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的一点认识

更新: 2021年04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一日】我这里是一个县的范围,很多同修都认识到明慧网每年两次征稿(一次大法日征稿,一次大陆法会)的重要性。每次都是多位有能力的同修主动收集、代笔、打字整理、发送,形成了一个有序的整体,因此大部份同修都能参与投稿。每年都有多篇在明慧网平时发表,也有在特刊上发表的。

关于写稿,我有如下粗浅认识:

1、写稿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师父在早期讲法中说:“你修炼的历史将是树立你未来威德的一部伟大庄严的法。”[1]后来明慧征稿通知来后,我就感到非常震撼,很想写但认为自己修得差,不知怎么写好,但还是努力写,大约在第三届还是第四届法会有一篇在明慧网发表了。随着修炼不断的提高,越来越认识到投稿的重要性,我曾与一位同修交流说,写稿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每个大法弟子都可写几部书,不是写一次就完事了,更不是有写和没有写的问题。这位同修很认同,在每次征稿中,他鼓励几个学法组同修人人都参与,一个也没落下,投出的稿件每年都有几篇在明慧网发表。

2、写稿能促人精進
我本人去年下半年参加大陆法会投稿后,第二天就从新拾起一个中断了两年的项目,并且很快進入精進的状态,去掉了很多人心,在项目中感到非常愉悦,同时也扩大了自己的容量,大大增加了承受力。我学法组有一个同修只有小学文化,但心很纯净,每年两次都能在接到通知后很快写出千字以上的稿件,并交给发稿的同修整理。不会的字用同音字或拼音代替。他的稿件我记得清楚的有三篇在平时发表。很神奇的就是他每次投稿后都会突破松懈状态,精進的做好三件事。

3、接到通知后要立即写
记得自己这几年接到通知后,就忙于组稿,催促同修们赶快写,自己却不急不慢的放在后面或最后写。今年征稿中,有一个阴雨天,我骑车跑了一大圈,竟然一个同修也没碰到,不免有点沮丧,就想:今天空手而归是自己哪里没做好呢?我忽然悟到,这不是师父点化让我赶快写吗?不要再拖延了。同时,我还查到自己有一颗骄傲的心,认为自己写稿不难,就拖拖拉拉不在第一时间抓紧写,这也是反映自己平时修炼松懈,白白浪费了很多时间。

晚上我就坐在电脑前开始写,写的是近期项目中的心得,心想:这与大法日征稿也没有关系呀,可又想不起应该写什么。到了第二天就大为不同了,自然想起很多好写的,思路一打开,发现要写的东西太多了,一篇根本就包容不下,就提炼出几个故事发给了明慧。自己投稿后再去组稿时,就很顺利了。

4、写稿是提高心性的过程
当我到同修家征求写稿时,发现有的同修唉声叹气,说这次没有写的,这段时间与家人或谁谁闹矛盾,心里老是过不去,心性没提高上来。我就静静听同修讲,然后跟同修交流,对同修的事谈自己在法理上的认识,与同修一起梳理,同修悟到后感到很高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就提醒说:你刚才的故事很精彩哦,同修真就以这件事为主题写了投稿,有几篇明慧网也在平时发表了。

5、踊跃投稿的环境很好
前年我组几个老年同修开始不重视写,说不会写,没什么写的。那意思是,认为不写也无所谓。当看到陆续有同修从外地,甚至千里之外,专程赶回来到学法组参与投稿时,急得大声说:人家都写了,我们不会写怎么办呢?!你快帮我们写啊,我们也要向师父交答卷啊!我就让她们自己讲述然后我帮着认真整理,整理好后再念给他们听,反复核对后再发往明慧,并告诉同修已发送了。老年同修们为自己也能参与投稿感到很高兴。

6、写稿促整体提高
我地注意照顾责任范围内的每一个同修,争取每一个乡镇,每一个角落及独修的同修都不落下。同修们从收集稿件到整理投稿,有的还要帮助代笔,还要与当事同修核对一次或几次,是非常辛苦的,但是收获也在其中,从中看到同修们明显变化很大。

有一个八十多岁的乡村老年男同修一直独修,二零一八年下半年参与投稿后,就开始背法,现在已经背了几遍了,平时也找机会给世人讲真相,身体状况较前些年还要好。他的儿子、儿媳长年在外打工,老年同修一人照管几大间楼房,种两亩田的麦子大豆,还照看几亩地的果园,庭院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菜园里蔬菜长势喜人。村民们看到老年同修炼功身体硬朗都很羡慕也很佩服,村里也不去骚扰他。

7、收集征稿中清除党文化
这次征稿中有几个同修说自己这段时间如何如何经历魔难。我就提醒说:是不是家里没清理干净,有邪党文化的东西啊?我就谈自己的亲身体会,邪党物品不清理干扰会很大。有几个同修还真的屋里有邪党物品,这次彻底销毁了。

8、组稿者不要用人的观念衡量同修
我地有一个学法组,表面看来讲真相不是很精進,每每征稿来时,部份同修就认为这个组的同修哪有什么写的呀?当我去向他们征稿时,当面交流中发现他们的故事同样动人,该学法组每年也有一到几篇在平时发表。

在此郑重建议还没写的同修赶快写。我们写的稿子无论发表与否,师父的法身在看,自己对应的天国里无量众生都在看。做好我们该做的,让师父欣慰,让众生得救。

现有层次一点粗浅认识,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个人当前的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