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为什么看不清了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2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九日】不知从去年什么时候起,感觉眼睛视物模糊。起初,我并没有太在意,只是极力排斥头脑中时常冒出来的一些有病的念头。过一段时间后,眼睛又出现了干涩的症状,心想可能是上动态网时间太长用眼过度造成的,于是缩短上网时间,只看新闻标题,不看内容。可是,眼睛并没有好转,最严重时连看书学法都感到困难,这引起了我的警觉。

眼睛为什么看不清了?是不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是否被自己的执著心挡住了双眼?经过剜心透骨的向内找,我找到了许许多多的执著心,比如对时间执著的心、怕被迫害的心、安逸心、争斗心、执著自我的心、怨恨心、执著功能、色欲心、做事心、急躁心、依赖心等等,以及隐藏在这些人心、执著背后的因素。虽然,这次魔难持续时间较长,期间也出现了几次心性上的魔炼,但在师父的加持下,随着不断的向内找、归正自己,我的眼睛逐渐恢复了正常。

下面,我把这次向内找的过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个人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求安逸招来的魔难

我是个安逸心很重的人。这个安逸心就象是块顽石,横在自己修炼的路上,使我无法提高,无法升华。都说精進从晨炼开始,对于修炼有素的大法弟子来说,晨炼不是难事,而我却因为求安逸,常常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至今都没能有效突破。

一天,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中:“整体提高,整体升华”[1]。我悟到,不能只要求自己身体呈现出超常人的表现,思想中也要有超出常人的境界。例如,常人受生老病死的制约,每天睡眠不能少于六个小时,否则这个物质身体会受不了;而修炼人是出三界的生命,不受常人空间的时间场的制约,所以只需三、四个小时就足够了。

安逸心实质是常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向往,而修炼人讲“吃苦中之苦”[2],两者相差甚远。我发现,与安逸心紧密相连的一颗心,是怕吃苦的心。因为想舒服,就不愿多吃苦;因为怕吃苦,所以就会不自觉的对抗吃苦。就在眼睛看不清的这段日子里,为了能增加眼睛的舒适度,我把书桌上的台灯换了又换,什么白炽灯、日光灯、黄光灯,摆弄了很久。

“吃苦当成乐”[3]。可是,在我的潜意识中,却是少吃苦,甚至不吃苦,而且这种观念已经形成了自然而然的状态,严重干扰着我的修炼。近几年来,我在看同修有关病业的交流文章时,脑海中偶尔会闪出一念:病业总比被抓好。由于自己没能认清并彻底否定这不正的一念,无意间陷入了旧势力的安排。

师父讲:“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4]

明白法理后,我立刻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5]修炼人消业是为了提高,任何形式的迫害我都不要,一切干扰我修炼的邪恶生命与因素立即解体、灭尽。

二、越是向外看越是看不清

有一个阶段,我与协调同修A总是发生争执。表面原因是他不注意安全,自以为是的在电脑系统中加一些其它软件。为此,我时时盯着他,生怕他乱来。但越是这样,他越是我行我素。虽然每次争执后,我都会向内找,决心要修去争斗心。可是一见面,俩个人又吵的天翻地覆,我感到苦恼。直到有一天,恍然间悟到,争斗心的背后,其实是一颗证实自我的心,因为争来争去无非是证明自己对、别人错。我收回眼光,不再盯着A的不足,我们之间的争执也画上了句号。

后来,我与A做了一次坦诚的交流。交流中,A指出我对他不信任。我问A,你知道我为什么不信任你吗?A无言以对。我告诉他:几年前,因为自己学人不学法,曾在他的“帮助”下,摔过跟头。从那时起,我就对他产生了不信任。正是这种不信任,促使我眼睛总是盯着对方,从而干扰了彼此之间的配合。

就在我与A频繁发生争执的那段时间里,感觉眼睛蒙蒙的,有点花,其实就是师父点化我不能向外看了。可是,我根本就没有悟到是自己修炼出了问题,还以为是眼镜的问题。因为一般树脂镜片的寿命只有两、三年,而我的眼镜已经用了六年。师父看我不悟,又借母亲的嘴来点化我。有段时间,每次搞完家里卫生后,母亲总是说:你咋弄的,地上到处是垃圾。这时就是告诉我眼睛看不清了,得向内找了,可我并没有往心里去,一笑了之。

就这样,眼睛从开始有点花,发展到后来看东西越来越模糊,视力明显下降,最后还出现了眼睛干涩的症状。

三、怨恨心遮住了自己的双眼

由于自己从小就不受父母待见,再加上党文化的污染,修炼前我就是个大气包。修炼后,随着不断炼功,怨恨心越来越小,但根还在。有时感觉好象是修掉了,可是稍不留神它又冒出来了,反反复复,让我苦不堪言。

几个月前,同修B拿来几张写满手机号码的纸,让我帮她做上传。由于书写不工整,有些字迹不清。有些号码不是多一位,就是少一位。还有些是重号,所以每次得花很长时间才能完成。B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让我上传一次。直到后来,因我急需做些其它事,就不再帮她上传了。

在最后一次帮B做上传时,我感觉眼睛有点不适。做着做着,急躁心就起来了,一股怨气涌上心头:B的依赖心咋这么重呢?同修是镜子,此时我本应该对照自己,向内修,及时去掉急躁心,而我眼睛里只看别人(的问题)。正是这股怨气,遮住了自己的双眼。

正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去年年底的一天,我去妹妹家教她上网,不知怎么的,我们扯到了房子。

父母有三处房产,两套比较大的房子分别给了弟弟和妹妹,自己住在不足四十平米的单室间,他们说等百年之后单室间给我。一次,父亲病危,叔叔从外地赶来看望他。午餐时,叔叔当着众亲友的面对我们姐弟仨说,你们父母年事已高,得有人去照顾他们。当时我们谁也没有说话。这时,叔叔就对我:某某,还是你来照顾他们吧。说实话,我真的不适合照顾父母。不仅我家房子小(两室),而且我从小与他们就象是来自两个世界的人,无法沟通。可是考虑到自己是修炼人,得处处为别人着想,也就勉强同意了。

我与父母商量,把那个单室间卖掉,我给添些钱在我家附近买个两室房,这样既方便照顾他们,也方便将来请住家保姆,父母同意了。可是房子卖掉后,他们又不想重新买房了,趁着我家孩子出国留学之际,直接住進了我孩子的房间。孩子回国后,在外地工作,我就把卖房款存在了母亲名下。

妹妹说,我不该把父母的房子卖掉,因为她想要,只是她没钱给我。我一听就火了,这分明是抢啊!妹妹还说,也不知道父母给了你多少好处。我告诉她,老俩口退休金加在一起每月不足七千元,况且你也知道母亲每天要吃几十元的保健品。妹妹嘲讽的对我说,你什么都不图,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人呢?我不再与她解释,强忍着眼泪,离开了妹妹家。

回家后,我委屈极了:怎么这么不讲理呀?你自己不来照顾父母,还无事生非,这种受气的日子,啥时才是个头啊?父亲在世时,妹妹就挑动他处处为难我;父亲离世后,她自己又来与我胡搅蛮缠。

一天学法时,师父的法映入我的眼帘:“那不是出于慈悲心,他那个名利心根本就没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来。”[1]我一下释然了:当时自己勉强同意照顾父母,是因为要做个“好人”;之所以要把父母的房子卖掉,就是担心日后会有麻烦。难怪自己总觉的委屈、愤愤不平,原来是我没有慈悲心。

感谢师父,帮弟子拔掉了这个怨恨的根!

四、执著功能的教训

我从小天目就是开的,能看到过世的亲人,还能与它们沟通。刚开始修炼时,由于天目时常看到一些害怕的景象,就求师父把我的天目给关了。后来天目又开了,但我很少去用。除了天目,还有一种感应。我偶尔能知道一些将要发生的事和已经过去的事(当时我并不在场)。这种感应,是在无意当中,自然就知道了。

有一次,我把自己的感应告诉了同修C,让他注意安全。起初他并不相信,一年后事情真的发生了。C脱险后,我把再次感应到的情况告诉了他,他对此深信不疑。但这次,我是有意去感应的。

不久,我就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有两个场景。第一个场景:我帮朋友卖羊绒衫。我对前来购买的人说,你看这羊绒衫不仅式样漂亮,而且价格便宜,买别人一件的钱,在这里可以买两件,但我没有向她说明羊绒的含量。那人拿起羊绒衫看了看,挺高兴的买了两件。随后又出现了另一个场景:台上有两人在推销一件衬衣。我坐在台下,心想,看上去还不错。这时,那两人来到我面前说:阿姨这衣服你买了吧。我说不要,随手翻开衣服,发现里面是坏的。

醒来后,就想,这是什么意思呢?第一个场景,我没有向那人说明羊绒的含量,她看到的只是表象;第二个场景,衬衣外表漂亮,里面却是坏的,说明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我明白了,是师父点化我:受层次所限,自己看到的不是真相。

师父说:“你用天目去看,不动念静静的看是真实的,只要稍一动念,看到的都是假的,这就是自心生魔,也叫随心而化。”[1]我有意去感应,那不就是动念了吗?动念了,那么看到的不就是假的吗?如果C对我的话深信不疑,那就干扰了师父给他安排的修炼之路。我深感痛悔,无意中干了一件大坏事,还以为是在帮同修呢。我立即给C发了一封信,告诉他不要把我的话当真,一定要以法为师。

我认识到,执著功能也是造成眼睛看不清的其中一个原因。从此,我不再把自己感应到的东西告诉同修,因为每个人的路不同。

五、对时间执著带来的麻烦

近两年来,我不断的做着一个相同的梦:自己快要退休了,每当领导给安排工作,我就会说,快退休了,让别人去干吧。这种梦,前前后后做了七、八次,只是每次离退休的时间不等,有时是半年、几个月,有时是半个多月、几天,最短的只有一天。

我一直以为,这是师父点化弟子要抓紧时间、要精進。就在写此文时,我又做了相同的梦。醒来后,突然间悟到,是自己有一颗对时间执著的心。因为临近退休了,就什么都不想干了,坐等那一天的到来。

回顾这两年来的修炼历程,我发现自己执著时间的心非常重。尤其是在武汉肺炎发生后,我每天都会关注动态网新闻,表面上是收集讲真相的素材,实质是寻找结束迫害的时间点。特别是随着美国大选的临近,我的心完全被带动了。泡网、追新闻,什么这个预言,那个预言,一看就是两个多小时,有时还请同修把这些东西打印出来,送给熟人看。就在眼睛感觉不适时,我也没有停止上网,只是减少了浏览网页的时间。

向内找:为什么自己执著时间的心会如此强烈呢?这其中是不是还隐藏着一颗怕被迫害的心?自己曾几次遭邪恶迫害,每一次都是在师父的保护下,凭着对法的坚信才走过来的。正是这个怕被迫害的心,才是执著时间、求结束背后的根本原因。

师父明示:“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6]了悟真理后,我问自己:如果不能够证实法,不能够完成自己的使命,这个肉身还要它干啥?身体一震,瞬间泪流满面。

一天,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弟子从法理上明白“修炼了什么事情都是好事”[7],可就是高兴不起来。这时,耳畔响起一个声音:“都要买单”[8]。我一愣,眼泪夺眶而出:要结账了,要回家了,心中升起无限的喜悦。随后,我看到了非常殊胜的一幕:脚下有一条通天的大道,师父在一旁看护着弟子,引领着弟子,勇往直前。这种看,不是用眼睛,也不是用天目,而是那种境界中的真实存在。就象空气你看不见,但人人都知道它的存在。

造成眼睛看不清的原因,除了有人心与执著外,还有一个就是不注重发正念,滋养了邪魔。发正念,我一直做的不好,因为静不下来,所以就不太重视。每天四个整点,特别是早上六点发正念,几乎都是处于迷糊状态。

几个月前的一天,我在发正念时,天目看到一个象黑猩猩一样的庞然大物,睁着两只血红的眼睛盯着我。我吓了一跳,随即打出一念:灭,那个怪物就消失了。不一会儿,又出现一个小狐狸头,萌萌的看着我,我略有迟疑,发出一念“灭”后,就什么都没有了。这个小狐狸头,此前发正念时就出现过。

眼睛看不清后,我知道这与自己不重视发正念有关,因为自身空间场中不好的东西太多。我决定加大发正念的力度,每天除了正常时间发正念外,再增加半个小时专门清理自己空间场中的败物。一天发早上六点正念,心想可不要迷糊了,可是不到一分钟,就感觉自己倒掌了。从新立掌,又倒掌了。睁开眼睛,突然看到自己身体左侧,有一个长长的桔黄色的东西一闪不见了。我一下明白了,就是那个眼睛萌萌的小狐狸使我迷糊,迅速打出一念:清除一切干扰我发正念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

坚持一段时间发正念后,眼睛有了明显好转。虽然这次过关时间较长,我却有一种离家近的感觉。正如师父所讲:“正因为修了大法,这些魔难提前来了虽然受到的压力很大,对心性的考验很难过,有时过的关也会很大,可是毕竟这些魔难都要过去,都要结账,都要买单。”[8]

感恩师父指引弟子走出魔难。弟子叩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一、功法特点 〉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