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市民:这场迫害一定要尽快结束

更新: 2021年07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四日】(明慧多伦多记者站报道)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二十一日的周末两天,加拿大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市里五个大炼功点进行户外集体炼功活动。一位市民说:“难以想象政府会对这群平和的人发起迫害。我希望尽我所能的帮助这群人,所以每次看到他们征签的时候我都会签上我的名字。”

'图1:法轮功学员在多伦多万锦市太古广场炼功点集体炼功。'
图1:法轮功学员在多伦多万锦市太古广场炼功点集体炼功。

'图2:法轮功学员在多伦多士嘉堡区的 (Warden & Finch)炼功点集体炼功。'
图2:法轮功学员在多伦多士嘉堡区的(Warden & Finch)炼功点集体炼功。

'图3:法轮功学员在多伦多市政厅(City Hall)的炼功点集体炼功。'
图3:法轮功学员在多伦多市政厅(City Hall)的炼功点集体炼功。

'图4~8:民众在征签表上签名支持法轮功学员传递的真相。'
图4~8:民众在征签表上签名支持法轮功学员传递的真相。

多伦多市民: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他们

在多伦多市政厅(City Hall)的炼功点,多伦多市民克里斯汀(Christian)先生看到法轮功学员在征集反迫害的签字时,主动要求签字支持法轮功反迫害。

他说:“我在网上看到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信息,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我认为每个人都有坚持自己信仰的基本权利,更何况法轮功是一个非常祥和的修炼。我真心地希望发生在中国的迫害能够尽快地停止。”

他说:“我非常奇怪这场迫害是怎么发生的?难以想象政府会对这群平和的人发起迫害。我希望尽我所能的帮助这群人。我每次看到他们征签的时候我都会签上我的名字,表示我对他们的一点帮助。我也会把这件事情告诉给我的朋友和家人,这样会有更多的人为他们(法轮功学员)提供帮助。”

布卡坦尔(Bucatanl)女士和家人经过炼功点时,在征签表上签名后说:“我非常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这场迫害简直太可怕了,持续太长时间了,一定要尽快结束。糟糕的是现在看来迫害还在继续,我希望我能为他们提供一点点帮助。”

菲律宾乘客:全世界的人民都是中共的受害者

'图9:在士嘉堡Finch/Warden的炼功点,来自于菲律宾的贝弗-玛杰克(Bave Magica)先生(右一)在征签表上签名。'
图9:在士嘉堡Finch/Warden的炼功点,来自于菲律宾的贝弗-玛杰克(Bave Magica)先生(右一)在征签表上签名。

在士嘉堡Finch/Warden的炼功点,来自于菲律宾的贝弗-玛杰克(Bave Magica)先生,看到法轮功学员正在征签,就在征签表上签了名支持法轮功传递的真相。

玛杰克先生说:“我签名是因为我觉得不仅法轮功学员受到了中共的残酷迫害,而且全世界的人们都受到了中共的宣传和造假毒害,所以全世界的人民都是中共的受害者,因此我签名支持结束中共,结束中共对全人类的危害。”

孟加拉年轻人:我知道中共很邪恶

士嘉堡Finch/Warden的炼功点,来自孟加拉的年轻人沙芬(Shafin)走过来问:“你们这是什么活动?”

学员说:“这里是法轮功学员的集体炼功,还要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以及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同时还告诉人们中共的邪恶本质,中共对‘武汉肺炎’疫情的掩盖和对全世界人民的撒谎欺骗,从而导致了这场COVID-19在世界各地的大流行。”

沙芬很赞成法轮功学员的说法,并说:“我知道中共很邪恶,这个世界上不仅中共很坏,而且很多国家的政府也很坏。”他非常赞同法轮功学员说的:“现在魔鬼在统治着这个世界,而中共是其中最邪恶的部份,而且中共在用它的媒体在对全世界的人们进行着洗脑和渗透。”

沙芬接下法轮大法真相传单和其它真相传单,说回去要好好看一看。

新学员:修炼大法使我重获新生

在多伦多北边的著名旅游点——太古广场,是其中的一个炼功点,来这里参加“九天班”的有缘人特别多,参加太古炼功点的海伦(Helen)女士是在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在朋友的介绍下了解了法轮大法,开始时有抵触,但是经过亲身实践后,不到一个月就开始正式修炼法轮大法。

修炼之前海伦(Helen)女士患有气喘病,她说:“一开始觉得喘不上气,走路都会觉得很吃力,说话一次只能说两三个字。睡觉的时候也没有办法躺下了,只能坐着,一躺下来就喘不上来气。严重的时候晚上会失眠,根本睡不了觉。那个时候因为晚上睡觉睡不好,白天上班也没有精神。我是在厨房工作,危险性比较大,所以我很烦恼。”

“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朋友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但是由于中共的洗脑宣传,当时并没有接受,也不相信。那位朋友建议我可以尝试听听大法的音乐,会给我带来帮助。对这件事我一直半信半疑。第二天晚上,我实在是难受的不行,心想:那就死马当活马医了。我就开始听大法音乐,当听到五分钟到十分钟左右,我就可以躺下了。听到十分钟以后,我的心情平静了很多,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我觉得很惊讶,我这么多年都没有这么安稳的睡过觉了。”

“我开始相信大法能够带给人奇迹。朋友带我去了太古真相点,在那里接触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发现他们非常友善,完全不像国内宣传的那样。从那之后,我每天早上都会去太古和同修们一起炼功。炼功时我会感觉有一股能量流从上到下经过我的身体,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助我清理身体呢。”

海伦还表示修炼法轮大法不仅使自己的身体状况得到了改善,还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在生活中做一个好人:“我之前的脾气很暴躁,还容易产生攀比心理。修炼了法轮大法之后,脾气也缓和了很多,我也尽量的去帮助别人。我身边的朋友都说我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可以和我心平气和的交流了。”

神灵指路,让我来到这里

在央街(Yonge Street)附近的亨登公园(Hendon Park)是一个开始才两年的炼功点,法轮功学员王女士介绍说:“炼功点虽然开办时间不长,已经吸引了大约四十个新学员,他们来自不同族裔,每个人都有神奇的故事。”

'图10:伊朗移民罗沙纳克(Roshanak)表示能来到炼功点,是因有神灵指路。'
图10:伊朗移民罗沙纳克(Roshanak)表示能来到炼功点,是因有神灵指路。

伊朗移民罗沙纳克(Roshanak)家就住在亨登公园附近,她一直在寻找修炼的方法,兜兜转转,二十多年时间中,她炼过瑜伽,也学过闭关、打坐等,各种功法试过很多种,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期间,她从来没有想走进这个公园看一看。

两年前的一天,罗沙纳克说,“当时有个声音告诉我:往那边走,那边走。我就往那边走过去。”那时,炼功点的王女士正在挂“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准备炼功。罗沙纳克接过王秀萍递给她的法轮功真相传单。看了一下,就跟着一起炼功了。她表示是神灵指路她来到这个炼功点。

第一次炼完功,罗沙纳克感觉舒服极了。第二天,她把先生、妹妹、妹夫全部叫来一起炼功,并一直坚持到现在。

得法的第二天就开心的笑了一天

'图11:阿拉述(Arash)刚开始学炼静功。'
图11:阿拉述(Arash)刚开始学炼静功。

罗沙纳克(Roshanak)的妹夫阿拉述(Arash),夫妻俩听了介绍也跟着姐姐来炼,他第一天学炼了之后感觉特别好,当时还没学完五套功法,第二天来就开心得不得了。他对王女士说:“我原先是老是做噩梦的,昨晚居然没了。”

炼静功打坐音乐结束他还不动弹,问他为什么?他说能量太强了,他不愿意起来。他感觉之前身体上所有不舒服的地方都改善了。所以他说他炼功的第二天就开心的笑了一天。

天天经过的地方原来是我要来的地方

'图12:来自俄罗斯西伯利亚的瓦莱里(Valery)表示炼功有时会有身体起空的感觉。'
图12:来自俄罗斯西伯利亚的瓦莱里(Valery)表示炼功有时会有身体起空的感觉。

来自俄罗斯西伯利亚的瓦莱里(Valery),移民加拿大已有十年,天天骑自行车经过这个炼功点。去年的十月,就加入了炼功行列。他原先患有焦虑症、抑郁症,总是睡不好觉,然后特别紧张。他说:“炼功以后抑郁症很快就好了,就越来越愿意炼。天天经过的地方原来是我要来的地方。”

他还说他炼功时还能看见另外空间的花朵,有时还有身体起空的感受等等。

一首大法弟子唱的歌曲引我走入修炼

'图13:林恩(Lyn)在打坐。'
图13:林恩(Lyn)在打坐。

来自越南的林恩(Lyn)喜欢唱歌,她说:“有一天在网络上搜歌曲时,搜索出一首大法弟子唱的歌曲,一唱就感到那种慈悲的力量笼罩着我,然后看见师父的照片,就感觉到非常慈悲的力量,这种力量和能量非常强大。”然后她就想要学功,就在网上找到炼功点的信息,就联系上了,来了这个炼功点。

她现在修炼两个星期了,炼功点的王女士说:“一个星期前从两米高的梯子上摔下来,摔到水泥地上,把脚脖子给摔了一个坑,就是骨头受伤了,肿了好大一个包。她当时也不觉得疼,她就想着师父会保护她的。然后她就照样炼功,也不影响双盘。不到五天全都好了,已经正常的生活和工作了。一般人至少得三个月,而她一点疼痛感都没有了。”

王女士说,这些新学员都特别能吃苦,我们都是抱轮一个小时,他们也都能坚持下来,现在他们都可以双盘一个小时,尽管有时刮风下雨,也从没停过。

疫情期间很多有缘人在寻找想学法轮功,北美地区建立了网上义务教功班,在网上学炼功后,很多人希望能找到炼功点,所以这次的活动也让更多人能找到炼功点。义务教功班网名是:www.LearnFalunGong.com。上面有每周三次(周三,周六及周日)的网上义务教功班的介绍及注册链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