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爱与最可恶的人

更新: 2021年03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三日】“党的政策象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中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从大红大紫到“牛鬼蛇神”只有半步之遥。

红色作家魏巍的人生反转

红色作家魏巍因为写了《谁是最可爱的人》而大红大紫。这篇文章自1951年起就被选入中学课本,一直延续到2007年,影响了几代中国人,“最可爱的人”也成为中国志愿军甚至中国军人的代名词。

然而,1966年文革爆发后,魏巍却成为北京军区第一个挨整的重点人物,被扣上“文革黑线人物”等罪名,被批判达23次。文革结束后,1988年魏巍参与创办左派刊物《中流》并担任主编。2000年,中共党魁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并将它写入中共党章成为指导思想,引起中共左派强烈不满。2001年,《中流》刊登了批评“三个代表”的文章。江泽民看后气愤地说:“一个写过《谁是最可爱的人》的,最近又写了‘谁是最可恨的人’,我看他就是‘最可恶的人!’用我们家乡的话说,他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魏巍因此遭中共软禁。

'红色作家魏巍'
红色作家魏巍

魏巍笔下的英雄又如何呢?《上甘岭》中的英雄连长张忠发的原型,也是魏巍在《谁是最可爱的人》中写的小虎子,曾立过8次战功的张立春,晚年却处境悲惨。50年后的2005年,魏巍有机会再次见到81岁的小虎子,才了解到,他曾被领导构陷入狱五年,夫妻双双丢掉工作,小女儿活活饿死,两个儿子都下岗(失业),为了养家糊口,他已经在街头修鞋30年。

网友评论说:“最可爱的人成为最可怜的人!”也有评论称:“参加朝鲜战争的,对印度作战的,对越南作战的,底层士兵基本都是穷困潦倒,老无所依。共产党把他们当作抹布,用掉即扔!”

王成原型:从英雄到叛徒

朝鲜战争中红色影片《英雄儿女》主人公王成的原型蒋庆泉,则因为当过俘虏而被打成叛徒。王成以一句“向我开炮”成为大红大紫的英雄,但后来得知他当时喊的是:“敌人离我有50米、30米、10米……向我的碉堡顶开炮!”战地记者将其美化成“向我开炮”。

当时国内正大张旗鼓地宣传蒋庆泉的英雄事迹,但很快被叫停,因为他们发现蒋庆泉并没有死,而是成为敌方战俘,在归国战俘名单上有他的名字。当时联合国军俘获的志愿军有两万多人,很多人选择去台湾,只有6670人回国,蒋庆泉就是其中之一。但他们想象不到的是,一回国就接受政审,因为一朝成战俘,就不再被中共接受。蒋庆泉被处以党内警告处分,这还是最轻的处分,大部份人结局很惨:700人被开除军籍,4600余人只承认被俘以前的军籍,2900多名党员绝大多数被开除党籍。

'蒋庆泉:从英雄到叛徒'
蒋庆泉:从英雄到叛徒

对于自己的经历,蒋庆泉连自己的妻子儿女也不敢提及。当他看到电影《英雄儿女》相关片段时,曾在路上掩面大哭。回到家在被窝里又哭,妻子问他,但他却不敢回答。“我当时想,说了不就等于把自己当俘虏的事说出来了吗?那年头当俘虏还了得?!”

然而,低调的蒋庆泉依旧没有逃过文革。文革爆发后,档案被造反派翻出,蒋庆泉被说成是叛徒,经常被拉去批斗,写了一大堆检讨书、认罪书。直到1981年,中共才宣布取消处分,但他已欲哭无泪。

周扬:从“文艺沙皇”到阶下囚

官至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副部长的周扬,是1950年代、1960年代中国文艺界的实权人物,被称为“文艺沙皇”。他积极响应中共及毛泽东的部署,成为文艺界的“打手”,策动了多次批判运动,如胡风、丁玲反党集团案等。在一连串的运动中,一大批文联、作协和文化部负责人被激烈地批判,被划为异己,包括曾与周扬并肩“战斗”的夏衍、田汉、阳翰笙。作家韦君宜在《思痛录》里回忆周扬说,“多少作家的一生成败都决定在他手里。”“文艺界竟只有他一个是正确的了!”

1979年,在一次理论工作会上,与周扬同组的人问他,当年整人为何下得了手。周扬说:“抓右派之前,主席给我一个名单,名单上的人都要一一戴上帽子,而且要我每天汇报‘战果’。我说,有的人鸣放期间不讲话,没有材料,怎么办? 主席说,翻延安的老账!我当时常常说‘在劫难逃’,许多人听不懂。”

尽管周扬对毛推崇备至,坚决执行毛的路线,但是毛批他“政治上不尖锐”,嫌他心慈手软。1966年7月1日,《红旗》杂志重新发表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编者按语公开点了周扬的名,“批倒批臭周扬”的文章顿时满布报刊,他被监禁九年。在湖南老家,周扬早年夭折的儿子被人从小小的土坟中挖出来抛尸扬骨。正如韦君宜所说:“文艺界最后一个批判人的人,自己被批判了。”

'文革中周扬被批斗'
文革中周扬被批斗

前中共宣传部部长陆定一说过∶“我们中宣部十几年中,无非是整完这个人接着再整另一个人。”周扬听说后,表示同意:“可不是么!事情就是这样。”

周扬重获自由后,对于自己过往的行为表示痛悔。他说:“过去搞错了的人确是太多了!”“根据我一生的经验,培养一个人才需要一、二十年的时间,而毁掉一个人才只要一、两天,甚至一、两个小时。”

中共向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次次运动中将一波波干将打倒,紧跟中共的人也会成为中共的牺牲品,谁也逃不脱中共的红色漩涡。但从另一角度讲,紧跟中共干坏事的人没有好下场,不也是善恶有报、现世现报的体现吗?不也是老天的惩罚与警示吗?

“模范公安局长”任长霞夫妇皆暴亡

2008年10月29日,被中共树为“模范公安局长任长霞”的丈夫卫春晓,在其妻离奇车祸毙命的四年后,突发脑溢血而亡,死时45岁。曾被中共当局大肆渲染的任长霞,家中仅留下孩子一人,当地群众感叹红祸害人,跟随共产党作恶祸及家人。

2004年4月14日,40岁的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局长任长霞在从郑州回到登封的郑少高速公路上,她乘坐的丰田轿车与同方向行驶的大货车追尾相撞,车内其他人,包括司机都安然无恙,而坐在最安全位置的她却被当场撞死。

任长霞死后三天都闭不上眼。当地很多老百姓讲,那是有人找她讨命,该市不少明白的警察都议论她是卖力迫害法轮功遭了报应,无辜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其妹跟人说:“过去我不信法轮功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现在我真的相信了!”

任长霞死后,被公安部追认为“一级英雄”的“人民好卫士”,并被中央电视台制成21集连续剧。当地百姓说,任死后还被共产党利用,树死人、骗活人,等于是祸上加罪,实际上共产党就是来害她一家人的命。

回到当今,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也曾是大红大紫的人物,负责最重大的经济案件,手握庞大的监控系统,又能动用互联网巨头大数据资源,堪称公安部最牛的人,不也落马了吗?

回顾历史,苏共、纳粹的那些重要打手也同样被清理。中共是毁人的机器,只有认清中共的本质,挣脱中共的束缚,不再跟随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才能有希望。

一位名为吴榟祐的警察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声明中说:自己成为了“国家暴力机器的一颗螺丝钉,心向自由,却无奈工作生活被强权绑架。没有自由,就连呼吸都是沉重而谨慎的。这个政权打着人民的旗号所做的坏事数不胜数。我站在这里,站在千千万万被奴役而不自知的群众里,声明退出中共,扯断它捆缚人类自由的枷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