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网络魔窟 走入大法修炼

——九零后青年弟子艰难步入大法修炼

更新: 2021年04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八日】前几天,我看到师父经文中写到:“你为了得这个法,可相当不容易,也许你前半生吃的苦都是为了得这个法,这是你知道的;还有你不知道的,也许在你前几世甚至于更长的时间,都在为得这个法在吃苦、受罪。”[1]在读到这里的时候,我的眼泪是止不住的流下……

得法真的是不容易,我一定要珍惜这缘份,做一个真修弟子,不辜负师父的慈悲,不辜负自己几世甚至于更长的时间,为得这个法吃的苦、受的罪。我要勇猛精進,在返本归真的路上越走越好,直至圆满随师还。

我是一名九零后,出生在大法弟子的家庭,从小到大父母都是坚定且虔诚的大法徒。小时候,父母学法会带着我一起听,炼功时也会叫上我。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我跟随父母看了很多遍,师父的各地讲法也在父母的要求下看过不少,对于大法我是非常相信的,大法的种子在我心里扎下了根,但是以前就是走不進来。

回想我走过的人生,在师父的看护下过的还比较顺利。初中考高中时我的成绩比本市的重点高中录取分数线仅仅只高一分,平时我的成绩在班里是二十名之后,而最后中考我的名次却是十二名,这绝对有师父的助力。

上高中时住校了,离开了父母的监督和管护,在常人的那个环境中,在那个大染缸中,我沉迷到了网络小说的泥坑中不可自拔,那时上课看、下课看,吃饭的时候看,睡觉的时候也要看,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基本上只有四个小时学习,五个小时睡觉,剩下的时间有时间就看网络小说,就感觉看网络小说的我已经不是我了。我用对于小说的执著构成了一个魔性的自己,它就让我一定要看小说,不看就不行,父母的劝说、管教、打骂、老师的批评根本不管用。有时自己也感觉到不对劲,自己想要戒除看网络小说的瘾,但是只要有空闲,思想中就会往外冒小说的情节,睡觉时会做关于小说中相关情节的梦,小说的魔勾引着我没过几天就又去看了。

师父在回答学员“玩电脑、打游戏机”的问题时讲:“那吸毒有人说没事,我吸吸没啥的。是,感觉还不错,再来一次?没事,再来一次?行了,控制不了了。为什么呢?那个物质吸進去之后就在你身体里形成一个薄薄的、淡淡的你,一次就能,因为它毒性大;等到第二次再吸,这个薄薄的、很淡淡的你就变的浓了一些;再吸它就越浓,越吸越浓,它就越强壮。它连你的整个身体的结构都有、思维都有,完全是一个毒品构成的魔性的你。当然了它可能不干别的,它就对毒一定要吸。没有了、不吸不行。为什么呢?因为它已经活了。活了之后呢?大家知道,你不吸呢,你的身体是新陈代谢的,它也会越来越淡、越来越淡,它就死了。”[2]

高中三年浑浑噩噩的过去了,我还沾染上了看黄色视频的不良行为,高考的分数很尴尬,只比我们这里补习班要求的最低分高一分。我又上了一年补习班,在补习的最后三个月我努力了,有时还跟着父母学一会儿《转法轮》,高考成绩比本省的二本分数线又仅仅只高一分,而且我还用这个分数成功考上了一所外地的二本院校,这件事让我感觉到师父是在时时刻刻都看护着我这个不争气的孩子,我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平时我的成绩要比这次高考低不少,但是在高考这个关键时刻给我开智开慧,让我能够有一个相对而言好的未来。

大学期间我在离家很远的地方读住宿学校。没有父母的督促学法,没有别的同修,我逐渐远离了大法,过着比常人更常人的生活。大部份的时间我都在宿舍沉浸在玩网络游戏和看网络小说,连必修课和选修课都很少上。期间有过一段时间,父母给我打电话,我因为打游戏一直不接,一度还让父母以为我失踪了,差一点报警。

毕业以后我又到了外地工作,远离父母督促和监督,使我更远离了大法,上班时间我正常完成工作,下班时间就放肆的打游戏、看黄色视频、看小说、看电影、电视剧、综艺、动漫等等,经常搞的很晚才睡觉,有时候甚至会玩到半夜两三点,简直就不是人的生活状态。

师父说:“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人通过眼睛、耳朵看到听到的都是文艺作品中的暴力、色情、勾心斗角和现实社会中的利益争斗,拜金观念以至其它魔性的表现等等,装進的都是这些东西,这样的人就是真正的坏人,不管他表现的怎样,人的行为是思想所支配的,一脑子这种东西的人能干出什么事来呢?只是人们都多多少少有不同成度的思想污染问题,对表现出来的问题觉察不到了。因为社会的不正确导向,反映在各个领域里,不知不觉的改变着人,毒害着人类,还在造就着大量的所谓反传统、反正统、反道德观念的魔性人类,这才是真正忧心的哪!即使社会经济搞上去了,也会败在这些人手上,因为他们没有人的思想。”[3]

这么多年来,我受到网络魔窟的污染太严重了,脑子中装的全是不好的东西。二零二零年十二月末,我第一次犯病,四肢强直并痉挛抽搐,第二天后背感觉到疼痛,当时没有多想就以为是着凉引起的中风。我睡的屋子是六楼(顶楼),当时为了省钱没有要暖气,还是个阴面的房子,因为是老房子上下左右都没有人住,房子里面估计也就是十~十六摄氏度。我想着以后睡觉多盖着点东西,晚上把空调打开应该就没有事了。然而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残酷,即使把空调整晚都开着到二十五度,睡觉的时候把穿的羽绒大衣盖到被子上。

在这之后,没有几天我又犯病了,这次更加的严重,先是一个奇怪的梦为先导,接着全身抽搐,伴随着第二天舌头的淤青和肿大以及布满血迹的枕巾,说话都很困难,无法正常工作了,我感觉到了这个事情的严重性。我马上和单位请假回到了家中,希望父母可以照顾我一段时间。回家后每隔几天就犯一次病,没有过几天就知道了我原来晚上犯了癫痫,无意识不可自制才造成的各种伤痛。

父母看到我深受病痛折磨就让我诚心修炼法轮大法,可是我还是学法不坚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在父母看不到的地方还是打游戏、看小说、看黄色的东西,完全不是一个修炼人的状态。我在家的这段时间学法断断续续,炼功也是很少很少,在一个多月之后回到单位,症状没有明显的改善。

三月十一日我就去医院進行了详细的检查,结果是吓了我一大跳:一种恶性脑部肿瘤。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自己的人生要完蛋了,自己只有十八~二十三个月的生存期了,还有可能在这段时间里变的痴呆、瘫痪、口齿不清……但是我转念一想,曾经看到的大法资料中有许许多多人得了绝症,在医院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在信师信法的前提下,不长的时间就神奇的好了。我想我是在大法弟子家庭中的孩子,我其实对于大法是非常相信的,只要我信师信法,坚定的做一个真修弟子,师父一定会管我的。

三月十九日对我而言是个重要的日子,这一天我把我从小到大自己可以记起来的做过的不好的事一一向父母阐述,包括小说、色情、游戏等相关内容,为的就是彻底暴露不好的魔性,以后不再犯,自己可以和以前的自己决裂,将来成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渐渐的,我开始用心看师父的讲法视频、《转法轮》、各个时期的讲法、经文,每天坚持炼完五套功法。走進大法修炼后,师父几次在我炼功、发正念时鼓励我、点化我……我发现我的症状在不断的减轻,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久久不能自己,师父真的是太慈悲了。

回首往事,有太多的机会走進大法,走入修炼,但是我最后却是在当头棒喝之后才走入修炼,实在是不该啊。幸运的是,在最后的关头,还是走入了大法修炼。真心希望那些知道大法好,但是因为凡间种种污染(小说、网络游戏、电视剧、动漫、色情等)而没有走進大法的年轻人,都能够快快走進大法修炼,精進实修,赶上师父正法進程,做一个真修弟子,不要像我一样只有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才想起大法的好。修大法不会失去常人的任何东西,反而会收获身心自由,和在法中修的美好。

感谢师父没有放弃我,谢谢爸爸妈妈同修及学法点同修的鼓励与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