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小同修戒掉电脑游戏

更新: 2021年04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四日】在和一些同修的交流中,家长同修对家中玩电脑的小孩(同修)很是着急。这样的事情,在我家也发生过。

有一天,我牵着五岁的女儿J去上班,J看着天空,问:“什么东西在天上飞?”我说:“小鸟还有神仙在天上飞。”J问:“怎样才可以做神仙?”我说:“家里有一本书可以指导人当神仙,回家可以给你看。”她听了很高兴。

晚上回到家,我已经忘了早上的话题。J一直坐在我的床边等我,直到我要睡觉了,J说:“您说有一本书给我看。”我笑着从柜子里拿出《转法轮》,她翻开书,一看到师父的照片,立即跪下来拜师父。她对我说:“等弟弟回家,也叫弟弟拜师父。”我说:“好。”那年J的弟弟G四岁。我家由二零零五年开始,有了三个修炼法轮大法的人。

从一开始,这两个小同修就能打坐一个小时。学正体字的《转法轮》,除了几个很难写的字不会读外,都可以用普通话读下来。可是,因为没有正式上学,他们当时在大陆讲的是粤语。

而且有一些神迹时不时的在他们身上显现出来:在大陆的时候,J打完坐会摸自己的头,说:“头发怎么长的这么快?”在香港的一天,G上学不断的看着天,很开心,不停的说:“再来,还打。”那天是他的生日,他说:“天兵天将在为我打鼓庆祝。”

小孩子也会有发烧的现象,所以学校老师多次打电话,叫我去把孩子接回家。如果我在景点或在外面讲真相,就去不了学校,我就叫老师让孩子听电话。我就告诉孩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体温就会降为正常。因为妈妈在外面讲真相,不能回来接你。”最后真的是不用去接了。

有时G肚子疼,从学校回到家,我就拿本子叫他写九字真言,他才写了几遍就好了,跑出去玩。记的有一次,G发烧严重,整个脸发红,讲话糊涂。我就给他发正念,然后我继续去景点讲真相。第三天孩子上学,学校义工和老师问他:“妈妈带你去看医生了?”孩子说没有看医生。孩子所在小学的老师、校长、义工都知道这件事,都知道我们修炼法轮功,他们对孩子的印象非常好。

后来在大陆做生意的先生回到了香港。先生回来后,孩子自然与他相处多了,我每天从景点回家,有时已经很累了,我就开始减少了带他们去炼功点炼功,家里每天的学法时间也开始变动或者取消。

因为我把精力放在了在景点讲真相上,就更少有时间理会孩子了。我开始看到G总是在电脑旁边坐着。有时也不和我与J一起学法了,以前叫一声就过来学法,后来开始叫不动他了。

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开始了,香港同修三十几人一起控告江泽民和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我想,我既然没有钱在香港控告梁振英,那我们就把他和江泽民在大陆一起控告。遗憾的是,G没有参与这次重要的使命,他不肯在控告纸上签名。

除了G还小,我又不能把事情说清楚之外,我感到了一种恐惧:好象G开始要离开大法了。那时,我不懂什么是玩游戏。偶尔在车上看到别人玩,也是比较平静,就如同看到种花之类的事情。但是,我看到G在床上玩游戏的电脑,到晚上发出可怕的蓝光,G有时还会一边叫,一边玩。

后来我们搬家了,搬去和孩子的奶奶一起住。G不用在床上玩游戏了,因为电脑可以安装在床边了。有一次,我站在G的背后,看到了他玩的游戏,真的很可怕,他玩的是杀人游戏。我更加坚定的想,一定要让他把游戏戒掉。

我求师父赐予我帮助他的智慧。我开始给他发正念,解体控制他打游戏的邪恶,我向电脑发正念,用神雷炸毁电脑里面的邪恶因素。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有能力与G交流了,我慈悲的场很强。我对G说:“我希望与你交流一下,因为我看到你打什么游戏了。”

他很乖的坐下来,与我交流。我问他:“你会杀人吗?”他说:“不会。”我说:“我看到你在电脑里杀人了,打倒对方,令对方流血。”他说:“它不会死的,会复活。”我说:“怎么不会死呢?只是对方不想死,与你对打。它们是坏人吗?你要打死它们?”他说:“不知道。”我接着说:“几年前,你和姐姐因为你爸爸打死一只蟑螂都哭,很善良。但是现在,你为了你的野性、你的玩乐,你的开心去杀死那么多生命。我们修炼人不能杀生,你说你以后怎样修炼呢?你欠了那么多的命。”他哭了,说:“我明白了。”并保证以后不再打游戏了。

G知道自己错过了很多修炼的时光,他很后悔当年没有参与诉江。他开始变的很精進,自己学法、炼功,整个人变的温和了。他开始给老师、校长、同学讲真相,送大法书,写真相信。开始承担更多的家务。星期六、日开始到炼功点炼功,开始和我参与派报纸。炼完功,在公园派发《明慧周报》,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炼功点的公园,是一个讲真相的好地方,同修都在讲真相救人,这是一个很好的修炼环境。有时,有保安阻止我们派报纸和真相护身符。有一天,我听到同修与保安说:“我不是派,我是送给他们看,我当他们是朋友,我是一片好心。”同修讲的真好。

有一天,两个男子在公园的石凳上坐着聊天,我给他们递去一份报纸。其中一个男子说:“不准说共产党的坏话。谁说共产党不好,我就打死谁。”同时向我挥拳过来。我没有躲闪,可是他拳头还没有到我的腰部,就缩回去了。当他听到我们是法轮功学员,是来揭露中共恶行的,他又挥拳过来,说:“看到炼法轮功的人就想打。”可是他的拳又缩回去了。

我和G都非常坚定,不离开,J在旁边发正念。另一个男子开始说话,态度比较好,但是叫我们离开,因为他们是基督徒,与我们是不同的人。我们开始分别给他们讲真相,一个人对一个人讲,那个挥拳的男人态度也变缓和了。

忽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因为我在等一个重要的电话),我离开听了一下电话。我刚讲了几句电话,忽然看到G弯腰在做一个动作。我当时有点害怕,立即跑过去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G在用纸巾帮想打我们的男人擦裤子上的鸟屎。

这个男子的态度转变了,他开始为他刚才想打我们的行为道歉。他说他以前是黑社会的,与他有不同意见的人他都打,后来他信了基督教。我们说不会怪他,甚至现在就可以忘记刚才他的行为。他说:“我以后见到法轮功的人,会尊敬。”他们的朋友在公园找他们,等他朋友找到他们的时候,我已经帮他退出了少先队。

我们三个人一起离开公园时,我们都很感慨。我问G:“你那边那个人三退了吗?”G说:“没有退,还没有说到这部份。”他问我这边呢?我说退了,他说我很厉害。我说G更厉害,用纸巾帮那个人擦掉鸟屎,才让他变了。我们同声说那只鸟更厉害,向他拉屎,让他得救。我们笑了起来。

我们愿在最后的路上,与同修一起修炼,一起救人,更加精進,跟师父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