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什邡市耄耋夫妇被反复骚扰、跟踪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龚学良,84岁、王忠琼,81岁,都修炼法轮功。二零二一年清明节前,有善良的普通民众辗转告知外出的龚学良、王忠琼夫妇:“你们被邪恶人员跟踪了,请注意安全。”

一些百姓说,他们与龚学良夫妇在街上偶遇,寒暄了几句分手后,被不法人员上前拦住,无理要求他们回答:“刚才龚学良夫妇给你们说了什么?拿过什么东西?什么资料?”回答说:“没有。”中共人员马上威胁说:“必须老实说,必须拿出东西、拿出资料出来。否则,关到监狱里面去说。”有人被恐吓后,被迫交出以前别的法轮功学员给的真相护身符,才摆脱了中共人员的纠缠。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日上午十点过,龚学良、王忠琼两位老人外出回家,在蓥峰北路市政府门前与城西派出所红星街片警王珍德相遇。王珍德说:“我现在不管你们了,我到那边去了,以后有人来找你们。”

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五日大年初四上午,手臂戴着红袖套“志愿者”标志的什邡市利民路社区工作人员王永芳,伙同另外二男二女,其中一个女的是什邡市市政府利民路家属院的门卫余某,此五人都戴着相同的红袖套,守在小区门口内侧。

大概上午十点四十分,龚学良、王忠琼夫妇刚走进小区大门,王永芳急忙关上小区新安装不久的大铁栅门,这五个有“志愿者”标志的人,把龚学良、王忠琼老俩口围起来。同时,伙同王永芳一起来的付姓的女“志愿者”拿着手机,对着龚学良、王忠琼照相、录像。

王忠琼制止她,准备拿下她的手机时,该女“志愿者”急忙跑掉了。龚学良、王忠琼老俩口正告“志愿者”们的行为是违法的,保留采取法律手段制止他们的权利。从这以后,龚学良夫妇只要一出小区的门,就有人尾随其后,非法跟踪监视。

二零二一年二月十日,是黄历腊月二十九过大年,王永芳在前几次敲门骚扰后,再次来龚学良夫妇小区门口,从上午九点等到十一点,看到龚学良、王忠琼夫妇从外面回来了才离开,进行非法监视。门卫余某说王永芳是查新来住户的户口,其实根本就没有新来的住户。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王永芳与一个姓黎的男子上门,谎说核实户口。问:“法轮功学员龚星灿是不是你家的女儿?”王忠琼说:“是。”王忠琼的女儿龚星灿,是四川省德阳市邮电局职工、经济师。因坚定修炼法轮功,在多次被非法拘禁、两次被非法劳教、三次被劫持在洗脑班、五次被非法关押中,被迫害致伤残。

二零一五年五月底,龚星灿实名诉江后,六月五日,德阳市“610”指使多个警察开了几辆车到邮政局实施绑架,龚星灿走脱。从此,龚星灿被迫流离失所至今,已近六年。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什邡市城西派出所红星街片警王珍德(18280551958)敲龚学良的家门,说:“我们来看看你们。”王忠琼开门后,看到与王珍德同去的陈姓女警察用手机照像,就制止他们,没配合。来人就离开了。

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是中国传统的“敬老节”(重阳节)的前一天,因为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龚学良、王忠琼被什邡市城西派出所三个警察在城西市场绑架。劫持到城西派出所后,警察叫两位老人承认自己在发真相资料,同时问真相资料从何而来等更多的信息,两位老人没有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在他们编造迫害手续时,两位老人正念走脱回家。

下午两点过,多个警察赶到家门口敲门,要求进屋,并说带了搜查证,要进行搜查。二位老人善意的说:“为了你们好,不让你们参与迫害,我们不配合你们,不开门。”有个警察扬言:“不开门就找开锁匠来,”恐吓二位老人。最后隔着门给二位老人念了所谓的行政拘留通知书(二人各五日,免于执行),将通知书放于门边离去。

多年来,龚学良、王忠琼两位老人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同时给众生讲真相,使得很多民众明白了邪党迫害法轮大法的真相。他们的善举对民族、国家、社会都是有益无害的,却被邪党人员反复的绑架、劫持、上门骚扰。

我们善意的劝诫警察、社区人员及所有参与迫害者:不要被眼前的蝇头小利障了眼,干出有违天理的事来,损人而不利己,贻害子孙。

在中国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者太多了,周永康、李东生、薄熙来、张越、王立军、徐才厚等等。什邡市遭恶报者也很多:什邡市副书记韦先敬,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三日晚,在中江县境内,因汽车冲下山崖丧命;什邡市检察院前副检察长刘忠伟,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被起诉;马祥云,原什邡市云西镇派出所的一个警察,因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四月底,将小车开到了大车下面,身受重伤,惨不忍睹,抢救无效死亡。恶报太多了,仅举几例,警醒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同时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善待身边的法轮功学员,不要与邪恶为伍,更不要助纣为虐,为自己选择一个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