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应降临 上海前市长杨雄猝死

更新: 2021年04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据中共官媒报道,中共上海市委前副书记、上海市前市长杨雄因突发心脏病,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在上海华山医院丧命,卒年68岁。院方说杨雄是心源性猝死,但明白人都知道,杨雄是作恶多端,报应降临。

在江泽民集团的推动下,不少中国人以为参与迫害法轮功能升官发财。其实,靠迫害修炼人所得来的升官发财是暂时的,就像在沙土上建大厦,坍塌只在顷刻间,只争来早与来迟。

“今日害人逞威风,哪知明日苦难熬。”报应降临时,更实实在在的炼狱之火,将令人追悔莫及。这才是更大的规律,无可逃脱。

公开资料显示,杨雄,男,一九五三年十一月生,浙江杭州人,二零零一年二月,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二零零三年二月后任上海市政府副市长、中共常委、常务副市长;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后,任中共上海市市委副书记、市长;二零一七年二月后在中共人大、政协任闲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首江泽民就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对亿万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上海作为迫害元凶江泽民的老巢,杨雄在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的位置上就开始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

(一)杨雄任上海副市长时,法轮功学员陆幸国、顾建敏被迫害致死

在杨雄任上海市政府副市长时,上海大批法轮功学员就已经被投进劳教所,劳教所的打手们曾叫嚣:“上面给我们有指令,5%死亡率属于正常,打死了白死。我们不怕死人。”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法轮功学员陆幸国被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活活打死。火化时上海市政府指挥“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出动了六十多个警察看守现场。据火化现场一位目击者事后透露,陆幸国遗体脸变形,嘴唇的皮也没了,牙齿也没了,耳边皮肤皱起,头发竖起,颈上都是血,身上有多处电击痕迹。

法轮功学员顾建敏家住浦东崮山路400弄13号601室,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上海市政府操纵浦东新区国保“610”、洋泾派出所把她绑架到浦东新区看守所,十二天内就被迫害致死,年仅53岁。她被绑架前身体相当健康。

(二)杨雄任上海市长时,众多法轮功学员被判刑

二零一三年杨雄升任上海市市委副书记,上海市政府市长,继续执行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对法轮功学员肆意绑架、抄家,强行送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甚至非法判刑——随着中共劳教制度的解体,非法判刑越来越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形式。

二零一三年上半年,上海被非法批捕、起诉、庭审以至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众多。

法轮功学员;张懿四年半、胡钟天三年半;
法轮功学员;袁洪英(老太太)三年半;
法轮功学员;荣惠君、李美珍分别四年;
法轮功学员;高琴妹四年;
法轮功学员;童小娣被非法判刑(刑期不详);
法轮功学员;周成浩(弟)四年,周惠娟(姐)三年半;
法轮功学员;柏根娣六年半、姚玉花六年;
法轮功学员;周淑梅四年。

(三)杨雄任职期间操纵“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非法软禁、强制洗脑

上海市于二零零一年一月组建“上海法制教育学校”(即上海市洗脑班),位于青浦区佘山脚下。所谓的“学校”模仿监狱的体制结构,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全封闭关押、强制洗脑。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后,每个人都要被搜身,检查随身物品,然后关押到房间内。每间房间一般住三人,一名法轮功学员和一名“帮教”、一名“陪教”。法轮功学员自此便失去了人身自由,吃喝拉撒睡全在一个约十五平方米的房间里,房间里卫生间的门都被拆掉了。法轮功学员不准与其他任何人接触。不允许家人探视,不允许和家人电话联系。

洗脑班恶警会强迫人放弃信仰,如果拒绝,就会被继续强制劫持,美其名曰“教育”。过了几个月,如果还拒绝“转化”,就可能有更加残酷的迫害,许多法轮功学员因为拒绝放弃信仰而被毫无理由的送进了劳教所。

“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每期办班都耗费巨大。其经费一般有两处来源,一部份是从由老百姓上缴税款的地方财政和中央财政中直接拨取,另一部份则是强行向被绑架者所在企事业单位收取。

根据明慧网资料整理,截止至二零二零年,上海市历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经核实、有名有姓的有三十人,他们是:柏根娣、曹国鑫、曹金仙、陈博英、陈军、陈来娣、丁由牧、葛文新(文心)、顾建敏、黄巧兰、李白帆、李建斌、李丽茂、李玮红、厉玉钦、陆爱荣、陆幸国、马冬权、马新星、卿德惠、翁萍、谢贤泰、徐佩珍、杨学勤、张宝庆、张志云、赵斌、赵允凯、周云天、周招连。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杨雄积极追随江泽民,卖力迫害法轮功,阳间的暴毙只是开始,地狱的清算还在等着他。正告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的官员们,只有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退出中共恶党的一切组织,将功赎罪,才能免受无尽的地狱之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