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 正念挂横幅证实法

更新: 2021年03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

师尊第一次点化

一个月前,我知道是师父点化我,让我去打横幅,证实法。可是这事还没做,心里一想,就害怕,同时也不知道这横幅上哪去做,心里一片空白。

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农村卖水果、萝卜的人,手里拿个横幅,我站在原处,看到这个人手里拿着横幅,把我吓的够呛,都不敢上前问问,这个横幅上哪能做到?怎么做?用多少钱等,没敢问。回家就发正念,后半夜,发了半宿正念,才去了怕心。

又有一次,在发正念时,眼前看到有一个米色的饭碗。想起来了,师父说:“如来佛手里那个碗,这么一照,你看孙悟空那么大,一下子变成一小点。这个功能就能起到这么一个作用。不管灵体多大,不管灵体多小,一下子打到手里抓住,就变的很小。”[1]

想起《转法轮》师父讲的这段法后,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功能,也看不见,心想我也用这个碗吧,把人间反对大法的一切邪恶生命、邪恶因素、低能败物、虫子、细菌的东西全部聚在这个碗里。结果,师父让我看到了这个碗变的很大,象个大盆,扣过来了,上面还坐个人,压着这个盆里面的邪恶,不让它跑掉了。

师尊第二次点化

第二次,有一天晚上,发完六点正念时,看到横幅。这时,心中没有怕了,是因为一切邪恶都扣在碗里了。但有畏难心,都有要哭的心,脑子里仍是一片空白,不知道上哪去做横幅,找谁去做。天已经黑了,找谁也没有用了,常人都下班了。

想到这,心中感觉到苦恼。心中突然想起师父讲过一段法:“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2]

啊,知道自己是在过关。那就先炼动功,在炼功中,师父给我开了智慧,也知道怎么做了,解除了畏难的心理状态。

动功炼完了之后,又学了一讲法,心里更稳了。在师父的指导下,自己书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开始想找别人写,后来想到,找别人不如自己写,再后来,自己写下来了。

开始写在纸壳上,抠了一个字,觉的不好抠。后来,就又从新写在烟盒上,就这样,定下来了。字写得不怎么好,自己看,还算可以。

从一无所知的我,都有要哭的心,一直到把字写出来,这个过程都是师父给的智慧、都是师父在做。感谢师父!

学法小组同修共同努力

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书写完后,我求小组同修帮忙完成这项任务。同修二话没说,拿起钢板尺、刻刀就干起来了。

我用自己家的红布,和同修共同往布上拼字。他原来是个木匠,干起活来,认真、娴熟、细心,把我写的不好的地方,用钢板尺比划,又直又好,都更改过来了,一刀、一刀的把字刻好,刻下来了。

用不干胶固定好字,这才象个横幅,用喷漆喷不上字,怎么办?同修跟明白的人打听,用什么油能在布上写字。打听好后,商店下班了。

我知道在哪个商店文化圈能买到能用的油,可是这个商店的文化圈在哪个方向,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于是,想起一位年轻同修,晚上坐车来到她家,说明来意,让她帮忙找到这个地方。同修二话没说,第二天,年轻同修帮买了回来,还帮我把字涂上了,一切如愿。

在这里说谢谢同修,人人都贡献出一份力量、献计献策、献工具、供场地使用,在小组同修齐心努力下,共同完成了任务。

正念挂横幅

当天中午,在发十二点正念时,我刚双盘上腿后,心中想起一个地方,是要去的地方,是谁在点化?拿不准。心想是师父要的,我就要,不是师父要的,我不要。

慢慢我紧张的心舒展、平静下来了,啊是师父要的。下午学了一讲法,坐公交车去看看选好的地方,心中有数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操心了,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手而已,师父辛苦了!

做事也是修心、提高心性、去人心的过程。当天晚上发完六点正念后,我坐公交车,来到年轻同修家,告诉她地点已选好了,今晚就去挂条幅。年轻同修正在发正念,让我也坐下来发正念,我们共同发正念。

她说,我学法晚,法没学好,配不上去做证实大法的事,她们(指另外空间)跟我说这话。我说,你配做这事,我来找你去做了,法理是清楚的。她说,过后怎么办?家里一堆书,明天小弟子还要学法。我说,没有“过后”,过后是彩虹,是师父点化的。

她信心十足,吃了晚饭,安顿好家里的事后,让她女儿放心睡觉,母亲要去做证实大法的事,她家里人都支持。

可不象我家里人,我回家找布时,女儿问我:找布干什么?我说实话,要打横幅,吓得全家人都知道了,不让我出门。要过年了,图吉利。我说,没事,这事必须要做,做成功了,一顺百顺了。我丈夫说,不管了,让她走吧。一正压百邪,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呢?常人也在怕。

当我们来到同修家。同修帮他同事進货去了,不在家,走时给了我们他家门的钥匙。我们就借用他家的场地发正念,把一切不好的不符合大法的心全部去掉,把争斗心、妒嫉心、情、显示、色心、瞧不起人的心、为名为利的心、依赖、怨恨等东西全部去掉,返上来一个,去掉一个。长时间的发正念,去人心,直到不返上人心为止。

后来,再一次发正念,就是全球这个时间的正念。在我这个层次,看到一个个小包包,特别多,密密麻麻数不清,发了二十分钟后,才停止。看到一个人往前走,我们知道是师父点化,可以走了。

我们打车,来到了现场,请师父加持正念,用隐身法,让摄像头不好使,照不到,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俩配合默契、迅速的完成任务。

又打车回到家中,时钟指一点,又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去怕心,去怕摄像头的心。

事后,师父点化我产生了欢喜心,我欢喜什么,主要是看到,年轻同修在做证实大法的事时,人心去的多,心放的下,心性提高的快,配合的好,進步最大,我为她高兴,可是有欢喜心也不行啊。师父点化我要去掉这个欢喜心了。

横幅打出去了已近半个月,震慑了这一地区的邪恶因素,师父要正法除恶,救众生。我们只有修好自己,多救人,才能报答恩师。

这是自己所在层次做事的经过,写出来,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