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丹东市74岁高玉兰被剥夺自由逾12年

更新: 2021年03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高玉兰在中共恶党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大法的二十多年中,五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判刑,被剥夺自由共计十二年九个月。高玉兰的家人也承受着中共恶党的迫害和压力。

下面是高玉兰自述被迫害经历:

我叫高玉兰,女,今年74岁。一九九七年五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当时天就象塌了一样。我想应该走出去,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为此,我多次被绑架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我和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原来的炼功地点集体炼功,我们都被福春派出所警察绑架。大部份人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迫害一个月。

大约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再次到锦江山炼功点公开炼功,被在此蹲坑的警察绑架到丹东兴东派出所。我刚迈进派出所的门槛,就被警察曲家仁用报刊卷成的纸筒抽打我的脸,然后把我非法关进铁笼子里。

我家的户口簿在兴东派出所,而我家住在福春地。他们通知福春派出所的警察,将我非法关押进看守所一个月。在看守所里,警察王春梅上来就打我,说我影响了她的“五好房间”。在此房间的管事犯人夏克丽(音),伙同其他犯人也上来拳打脚踢。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后,我被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和一个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证实法。我俩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警察发现,追问我俩来北京干什么的,我们就告诉警察是来为法轮功的迫害而上访的。警察就把我俩非法带进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关押在一个铁笼子里。

那里非法关押了各地来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当时我们都被问叫什么名字、家住什么地区。报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就被送到各自驻京办事处;也有很多不报姓名、地址的法轮功学员,不知道这些法轮功学员后来被送到哪去了。

我俩都报了姓名和地址,就被警察带走,送到丹东驻北京办事处宾馆大楼里。后我被劫回本地的福春派出所。福春派出所当时的所长打了我一顿。后来我被绑架进看守所。

在看守所的第二天,当时的谢所长叫我们到外面报名,并告诉我们:“要说我是罪犯某某。”我认为自己没有违法,就没有按照所长的要求报名,被谢所长扇嘴巴子。我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才放回家。

回家后,我做真相资料,也发放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十月,被丹东一处的警察再次绑架,我被非法关押到丹东九江街小区一楼筒房里(警察租来的)。在那里,我被铐在窗楞上五天五夜,不让睡觉,我被折磨的糊里糊涂的。这次我又被非法判刑五年。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在看守所,我身体被伤害的很严重,有一天我突然不能吃、不能喝,每天多次去厕所拉肚子,持续了大约三个月的时间,并且满身又被染上了疥疮,身体承受到了极限,身体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警察往监狱送了我四次,都被拒收。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两年多。

二零零二年十月,我被非法异地关押进沈阳女子监狱当时的三监区(现在的一监区)。就在当天,警察果海燕科长用电棍电我大约半个多小时。姓李的警察用刊物卷成的纸筒抽打我的脸。安排两个包夹看着我,其他的犯人也在盯着我,我和谁说话了,说了什么,都得向警察报告。警察还用邪悟的人对我进行“转化”,动摇我对大法的正信,让我的心时时刻刻都在紧张中度过。

酷刑演示:纸棍抽打
酷刑演示:纸棍抽打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我在工作单位上班时,被突然闯进来的三个警察拖上警车,直接拉到我家,开始非法抄家,把我家里的刻录机、打印机、DVD机等私人物品抢走,我再次被绑架关押进临江派出所。傍晚,就被警察送到丹东看守所。我再次被非法判刑七年半。

二零一二年一月,我被非法关押进辽宁女子监狱集训矫治监区。警察刘宇指使犯人郭淑梅和刘伟在没有监控的地方对我拳打脚踢;长时间站定位;晚上不让睡觉。

一个月后,把我送到了一监区六小队。由于我身体被迫害的很严重,精神几乎崩溃。二零一六年九月,我被送到监狱医院。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五日,我从监狱医院回到家中。

善恶有报是天理,那些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恶人周永康、徐才厚、李东生、薄熙来等人都遭到了应有的报应。希望还在跟随中共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快快收手,不要做中共的陪葬。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