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圣缘 共同走好最后的路

更新时间: 2021年04月1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五日】二零一六年春天,我结束了两年冤狱,回到了家中。当时正赶上省公安厅所谓的专案组在本地迫害大法弟子。有同修被绑架、被非法抄家、被骚扰,也有的同修被迫流离失所。

正在我想一定吸取以前被迫害的教训,暂时什么也不做,好好系统的多学学法,调整好自己的时候,同修来和我商量,让我承担起一个片区的协调工作。当时,我真是感到压力很大。经过几天的学法后,我明白了,我应该放下自我,把证实法的需要放在首位。

一、珍惜缘份,修掉对同修的观念

一位被迫害的B同修,在压力下配合了邪恶,致使多位同修被暴露,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在当地同修中,这件事的负面影响非常大。虽然我也对B同修有些想法,但是我能理解,这也不是B同修的本愿,而且B同修才是被迫害最严重的。怎么能帮助她珍惜修炼的机缘,把路走正,这是我们外面同修最该做的。

当得知B同修有请律师的愿望,我就和同修配合,去给B同修的弟弟讲真相,让他有正念,配合B同修去请律师。律师介入后,在看守所会见到了B同修,律师很满意。律师说,B同修文化素质高、领悟能力强,能和他配合在法庭上给自己做无罪辩护,所以对B同修很有信心。

但是,当律师阅完B同修的卷宗后,态度就变了,一下子就没有正念了。沟通中得知,律师担心自己也被同修出卖。此时,我的怨心也一次次的往出冒,我就一次次的抑制它。师父给了我智慧,我就给律师讲真相:B同修在那种邪恶的环境下很不容易,没做好,她自己很痛悔。大法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知道弟子在中共残酷的迫害环境中会走错路,因此大法师父一再给弟子改好的机会。

我还给律师背了师父经文中的两段法:“作为师父我从不记你们在修炼中做的错事,只记你们做的好事与成就;作为大法弟子们来讲,也都是在修炼与无比邪恶的迫害中走过来的,深知修炼的艰辛,不会不理解走错路的学员”[1]。师父说:“我与大法弟子们都不会象常人一样对待修炼中走错路的学员。我当初在人类社会中传法开始时就已经知道修炼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状态了。一个人走向神的修炼过程中,因为是人在修炼,不是神在修,那么人在修炼过程中就一定会犯错,就一定有过不好的关,当然也有犯大错的。”[1]

我跟律师讲:“大法师父和同修都盼望她能走回来。我们要慈悲的对待众生,包括同修。所以希望您能同我们一起帮助这位B同修。”每次律师来会见,我都给B同修写封信,请律师给捎進去,鼓励她做好。问她生活所需,给她存钱、存衣物。当律师得知我也是被B同修说出的人后,很感动。他会见B同修时说:“你的同修对你太好了。对你不离不弃,关心你的修炼,关心你的生活,关心你的处境。”

为了能让B同修在法庭上做好自我辩护,我们准备了很多参考资料让律师念给她听。后来B同修被非法庭审时,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开庭时,也有很多同修去法院近距离发正念。B同修不明白真相的哥哥也很感激律师和同修。

后来B同修在看守所里出现病业状态,医院诊断是肺癌晚期,并且她的脖梗上长了一个比拳头还大的包,医院诊断说:骨质疏松到了脖子随时都可以断掉。看守所怕出人命担责任,就找法院给B同修非法判了缓刑,让她回家。

B同修回家后,我就和同修一起继续配合,去和B同修学法、帮她发正念。后来B同修住進了医院,我们理解B同修,但是我们一直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B同修出院后,我们继续和她一起学法。

B同修在大量的学法中,终于否定了旧势力给安排的病业死关,身体状态一点点好起来。从最初能坐起来学法,到能炼半个小时的功,到现在五套功法一步到位。

一次,来看望B同修的一位同修很感慨的说:“你们这样坚持不放弃,旧势力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二、与病业同修共同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二零一七年,68岁的D同修被警察绑架,到医院体检血压很高,本地看守所拒收,送到外县拘留所也拒收。在拉回派出所时,D同修突发脑出血、血管爆裂的假相,被警察送到医院ICU,并做了开颅手术。D同修在ICU住了四十多天,大夫几次下病危通知书,并说这个人完了,活过来也是个植物人。

D同修出院后,瘫痪在床,不能说话,主意识不清,有时还出现癫痫状态。开始雇的两位护工不干了以后,我就和同修配合,排班去她家给她读法、教她说话。开始D同修的丈夫和弟弟不愿意我们去他家。

有一天,我无意中听到他们两个人在商量给D同修买轮椅的事儿,想买好一点质量的,但是价格高,他们经济有些承担不了。买便宜的,又怕质量不好,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听到以后,马上回家,把我哥哥生前用过的质量非常好的轮椅取来,送给D同修用。正在左右为难的两个大男人,看到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给送来了轮椅,特别感动。通过这件事,D同修的家人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真诚和纯善。我们再去他家,他们就很欢迎了。

我第一次见到D同修的时候,她看见我笑了,还用手拍拍床,我知道她认识我,心里是明白的。我就想:“大法弟子有师父管,不能承认常人医生的所谓植物人诊断。大法是超常的,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奇迹就会出现,同修就会好起来。”

师父开示我们:“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2]。我教D同修说话的时候,先教“法轮大法好”。第一个“法”字不知道教了几千遍才学会,然后再连起来教“法轮”两个字。学会后,再接着教,直到D同修能完整清晰的说出“法轮大法好”。

我想:“发正念的口诀如果D同修能学好,那对解体另外空间邪恶对她的迫害就太有直接效果了!”于是我又开始教她发正念口诀。用了很长时间,她学会了“法正乾坤”。可等学“邪恶全灭”中“邪恶”这两个字时,“邪”字的发音怎么都不对。别的同修听到后,就说我:“你快别教了,你听她念的是什么啊?”

我说:“咱们不能看表面,这是邪恶干扰,就用这种方式阻止咱们帮助同修。她一定能学会,一定能说对!咱们决不能放弃!”就这样,我继续教,继续教,直到D同修能完整的说出发正念口诀,还能有力的念一个“灭!”字的时候,我知道,谁也动不了我的同修了。

D同修一直坐在轮椅上炼功。一次,听小组同修交流怎么帮助脑血栓状态的同修炼功,同修踩着病业同修的脚,帮助病业同修举着胳膊炼抱轮。这对我启发很大,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对D同修用心不够。

我征得了D同修丈夫的同意,有时间就抱D同修到钉在墙上的一个铁架子上站着炼功。每当她丈夫看着我抱起比我高的D同修到铁架子上站着炼功时,都很感动。保姆还对我说:“哎呀,你看大姐的脑袋耷拉在你的肩膀上,口水都从你衣领流到你的衣服里,你都不嫌脏,不嫌臭,你心地太善良了。”我就借此给保姆讲真相,让她也真正明白了大法真相。

D同修听我给她读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是她最快乐的时候。明慧大陆法会的一篇法会文章《师父伟大 法伟大》我给她读了好多遍。后来我把明慧交流文章语音版下载到播放器里,让保姆放给她听。

有一天,D同修的丈夫和弟弟商议,想把她送到养老院,理由是派出所联系了民政局,能给出这笔钱,并且养老院已经联系好了,连房间都安排了,是和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住一个房间,让那个老太太看着她,有事儿就叫养老院的护工。而我们同修却再也不能去看D同修了。我听了以后,心里很难受,知道把D同修送到那里意味着什么。

我就和同修们交流这件事,一位同修说:“我家附近就有养老院,知道那里的情况,有好几个人送到那里不长时间就死了。”我去和D同修丈夫说了这个情况。我说:“千万不能送去啊,D同修离开同修,脱离大法,那还能好吗?那不等于去送死吗?”D同修的丈夫听了这位同修的劝说,就打消了送D同修去养老院的念头。

现在,D同修每天快乐的和同修们在一起。有个学法小组在她家周一到周五学法,周六、周日我去抱她放在铁架子上,陪她炼功。我有时也教她读法,两三个字、两三个字的读,现在都读到第四讲了。D同修的主意识越来越强,而我也不再想结果,就是珍惜和同修的圣缘,我们会一直坚持到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对联〉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