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动中记住师父的要求 加强正念

更新: 2021年04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四日】我是二零一二年得法的,今年53岁,初中文化。二零一五年诉江被绑架,深深体会到师父看护的特别紧,只要按要求做,一步一步看护的可紧了,当天就闯出来了。

看了前天的交流文章,说是还有八年正法结束,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像泄了气的皮球。去年端午节后,某女主播根据天象预测邪党在三年之内倒台,那时我心里就不高兴,想:“你是在海外,当然认为什么时候结束都行。”如今来了一个预测八年后结束的,真有点受不了——既然知道这两年结束不了,就告诉大家不要执着这两年结束就行了,我可以渐悟渐行的跟着正法形势走;现在这具体的来了个八年后结束,我可是要崩溃了,当然我也明白,同修天目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要以法为师。不管怎样,我还得从新调整自己,给自己增加正念。

从二零一九年底,我就是一个人独修。那时同修一波一波的被绑架、冤判,有的被跟踪骚扰;和我走得近的同修就有五个不出来了,在家等着结束;还有几个不熟悉的同修也不出来了。那时我可伤心了,就剩我自己了。那时就想每天出去劝退一人就赶紧回家,一点一点突破自己到现在能正常面对面讲真相了。

以前退党网站每天发表的三退人数是十万左右,而现在每天的退党人数,海外同修都能看出来,走出来的人越来越少了,得给我们加强正念,好稳稳当当的跟着正法形势走,我主要就是靠天天上明慧网支撑着我、指引着我往前走的。

我身边不出来的同修都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背法都背了好几遍了,我最近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出来了,因为负面思维多,怕这个,怕那个,前怕狼后怕虎。我想的是师父让面对面的快讲,师父让做的就是我们应该做的,师父也告诉了有许多正神看护着我们,旧势力不敢反对。我每天就是想着这些,所以才能走出去。但是我没有能力把同修叫回来,我把我的体验告诉他们,不起作用。我说现在没有那么邪恶了,同修马上带着情绪反驳我说:你胡说!我就无语了。

美国大选的时候开始跟着形势起伏,看了相关的交流文章后就心不动了,结果出来心也不动,就想自己该干啥干啥,把三件事做好就行。但是,就是因为看了那篇预测的交流文章(主要也是因为自己现有层次),我现在心里波动了,两天没出去讲真相了。写此文章的目地是让明慧同修了解我的状态,更好的帮助我往前走,我很想跟着师父走到最后,我也怕自己不能很好的坚持八年。

去年“清零”行动找我的时候,我只能做到不了了之,做不到把片警讲明白了、让他三退这种高境界。片警说是“X教”时,我马上就生气了,和他理论。由于我有讲真相的基础,我能讲明白为什么不是“X教”,讲的他哑口无言,我没有慈悲心、有争斗心,没能救了他。到目前我也没修出慈悲心。就象同修说的现在结束,我也没有达到圆满的境界。文章中同修说明年师父给真修的弟子向高标准推动,以后年年给推动,救人力度会更大,真是这样,那太好了。

由于我学法基础浅,讲真相时遇到有的人坚信邪党宣传的抗疫成功,我讲真相就有难度了。必须加强学法,炼功到位,多发正念,才能改善。如今我们这里一直没有疫情,今天小区又解封了,人们认为它管控的好。我得再提高,还得改变讲真相的内容,这段时间一直拿疫情当开场白,以后得改开场白。

我讲真相时会谈到为什么三退和大法被迫害的真相,都讲清楚明白,让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讲清为什么念九字真言能转危为安。我讲的多,我知道按师父的要求做,才最安全。有的同修只讲三退,说是把人先抢下来,事实证明,这样容易遇到危险,容易被举报。

我得法晚,学法不扎实,容易波动。请慈悲指正。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个人当前的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