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枉判五年多 张淑芝、侯晓艳母女冤狱中仍修心向善

更新: 2021年04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大庆市让胡路区法轮功学员张淑芝老人与女儿侯晓艳,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被哈尔滨市、尚志市、大庆市高新技术开发区警察合谋绑架,被劫持到哈尔滨市,后分别被非法判刑五年半、五年,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至今已经三年半。

张淑芝被迫害致双眼视物不清,家人无奈出钱到监狱外做了手术,至今还有一只眼睛视物不清。

自从二零一八年到现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直不让张淑芝和侯晓燕与家人会见。侯晓艳很惦记家中年迈的父亲和体弱有病的女儿,二零二零年七月,她给丈夫打过一次电话,得知女儿的身体状况不好,病情时有反复,多方医治花了很多钱效果不好。侯晓艳丈夫常年赴境外工作,工作繁忙、生活负担很重,既惦记被关押在监狱的妻子,又要领孩子四处求医,心力交瘁。打过这一次电话后,监狱就再也没让侯晓艳打电话。

侯晓艳被绑架迫害时,女儿未满十六岁,身患甲亢病,听说妈妈、姥姥被无辜的抓捕关押,爸爸又在边远的地方工作,孩子哭成了泪人,眼睛哭得又红又肿。周六、周日学校放假,小女孩独自在家,晚上都不敢开灯,只好蜷缩在床上。七十岁的姥爷来给外孙女做伴儿,姥爷身体也欠安。由于不法警察私闯民宅抓人,使她姥爷精神受到刺激,惊吓后,睡不着觉,心脏不稳,随时发病,整天药不离身,又上火致神情不安。

侯晓艳,一九七七年出生,原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二厂职工,修炼法轮功后,更加纯朴善良,善待他人,在单位服从分配工作,且兢兢业业,在家中是位孝女、良妻、女儿的好妈妈。她母亲张淑芝七十多岁,一九九六年初修炼法轮功后,患有难以治愈的严重神经衰弱、失眠症等多种疾病,都神奇的康复。张淑芝老人与人为善,是一位亲邻公认的好人。

一家四人被绑架

二零一七年十月初各单位放长假,张淑芝与女儿侯晓艳,十月六日坐儿子侯继斌开的自家车回老家尚志市帽儿山省亲,并取白菜(绿色食品),途经哈尔滨市并带着搭车的妹妹张淑兰一路前往。十月七日,张淑芝娘仨从尚志回到大庆。

十月十日上午,尚志市公安局警察开着几辆车跨市来到大庆市,伙同大庆警察先非法抓捕了正在各自单位上班的张淑芝的女儿侯晓艳,儿子侯继斌与儿媳。

下午一点多,七八个身着便衣的尚志和大庆警察,到张淑芝家先采取蹲坑、跟踪张淑芝的七十岁老伴。当她老伴从女儿侯晓艳家走到自家楼下时,警察采取欺骗的手段打听卖楼房的情况(张淑芝家楼上四楼卖房),待她老伴上楼时,这些便衣诡秘地尾随其后。

等老人打开房门进屋时,突然三四个便衣蹿上来拽住房门,欲夺门而入。不知情的老人阻拦说:“你们是什么人?我家也不卖房。”就撵他们。他们又谎称进屋看看房屋结构。霎那间,七八个便衣闯进屋来。老人又问:“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跟土匪似的。”这时一个便衣拿出证件说他们是尚志公安局警察,然后就在屋里乱翻乱拿。

此时张淑芝老人不在家,他们就坐沙发上等着,并翻走几十本法轮功书籍和几张真相资料。张淑芝老伴对警察说:我的心脏病被你们吓犯了。他们哪管百姓安危,还恐吓老人去开女儿侯晓艳的家门,并抢走老人钥匙。当把老人带到女儿家时,老人看到房门已被打开,执法犯法的警察叫开锁大王打开侯晓艳的家门,非法抄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塑封机、五个小收录机、接收天线(锅)等个人物品,还劫走侯晓艳丈夫用的摄像机、照相机。他们把抄走的物品还罗列成没有任何签字的清单,而照相机没写在清单上。

守候在张淑芝家的不法警察,等张淑芝从外面一回来,就把张淑芝拖拽到车上拉走。

张淑芝和女儿侯晓燕、妹妹张淑兰(常人)被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儿子侯继斌(常人)被关押在尚志看守所。侯继斌的妻子王卫平当天被放回家。数天后,张淑兰和侯继斌相继被放回。

母女被非法判五年多

不法警察抓捕的所谓“理由”:侯继斌、张淑芝、侯晓艳、张淑兰四人去尚志市帽儿山了。恰好那时,帽儿山被人发放了救人远离灾难的法轮功真相资料。不法之人怀疑是张淑芝他们发的,就构陷到尚志市公安局,从而导致十月十日尚志警察跨市强行抓人,就连没跟车去帽儿山的张淑芝的儿媳——侯继斌的妻子王卫平一同被劫持到哈尔滨非法审问。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八日,张淑芝、侯晓艳母女在哈尔滨市阿城区刑庭遭非法庭审,法官王伟臣、两个陪审员、两个公诉人、一个书记员依次就座。旁听席上有三个610人员和国保人员旁听,只允许每位当事人的三位家属(共六人)旁听。

上午十点十五分,张淑芝、侯晓燕母女走入法庭,公诉人提起公诉,并以所谓“证据”对两位法轮功学员进行构陷、罗织罪名。两位法轮功学员正念正行,对这非法指控一一予以否认。

侯晓燕当庭陈述了自修炼法轮大法以来使她身心受益,自己如何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无论在家庭、在单位、在社会都能做一个好人,让世人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有理有据的陈述使现场工作人员非常感动。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当庭落泪。

张淑芝也正念抵制非法指控,义正词严地说:“我没罪。”

两位律师为两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无罪辩护,律师指出控告江泽民没有错,一一驳回了公诉人罗织的一切罪名,以《新闻总署五十号令》为依据说明法轮功的书籍都能合法出版,我的当事人没有罪。法官非常震惊,当时就索要了该文件。

两位律师要求当庭无罪释放自己的当事人张淑芝、侯晓艳。整个庭审一直到下午一点二十分结束,没有当庭宣判结果。

张淑芝、侯晓燕母女,分别被枉判五年六个月和五年,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女子监狱迫害。

在冤狱中坚持修心向善

侯晓艳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集训监区(原九监区),她的母亲被非法关押在八监区(原十一监区)。侯晓艳被劫持到监狱后,她的工作单位到监狱来与她解除了劳动合同。

侯晓艳是个非常单纯善良的人,看起来柔弱纤细的她,在外人无法想象的黑窝里,依然秉承着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普世价值,处处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帮助迷中人走出劫难的大法徒。在这个环境中,她被包夹、限制不许自由出监舍,但她尽自己所能,比如上厕所的时候主动抬马桶,洗漱的时间只有五分钟,在这么少的时间里还帮别人抬马桶,把自己的水让给别人用。当别人有困难时,即使不向侯晓艳开口,她也会尽最大努力帮助别人。新来的人缺这少那的,她都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本来也不充裕的东西毫无保留的拿出来。看不得别人有困难,当新来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时,侯晓艳毫不犹豫地站出来制止迫害并逐级反映情况,帮助同修。

集训九监区目前在监狱承担两个角色,一是接收所有新入监的犯人,在这个监区呆两至三个月就会下到各个监区继续服刑。二是和八监区共同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两个监区轮流收人,比如这个月集训收,下个月八监区收),法轮功学员不下到各个监区,一直在这两个监区被迫害直到出狱。

目前,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集训监区共有18个组,1至8组是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新来的法轮功学员会分别被放在这几个组。疫情后8组变成隔离组,关押快要回家的人,形式上与其他犯人隔开。9至18组是新收组,“不转化”、“不听话”的法轮功学员会被单独放在这几个新收组里。侯晓艳目前在18组,新收组的监舍约四十平方米,摆了14张上下铺床,一人一铺的话,最多能住28人。但在集训监区,新收组一屋最多时挤50多人,少时也要35人左右,各种传染病如结核、皮肤病(疥疮、湿疹等)、肝炎(乙肝、丙肝等)、性病、艾滋病……都混放在一个屋里。

因为不认罪,侯晓艳被限制每月消费不得超过90元。监狱里一提心相印卷纸约25元,一包ABC卫生巾约11元,一块雕牌皂约5元5角,一块竹盐香皂约7元,一支舒克牙膏约22元,一支普通牙膏约9元5角。侯晓艳怕丈夫和家人惦记她,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信。监狱不让她打电话,还说二零二一年有新规定,即使疫情结束,她这样的不允许家人会见。侯晓艳想给家人写信,但买不到信纸。

母女曾经多次遭迫害

母亲张淑芝,曾多次遭绑架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张淑芝、侯晓燕娘俩进京上访,大庆油田八厂派出所所长孙宝文等多人,强行将母女俩押回大庆油田八厂派出所,所长孙宝文欺骗家人,利用在派出所打工的亲属李春国向家里索要1—2万元就放人,家人没有上当受骗。十月十八日被送到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十一月十八日转到大庆大同区看守所关押十五天放回家。

张淑芝二零零零年二月又被非法关押到大庆市大同区看守所数日。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张淑芝、侯晓燕母女在户外炼功,被非法拘禁在大庆市看守所。大庆油田八厂派出所所长孙宝文乘机让家人把户口迁走,家人无奈只好同女儿家把户口迁走。

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早三点左右,张淑芝出去贴真相材料,被八厂油田保卫科无理拘禁,后又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迫害(几年不详)。

二零零五年腊月三十那天,张淑芝回尚志县冒尔山老家过年,打三轮车回家时,给三轮车司机讲真相、送护身符,付车费时另外多给司机10元钱,想让司机早点回家过年,这个司机拿着护身符到派出所举报张叔芝,被哈尔滨市阿城区法院非法枉判4年刑,关押黑龙江省哈市女子监狱迫害,她艰苦熬过4年。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下午一点三十分左右,女儿侯晓艳在单位上班,龙岗公安分局警察开两辆车到她单位,在队长和书记的带领下,找到正在岗位工作的侯晓艳,谎称调查写“诬告信”的事,让侯晓艳换掉工作服,拉到龙岗公安分局,非法盘问谁给写的诉状(控告江泽民),谁给打印的,被侯晓艳正义拒绝,于晚上7点多钟,强行把侯晓艳拽到车上,关押到让区独立屯拘留所非法拘留7天,侯晓艳抗议迫害,绝食六天,于二十八日回家。

侯晓艳的单位怕受影响,给她调换工作岗位。侯晓艳在单位工作兢兢业业,领导和职工都知道她是个善良难得的好人。

现在母女二人同陷一个冤狱,不得相见,得不到对方的任何消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