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律师被枉判入狱多时 家属刚收到“逮捕通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六日,长沙律师孟凯的母亲在门上收到一张贴着的纸条,上面写着有一封挂号信请到指定的邮局去取。随后,七、八十岁的父母急匆匆的赶到指定的邮局,打开一看,是一份盖着长沙车站的邮章的信封,寄信人署名雨花区公安分局,里面是一张浏阳市公安局出具的非法逮捕通知书,而通知书的落款处的日期是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

为什么在被非法关押构陷了五个月,枉判入狱多时后才补开了一张所谓“逮捕证”呢?执法者显然不是按照法律程序来走,而是随着个人意愿可以随意的改动法律程序。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八日早五点,孟凯出门前往外地帮公司打官司,在途中被浏阳市公安局非法抓捕戴上手铐,下午四点被十多个警察挟持到家中,非法抄家并录像拍照。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与二十八日,长沙市公安、警察、派出所、小区人员穿便装上百人,深夜撞门入室,绑架了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连80岁的老人都要绑走。当被问到为何绑架人?曰:“我们是奉命行事!”且没有任何法律上的手续与依据。这二十多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有博士生、高干、教师、律师等,都是有文化有素质的修炼真、善、忍的修炼者。

孟凯家人得知情况后,赶往雨花区公安分区咨询,其中一名刑警支队长说:“问他认不认罪,他都不认,他这个态度那要判他十年。”十月二十九日家人被电话通知前往青园派出所拿逮捕证。当日十点,孟凯被挟持到长沙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近五个月的非法关押中,孟凯家人前后在外地请了两位律师前往长沙第一看守所探视,都被公安剥夺合法权利。二零二一年三月,孟凯家人到看守所给他送钱时,显示“查无此人”。孟凯本人已不在看守所,第二天,家人前往办案单位雨花区公安分局咨询,都以“不知道”为由搪塞家属。

三月底,家人获悉孟凯已被秘密送往长沙监狱,又马不停蹄地赶往监狱了解情况,而监狱方面直言:“没得到领导的通知我们不能告知”。当问到送钱送衣时,说:“什么都不用送,都有,在这学习一个半月,就会告知人分往哪个监狱。回家等着就行了。”

孟凯曾就读于武汉华中农业大学的法律系经济学,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那年,他正在当律师并参加考研究生,因为他修炼法轮功,并从长沙带了两千张大法真相资料到岳阳,被人举报,被岳阳当地“610”绑架、非法判刑七年。孟凯出冤狱回来后,全家由于工作调入长沙。他也来到长沙,做过不同的工作,二零一九年十月在一家公司做法务,帮公司解决了很多搁置已久没有解决的问题。法务部总管说他是没受污染的好人。同事们都夸他正直善良。

自从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与二十八日长沙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看守所关押迫害后,十几个的家庭被拆散,年幼的孩子失去了父母;年迈的老人失去了子女,孝顺的孩子也不能尽孝。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看守所中长期受监管控制、被剥夺自由、不放弃信仰的就被长期监禁或面临非法判刑,而家人们又一次遭受精神上的打击和身体上的伤害。文静被秘密关押到位于长沙开福区的捞刀河洗脑班后,她的母亲由于经受不住打击,在年前含冤离世。孝顺的女儿连母亲最后一面也没能见上!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试想一想:不让做好人、做好人遭迫害、讲真话遭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