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员:难忘的回忆

——来自香港法轮功真相点的故事

更新: 2021年04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香港大法弟子,一九九五年得法。那时我在北京工作,我们办公室有一位同事是法轮功学员,他带我去看师父讲法的九讲录像,我看了第一讲就发愿要修炼,从此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

我一直坚定修炼到现在,信师信法。我对师父、对大法,心存感恩。感谢师父帮我平衡了生命长河中的恩怨,感谢师父帮我消除了我身上的业力。借香港真相点同修交流之际,我交流几件让我难忘的事情,与同修共勉。

和师父在一起的珍贵时光

师尊曾在一九九五年、一九九六年、一九九七年多次来香港并讲法。第一次是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三日在大屿山讲法;一九九六年师父来香港两次,第一次小范围讲法,只有二十人左右参加,第二次七月十五日在学校一个小礼堂,当天有七十多人与会,我有幸聆听了师父讲法。

当时我坐在会场靠近走廊的位置。见到师父从我身边走过,我就站起来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师父好!”师父说:“好,好,好。”连说了三声好,我非常欣喜。

讲法结束时,大家走上去跟师父照相。我站到了师父身边,这时我发现师父非常非常高大,我踮起脚来还不够着师父的肩膀。师父关心的问我说,是否别人遮住你的脸了?师父叫我稍微移一点,我就向师父这一边移动,离师父更近了。

'图:一九九五年七月十五日师尊讲法结束后,七十多位香港法轮功学员与师尊合照,留下珍贵的回忆。'
图:一九九五年七月十五日师尊讲法结束后,七十多位香港法轮功学员与师尊合照,留下珍贵的回忆。

当时师父跟在场每个人都握手。后来师父要离开的时候,我有幸和师父一起离开。在电梯里,师父又跟我握了一次手。

修炼后,我看淡了名利官职。师父当时提到要建基地,我就很想去。师父讲法后将要坐车离去,我手拿着《转法轮》,心里想应该如何问师父比较合适。就在师父快要上车的时候,我抓紧时间问师父:我们的基地什么时候建?在哪个地方?师父回答我,大意说:就在这里(指香港)修,这里环境复杂,提高快(不是原话)。师父回答我这个问题之后,我感到我再也没有问题要问了。自此,我就一直定居在香港,放弃了原本去加拿大温哥华的计划,在香港实修。

每每回想起和师父在一起的时光,我都感觉到无限的荣幸,觉的那段时间无比的珍贵。

和深圳公安僵持八小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那时候由于工作原因,我深圳、香港两地跑。在深圳,我的住宅是在一个山坡上,我每天都在山坡那儿炼功,中共打压法轮功后我照常放着音乐炼功,一直没有出什么事情。

直到有一天我从深圳回到香港,有同修打电话录音采访我对山东赵金华被中共迫害致死事件的看法,我说,“我们法轮功修炼者都是好人,师父叫我们做好人,我们没有参与政治,是政府把我们推向政治对立面的。”

一个星期后我从香港回到深圳,发现已经有便衣警察在我家附近等我了。因为我在香港接受访问时说了自己的名字,被中共在香港的特务人员听到了,深圳这边的警察依照我的名字找到了我。

我开车進入了房子的小花园,随后把花园的铁门关上了。那时是上午十点,一个自称是管理员的便衣来查户口,他拿出我的照片和我本人对照,证实是我本人之后,就开始敲门。一小时后,四名公安上门,要带我去沙河派出所。

我没有开门。我问公安,去派出所所为何事?公安人员说,跟他们去派出所是我的义务,我无权过问内容,并恐吓我不开门的话就会将我拘捕。我坚拒开门。

深圳南头派出所的主管打电话给我,问我为什么不开门。我说:“我是香港人,你们到香港警局去查一查,我犯了什么法?如果我犯了法,那应该是香港警察来抓我。如果你说不出来我犯了什么法,我为什么要给你开门?我堂堂正正、明明白白的工作生活,我这样堂堂正正做人,你却来抓我,你为什么不去抓坏人?”

就这样我一直不开门,和公安僵持着。

当时我在工作中也常常洪法,我的同事中也有因此而得法的。公司同事得知我被警察困在家里,就给我在香港的秘书打电话。我事先也跟秘书交代,如果接到深圳的电话,就是我出事了。如果我出事,你就帮我打电话给记者。所以当时这件事情所有记者都知道了,也报导了,而我也上了香港报纸的头版。

后来有个记者和我说,“你和公安说的话我全部听到了。”(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听到我和公安的对话的)记者说,“你说的很有道理,你很正常,你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人!你们法轮功修炼者是很好的人。你不开门是对的,你一开门,被他抓了之后,他会没收你的所有财产。”

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第二天我平安过海关返回了香港。此后,我和香港的同修一起讲真相反迫害,助师正法。

在新华社门口静坐反迫害

中共官媒发布污蔑大法的文章,毒害全世界。大法蒙冤,我们香港大法弟子无比痛心,从一九九九年十月底,我们连续几个月在新华社香港分社对面二十四小时静坐。我那时候白天还有工作,经常晚上来静坐,一般从晚上十二点坐到早上五点。周末和休假的时候,我白天也会在。

我们每天白天都拿着写有“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对着新华社的门口读《转法轮》。记者会来采访我们。我天目看到师父的法身每天都和我们一起在那里。

我们一般会先连读三遍《论语》,我看到师父的法身叫记者们不要动。所以记者都是在我们把三遍《论语》读完之后才来采访我们。每一个学员都向记者们讲述法轮大法的真相,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亲身体会,讲述为什么坚信法轮大法。每一个学员当时说的都非常精彩。

让我感到震撼的是,有一天白天,我们大约十几人在那里读《转法轮》,我们一直读,突然间新华社香港分社的玻璃大门崩裂了。这裂开的大门,预示着中共的谎言终象这玻璃门一样破裂。。

从一九九五年得法到今天,转眼将近二十六年过去了。二十六年,一个世纪过去了四分之一多。在这期间,我和同修们走在精進实修、助师正法的路上,虽然经历了风风雨雨,但越来越坚定。能和师父同在,和正法同在,是多么的荣幸!

(香港真相点交流稿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