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贵航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及恶人恶报综述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2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贵州航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贵航集团),是国有大型企业,在贵州有几十家企、事业单位,生产军工、汽车以及航空产品等。贵航集团各企事业单位主要分布在沿贵阳至黄果树高等级公路的贵阳市、安顺市、平坝县。

贵航集团下属各厂有很多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做好人,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修炼法轮功后,他们身心健康,为公司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这本是公司的福份。

然而,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贵航集团积极配合中共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本企业的法轮功学员,充当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帮凶。各厂在党委领导下,厂公安处采用跟踪、监视、威逼、骚扰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对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下放到岗位差、工资低的岗位;集团内法轮功学员有的被非法开除工职,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被送洗脑班,强制洗脑,非法关押迫害。

据对明慧网数据的不完全统计,贵航集团被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不少于86人,已知有三人被直接迫害致死、至少九人在迫害中含冤离世、一人失踪十五年杳无音讯、15人被非法判刑、20人被非法劳教。目前,还有五人在被非法关押中。

在中共严密的信息封锁下,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实例还没有被曝光出来。

而迫害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做恶者不但没有捞到好处,还不同程度的遭到天理的报应,有的赔上了性命,有的被撤职,有的殃及家人。以下是部份迫害概况。

目录
一、永红机械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
二、西南工具总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
三、红林机械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
四、云马飞机制造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
五、黎阳航空发动机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
六、红湖机械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
七、贵航集团其它公司(工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
八、恶人恶报实例

一、永红机械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

永红机械厂(内部代号154厂,位于贵阳市),现为贵州贵航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永红散热器公司。永红机械厂和属下劳动服务公司(永兴机械厂)原有不少法轮功学员。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厂公安处带头,积极配合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强迫法轮功学员交大法书,节假日不许外出,每逢所谓的敏感日,就以各种借口上门或打电话进行骚扰,严重侵犯人权。

对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全部下放到岗位最差、工资最低的岗位。有关领导为了捞取政绩往上爬,不惜花单位职工的血汗钱,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进行迫害。据不完全统计,该厂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最少有二十多人。迄今,有梁培兰、胡发荣、安顺英、吴成仙、王新萍五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含冤离世;有多人被非法劳教;有的被非法开除工职;余潮露失踪十五年,至今杳无音讯。

已知永红机械厂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14人:胡发荣、孔德益、王海云、李纪烈、侯爱华、王新萍、安顺英、刘安琴、李贵梅、郑娥、张强、万军、袁启婵、余潮露。

永红机械厂劳动服务公司(永兴机械厂)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六人:梁培兰、卓卫平、吴成仙、刘桂英、田庆珍、李兰花等。

◎胡发荣,男,六十七岁、原永红机械厂职工。一九九三年八月得法修炼法轮功后,全身的病痛不翼而飞。其妻刘安琴也走入法轮功修炼。

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晚,胡发荣被厂公安处牛新国(牛兴国)、贾建刚,伙同小河分局陈登亮等七、八人,闯进家中,非法抄家。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厂公安刘传业及单位领导夏建良、向鸣找胡发荣谈话,逼写材料。因胡发荣不配合,恶人企图绑架他去洗脑班。胡发荣被逼抛下三十年的工龄,流离失所,单位将胡工资全部非法停发。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二日,厂领导张军、李跃光等人下文件,将胡发荣非法开除工职。

二零零五年和二零零八年,胡发荣两次被非法关押在贵阳烂泥沟洗脑班迫害,受尽折磨。因不“转化”,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九日,胡发荣被从洗脑班劫持到贵州中八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结束冤狱还差两个月时,劳教所在胡发荣的食物中下毒,致使胡发荣全身剧烈疼痛。他原本健康的身体,瘦得皮包骨,突然瘫痪。在生死线上挣扎四年多后,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胡发荣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七岁。

◎梁培兰,女,六十多岁,原永红机械厂下属单位永兴厂职工。二零零零年一月八日,梁培兰去北京上访被绑架,被厂公安贾建刚等人劫回后,又被贵阳市小河公安分局陈登亮、周劲松、王宇翔及单位牛新国、贾建刚等人非法抄家,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单位非法扣发她十四个月的工资(只发最低生活费)。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梁培兰被厂公安从单位无辜绑架到贵阳市花溪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二零一五年,梁培兰控告江泽民。在二零一五至二零一七年间,贵阳市清浦社区片警骆勋和永红机械厂劳动服务公司(永兴机械厂)余静琴等人,多次到梁培兰家中骚扰、抄家,对梁培兰照相、抽血;后又将她绑架到贵阳市小河大兴派出所非法审问,逼写“三书”一天。二零一七年四月,骆勋等警察又多次到她家中非法抄家、骚扰,并抢走大法师父法像。梁培兰在长期的骚扰中整天担惊受怕,于二零一七年六月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多岁。

◎孔德益,男,五十五岁,永红机械厂职工。不放弃修炼,孔德益被从厂部小车司机下放到供应处当下料工。二零零零年十月,他被小河分局恶警陈登亮等人无故叫到小河分局非法审讯,并用手铐将其手吊铐在门上二十四小时。同年十月,厂公安张元勤与陈登亮等人强行对其非法抄家。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孔德益被骗进花溪奶牛场招待所办的所谓“法制学习班”(洗脑班)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孔德益被厂公安处的刘传业、牛新国等人强行抓进省中八洗脑班迫害,时间长达九个月。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五日,孔德益被非法劳教三年。在贵州中八劳教所孔德益被多次打昏,遭受了种种非人的折磨。孔德益三年期满出狱后,长期被厂公安处牛新国等人经常骚扰、抄家,所谓的敏感日都要找孔德益的麻烦,被非法要求电话二十四小时开机,随时监控。

◎安顺英(孔德益之母),女,近八十岁,原永红机械厂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全家多次遭受当地贵阳市小河公安分局陈登亮、周劲松、王宇翔、贵阳市小河黄河路派出所、永红机械厂公安处张元勋、书记范贵祥、牛新国、贾建刚、陈万陆等非法抄家、骚扰、抽血等。丈夫在儿子孔德益被非法关押中悲伤离世。贵阳市小河大兴派出所王斌等人到她家,抢夺安顺英的大法书,使安顺英整日担惊受怕,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日含冤离世。

◎李贵梅,女,约四十六岁,西安航校毕业,原在永红机械厂质管处工作。一九九五年得法,身心受益。坚持修炼,被厂里从质检处技术员下放到车间当装配工。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李贵梅被厂公安骗进在花溪奶牛场招待所开办的洗脑班迫害。因在工作中受到各种不公对待、刁难,她被迫辞职。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底,李贵梅到北京证实大法,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非法关押在贵州女子劳教所。二零零六年到浙江打工,再次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关押在浙江莫干山劳教所。她的父亲不堪打击,脑梗后双目失明。

◎王海云,女,六十七岁,永红机械厂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底得法修炼,炼功前,病魔缠身,严重时需要家人喂饭。修炼法轮功一个月后,多种慢性病不翼而飞,给单位、家庭都减轻了很大的负担。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日,王海云发真相资料,被小河公安分局周劲松、王宇翔和本厂公安处牛新国、贾建刚、王老三非法抄家,后又被绑架到贵阳烂泥沟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三天,参与迫害者有当时厂公安处的彭光忠等。从烂泥沟看守所出来后,王海云在厂的待遇从一般干部转成了工人。约二零零一年四月初王海云被迫内退在家,拿720元生活费,到二零零四年四月正式退休。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厂公安牛新国、崔晓勇、贾建刚,一清早就以“610办有事要问”为由,将王海云骗到在贵阳清镇中八办的第一期洗脑班迫害,由本单位的孙冬云寸步不离的监管。王海云的母亲因为她被非法关押,急成心脏病,不到四天就撒手人寰。

王海云的丈夫冯光跃,本是车间党支部书记、车间主任、高级工程师,遭到株连。被厂内龙文波、张军等人以“对妻子帮教不力”为由,撤销其党、政一切职务,下放搞一般的技术工作。后又遭受了种种不公对待,二零零三年不忍屈辱,被迫内退,拿九百元生活费。

王海云家的电话被监控,本人由单位公安处叫王周学的跟踪监视。 一家人从经济上、精神上、身心上都遭受很大的伤害。最近几年,王海云及家属以及打工单位仍被驻所片警、居委会、社区等多次骚扰,强迫照相,逼签“三书”等。

◎卓卫平,女,六十多岁,永红机械厂下属单位永兴厂职工。一九九七年为了治病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很短时间病全好了。为了说一句公道话,卓卫平于二零零零年一月八日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在贵州省驻京办事处被非法扣押五天后,被厂公安贾建刚等人劫回,被抄家后劫持到小河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卓卫平被单位处罚,一年之内只发最低生活标准工资。此后三次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迫害。二零零零年三月,卓卫平被从单位无辜绑架到贵阳市花溪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迫害一个月;二零零一年五月,被绑架到厂保卫科,非法关押到第二天,厂保卫科贾建刚、聂世海把她送到小河公安分局,单位领导夏建良要求开除她工作;二零零二年十六大前夕,被从家中绑架到贵阳市花溪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三年三月,贵阳市小河公安分局四人从家中把她绑架到贵阳烂泥沟洗脑班迫害。在组长禄俊和副组长杨某的指示下,在她头顶用二百瓦的大灯泡烤她,不让睡觉,整天看诬蔑诽谤法轮功的书和光盘,逼迫她放弃信仰。她用绝食抵制迫害三个月。二零零三年六月,在清镇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八年八月,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在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二年。二年期满回家上班后,被单位非法扣发了两年的工资。

因丈夫、儿子和她都在一个厂,厂里有关人员给她丈夫、儿子施加压力,卓卫平全家二十年一直都生活在恐惧中。二零一七年四月和九月,“610”人员和社区片警骆勋、社区书记刘伟民、本厂余静琴等人都到卓卫平家骚扰照相等。

◎万军,男,六十多岁,原永红机械厂职工。被单位领导逼迫写认识材料,单位领导还把他的材料篡改后,歪曲事实真相在全厂播放,并扬言:就是不炼法轮功了,也别想在工作上得以重用。后被迫辞去工作。迫害给家属及家庭带来了很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上的损失。

◎侯爱华,女,五十岁,永红机械厂职工。修炼法轮大法和其丈夫做大法资料被抓,她被厂领导龙文波等人由厂人事处干事下放到供应处下料。后被迫内退。

◎刘安琴,女,七十岁,永红厂退休职工,被迫害致死的胡发荣的妻子。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晚,永红机械厂公安牛新国、贾建刚与小河公安分局陈登亮、王宇翔、周劲松等人到刘安琴家非法抄家,又把刘安琴带到小河公安分局非法审问几个小时,后来刘安琴被逼离家出走。二零零二年三月,厂公安贾建刚问胡发荣:“刘安琴在干啥?”厂里开会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厂公安还常到刘安琴的娘家骚扰,家里电话被监控,刘安琴的弟弟也被带到小河公安非法审问,刘安琴的父亲整日提心吊胆。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七日,刘安琴、胡发荣夫妻讲真相,在贵州开阳县被绑架。十二日,二人由从开阳拘留所被劫持回永红厂家属区宿舍,被永红厂公安牛新国与小河公安非法抄家,后将刘安琴夫妇转送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进行迫害。

刘安琴的丈夫胡发荣二零一零年在劳教所被迫害致瘫痪出狱后,就全靠刘安琴照顾。二零一三年,厂公安牛新国和小河公安分局的一人还追赶到胡发荣兴仁老家去看他们在做什么,人被迫害成瘫痪都不放过。

◎张强,男,四十岁,永红机械厂职工。修炼法轮大法后,他在工作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不计个人得失。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厂公安张元勋等人将其骗进在花溪奶牛场招待所办的洗脑班进行迫害。二零零二年三月,厂公安牛新国等人强行将张强从工作岗位上直接绑架,再次送进洗脑班。张强回厂后,仍暗地里还派人严密地监视他,使张强完全没有了人身自由。

◎李纪烈,女,67岁,永红机械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四日晚,被永红机械厂公安处贾建刚、王老三、牛新国等人非法抄家,说从家中抄到三十份真相资料。李纪烈感到很奇怪,因家中并没有这些东西,推测是厂公安来抄家时带进来妄想栽赃加害她的。他们误认为三十份资料就可以判刑,最后李纪烈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因贵州省“610”在中八劳教所办的第一批洗脑班名单上有李纪烈的名字,李纪烈为了免于被非法关押被迫流离失所。厂公安处贾建刚、牛新国等四处想抓捕她。蹲坑、骚扰她年迈的父母及兄长,使家人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受到很大的伤害。

◎袁启禅,女,六十多岁,永红机械厂退休职工。二零一四年九月左右的一天晚上,居委会、派出所警察骆勋、姓贾的女警等十余人闯进袁的家中,对袁强行抽血。二零一七年,袁启禅因卖房需迁出户口,到大兴派出所办手续,骆勋拒不同意办理到如今仍未办成。

二零二零年袁启禅有两个多月被电话骚扰,四次上门逼迫、威胁写所谓“三书”放弃信仰。有本单位政工部部长参与。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晚。永红厂政工部部长孙向东找到袁启禅的先生进行骚扰和威胁。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四日,社区人员又来袁启禅家骚扰,后又三次来敲门。二零二零年六月十日晚,厂政工部部长孙向东又对袁启禅的先生进行威胁。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日,社区人员先打电话威胁袁启禅的家人。当晚十一点袁启禅回家后,社区一男一女两人到家里骚扰,其中一人是社区书记,强迫袁启禅签所谓“三书”,被拒签。然后又强迫并威胁她的先生签,威胁不签就强制进洗脑班,会影响子孙三代等。

◎吴成仙,永红机械厂劳动服务公司(永兴机械厂)退休职工。二零一五年,控告首恶江泽民,被社区片警骆勋和本厂余静琴等几人到家中骚扰、抽血。有一次到吴成仙家没见到吴成仙本人,目无法纪的到不修炼的人家找到吴成仙,强行绑架吴到大兴派出所,逼问:“谁帮你写的诉状?”吴成仙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于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

◎王新萍(王新平),女,永红机械厂医院退休职工。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不放弃修炼,二零一六年至二零一七年,多次被社区片警骆勋、本厂余静琴等几人到家中强行抽血、骚扰;二零一六年十二月,非法抄家后,又把王新萍绑架至花溪区大兴派出所,恐吓威逼她写不炼功的保证并强制抽血,王新萍老人遭到极大打击,回家后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含冤离世。

◎余潮露(余潮禄),女,一九四五年生,原永红机械厂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发起迫害法轮功后,永红机械厂领导、厂公安科经常给她施压并到家骚扰,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六年四、五月期间,余潮露空手出门后未归,至今渺无音讯,失踪已十五年。

二、西南工具总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

贵航集团原西南工具总厂现改制重组为“贵州西南工具(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西工集团”,位于贵阳市)。原西南工具总厂公安处以处长骆勋(后调离)为首的相关人员,在江氏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正式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前,就对西工厂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摸底,为迫害做准备。迫害开始后,骆勋伙同党厂委副书记刘松华对西工厂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跟踪、监控等。

二零零二年一月,厂党委副书记刘松华采取诱骗、威逼、强制等手段,坐镇指挥,带领厂公安骆勋等人,将本厂六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贵州中八的省“洗脑班”迫害。当时西工总厂面临破产,职工都发不出工资,而省“洗脑班”每人每月交二千元费用,每个法轮功学员厂里还要派一人去胁迫,十二人共交二万四千元。刘松华和罗勋还协助“610”做洗脑工作。

据不完全统计,工具厂被迫害的学员有八人:邓祖荣(离世)、周萍(非法判四年)、陈燕、王丽霞(非法判四年)、葛鹏、王国秀(非法劳教3年)、余家贵、葛永胜(非法劳教2年)。以下是部份迫害实例:

◎邓祖荣,男,七十九岁,原西南工具总厂退休职工。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长期被工具厂退休办孙祥林、厂公安处骆勋、王斌等以及贵阳市小河公安分局陈登亮、周劲松、王宇翔等迫害。行动被非法监控,完全失去人身自由;多次被非法抄家并绑架到贵阳市小河公安分局非法审讯,有一次曾被周劲松扇耳光。二零零零年三月,邓祖荣从单位被绑架到贵阳市花溪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迫害一个月。邓祖荣累计三次被厂公安押送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被强迫写“三书”,受到了极大的精神刺激。凡是所谓敏感日都被上门骚扰。老人经常处于恐惧之中,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

◎周萍,女,六十多岁,西南工具总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日,发真相资料,周萍当晚被绑架并非法抄家。后被小河分局汪忠、王玉祥用手铐铐到烂泥沟拘留所非法拘留四十三天。二零零二年,又被厂公安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强迫她看诬陷法轮功的录像。电话、行踪被监控,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四日,周萍及婆婆二家被骆勋等十几人非法抄家,并将周萍绑架,后周萍被非法判刑四年。

◎王丽霞,女,七十多岁,原西南工具总厂退休职工、会计。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日,发真相资料,被一八三厂公安绑架,小河分局的王玉祥、汪忠等人用手铐将其铐走,连续非法审讯一天两夜,并被非法抄家。王丽霞被汪忠、王玉祥用手铐铐到贵阳烂泥沟看守所拘留,后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贵州第一女子监狱迫害。

三、红林机械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

红林机械厂又名“贵州红林机械有限公司”(代号143厂)。长期以来,厂离退办伙同社区管辖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跟踪、上门骚扰、威胁。二零一二年以来,对本厂法轮功学员一直非法停发工厂所发放的工资比例。

红林机械厂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已知有六人:蒋建忠、陶筱贞、云芙英、茅振昌、曹敏荃、马玉婷。他们大都遭受了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或拘留所等迫害。

◎蒋建忠,女,六十多岁,红林机械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四日,蒋建忠被贵阳小河公安分局从单位劫持到小河戒毒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同时六个警察非法抄了她的家。同年十月十四日,又把蒋建忠劫持到单位公安处,公安处有贵阳市“610”人员和单位公安处四人。因蒋建忠不放弃修炼,把她绑架到中八钓鱼岛洗脑班,单位派了一人做“包夹”,蒋建忠被非法关押了四十三天。回家后,蒋建忠成了单位重点监控对象。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蒋建忠再次被绑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出来一直受到公安、国保、单位和社区人员的监视。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一日,十八大召开前,单位的彭兴伦、吴剑、公安警察沈巍、“610”人员等一行五人,把蒋建忠从家绑架到贵阳烂泥沟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二天。单位的彭兴伦、吴剑、田学军来施压,让蒋建忠签四书,被拒签。

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单位社区非法扣了蒋建忠的一部份退休工资,蒋建忠找到社区,几次要退休工资,他们答复说:让她写保证不炼功,签“四书”,马上退回工资。蒋建忠说:“那是不可能的,你们扣我的退休工资是违法行为。”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九日,蒋建忠被小河三江派出所绑架到烂泥沟洗脑班迫害一百零六天。

◎陶筱贞,女,六十多岁,红林机械厂退休职工。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三日,小河公安分局、三江派出所串通红林机械厂退休办书记彭兴伦、吴剑(办事员)在红林机械厂退休办,强行给早已退休的陶筱贞抽血、照相、按手印,彭兴伦还要陶筱贞签不炼功的保证书,并欺骗陶筱贞说:签了保证书就不再找她了,陶筱贞拒签。

二零二零年四月十日,陶筱贞在浙江杭州讲真相被人诬告,在杭州女儿家遭当地公安绑架,女儿家被非法抄家,陶筱贞被非法关押三十天后“取保”,一年内不让外出。

◎马玉婷,女,红林机械厂退休职工。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被厂退休办彭兴伦等人到家中骚扰,并非法扣马玉婷退休职工的工资补贴。

二零二零年三月至五月,三江派出所与红林厂居委会有关人员,多次通过威胁马玉婷的儿子,想让马玉婷签“三书”。五月,马玉婷回到贵阳,儿子陪她一起去了居委会,彭兴伦和居委会副主任吴剑威胁马玉婷签字,被马玉婷拒绝。

四、云马飞机制造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

云马飞机制造厂(简称云马厂、130厂、安顺市),以原党委书记李权、公安处处长、厂工会主席等人组成的厂“610”办公室领导小组,紧跟中共迫害政策,不辨是非,经常找本厂法轮功学员“谈心”。对本厂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给予非法开除厂籍、留厂察看的处分。以党委新任书记江超、公安处处长肖伟等为首的厂“610”办公室小组,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召集工厂八、九名法轮功学员开所谓的座谈会。本厂职工多人被非法开除并劳教。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已知的有八人:张辉(劳教二次)、谢先芬(劳教三次)、周智君(二次劳教,关押中)、乔英敏、马丽杰、陈玲秀、小李子、吴家范。

◎张辉,女,七十多岁,云马厂职工医院退休医生。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胆结石和其它病一扫而光。二零零零年三月,她和本厂另一名职工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本厂公安处人员劫送回安顺,非法关押在安顺第一看守所二十多天,再转到洗脑班强制洗脑一个多月。回厂后,只发张辉一百八十元生活费,并让她承担公安处人员进京接她的两千多元费用,分期从她丈夫每月工资中扣除。

二零零二年三月八日,居委会人员把张辉骗走,由厂党委副书记刘华、公安处长肖伟等人将厂里另三名炼功人员一起送到贵州“610”在中八农场办的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四个月,受尽折磨。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五日,张辉讲真相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到贵州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遭毒打折磨。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张辉在广东顺德张贴真相资料,被劫入广东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遭到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这些年,张辉已多次被绑架和骚扰迫害。

◎谢先芬,女、约五十七岁,原云马厂职工。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被开除工作,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零年三月,谢先芬和另一名职工进京上访,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后被劫送回安顺拘留了十五天。回家后没几天,又被公安局强送黑石头戒毒所强制洗脑一个多月。回云马厂后,谢先芬被非法开除厂籍,留厂察看。每月只发一百八十元的生活费,调离原工作岗位,叫她去当一名澡堂锅炉搬运工。并让她承担公安处人员进京接她的费用。谢先芬工资低,没钱支付,工厂把她几年来一千多元的住房公积金扣下作抵押。

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谢先芬被非法抄家后,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同年十一月,又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二年劳教,被劫送到贵州省女子劳教所。期满回厂后,被工厂非法开除。此后,谢先芬再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八年五月,谢先芬第三次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一零年五月,谢先芬劳教冤狱期满,立刻被劫持到贵阳烂泥沟洗脑班继续迫害。

◎周智君,女、约七十岁,云马厂职工家属。多次被非法抄家、拘留,二次被非法劳教迫害,目前被非法关押中。

一九九八年十月,周智君修炼法轮功后顽疾抽风等病不翼而飞,身心受益。二零零零年三月三十一日,周智君去北京上访,被厂公安处绑架后非法拘留十五天,并被勒索罚款两千多元,又被送洗脑班迫害一个月。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二日,被厂公安处张瑾等人非法抄家后,没让她带任何行李,穿着拖鞋就被劫持到贵州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她发真相资料被恶人告发,被厂公安处抄家后绑架,后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在贵州女子劳教所受尽折磨。二零零四年四月,在劳教所被迫害成胸腔腹水,生命垂危中保外就医。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七日,贵州女子劳教所恶警顾兴英与云马厂公安科勾结,以“补劳教期”为由,强行将周智君从家中绑架到贵州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近几年中,周智君几乎每年都被骚扰,曾被强制抽血。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九日,安顺开发区国保大队、片区派出所、社区人员等十来人闯进周智君家再次抄家后将她绑架,后周智君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周智君家再次被当地国保队长唐文宏、八个特警、社区人员及片警共十四人非法抄家,周智君被非法关押至今。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一日,周智君的家人找安顺市开发区公安分局要人,姓国的说等法院判决处理,说明周智君已被非法批捕。

五、黎阳航空发动机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

黎阳航空发动机厂,简称黎阳厂、460厂,生产飞机发动机,地址:安顺平坝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黎阳厂部份领导和厂公安科协同平坝县公安,对本厂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非常严重。本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监控、跟踪,电话监听、非法抄家、绑架、强行送洗脑班等。据不完全统计,被迫害致死一人、非法判刑九人、非法送劳教三人、拘留关押十几人、非法送洗脑班迫害数十人。二零零四年四月,举办诬蔑法轮功图片展,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八日,本厂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同天绑架。绑架前,国安特务进驻黎阳厂已很久,致使多人被非法判刑。

参与迫害的恶人有:公安科书记宋炳贵、公安科法轮功专管员陈子军、公安科法轮功专管员赵培英(女)、工会一室主任袁泽海、黎阳厂“610”头目陈仪、黎阳厂退休办主任智杰、原黎阳厂退休办干部陈志军等。

据不完全统计,已知黎阳厂被迫害的学员有16人:王晓冬(王小冬,被非法判十年)、姚俊京(非法判九年)、齐家琴(非法判七年)、刘述康(非法判四年)、杨秀琼(非法判刑六年)、唐玲(非法判三年)、张燕(非法判三缓四)、蔡伟(非法判两年半)、陈冠宇(非法判三年)、孙越(非法劳教二年)、陈京华(非法劳教)、杨光平(非法劳教)、郭淑文(非法拘留)、万国军(洗脑班)、杜美云(非法拘留)、黄玉华(离世)。

◎黄玉华,女,六十一岁,黎阳厂职工。因坚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长期被非法监控、骚扰、传讯、恐吓。二零零零年七月,黄玉华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迫害,黄玉华正念走脱。回到家中,又被不法人员非法传讯、监控、骚扰、恐吓,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导致心脏病复发,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含冤离世。

◎姚俊京,男、博士,黎阳厂所属航空发动机设计研究所高级工程师,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西北工业大学博士研究生,曾荣获全国边陲优秀儿女银质奖章。一九九五年五月,姚俊京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四日,姚俊京被安顺国安绑架,非法抄家。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姚俊京被非法判重刑九年。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六日,被劫持到都匀监狱。在都匀监狱,姚俊京遭到车轮战谈话、强制洗脑等迫害。

◎刘述康,男,约七十岁,黎阳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八日,被安顺国安局非法抓捕。安顺国安在非法抄家时,抄抢走他家中的全部存折、工资卡、七千五百元现金和最后的一百三十元生活费,曾一度使刘述康全家生活陷入困难。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刘述康一审被非法判刑六年,二审非法改判四年,被投入贵州都匀监狱。在狱中刘述康遭到毒打、限制如厕等迫害。

◎齐家琴,女,六十多岁,黎阳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三年,被平坝国安迫害,被抢走现金、手提电脑等近三万元私人财物。二零零四年十月,被安顺市国安再次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劫入贵州第一女子监狱迫害。

◎杨秀琼,女,黎阳厂退休职工。坚持修炼大法,被多次绑架、非法关押。二零一一年十月三日,在本厂菜场讲真相时,被恶人构陷,后被非法判刑六年,劫持到贵州第一女子监狱。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杨秀琼外出时被小区看门人张喜芝诬告,被黎阳厂保卫部警务人员王伟坚、张建民以及平坝区黎阳派出所、平坝国保大队警察跟踪绑架,并非法抄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一九年年十二月三日,在外讲真相时,再次被绑架,被平坝县刘官派出所两警察绑架到安顺市西秀区公安分局,被非法按手印、脚印,采血等检查。

六、红湖机械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

贵州红湖机械厂位于贵州省平坝县,是军工企业。原厂里有一百多人修炼法轮功,修炼后的法轮功学员身心健康,为工厂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然而迫害法轮功开始后,红湖厂的领导为了官职和利益,昧着良心将本厂法轮功学员送进洗脑班、劳教所、拘留所等等。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关押过的学员有22人,进洗脑班的四人。二零零一年五月,蔡永一家五口被非法拘押。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以党委书记为首的官员,将两位刚从拘留所回来的老年法轮功学员骗到厂公安科,拉到了女子劳教所。

工厂还组织全厂职工、家属参加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会”、“批判会”,播放“天安门自焚”伪案等弥天大谎的录像片。还监控和擅自扣发法轮功学员的工资和劳动报酬。善恶有报,原来的厂长、工会主席、厂办主任、司机四人都死于车祸。

已知红湖厂被迫害的学员有八人:谭海峰、周香兰(非法劳教三年)、宋晓梅(非法劳教三年)杜玉霜、陶小燕、林树生(劳教)、王兴萍、蔡永。

◎炮制“三三零”事件。二零零零年三月三十日,法轮功学员谭海峰、周香兰去赵家串门(是钟书记同意的)。林树生(亲戚)来借书,这时他家的大女儿敲门进来,送来一把花,还没来得及关门时,平坝公安、厂公安及张国荣副厂长闯进屋来,说他们是在集体炼功,随之将三个房间翻个遍,抢走了录音机、书等物品。他们没有搜查证,私闯民宅非法抄家,并非法拘留杜、周香兰、林树生半个月;厂里扣发杜、周、林的工资一年,扣发谭、赵工资半年,扣赵的大女儿工资三个月,并警告处分,通报批评。

周香兰修炼法轮功之前病魔缠身,脾气暴躁,沉醉于麻将桌上。修大法后,病好了,脾气好了,象换了一个人。修炼前过去打架、骂人没人管,干部对她也很客气。如今做好人,串个门还是书记叫去的,却被拘留半个月。她进京上访,被厂公安抓回后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周香兰和女儿宋晓梅又一次进京上访,后宋晓梅被非法劳教三年。期间,宋晓梅被红湖机械厂单方非法解除劳动合同。周香兰因下肢瘫痪被监外执行。平坝公安、厂里公安几乎天天去她家骚扰,她只好离家出走。二零零二年九月,被厂里公安发现,去贵阳抓周香兰,将她从四楼生拉硬拽滚到楼下,全身受伤。此后,周香兰又再次被投进贵州女子劳教所。

七、贵航集团其它公司(工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

已知贵航集团其它下属单位被迫害的学员有20人:陈丽芝(龙飞厂)、韩铭(平水厂)、彭远林(新艺厂)、张廷祥(非法关押中、新艺厂)、姜和(非法关押中、华烽厂)、崔桂英(华烽厂)、李素珍(华烽厂)、王淑凤(华烽厂)、蔡佳英(华烽厂)、庞萍(非法关押中、新艺厂)、张薇(非法关押中、新艺厂)、梁少飞(虹机厂)、李春香(虹机厂)、廖桂兰(虹机厂)、李书俊(虹机厂)、陈发光(安顺汽车总厂92车间),王全花(新安机械厂)、钟玉香(安吉厂)、王玉(安吉厂)等。其中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人被非法劳教等。

安顺龙飞航空附件有限公司(150厂)

◎陈丽芝,六十九岁,龙飞厂退休职工,会计。二零一四年九月九日被迫害致死。

'图: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骨瘦如柴的陈丽芝'
图: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骨瘦如柴的陈丽芝

'陈丽芝'
陈丽芝

陈丽芝生前多次遭受本厂及中共当局的迫害,曾被非法劳教、拘留和关洗脑班。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陈丽芝发放真相资料时,被镇宁县恶人绑架,非法抄家。之后,陈丽芝被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九日被劫入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在监狱遭受长期的迫害致全身器官衰竭,监狱怕承担责任于二零一四年六月“保外就医”将她送回家。陈丽芝回到家时,骨瘦如柴,象活骷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翻身、说话都很困难。她在回家两个多月后,于二零一四年九月九日含冤离世。

2、平水机械厂(贵州平水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平坝县)

◎韩铭,女,三十岁,平水机械厂职工。二零零三年被迫害致死。

'韩铭'
韩铭

韩铭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平水机械厂开除公职,被绑架,非法拘留两次。二零零零年八月,韩铭被绑架到平坝县公安局和平水厂公安处在平水山庄办的洗脑班强制洗脑。她坚持炼功,又转非法拘留。二零零一年二月初,县公安局、居委会、厂公安处联合行动,突然闯入韩铭家中非法抄家,后将韩铭非法拘留十五天。韩铭回家几天后,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八日,韩铭再次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到贵州省中八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韩铭坚持信仰,遭受了残酷的精神和肉体摧残。一天,韩铭被恶警顾兴英毒打后,又被八个狱警捆绑,强行打了四支毒针。此后,韩铭全身肌肉日渐萎缩,下肢逐渐瘫痪,呼吸困难,神志恍惚,身体极度衰竭,生命垂危。狱警怕承担责任,二零零二年九月三日,将韩铭推出劳教所。韩铭回家后,呼吸困难日趋加重,下肢瘫痪,卧床不起。在度过痛苦的六个月后,于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3、平坝新艺厂(170厂)

◎张廷祥,男、五十一岁,平坝新艺厂职工,目前被非法关押中。张廷祥坚持修炼,多次遭到绑架、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一年三月,母亲彭远林在他被非法关押的悲伤中含冤离世。张廷祥还未从失去母亲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二零零一年五月,就被劫持到中八劳教所劳教三年。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一日,张廷祥再次被绑架,贵安公安局三十个警察闯进张廷祥的家,非法抄走了电脑等几箱个人物品,抄走了张廷祥的现金八万元,张廷祥被关押至今。据悉,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五日,张廷祥被贵阳市南明区法院非法庭审,具体情况不详。

4、华烽电器有限公司(188厂)

◎姜和,女、七十三岁,华烽电器厂退休职工,目前被非法关押中。姜和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巨变,十多年来,曾多次被非法拘留和送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一年七月,姜和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第一女监迫害,狱警强迫她每天背着一块八十多斤的石头,一直背了这个石头几个月,每天背着石头站着不准放下,不准休息。

二零零七年、二零一四至二零一九年姜和几乎每年都受到当地公安的各种骚扰,被多次非法抄家、强制抽血、关洗脑班迫害。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月,姜和发真相资料被绑架。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九日,姜和和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在南明区法院被非法庭审,具体情况不详。

5、安顺虹机厂

◎梁少飞,女,五十多岁,市虹机厂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三月,同贾立安一道上访,被绑架回后非法拘留半个月。被强迫参加第一期、第四期洗脑班。二零零一年中国新年前,同梁礼谦去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人诬告,被绑架到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同年三月初,被勒索二千元保证金后释放。四月,与潘映梅一道被非法劳教。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梁少飞在家被绑架到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迫害。

虹机厂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李春香、廖桂兰、李书俊。

八、恶人恶报实例

天网恢恢,善恶有报,贵航集团恶人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实例。

▼牛新国(牛兴国),男,现已退休,原永红机械厂公安处处长。积极迫害本单位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他的儿子在湖南读书,无辜被人捅刀子受伤,本人做恶殃及后代。

▼贾建刚,男,原永红机械厂公安处职工,四十多岁患癌去世。因受江氏集团欺骗,用跟踪、监视、蹲坑、绑架等手段迫害本厂法轮功学员胡发荣、李纪烈等。临死前醒悟,对法轮功学员说:“以前我做了对不起你们的事,请你们原谅。”但后悔已晚。

▼范贵祥,男,原永红机械厂公安处书记。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得癌症死亡。

▼龙文波,男,原永红机械厂原董事长。二零零四年左右,被贵航集团散热器总公司开除党籍,通报处分,罚款,只保留工作籍,自己后又辞职。现在外地打工。

▼张元勋,原永红机械厂公安处处长。二零零零年左右,全厂领导到铜仁梵净山旅游,车里所有人都安全无恙,他坐在中间,却在刹车时胳膊被撞骨折。二零零零年过年期间,去地摊因喝醉酒去偷东西,被摊主狠打一顿,又报小河110被送回厂,遭厂领导批评。被调离公安处。

▼向鸣,男,五十六岁,原永红机械厂劳动服务公司(永兴机械厂)副经理。在单位积极配合厂公安迫害单位所有法轮功学员,逼迫学员写“不炼功保证”,否则送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胡发荣被他迫害得流离失所。到年底单位搞领导聘职上岗时,向鸣不合格被撤去副经理职务。

▼崔晓勇,男,五十多岁,原永红机械厂公安处职工。被动参与迫害单位法轮功学员,双腿脚踝骨折,后离开公安处。

▼袁泽海,原平坝黎阳厂工会一室主任。诽谤大法,谩骂并积极“转化”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二年暴病身亡。

▼陈仪,原黎阳厂“610”头目。在行恶迫害法轮功学员期间,遭恶报,殃及小女儿突发乙肝病。

▼张某,原黎阳厂职工。积极参与居委会指定的监控、举报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张的儿子钓鱼时突然被电死,张由此有所醒悟,表示不再干伤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了。

▼红湖机械厂原来的厂长、工会主席、厂办主任、司机四人,全都死于车祸。

结语

做恶躲不过法律的制裁,更难逃天理的惩治。贵航集团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被记录在案的,基本上,已收录在明慧网的“恶人榜”上。恶徒本意是通过追随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捞取好处,结果葬送了自己和家人的未来。更多的恶报实例还被刻意封锁、掩盖着。

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都是在执行江泽民的灭绝命令而不是法律,将来依法清算时,都难逃法网。江泽民所犯下的是国际重罪,和二战纳粹同罪。二战结束后,纽伦堡大审判时,护士都上了绞刑架,有历史的照片;看门的和做饭的,都上了审判台,有文字记录。

奉劝暂时未被曝光的迫害者,勿存侥幸心理。神目如电,可真心忏悔,或找当年被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道歉、悔过,以减轻罪业。永红机械厂遭恶报的贾建刚,临死时才醒悟说:“以前我做了对不起你们的事,请你们原谅。”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请千万为自己留条后路。

近日,38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将一份中国大陆“610”人员的名单递交本国政府,要求依法对恶人及其家属禁止入境、甚至冻结资产,名单包括收集不完整的全国各级“610”办公室的9300人。

多行不义必自毙。对于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等各级人员,现在只有停止作恶,及时将功补过。莫等恶报加身之时,悔之晚也!劝善只为你在未来拥有平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