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凌源市原城关派出所所长李文杰遭恶报丧命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凌源市城关派出所原所长李文杰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四日死于脑梗塞,终年56岁。

李文杰,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出生。一九九九年三月至二零零二年九月,任凌源市刘杖子派出所所长;二零零二年九月至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任凌源市四合当派出所所长;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任凌源市城关派出所所长,二零一八年三月因病调离工作。在调离工作之前,他已经做过心脏支架手术,并患有脑梗塞。

李文杰任凌源市城关派出所所长期间,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部份具体案例如下: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下午四点,城关镇派出所李文杰闯入十五里铺法轮功学员张福林家抄家、绑架,同日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雨林,两人被非法拘留。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城关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申立君、陈力,并非法拘留。陈力后来被转入凌源市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六年九月某日,城关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孙桂英,非法关押在朝阳女子拘留所。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早上,城关派出所多个警察,跳墙闯入一名法轮功学员家,遭法轮功学员抵制,绑架未遂。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城关镇派出所王玉文、杨德东、吕志远等数个警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李文家中,见李文不在家,警察暴力殴打李文的儿子(李洪涛)并绑架非法关押在凌源市拘留所。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下午一点多,城关派出所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李文。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下午,城关镇法轮功学员张振祥在下班途中,遭到凌源国保大队和城关派出所警察绑架。在凌源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张振祥遭到多次“上大挂”(或称“挂板”)酷刑迫害。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七日,张振祥被凌源市法院非法开庭,后被冤判一年半。

此前,李文杰任凌源市四合当派出所所长期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如下: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七日,四合当镇法轮功学员齐志天与妻子韩凤芝在地里干活,凌源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四合当镇派出所恶警蜂拥而来,把齐志天绑架到四合当派出所非法审讯,后劫持到凌源市拘留所,非法拘留17天后,又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到朝阳市劳教所(笔者注:因凌源市是县级市,隶属于辽宁省朝阳市管辖,凌源市男性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后,多劫持到朝阳市劳教所迫害)。四合当派出所又先后四次到齐志天家中骚扰,使齐志天的妻子、两个孩子、父母兄弟受到很大伤害。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传出消息,齐志天和另外九名朝阳市法轮功学员,被朝阳市劳教所转到葫芦岛市劳教所迫害。葫芦岛劳教所对转来的朝阳学员实施电击酷刑,强制转化。

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早七点多钟,四合当派出所指导员范振山、副所长国立军、伙同三家子乡派出所指导员陈国军共七人,到范振国、刘志臣家中企图绑架二人,没有得逞。范振国、刘志臣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四合当派出所和三家子派出所到范振国、刘志臣二人家中绑架,范振国再次走脱,刘志臣被绑架,并被非法拘留。

公安警察本应该是维护正义和公道的,而在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他们无视法律,在610的背后唆使下昧着良心,践踏法律,执法犯法,扮演着可悲、可耻的角色,如还不悬崖勒马,当正义回归、报应来时,等待他们的也将是可悲、可耻的下场。

也许有人会说:“人吃五谷杂粮,哪能不得病?生老病死本是人间常事,李文杰是正常病故。”然而,从古至今,上至皇帝,下至平民,诽谤佛法,迫害正法修行人,一定会遭到恶报。北周武帝宇文邕扬言不怕下地狱,毁佛道两教经书、塑像,夺取寺庙作为宅第,强迫僧尼还俗。宇文邕34岁暴病身亡,子孙继位后,大权旁落于杨坚之手。杨坚废北周,建隋朝。不到两年,宇文皇族子孙四十三个家族被灭绝,其余宗室几乎被诛杀殆尽,宇文邕遭到身死、国亡、族灭的恶报。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朝阳市朝阳县柳城镇派出所所长潘石在“创先争优先进事迹”报告会上,表白自己曾经逼迫二十四个法轮功学员签放弃修炼的保证,并公开宣称:我不怕,就转化(法轮功学员),共产党我跟定了!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潘石在大连出差,突发脑干出血暴死,丢下年迈的老母亲、没有工作的妻子和正在读书的孩子。

人间报应不算完,无间地狱永偿还。迫害法轮功的人,真正的结局是极其惨烈的,中共邪党给人灌输无神论,无非是想让人抛弃中华民族承传了几千年的善恶有报的天理,毫无心理负担的跟着它作恶而已。李文杰是被中共邪党欺骗和利用的工具,他是真正的受害者。

劝告目前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警察:停止迫害,退出邪党,将功赎罪,在职权范围内保护、善待法轮功学员,搜集迫害信息和证据,翻墙向明慧网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举报,这才是一条光明的自救之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31/辽宁凌源市原城关派出所所长李文杰遭恶报丧命-422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