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给“清零”签名的问题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2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三日】这次邪恶的“清零”行动中,同修都被强迫签名。如果明确表态不放弃修炼,社区人员就会拿出一张“不知什么内容”的纸,或者模棱两可的几句话,或是一张白纸,逼迫同修签字,很多同修就稀里糊涂的签了,其中有很多还是跟过班、修炼了二十多年的老学员,真的觉得很遗憾。

师父早就讲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弟子也知道,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世人是需要我们救度的对像,那么,大法弟子怎么能给邪恶做什么保证呢?哪怕是一张白纸,那不也是被他们控制的证明吗?不是把自己放到低于邪恶的位置了吗?就是作为一个常人,这样被另眼看待,也会认为是一种侮辱,怎么会那么听命呢?

迫害初期,有些学员对这个问题认识不清,做了一些令人遗憾的事情,结果给自己的修炼造成很大的障碍。比如有个学员有天跟我交流,说派出所要他写“三书”,他不肯,僵持了好几天,恶警每天上门骚扰,威胁要绑架他到洗脑班,他感到压力巨大。然后恶警突然有天跟他说:“你不是说修大法永远不会做违法的事吗?那你就写个承诺签个字。”他也就顺势照做了,如释重负,觉得总算是过关了。我对他说:“你这是在用狡猾的人心掩盖自己的怕心。邪恶对这一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他们要的就是你的妥协。你想想,万一哪天邪党来个恶法,说修大法是违法的,你是不是还要想怎么圆场?跟他们说修,还是不修?”这个学员在后来的二十年被迫害中一直面临这个问题,被绑架到洗脑班好几次,每次都没守住正念。这就是在根本问题上修得有漏了。

大法修炼要求是最纯正的,来不得半点的虚饰和侥幸。在早期邪恶最疯狂的迫害中走过来的大法弟子,都是在实修中理性认识了大法、带着一颗最纯正的心一路过关斩魔的。那时这方面的交流也很多,所以对这个问题思路都很清晰。记得二零零一年初我第三次去北京上访,刚被释放回家,正好快到新年,派出所让我保证过年期间不再上京,我拒绝了。他们逼迫我家人,家人说,她已经去过好几次了,过年肯定不会再去了。派出所退了一步,说让我口头承诺不去也行。我直接回他们说:“口头也不承诺。去哪里是我的权利和自由,你们没有资格剥夺。”他们又说以后每周给我一次电话,了解我的情况,我也严词拒绝了,我说:“我修大法堂堂正正,不需要你们的问候。你们的问候只会给我造成干扰,我不会接你们的电话的。”他们也就没再来电话。

都知道“相由心生”[2],如今迫害已经持续快二十二年了,如果大法弟子在这过程中越来越理性和成熟,这次的“清零”行动或许就不会存在了,即使邪恶心有不甘,也不会大范围持续这么长时间,且各种卑劣手段用尽,早就该灰飞烟灭了。

修大法是最神圣的,是师尊的慈悲我们才能享有这寰宇最大的幸福和荣耀,只要想到这一点,就会知道给邪恶做任何承诺都是一种耻辱,是对师尊和大法最大的不敬与背叛。如果因为这些年修炼不精進而疏忽到连这个最根本的问题都认识不清了,那真的是有很大的问题了,一定要严肃对待。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编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对错与否由作者个人负责,请读者自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