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担使命 用心救人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2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日】师父说:“大法修炼与历史上的任何修炼在形式上都不同,是因为你们有大法弟子的责任——在人类关键的历史时刻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1]“救人是修炼者的慈悲体现,是众生在危难时的责任。”[2]

我牢记师父的教导,努力做好三件事,完成使命。洪法、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成了我生活的全部。

一、珍惜各种聚会,救度亲朋好友

二十几年来,我参加亲朋好友、同事同学的婚丧嫁娶集会有几百场次。针对每个不同的场合、参加人员及听真相、劝三退的情况,提前搜集信息,准备相关的真相资料、明慧期刊、真相单张、真相年画、真相对联、真相台历、真相扇子、真相护身符、真相车挂等,筹备包装好。在每次的开席前,装在回礼包里,或在席散客走之时,逐一发放。每次参加的人都能接受,听真相,该三退的基本上都三退了。

这几年,在多次一起聚会就餐的场合,轮到我敬酒时,有人第一句话就是:“法轮大法好!”一位在市政府工作的女士(相识三十多年),上个月我去她家送真相资料时,她对我说:“你不累吗?这么多年了。”我说:“一点儿不累,我做了该做的。有一天,你们三退了的人、相信了法轮大法好的人会感激的说,幸亏听了我讲的真相。”

我的两个弟弟、弟媳,两家这多年来盖房、添孙子、生日宴请的时候,都帮我在回礼包里放真相包,一起送给来参加的客人,他们两家都得到了大福报。四面八方的亲朋好友都得到了大法的真相、得到了大法的救度。

十年前,我邀同修一起专程到十七岁时上山下乡的农村去发放真相资料。村庄拆建,道路改换,我逐家找曾经的有缘人。历经周折,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当年的公社青年干部和民兵连长。他们都到了古稀之年,欣然的接受了真相,退了邪党。他们拖着病重的身子送我们,不停的说:“谢谢你们啊!快五十年了,还记的我们。”我说:“要谢,就谢谢大法师父吧!”

我再三嘱咐他们,要跟家里人说三退,保平安。并告诉他们把害人的邪魔头像、字画都取下烧了,不给宅屋添晦气,对家人平安、身体都好,他们都点头答应了。

二、偶然路遇有缘人

还有两件神奇的事:前年的夏天,我在市府大道上骑自行车,骑的较快。突然,一辆摩托车从我身边疾驰而过,我眼睛一扫看的瞬间,脱口而出,大喊已骑远处几十米的男子:“姓熊的!”那人一个猛刹车,掉头朝后看,我冲到他面前问:“请问你姓熊吗?是七二年三线兵团的那个老乡吗?”他目瞪口呆的望着我说:“你是?真不记的你是谁?”我说:“我是那年在三线工地演出的学生兵团的某女生呀!”

他惊叫:“哎呀呀,记起来了,快五十年了,你怎么这么好的记性?擦肩的瞬间认得我?”我说:“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几年了,开智开慧呗!大法师父给了我好记性,叫我们不能错过有缘人。你与我几十年前的结识,是大法师父的苦心安排,今天遇到你,是你的福份!”

我给他讲了大法真相,打开了他很多不解的心结,他答应并退了团队。他还说,回到家乡要告诉别人,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

一次,我骑车在路上,一辆大卡车差点撞到一横穿马路的老人。车急刹住了,我看到老人要过马路,又退回,又要过。大卡车刹车的一瞬间,我又象上次那样喊出:“朱连长!朱连长!”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叫出来的。这时,那位老人走到我跟前问:“是你叫朱连长?我耳朵好聋,刚要过马路,听到有个女声喊我,我就退回来了。”我说:“是我叫你,是朱连长吧?”他瞅了又瞅,问了又想,想了又问,记起我是谁了,高兴的直拍我的车,说:“你真聪明。当年的小女孩,学生兵,现在成了奶奶吧?算一下,快五十年了,你怎么还记得我呢?”我说:“我修炼法轮功二十多年了,是大法师父给了我好记性。安排了几十年前我们相识,在一起劳动,在一个兵团,结下了法缘……”

他一直笑着,听我讲法轮功是什么,“天安门自焚”伪案真相,三退保平安,共产党是害人的邪党。他插话说:“我入了几十年的党了,在广电局上班,最清楚共产党了,光造假、害人。”我一说叫他退出,他忙答应了。还说一定叫两个儿子、儿媳都退。我说:“都退保平安。”他感激的说:“听你的,为了我好,我信。”

我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会对身体好,福寿多多。他边走,边点头,边念着,高兴的挥手再见。我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我在心里感恩师父。

三、营救同修,快递帮忙救人

二零一七年冬天,我地同修一家三人开车去外省亲戚家,沿途用手机发真相短信,被当地公安在出省高速路口拦截,被非法关押。我刚好回老家,参加接力发正念时,师父点醒我,寄真相给外省公检法人员,制止对他们大法弟子的迫害,救度他们,不让他们对大法犯罪。

刚好家里有多张《给有缘人的一信封》真相传单,看到左上角的和平鸽子仙草圆形,便将几个8G内存卡下载了《大法洪传》、《天安门自焚真相》、《九评共产党》、《风雨天地行》、《细语人生》视频文件以及《高官为什么落马》、《真相》、《天赐洪福》等真相册子文档,用细胶带粘贴在鸽子嘴上,下面写上“请看此内存得福报”。信封上寄往外省公检法有关人员。这种寄法安全便捷(同修的亲戚提供了详细的名单、地址、电话)。

我还将以前同修订做的有正方形红胶双面《明真相,得福报》的U盘都下载好。我正犯愁这较大的U盘如何寄出时,一位女同修来家里说:“用快递,但现在要身份证,拆包检查。”我找出几份真相册子,折好包装后,放在一个小纸盒里,刚好蛮合适。我以为这位同修帮忙去寄,但是她说:“你没寄过,到街上去找。我总在收寄快递,是老客户,不安全。”我想,有师父加持我,我就没有做不成的事。

我在街上东西两头查找,没看到快递店。正当我准备回家时,一辆小电动车在我面前停下,一个男子伸出头,问我:“是否要寄快递?”还递了一张快递单叫我填一下。我一看,要填寄件人姓名、住址、身份证号,还有收件人电话、地址。我不能填身份证号,且没带收件人电话。我说别人叫帮寄的,我没带电话号码呢。那人说:“你下午四点在这地方等我,填好表格。”我回家后,几个整点都发正念:不准拆包,不填我的身份证号,要让外省派出所警察、检察人员、法院庭长都收到真相。认真看阅,明白真相,不参与迫害同修。

我提前到街上,找了几个快递店。上午那个快递员的店正由两个人在拆包装,将一个大包裹用刀子从封口划开逐层翻查,再用透明胶带封口,接着贴表单。看到这一幕后,我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救人的真相资料不准快递人员拆包,清除至外省邮路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因素,让此包裹平安顺利的送到法院有关人员手中。

这时,与约好的时间差几分钟,我到时,刚好上午那位小哥来了。他到我面前把一份盖“已验”字样的单子叫我填好。我看到那“已验”两个字,心想:“神了,师父安排不拆包。”我填好表后,他撕一张给我,将一张贴在盒子的封口上,问都不问,没查我的身份证,收了十元钱,带上快递盒子走了。

第二天,我又准备同样的真相资料、真相优盘、册子等,写好地址、电话、法院院长姓名,到街头的另一个快递店。刚一進门,一个拿着笔在写字的女士问:“你是寄快递吗?快点填表,马上要装货送走。”填表后,她也是撕一张纸给我,一张贴盒子上,啥都不问,装车了。我看这么顺利,悟到是师父在救人,众生明白的一面在帮忙做呢。

又过了几个月,刚好我又回老家。晚上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一家三人要被非法开庭。我主动要求随车,我们一行六人到外省的法庭现场近距离发正念。同修的亲戚谈了那段时间与当地法院、检察院有关人员接洽时,法庭刑事庭长说:“你们好狠(厉害)啦,国外打电话,你们省的寄信、优盘什么的我都看了。”我想,寄的快递他们是收到了,对这些公检法人员的生命有好处,他们应该会明白,将来要善待法轮功学员。

晚上在食堂吃饭时,看到两位同修去见请来和我们一起吃饭的辩护律师。因我不在家,有些情况不熟悉,也没插言。听到一位同修说,有法轮功书籍出版禁令解除文件,但没有原件。律师说:“要有原件就好了,那是合法的证据。”我正在吃水饺,脱口而出:“有原件,在某期的《明慧周刊》上登的。”大家说赶快去找,上网找,今晚要打印复印出来,明天开庭是有力的证据。我忙和同修的亲戚到她家上网查找,虽然干扰大,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了文件,下载后,去找广告店打印,广告店都关门了。开车跑了很远的地方,才找到一个店,打印了几份。

第二天早上,我们将印好的解除禁令原件送给辩护律师时,他十分高兴,说:“这是最主要的证据,太好了!”上午九点,我们一起進了法院大厅,不准带手机、包,拿出身份证过安检后,都在法庭外等。传话来说只准家属進场。被非法关押同修的妹妹和几个亲属進去了。我们几人趁门开时,都進去了现场,近距离发正念。

看到他们一家三位同修戴着脚镣手铐進场,我当时险些哭出声,心在滴血。三位同修面对公诉人的诬陷之词,义正词严的驳斥,证实着法轮大法的美好,发真相短信是救人,何罪之有?辩护律师的无罪证据,有力的证明了当事人的无罪,法轮功学员的救人之举,没触犯刑法,要求无罪释放。一场正邪之战惊心动魄的展开……

邪党践踏法律,一意孤行,同修一家被非法判刑。我抓紧机会,進一步跟律师讲清真相。律师虽然受到了邪党的骚扰,但还是站在了正义的一边。

四、不分别,慈悲救度特殊人

我有一位同学,在一个大林场当了几十年的邪党书记。跟他讲明真相后,第二天他就告诉了他在外打工的儿女。他急切的打电话问我三退声明的写法,我帮他找了三退声明精选和小册子,他高兴的谢个不停。

我的一位小学女同学,高中时就当典型入了邪党。几十年来,心高气傲,不听真相,每天领着一大帮人跳广场舞。我先骑车十里地,找到她带人跳舞的政府广场。广场上有好几拨人在跳,放的都是邪党的歌或者摇滚乐。

第二天,我在家准备真相资料,发正念,下载了《武汉红歌合唱团骤死几人》的真相单张,《莫失机缘》、《第二波瘟疫离我们有多远》、《明慧传真》、《疫情数据显示中共党员是高危人群》等,还有真相U盘。等我骑车赶到广场时,晚上八点二十分,已散场。

第三天,我没吃晚饭,急急忙忙骑车去广场。我的衣服被汗水湿透。我看着她跳,发着正念。她在遥控换曲子后,我叫住了她。我第一句话说:“我为你而来,三顾广场。你好大的责任啦,带着这几十号人。”她笑了。我送给她真相资料包,让她一定要好好看看,对她和她的家人、舞团成员都有好处,希望你们有美好的未来。老同学笑着答应了。

回来的路上,碰到了一位在检察院工作的熟人。他从不听真相到三退,非常感激我。整个过程,我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加持着我。

又走几步,遇到了一九九九年我被非法关押的看守所所长。二十年了,我一眼认出了他,并叫住他。我给他讲真相时,他才记起了我,并准备离开。他嘴里嘟囔着:“二十多年了,你还在搞这个呀!”我话题一转:“你记得吗?那年我们一位同修要出狱,没钱交保证金,你帮忙少要了一万多块钱的事,我写出来登上了国际网站,感谢你为法轮功学员做了一件大好事呢!”他一听,又走回来继续听我讲:“你是好人,你赶快退党,用化名小名都行。你的亲戚某某某早就退了,官照当,钱照拿,福份多多。”他笑笑:“某某某是我叔伯兄弟。行,听你的,退了!”接过真相护身符,他高兴的离开了。

五、大疫中急救人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底,我坐公交车时,发现马路边挂着“不信谣不传谣”的红条幅,我心想,又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回家上动态网,看到了一个标题“武汉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但点不开网页。我悟到,是不是人不治天治的大劫难要来了?在当地发了几天真相传单后,我立即赶回老家,与同修们赶做了大量的真相册子和真相单张,趁着过年去送真相福字、年历、台历、车挂、护身符等,讲真相,劝三退。

腊月二十九上午十点,武汉封城了。第二天,我地等八个地级市全部被封城。这突如其来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搞的人们不知所措。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们约在同修家看神韵晚会。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们齐发正念,八点半,终于看到了清晰的图像。看完晚会,我们又去贴真相粘贴。第二天一大早,我带上真相资料上街,街上寂静无声,家家关门闭户。我心中无限伤感,眼泪不觉的流了下来。

我跑到附近的一位同修家喊她,她打开门,没让我進门,说是家人不让進出,都在居家隔离。我说我们是大法弟子怕啥,她说有两位同修昨晚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关進了拘留所,现在不知道情况。我只好离开,又去另一位同修家打听,得知拘留所怕感染病毒,被绑架的同修已被放回家监视居住。我又去通知别的同修发正念解体迫害。

封城越来越紧。开始允许每户只能一人三天出去买一次粮食蔬菜日用品。一周后,一人都不能出去,只能小区物业代购。小区门被封,街头、路上警察值班。冲岗的人被集中关押学习。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无论天塌地陷,都不能阻挡大法弟子救人的脚步。我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和小区的同修交流,决定先救小区居民。

慈悲的师父早有安排,有意无意中,小区内的同修早就准备了打印耗材。我们齐发正念,将大瘟疫中救命的灵丹妙药——真相册子和单张发到了每家每户。邪恶气急败坏的指使小区保安用广播喊话,让居民举报,还扬言要等疫情过后算账。我们发正念解体邪恶,它就蔫巴了。

我想出去,发完正念后,我就出去了。走小路,穿菜园子,过小巷,把真相粘贴贴上,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救人。

等到三月底解封了,我列了一张表格,计划救人。我把所有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邻居、迫害过我的公检法政府公务员,统统梳理一遍,把没讲过真相的人,没三退的人列在表上。注意打听搜集他们的地址、电话、家人。然后我一个一个的去讲。我又添了真相U盘和翻墙二维码,如虎添翼。

七月酷暑,我坚持每天学两讲《转法轮》,发长时间的正念,然后带上真相资料和小礼品出发了。很多都是一家三代都在家,好象在等待着这件人生最大的幸事。我一家一家的讲,一家一家的人三退,我感到人们都在觉醒。

今后,我要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听师父的话,更加努力的实修自己,用心救人,完成神圣的使命,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祝贺台湾法会》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