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丈夫讨公道 唐山教师周秀珍被迫害致死经过

更新: 2021年04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七日中午,周秀珍开始感觉胃不舒服,十八日凌晨三点便血之后,倒地不起,十八日一天一宿大量便血、吐血,十九日凌晨,由于失血过多开始昏迷。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上午十点三十七分,不幸身亡。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九日,是周秀珍,唐山第十一中学高级优秀教师,被中共公检法迫害致死一年之际。她的丈夫于二零一二年被冤判十二年,美国国务院发布二零二零年度国别人权报告,关注法轮功学员卞丽潮依然被非法关押。其实,近几年的美国人权报告中,都有提及卞丽潮一家被中共迫害的案例。

'卞丽潮、周秀珍夫妻合影'
卞丽潮、周秀珍夫妻合影

周秀珍,一九六五年一月十日,出生于河北省廊坊市霸州市信安镇,排行老八,有三个哥哥,四个姐姐。一九八五年,考入河北体院,就是在这里,结识了她未来的丈夫卞丽潮。

一九八九年,两人毕业,双双被分配到唐山工作。一九九零年,他们的女儿卞晓晖出生了。丈夫卞丽潮天生心脏机能亢进,伴随高血压,医院诊治无效,建议回家休养。

机缘之下,卞丽潮于一九九六年走入法轮功修炼,所有不适症状逐渐消失,夫妻俩亲眼见证了法轮功的奇效。即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后,周秀珍也一直默默支持丈夫修炼大法。

丈夫屡遭迫害妻子也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卞丽潮为了让百姓破除谎言,了解真相,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被居委会人员恶意举报,被绑架到派出所。正在外面带学生考试的周秀珍闻讯赶回家,促使其单位出面,把卞丽潮救了回来。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卞丽潮再度被唐山警察非法抓捕,定罪的证据竟然是家中存放的空白光盘盒。周秀珍也被非法拘留十天,公安局却不给任何拘留证明。

当时的周秀珍还不知道中国的警察有多邪恶,她被刑警大队的人连哄带骗的在五张空白清单上签了名字,后来才知道刑警大队的这些人,盯上了家中用来买房的十几万现金。构陷案卷里的抄家清单上只列有一千四百八十元现金,十几万现金不翼而飞,周秀珍欲哭无泪,这才知道自己被这些声称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警察给骗了。

周秀珍常说,这么多年,只知道共产党腐败,却体会不到,这一被抓,倒把她抓醒了。

勇气和毅力 不屈不挠营救丈夫

在这起“二·二五”事件中,河北、东北、山东共有一百多修炼人,因为参与了当时神韵光盘的制作和传播,被非法抓捕,卞丽潮竟被公安局莫名其妙的定为河北“二号人物”。事出之后,周秀珍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之前,在网上也见过不少修炼人被迫害致死的新闻,周秀珍想要保护自己的家庭,不能让女儿没了父亲。痛定思痛,跪倒在李洪志师父的法像前,她从小对神佛有着天生的敬畏,周秀珍当下便发了誓愿——一定要让丈夫平平安安的回家!

丈夫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周秀珍多次去路南刑警大队,找当初带头抄家的头子,索要自己和丈夫的个人物品和家里的十几万元钱,对方却矢口否认。

无奈之下,周秀珍咨询律师,律师建议周秀珍走控告的法律途径,于是周秀珍每隔一段时间,便往公检法司各个有关单位,寄一封控告信和公开信,将路南刑警大队的贪污情况广而告之,然后再把文章曝光到腾讯、新浪、网易的微博、微信等各媒体平台。

周秀珍一边通过正常的法律手段努力,一边通过媒体的力量求得舆论的关注,同时,唐山一些修炼人和明白真相的家属主动联系周秀珍,互相鼓励,交流经验。

“二·二十五”事件受害者被非法庭审后,不让受害人家属旁听,反而成了一种常态,当家属要进入庭审大门之前,都会被法警询问一句,是否修炼法轮功。每当这时,大多数家属被问得哑口无声,周秀珍却机智的反问法警:“这跟开庭有关系吗?”这下轮到法警懵了。就这样,周秀珍多次带着不少家属顺利的进入了法庭旁听,亲眼见证这一幕幕审判好人的黑暗时刻。

周秀珍相信神佛都是以慈悲为怀,绝不会无视人间苦难,因此每次开庭前,都会长久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保佑自己能顺利进入庭审现场。结果证明,周秀珍做到了。

丈夫被非法判刑妻子不顾艰辛伸张正义

二零一二年七月,卞丽潮被冤判十二年,法院没有给家属判决书。周秀珍只身前往唐山市路南区检察院、路南区法院讨要说法,无果。丈夫单位的校长早在其被捕之后,就私自克扣了其工资和奖金,周秀珍就此找该校长讨要说法,无果。

虽然每次去抗争都是少有成果,虽然每一次的挫折都令人沮丧,虽然每天的日子都过的如此煎熬,但是周秀珍百折不挠,前路愈艰险,前进的信心愈坚定。她擦干眼泪,继续为夫伸张正义,周秀珍的身上总是闪烁着一种难以言状的光芒,这是人少有的勇气和毅力。

二零一二年十月,卞丽潮被转送到保定监狱,周秀珍知道一名叫郑祥星的大法弟子,也是“二·二十五事件”的受害者,被冤判十年,到保定监狱五天后,被打成植物人。有此前车之鉴,于是在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月间,周秀珍多次与保定监狱相关部门及负责人打交道,目的就是提前制止监狱警察将来可能对卞丽潮实施的犯罪。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卞丽潮被转送到石家庄监狱,自此,周秀珍与女儿卞晓晖并肩开始了会见卞丽潮的努力。

二零一三年,几乎每个月,周秀珍都会和女儿日夜兼程,坐七个多小时的火车,去石家庄监狱要求会见卞丽潮,然而并不是每次都能够见到丈夫。石家庄监狱教育处、狱政处与会见室互相推诿办理会见事宜的责任,即使律师陪同,周秀珍母女一起去,监狱也是百般刁难。

周秀珍母女第一次争取到成功会见的机会时,卞丽潮第一句就是“每一次的见面都可能成为诀别。”可想而知,卞丽潮在监狱里面承受的迫害和压力必定不少。

本来,在监狱会见亲属是法律赋予当事人及其家属最基本的权利,可是就连这最最基本的权利到了监狱警察口中竟然成了服刑人员表现好的奖励。专管会见的监狱教育处处长换了好几个,但让周秀珍母女会见卞丽潮的门坎却从来没变过。大多数时候,周秀珍都能“磨洋工”似的将会见进行到底,但是个别时候,实在不让见,也是真的没有办法。

其实,周秀珍在会见当事人这件事上,已经做的相当出色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大多数受害人进入监狱后,没有外面家属和团体的密切关注,狱警的迫害力度和手段就会越来越严重;家属在外面有的不懂如何会见,有的因为同是修炼人所以害怕去会见,这就很可能使得受害人在狱中的生存环境越来越差,所以为了保证自己亲人的安全,以会见作为切入口,是必须的!

周秀珍抱着这个观念,和表妹陈英华走访了大量受害人家庭,以同是家属而非修炼人的身份启发了大量家属名正言顺的站起来,为了自己和家人应有的权利去抗争、去努力!

只要有时间,周秀珍就陪着其他家属去监狱,会见罹难的修炼人。可以说,周秀珍在千辛万苦、想方设法的用自己的微薄之力,把如一盘盘散沙般的修炼人及其家属一点一点的凝聚起来。

“路南媳妇”是唐山警察称呼周秀珍的方式,一般警察一见她就躲,“周老师”是在修炼人及家属中传颂的名号,家属们都愿意听周老师讲她与警察交手的经历。

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自媒体刚刚兴起,新浪、腾讯、网易微博限制不是很多,人们在生活中无处说理,只好把阵地转到网络,周秀珍也不例外。她一方面经营着自己的微博微信账号,一被封号,马上重开;另一方面,关注着他人遭遇的苦难,并与之私信相互鼓励。

别看周秀珍是名女子,她却像大丈夫一样讲义气。二零一三年,丈夫的律师在靖江被非法拘留,周秀珍急忙向校长请假,放下一切事情,克服一切阻碍,只身前往声援。一天一宿,买的火车站票,然后坐大巴,坐三码子……换了好几种交通工具,终于抵达目的地,等候多时才见到王律师,王律师既惊又喜,感动不已。

周秀珍虽然积累了不少与警察打交道的经验,但是在丈夫的会见问题上,仍旧存在重重阻碍。由于每次会见都不是很顺利,周秀珍便把每次申请会见的过程和会见中了解到的事实、所见所闻所感照例发到网络上,微博、微信、博客等等各平台,这自然激起了石家庄监狱相关负责人的强烈不满,这些警察干了亏心事,却害怕自己的丑陋行径公之于众。

即便周秀珍母女有时候能会见到丈夫,听卞丽潮叙述狱警对他的所作所为和他自己的身体状态后,周秀珍母女也是义愤填膺,气恼不已。看到至亲之人在监狱里面被迫害,试问有谁能沉得住气呢?既然无处说理,那就把这些无理之事曝光天下!(中共不法人员)敢做,还怕人说吗?

周秀珍被诬判四年 迫害致吐血

可谁会想到,周秀珍发到网上的那些在为夫申冤过程中亲身经历的遭遇和文章中描写的事实,暴露了公检法司系统腐败的现象,那些如铁一般的事实,却在唐山和石家庄恶警的生搬硬套、诽谤构陷中,成为了给她定罪的“事实依据”!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唐山恶警同样以“刑法第三百条”罪名非法抓捕了周秀珍。二零一五年八月,非法判处其四年,周秀珍被转送至河北省女子监狱。

二零一六年十月五日,第九监区开始对周秀珍“转化”,每天把她拉到一个没有监控的房间,强迫她观看诋毁法轮功的视频,周秀珍不但没有被转化,反而就视频所捏造的证据一一对狱警进行反驳,问得监狱警察一个个哑口无言。

有一天,因为周秀珍不写“四书”,一个叫许培的警察大骂周秀珍“没人性”,周秀珍刚想反唇相讥,却被同组的服刑人员拉出了小屋。

在这种精神虐待及高压迫害下,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晚,周秀珍被迫害致大量吐血、便血,被送进石家庄和平医院住院五天。诊断结果是,肝硬化失代偿期。五天之后,周秀珍被转回监狱医院。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周秀珍回到九监区,在监区长孔潇飞的指使下,监区警察每天指派服刑人员,从早到晚拿来“四书”范本,逼迫虚弱不堪、需要静养、连说话都没力气的周秀珍“抄四书”,否则不让其睡觉。

同时,监区警察每天轮流、多次逼迫周秀珍打电话,告知远房亲戚,将医药费交给监狱。周秀珍从同监舍服刑人员口中得知,医院称其生命垂危,所以监狱想要急忙给周秀珍办理保外就医,以免死在监狱里,但是又想在甩掉她这个包袱之前,让她写个“四书”,监狱顺便捡个便宜,捞个政绩,因此,就出现了上述情况。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周秀珍第二次大量吐血、便血,监狱迅速将其转送到石家庄以岭医院(私人医院)进行抢救。从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晚,到二十六日清晨,周秀珍一共呕吐大约九百毫升鲜血,且大小便失禁,血压四十,心跳四十。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早七点,一个护士拿着一张写满字的A4纸问奄奄一息的周秀珍,“你有信仰吗?”周反问一句,“这和住院有关系吗?”之后,周秀珍马上向主治医生提出出院申请,并签字。

女子监狱曾三次向唐山司法局申请“保外就医”,却均被拒绝;向霸州申请,同样遭拒。唐山方面拒绝。原因很明显,“君子坦荡荡”,周秀珍本人的果敢、正直在唐山公检法圈子是出了名的,“小人常戚戚”唐山恶警当年好不容易把她抓起来,现在当然只会落井下石。

就是唐山的拒绝,使得周秀珍错过了最好的治疗机会,监狱的主旨:只要你不死,就一直关着你。半年的拖延,对于一个随时有生命危险的病人来说,太久了,如果第一次唐山就同意了申请,也许周秀珍不会病的这样严重,更不会这样早地离开人世。最后,监狱找周秀珍的三姐作保,向廊坊提出申请,终于把周秀珍像甩包袱一样的推出了监狱。

生命垂危中回家 在骚扰中离世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周秀珍躺在一百二十救护车上,被监狱押送至廊坊长征医院,随后由家人转送到北京三零二医院救治。期间,周秀珍由于吐血、便血多次,身体各项指标太低,达不到手术标准,遂只能出院,靠吃药、输液维持生命。

周秀珍在“保外就医”期间,生命垂危,却频频被当地司法局人员骚扰。

'周秀珍受迫害前'
周秀珍受迫害前

'周秀珍受迫害后'
周秀珍受迫害后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周秀珍刑期终止,但来自于廊坊当地警察的骚扰却没有停止。房东含泪恳求周秀珍母女赶紧搬走。无奈之下,这对母女只好费尽周折,于二零一八年六月,回到了唐山老家。

刚到家第二天,唐山恶警便来敲门骚扰。二零一八年七月,女儿想带母亲去北京求医,怎料母女身份证却在车站被恶警扣下,连医生都不让看,这简直就是把人往死路上逼。

二零一八年七月底,周秀珍在女儿、女婿的陪同下,前往山西定居,却在高速路口再次被扣身份证。

二零一九年初,周秀珍三人去石家庄探望狱中的卞丽潮,不但办理会见手续阻碍重重,而且监狱对女婿的个人情况盘问不止,随后的几个月,甚至还对其进行多次电话骚扰。

二零一九年九月,周秀珍女儿刚生产,坐完月子,再一次遭遇当地警察通过威胁房东驱逐的戏码,一家四口不得不另觅他处。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住处,当地警察仍不罢休,竟然去周秀珍新住处的物业无端盘问,使得物业人员对周秀珍一家冷眼相看。

就在这一次次的骚扰中,周秀珍不幸含冤离世,享年五十六岁。

然而,即使人已经去世,当地警察仍不甘心。不但在出具死亡证明的过程上,制造重重障碍,而且在出殡那天,竟然专门派人去火葬场核实火化情况。半个月后,仍有警察给殡仪馆打电话询问周秀珍是不是真死了……

但令人惋惜的是,周秀珍至死都没有等到一家团圆的时刻。那套原本整洁温暖充满欢声笑语的房子现在却变得遍地积灰,冷清寂静;那个原本可以很幸福的家庭现在却变得支离破碎,父母子女天各一方,甚至生死相隔,再也无法破镜重圆,获得团聚。

周秀珍,在二零一七年,“保外”出来后,终于下定决心,走入了大法修炼,只是她走入修炼的道路是如此得坎坷。她用自己倔强又果敢的生命,为丈夫和无数当事人、家属、律师等追求自由做出了珍贵的努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