宝书,还有炼功音乐。可能是缘份到了,我一看就被吸引住了,一天看三讲,早晚跟着教功带炼两遍。

大约十几天后,有一天,我在炼冲灌的时候,清清楚楚看到师父就在我眼前,然后伸过一只手,给我腹部下上了法轮,我得法了。

后来我才知道,在这邪恶疯狂迫害的时期,我还能得此万古难遇的大法,是多么幸运。

二、师父给我调整身体

师父说:“我们这里也不讲治病,但是我们讲整体调整学员的身体,使你能够炼功。”[2]

我修炼前胸椎、腰椎都有问题,疼起来需要用药缓解。由于刚刚修炼不长时间,对修炼人消业不吃药的法理还不明白。有一天,胸椎、腰椎又有反应。在学法组学完法后,我说起这个问题,一位同修说,修炼人不吃药。当时听了有些反感,明明身上难受,还不让吃药,心里产生了抵触情绪。

引导我学法的那位老人,善解人意的给了我一盒杜仲,说:“你想吃就吃。”我拿出一块看了看,心里犯嘀咕,是吃还是不吃,最后决定不吃,还是听师父的吧。就是这一正确的选择,师父让我看到了如何为我调整身体。

有一天,我在炼站桩的时候,师父把我的天目打开。就像师父说的:“天目开了以后,在一个面上可以同时看到人身体的四个面,从前面可以看到后面、左面、右面;还可以一层一层切片去看”[2]。我的天目看到了我身体的后面,并且从身体的左面向右面一层层切片去看。当到腰椎这个位置时,看到在另外空间腰椎从命门这个地方断了。当我的天目从右面向左面一层层切片去看的时候,看到腰椎已经接上了;胸椎也是用同样过程接上的。师父怎么给接上的,让我从头到尾看的清清楚楚。

师父说:“你那个体都伤了,还不残废了吗?”[2]我心里无限感恩师父,我想我要不是修炼了大法,我可能就会真的瘫在床上,起不来了,是师父救了我。同时,我也真正认识了修炼人为什么不吃药。

三、走上正法修炼路

走進大法后,通过大量学法,我明白了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得法的那年大年初一晚上,我就和女儿开车出去,用对子纸把车牌号遮挡起来,往电线杆上挂条幅,路程很远,都跑到邻县了;也到政府大楼周围挂真相卡,沿河岸湿地公园走廊全挂一遍;还到公安局前边的公园里也贴或挂真相资料。晚上,从老家到现在住的地方有四十里路,我们每次都是走一路贴一路。在师父正法的最后的最后,我们还能走進大法,这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为了证实大法,从来没有怕心。

在我家里也成立家庭资料点。当年神韵母盘拿来后,我和女儿白天晚上的刻录,我们虽然走進来的晚,但是我们努力做到勇猛精進,到晚上十二点发正念时,就看到师父冲着我笑。我楼下的一户和当时在位的公安局长是铁哥们,为了发出的响声不引起他的注意,儿子就把电视音量开的很大,也帮着干。

到儿子开学那天早上,我做了一个梦:我们正做着资料,一楼的女人从门缝往里瞅,我就告诉她,我们是在救人,向世人讲清真相。她没应声,转身就和她丈夫不知说了些什么。她男人带着武警朝我们这来,接着我醒了。意识到,这是在点化我,这里有危险。

我送儿子,刚到楼下,就见楼下的女人跑出来问我:“你儿子开学了?”我答道:“嗯。”心想,我们的一举一动她都关注着。送走儿子,我没回家,直接去了同修家,和他说了早上做的梦和楼下的情况,同修说,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是拯救人类的,他一个常人想动歪心思,破坏大法,这是不允许的,他一动念,我们就把它化解了。

四、洪水过后的神迹

二零一八年,老家发洪水,屋里的水位到窗户台,所有东西全淹了。水消下去之后,回去清理淤泥,累了没地方休息,傍晚,勉强把睡觉的房门打开。因回流水带着杂物把门堵得死死的,進屋一看,我惊呆了,防震床上非常干净,一点都没湿,当时水位高出床三十多公分。

我躺到床上,眼泪不由得就流了下来:“师父,您随时随地的看护着您的弟子,您知道弟子回来需要休息,您就给弟子留下了休息的地方。同时,也给众生展现出大法的神奇。”

第二天,我二姐带着一个朋友来,他们见了后,都说太神奇了,若非亲眼所见,都不会相信的。那个朋友还张开胳膊比划着,“难道是用什么东西把这里罩起来?”简直不可思议。这位朋友问我,“你是不是神仙姐姐?”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是师父显示神迹给我们看,他也非常相信。

还有个插曲,在清理淤泥的过程中,我家人少,地方多,很长时间还没弄好。以前我们学法小组都是下午集体学法,现在白天没空,学法的事什么也做不了,非常着急。一天早上,炼完功,又睡了个回笼觉,梦见有一张很长的会议桌,周围坐着一圈人在做作业,别人都做完了,我的一点都没做。天色也黑下来了,心里非常着急,心想:“带回家晚上做,不知行不行。”在我身边站着一位老师,他说“你带回家去做也行,”我就醒了。

回老家,晚上刚吃完饭,就有两位同修到我家,我和她们说了情况,就随她们一起去学法,从这开始,我就白天干活,晚上学法,这也是师父在点化着我,不让我落下。

五、敬师敬法无小事

一天早上,我穿着睡衣打坐,一会看到一个另外空间的佛在左前方,朝着我左腿膝盖方向蹬我,虽然没蹬上。心想我哪做错了,想了想,也没找到做错的地方。这时这个佛又转到右前方,朝着我的右膝盖方向继续蹬我,虽然也没蹬上,但我心里却不淡定了,心想肯定哪儿做的不对,不然不会这样,我低头看了看,原来穿的睡衣遮不住膝盖。噢!原因在这,我赶忙从旁边拿过一件衣服盖上,这才行了。

从这件事上,我悟到,我们学法炼功,在另外空间里,都有师父的法身和众多的护法神看着,我们一定要着装正规一些,不能穿着太暴露了,虽然事小,这也是尊师敬法的一个表现。

由此我还联想到,我们平时集体学法时,晚来早走,随意伸着腿,中间外出,谈论一些常人中的事情;平时把大法书随便放,随便扔,在家随便躺着、倚着学法、听法,有时学法还喝水、吃东西等等,是不是都是不敬师不敬法的表现呢?我们都应该注意纠正。

师父说:“大家想一想,我过去一再强调你们要珍惜这本书。你不知道他有多么珍贵的时候,你对他不在意,当然也就不算你的错。可是你已经知道他有多大的内涵时,再不去敬他,随意的不把他当回事,我说那就是另外一回事,那就不应该了。”[3]

转眼修炼八年了,八年中,还有很多神迹在我修炼中展现,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正法已到了最后,修炼的时间不多了。请师父放心,我一定会在这最后时刻,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随师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