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退休副市级干部徐长元遭恶报被判无期徒刑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二日】“我母亲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你一定要照顾好你的弟弟妹妹。我现在不但没有兑现对母亲的承诺,把他们都领进了监狱。”狱中的徐长元悔不当初……

可惜一切都晚了,自己做的孽都得自己偿还!

二零一八年七月,已退休三年的徐长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经查,徐长元在职期间,一面号召干部要在弘扬正气、清正廉洁上做表率;一面却大搞权钱交易。据某网报道,在徐长元的暗箱操作下,徐氏家族成功骗取十一亿补偿款,并使银行成私人提款机,骗取高达三十亿的贷款,收受贿赂高达九千四百多万元。

二零二零年九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徐长元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而徐长元的四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也因有了这把“保护伞”而诈骗、骗贷、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行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到两年两个月不等的刑罚。一人作恶,断送了整个家族的命运!

徐长元,男,一九五五年十一月出生,出身于贫苦家庭的他始终迫切地希望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一九七四年,徐长元开始参加工作,在基层摸爬滚打十几年。

一九九六年八月,徐长元获任庄河市政府副市长,此后仕途顺畅。从庄河市副市长、市长,瓦房店市市长,到长兴岛临港工业区管委会主任,再到金州区委书记。随着手握权力越来越大,接触的资源越来越多,心中渐渐种下了“做官只为发财”的种子。

更主要是的在任职期间,徐长元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罪恶,记录如下:

徐长元,辽宁大连市原副市级干部、金州区委原党书记、金州新区党工委原书记、管委会原主任。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至二零零八年六月,徐长元任中共邪党瓦房店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等;二零零八年六月至二零一一年三月,任长兴岛经济技术开发区(长兴岛临港工业区)管委会主任、邪党工委书记;二零一一年三月至二零一五年十一 月,任邪党金州区委书记,金州新区邪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期间,积极追随中共邪党与江泽民流氓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徐长元多次公开诽谤法轮功,并指使“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及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行恶。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抄家、绑架、拘留、劳教和判刑。

以下是徐长元迫害法轮功的主要犯罪事实:

二零零七年五月下旬,在瓦房店农行营业楼前、金谷大厦楼前、第二初级学校、新建路17号楼、大宽街一段192号楼、正茂浴池对面加油站、复州城镇等地张贴、悬挂诽谤法轮功标语与横幅,并宣扬中共邪党的歪理邪说,毒害世人。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七日晚,法轮功学员李英、于春波在清理诽谤法轮功的条幅时,被蹲坑的警察暴力绑架。五月二十八日,李英、于春波的家属到新华派出所要人,被警察殴打。她们的亲友宋长梅到新华派出所要人被十多名警察群体轮番殴打,遭受电棍电、吊背铐酷刑,警察揪住她的头发从楼上拖到楼下,又从楼下拖到楼上,拖了几个来回,并用脚猛踩她的头,宋长梅被打的昏迷过去。五月二十八日傍晚,宋长梅被打的生命垂危,呼吸和脉搏都已经非常微弱了。即使这样他们还是坚持把宋长梅、李英、于春波及其家属一并送往瓦房店看守所。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途中走到瓦房店妇婴医院时,宋长梅生命进一步出现险情,警察怕担责任把她送到医院抢救,可药液已经输不进去了,医生告知“生命垂危”,警察赶紧通知宋长梅农村的老伴儿,见到其老伴儿后,匆匆将昏迷不醒的宋长梅扔给家属后便扬长而去。

二零零七年六月,瓦房店政法委 “610”、公安局将法轮功学员李英绑架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对李英检查身体时,出现严重病态,被拒收,阴谋没有得逞。 徐长元(当时任中共瓦房店市委书记)是这起迫害法轮功案件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以瓦房店公安局政经文保大队队长刘军为首的警察,在高卓、崔德君夫妇经营的超市,绑架了正在工作的高卓、崔德君、董胜娜、宋长梅等八名法轮功学员。高卓被非法劳教二年,董胜娜、宋长梅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崔德君被非法劳教两年,小赵、小刘、小王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金州新区哈尔滨派出所警察绑架年近七十岁的金州新区法轮功学员马瑞田一家七人,警察扬言让其家破人亡。家中现金十七万、三张银行卡、手机多部、计算机、打印机等私人物品被抢走。马瑞田被非法判刑八年半,大女儿马爱兵及大女婿韩学明被非法判刑三年,马瑞田的老伴肖桂兰经受不住打击,含冤离世。

二零一四年七月下旬,金州新区至少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家住金州新区九里附近的法轮功学员陈亚洲,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早被绑架,家中四台计算机、一辆面包车、二十多万现金及相关资料、大法书籍等被警察抢走。

这里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案例由于封锁,有待查证

徐长元在位时,当地老百姓背后都称呼他为“徐大卖”,“徐大扒”,说他利用手中的权力,只要能卖的什么都卖,卖企业、卖田地,到处扒房子,搞拆迁,从而中饱私囊。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徐长元迫害起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来也是不手软。

正是这些累累罪行,让他一步步走向深渊,法轮功学员修炼大法真、善、忍,讲真相是在救人,是在救度被谎言欺骗的世人,而参与迫害的人,最终都逃不了自己欠下的罪债!!

退休不是护身符,退休也不等于“平安着陆”,对于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言,没有谁可以逃脱的了,只是时间和方式不同而已, 纵观一个个被查处的腐败分子,这只是报应的一种方式,没有例外,无论是谁,只要迫害大法弟子,不论躲到哪里,不论在职还是退休,都难以逃脱曾经犯下的罪,都会一笔一笔记在账上,折腾完了,自然就该算账了,这是欠神的帐!怎么还!还得了吗?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一念,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恶人,该醒醒啦,因为谁欠下的罪债都得自己偿还!这是天理!


徐长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2/大连退休副市级干部徐长元遭恶报被判无期徒刑-422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