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毒所六年治不好
是什么帮他七个月恢复了健康?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2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六日】我丈夫的吸毒,是因被人设计而开始的,当时是二零零九年。此后他被强制戒毒三次,共计六年,却一直也戒不掉。随后,我和母亲一起在家帮助他,七个月之后,他恢复了健康,也恢复了工作。在讲他的故事之前,先说说我自己和我们这个家。

我从小体弱多病,七岁时做了心脏手术。上小学二、三年级开始又经常头疼,我勉强读完了初中,就不能再继续上学了。

那时,妈妈已修炼法轮大法了。看到妈妈修炼大法后,原来严重的心脏病、气管炎、关节炎、神经性偏头痛等六、七种病都好了,而且脾气也改好了,我们家里变的非常祥和,我就觉的法轮大法非常神奇。我和妈妈一起早上去公园集体炼功,并和妈妈学《转法轮》。

一九九七年,我大姑家开了一家公司,叫我去帮忙,那时我才十七岁。大姑家在沿海城市,到了那里之后,离开了修炼的环境,我就不学法也不炼功了,变成了一个常人。

二零零零年,我又回到家乡找了一份工作。那时妈妈因到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只有爸爸一人在家。爸爸未修炼大法,之前很相信大法。因为受中共邪党在电视上对大法的造谣、诬陷,对妈妈去北京上访、坚持修大法不理解,说一些负面的话。听爸爸说多了,不明真相的我对妈妈去北京证实法也不理解了,对大法也没有了正确的认识,离法越来越远。每天和朋友们一起吃饭、喝酒、游玩,迷迷糊糊的混日子。

后来单位同事介绍我认识了丈夫,我俩交往了不长时间,家里就不同意我们交往了,因为家里经过了解,知道我丈夫的名声很不好,类似半个黑社会,中学没毕业就不念了,整天和社会上的一些混混在一起打仗、酗酒、赌博,他家都管不了他。

可是那时的我道德标准很低,被他的表面迷住了,认为他人长的精神,会说话,很会来事,对我又好,经常请我去饭店吃饭,出手大方,并且很有本事,朋友多,在社会上很吃的开。妈妈苦口婆心的劝我,可我根本听不進去。父亲被我气出了心脏病,母亲流着泪,无奈的同意了我的婚事。

结婚后,我才知道父母说的话都是真的,对“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句话真正的相信了。婚后丈夫几乎天天在外面吃、喝、玩、乐,经常夜不归宿,我的一切他不闻不问,就是在家也不开心,与婚前判若两人。一天,他又不回家在外边与朋友吃饭,我就去找他,让他回家。他觉的他在朋友面前失了面子,回家后就要打我,那时我已怀孕八个多月了。孩子出生后,丈夫依然不着家,儿子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带大的。

那时,婆婆身体不好,不能带孩子,我上不了班,只好求妈妈为我带孩子。我虽然做了伤害父母的事,但母亲用在大法中修出来的大善大忍之心包容了我,答应了为我带孩子,为我解决了难题。看我在痛苦中挣扎,母亲还经常用大法的法理开导我,并且要我善待丈夫。告诉我:“啥事都退让一步,为别人着想。”还给我讲了大法真相,大法弟子为什么要去北京证实法,江泽民及中共流氓集团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等等。

我在母亲家里还看了大法真相光盘,使我对大法有了真正的了解,对大法弟子的证实法、讲清真相有了正确的认识,洗去了头脑中中共邪党及江魔对大法的造谣、诬陷。妈妈还讲了我小时候大法在我身上显现的奇迹,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才有了今天身体健康、精力充沛的我。

妈妈说:“今天的人,都是为大法而来的。我们的家是在天上,当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返回到先天本性。在大法中修炼,是回归的唯一途径。”听明白真相后,我就萌生了从新修炼法轮大法的想法。在师尊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帮助下,二零零七年我终于从新走回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踏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走回大法修炼后,我虽然不能象其他同修那样做三件事,只能是利用休息时间学法,挤时间炼功。即使这样,师父也管我。我觉的心情好多了,容量扩大了,不再怨丈夫了,也能善待他了,他回来我也高兴,不回来我也不生气。并好言相劝,让他走正道,为父母想想,为孩子想想,人不能太自私了,应有责任心。不管丈夫听進去听不進去,我都希望他能改好,都希望我们家成为一个和睦的家庭。

二零零九年,丈夫一次在与“朋友”喝酒时喝多了,在迷迷糊糊时被“朋友”注射了毒品,从那以后就上瘾了。但我不知道,那段时间丈夫突然不出去了,天天呆在家里,我觉的很奇怪。一天,我上班中途回家取东西,看到丈夫正在注射毒品。我当时就懵了,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我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继续下去不但丈夫完了,这个家也毁了。

我就劝他不要害自己,不要害这个家,丈夫根本不听。公婆知道后劝他,丈夫根本听不進去。没钱了就到处去借,我的同事、亲属,凡是认识的人,没有丈夫借不到的,连我父亲的同学他都打着父亲的旗号去借钱,我的一件贵重大衣也被他当了出去。一次,公公去单位开工资,得到的却是一张丈夫的借条。丈夫还找人办了信用卡,透支了六万元钱。

二零一零年,丈夫被当地公安局因吸毒强戒两年。丈夫走时,母亲去看他,并劝他:“好好戒毒,早日远离毒品。家里不用你惦记,我帮你照看她们娘俩,回来你们还是一家人。”丈夫听了很感动。

母亲为了帮我,搬到了我家来住,为我学法、炼功创造了条件。妈妈还在我家成立了资料点,做真相资料。当时由于我学法不深,心性不到位,有怕心。后来妈妈和我说:“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救度众生,不做证实法的事,就不配做大法弟子。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不要怕。”我也就把心放下了。

就这样,我家建了一个法轮功真相资料点。只要我有时间,我就高高兴兴的做证实大法的事,比如:买耗材、送资料、送同修去乡下交流。我打字快,同修的交流文章不论什么时候拿来,我都尽快完成打字。有一次,第二天法会投稿就结束了,头天很晚同修才把投稿拿来。我一直打到深夜,才完成并传上去,没有耽误。同时,我家还成立了学法小组,给同修学法、交流提供了条件。

那段时间因为三件事同时都在做,并随时与同修交流体会,我感觉心性提高的很快。凡是丈夫借的钱我都还了,对丈夫的怨也越来越少,是法轮大法扩大了我的容量。

两年后,丈夫回来了。我不嫌弃他,尽量鼓励他,让他摔了跟头再爬起来。妈妈也安慰他,鼓励他,让丈夫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善。他哭着说:“以后一定远离毒品,好好过日子,不再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但是只过了三个月,丈夫又重蹈覆辙。因为毒贩子为了从丈夫身上挣钱,千方百计的找到他,使他又把握不住自己,开始扎毒了,而且这次中毒更深了,一发不可收。

按当时戒毒所所长的话说:“除了耗子药以外,什么毒品都往身体里头弄,这样下去,早晚是死路一条。”回家十个月后,丈夫又被送去戒毒所强戒两年。期间,公公被气死了。以为告诉他这个消息能使他惊醒,改邪归正。可丈夫反应不大,表情都麻木了。家里人说:“他不是人了,一点人性都没有了。”

但我还是本着一颗善心去善待他,该看他还是去看他。一次,丈夫在戒毒所吞了打火机,需要手术把胃切开。妈妈为我看孩子,我放下了工作,去护理丈夫,直到他脱离了危险。我心里也没有怨,还劝他不要再做这种傻事了。我觉的我能做到这一点,完全是因为我修炼了大法的缘故。作为一个常人,可能早就离他而去,这个家也早就散了。

师父在讲法中讲过一个例子:“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1]自从修炼后,我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单位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同事间谁有事我都尽量帮忙,别人不愿做的工作,我都毫无怨言的去做。对同事、对顾客,我都笑脸相迎,善待他人,领导说我有亲和力。我多年被评为省级劳模及单位的先進工作者。我觉的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就应该做好。

两年后,丈夫从戒毒所出来。半年后,又被强戒两年,这已经是第三次進戒毒所了。时间不长,丈夫的身体出现了病症,戒毒所让他所外就医,回到当地治病。在丈夫治病期间,我和母亲同修切磋,不能再让丈夫遭受这种痛苦了,我们应该救救他。

于是,我从新审视了丈夫:其实丈夫本性很善良,并且对大法有正确的认识。他知道我妈是修炼大法的,对妈妈很尊重。每次当地公安要抓捕大法弟子时,只要他知道,都会给妈妈打电话:“妈,这几天注意点,又紧了。”二零零九年,妈妈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丈夫与大姑姐天天去公安局找局长,要求释放妈妈。

其实丈夫吸毒,完全是受害者,是那些贩毒的人为了挣钱干的坏事,并死死抓住丈夫不放。丈夫每次从戒毒所回来,都决心要戒,但又被那些毒贩子抓住不放,使丈夫越陷越深。

大法无所不能,我和妈妈都是大法弟子,我们一定要救丈夫。这时,大姑姐也找到了我妈妈,她对我妈妈说:“只有大法能救我弟弟了。”求妈妈带我丈夫学大法,因为婆家人从大法弟子的言行中看到了大法的美好,都非常相信大法。这下,我们想到一块了,我们决定带丈夫学法。

丈夫很相信妈妈,也听妈妈的话,所以由妈妈跟丈夫谈了我们的想法。没想到,丈夫欣然同意学法。在带丈夫学法期间,干扰也很大。刚开始,是每天下午妈妈与丈夫去婆家听一讲师父的讲法录音。听第一讲时,丈夫很虔诚,盘腿坐在沙发上,听的很认真。可是第三天就说去给别人办事,没按时来以后就不再来了。说:“没时间。”

我们知道这是邪恶在干扰,不让丈夫得救。我们就改成在晚上来我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丈夫和妈妈三人一起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在这一个多小时中,丈夫一会儿迷糊,一会儿清醒,一会儿去卫生间,我们知道这是干扰,就发正念清除干扰。

妈妈每天来我家,都会买我丈夫喜欢吃的东西,在生活上也处处关心他。丈夫扎毒伤害了肝脏,看师父讲法期间有几天肚子胀的象个皮球,妈妈告诉他:“是好事,是师父在给你清理身体。”几天没有睡好觉的丈夫那一晚终于睡了一宿好觉。妈妈每晚来都给我丈夫做可口的饭菜,我丈夫对母亲发自内心的感激。

有时,丈夫毒瘾发作,偷偷的扎毒品,我们都知道。但是我们装作没看见,也不去指责他,就本着善心开导他。有时我也着急,觉的好象救不了他了,但母亲对我丈夫有信心。其实这就是信师信法,相信大法一定能救了我丈夫。

一次,母亲来我家学法。那天丈夫状态很不好,偷偷的拿了毒品去卫生间,把门反锁,一个多小时后才出来。出来后,又找我茬数落我,也不提学法的事。母亲只好回家了,可第二天母亲来了以后,丈夫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乐呵呵的和我们一起学法。

邪恶看干扰不了我们,又变换手法,操控恶警把母亲绑架到了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母亲回来的当天,我婆婆和大姑姐就去找母亲,求母亲继续和丈夫一起学法。就这样,我们不知听了多少遍师父的讲法。慢慢的,丈夫有了转变,身体逐渐硬实起来,扎毒次数也越来越少了。

师父讲:“那吸毒有人说没事,我吸吸没啥的。是,感觉还不错,再来一次?没事,再来一次?行了,控制不了了。为什么呢?那个物质吸進去之后就在你身体里形成一个薄薄的、淡淡的你,一次就能,因为它毒性大;等到第二次再吸,这个薄薄的、很淡淡的你就变的浓了一些;再吸它就越浓,越吸越浓,它就越强壮。它连你的整个身体的结构都有、思维都有,完全是一个毒品构成的魔性的你。当然了它可能不干别的,它就对毒一定要吸。没有了、不吸不行。为什么呢?因为它已经活了。活了之后呢?大家知道,你不吸呢,你的身体是新陈代谢的,它也会越来越淡、越来越淡,它就死了。”[2]

在我们母女修炼人的努力和帮助下,丈夫的毒瘾越来越小了。这其中也是反反复复,今天看丈夫的状态挺好,明天又迷糊了。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糊。但是我们不被假相带动,发正念清除干扰,并求师父救我丈夫。

在这过程中,我也从法中悟到了:帮丈夫摆脱毒品,回归正道的过程,也是我们提高心性的过程。我刚开始帮丈夫完全是出自于常人中的情,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到后来,转变成了慈悲,把丈夫当成众生,就是为了救这个生命。这个过程也修去了我的怨恨心,修出了慈悲心。

历经七个月的时间,丈夫基本上远离了毒品,成为了一个健康的人,体重增加了三、四十斤。整个人变了,连性格都变了,整天乐呵呵的,且精力充沛。在这次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期间,丈夫在单位发热门诊工作。由于工作认真负责,还得到了单位的褒奖。

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把我丈夫从死亡的边缘上救了回来,而且救了我们全家。婆婆以前因我丈夫扎毒气病了,经常住院。现在,婆婆身体非常好,并且每天乐得合不拢嘴。我大姑姐见人就说:“‘法轮大法好’,大法太神奇了,要没有大法,我们这个家早就散了,谢谢大法!谢谢大法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