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洁冰清法中莲 学法修心多救人

更新时间: 2021年04月2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我老家的一个大爷,以前给他讲真相,他不怎么听,现在看见我就喊:“法轮大法好!”他也不管人多人少。我给人家讲完真相,对方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了,就给他一个真相护身符,告诉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有时候,我出去讲真相碰见讲过真相的人,都会跟我说:“俺们成天都在念呢!”

我每天早早起来,炼完动功就开始学法。发完六点的正念,给孩子们做早饭,送小孙女上学走后,我就给师父上香,我跟师父说:“弟子要出去讲真相救人了,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请师父把有缘人带来相遇,让坏人远离。”我带上真相资料,有时走路,有时坐车,有时到市场,有时到商铺,东西南北,不求数量,注重每讲一个人就把真相讲透。

四弟媳对我说:“嫂子,我下地做活,一边做,一边念,心里美的很呢!我这庄稼就是长的好。”四弟一家种了十几亩花生,还得照顾四个外孙、外孙女。四弟俩口子每天下地干活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干活也不觉的累。到收获的时候,他家的花生个个饱满,产量是最高的。

一九九八年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从此跟随师尊走上了返本归真、助师正法的修炼大道。从二零零四年开始,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我和老伴从注重给亲朋好友讲真相,到后来开始走出家门讲真相。大街小巷遇到的人,同事朋友,都是我们讲真相的对像。二零零八年,老伴去世,我就开始自己走出去讲真相救人,一直坚持到今天。

多学法

师父说:“证实法不是常人做的,大法弟子才配做的。所以呢,多学学法,多学法。”[1]

我就按照师父说的做,在学法上从不放松。刚开始,我给自己规定必须三天学一遍《转法轮》。每学一遍,就在本子上画一横,再学一遍就画一竖,学五遍就是一个“正”字。这样,一个月就画了两个“正”字。我这样不是为了炫耀自己学的多,而是对自己有个压力,让自己不能偷懒,因为稍一松懈,各种杂事就来干扰。我说,不管家里有天大的事,我得学完每天的三讲法。后来,随着外出讲真相救人时间的增多,我就改为一天学一讲《转法轮》,再有时间就学师父的各地讲法,零星的时间就背《洪吟》。

二零二零年年初,随着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不断的蔓延,我住的小区也开始封门。我想,不能出去讲真相救人了,那我就好好多学法。现在有时间了,我就把法背下来。我是自己在这里住,为了抓紧时间,我一天两顿饭,不饿就不吃。在开始的几天里,背的没有那么快,后来越背越快,越背越想背。有时候背着背着法就流泪;有时候背着背着就感到身体轻飘飘的;有时候背着背着身体“轰”的一下热的不行。

一个多月下来,我就把《转法轮》背了一遍,《洪吟》、《洪吟二》倒背如流。师父的各地讲法我也是尽量的多学。随着疫情的减轻,小区解封,我又可以出去讲真相救人了。

还有一点要说的是,每当我想在家学法、背法的时候,到了该出去讲真相救人的时间我还没有出去,背法就背的很难,总是记不住。而我一想得去讲真相了,这段法就背的很顺利。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双手合十,谢谢师父的加持。

以人接受的方式讲真相

我讲真相有一个体会,就是得看人讲,瞅瞅他的身份,瞅瞅他的接受能力。

一次在火车上,一边坐着一个信佛的人,一边坐着一个信主的人,两人在那争论的厉害。两人问我信啥的?我说:“我给你说,圣经启示录里说的抹兽记,就是让你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那党团队就是‘兽记’。只有魔鬼撒旦才不让你信神,魔鬼才会用血旗做标志。你那时候举过拳头,发誓要把命交给它,它就在你额头做了标记。你们信主的说要得永生,你不抹兽印,你怎么能得永生?”

信主的人赶忙说:“啊,是这样啊!”我说:“你们经常说的‘撒旦滚开’。可是你不知道你自己是站在撒旦一伙里的,你让它滚,它会滚吗?你站在撒旦无神论的圈子里说你信你的主,你说你是真信吗?主也保护不了你,是不是?给你起个名字,退了吧?”他说:“行行,退!全退了!”

我又对信佛的人说:“你听明白了吧,不管你信啥,只要是信神佛的,都得退出中共的邪恶组织。你不能加入了无神论的组织,然后又说我信佛。就是说你不能在不信神的组织里信佛吧?这本身就矛盾。你也赶紧退了吧。”她也说:“你今天这一说,我才明白过来,你赶紧也给我起名退了吧!”

一次,看到扫大街的环卫工人,我跟他打招呼:“老弟呀,这么热还在干哪?”说一些家常话,然后我说:“你瞅你们给街上打扫的多干净,人们少吸多少灰尘,多好。”我说:“你小时候戴过红领巾没?”他说:“我在老家是老支书,我是老党员。”我说:“你瞅瞅,你给共产党干了多么多年,你不还是个扫地的?这党、团、队不能要,把它退了吧。你看前一阵子疫情多严重,下一步老天淘汰人,这入过党、团、队不退的人,都会被淘汰。”他说:“行行行,不要了,不要了。”他用真名退了。

我住的楼上有一个警察,经常把他的警车开在我的门外,我们楼上楼下的相处了好几年。有一天,他碰到我,悄悄的跟我说:“姨啊,听说法轮功有个名单,你知道不?恶人的名单?”我说:“我不会上网。”他说的意思是,想让我给看看恶人榜上有没有他的名字,他叫某某某。

我说:“我不会上网。不过,你别熬煎,有个办法。”他问:“啥办法?”我说:“赶紧把你入过的党、团、队退了。再有,以后人家让你开车出去呜呜呜呜的跑,那你就看见东边有发资料的,你往西开;看见南边有发资料的,你往东开,你就溜蹓跶达的只当没看见。这样,你的工作也执行了,你也保护法轮功了。”

他说:“姨呀,你今天听的音乐我也听见了,我在你这儿都听十年了。我看你天天很精神,我知道你是好人。我是乡里娃。”我说:“娃子,我也是乡里的,我把你当自己的娃子。别熬煎,咱们互相都保护着。你这党我给你退了,咱们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回老家的时候,我就给老亲旧眷讲真相。每去一家,我都带上礼物,带上真相资料,以走亲戚的形式,先关心他们的生活,唠唠家常,然后给他们讲真相。不管是大队干部、还是普通人家,不管是亲戚、还是邻居,不管他们是社会的高阶层,还是耷里耷瓜的社会底层,我没有看不起人的心。因为师父说:“世上的人都是我的亲人。”[1]我就是要去讲,去救了他们。有个婶子拉着我的手说:“娃子,你成天做好事,咋谢谢你呢?”我说:“是大法师父叫我做的。你要谢,就谢谢大法师父吧!”

我们这个家族里有一个管我叫三娘的大队支书,因相信法轮大法、三退了而受益。大概在二零一六年的时候,有一次他出去游玩,在坐船的时候,船上少个什么工具开不了, 让他帮忙下船去取工具。没想到,他下船没走多远,忽听到后面“轰隆”一声,他扭脸一看,船竟然爆炸了,一船的人,就幸存了他一个。他吓的当时就愣在那里,半天没缓过神儿来。他回来跟他奶奶说了这个事,他跟他奶奶说:“我三娘那时候叫我退党、团、队,还让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这就会遇难呈祥。这就是我退了党团队,遇难呈祥,神保护我了!”

为对方考虑

我出去讲真相,都会穿戴得整整齐齐,衣服穿得干干净净的,衣服都穿好的。刷牙洗脸,仪表整洁,到外面不让人小看。当然,倒不是为了让人高看,而是为讲真相给人一个好的印象。

每次的同学聚会,我都会去参加,证实大法。同时,再看看还有谁没三退,就给他讲真相,劝三退。多年的修炼,师父给了我最好的一切。好多年的同学已经认不出来我的模样了。有一个同学,当别的同学告诉他我是谁的时候,他非常的吃惊,仔细看看我说:“你咋黑妮变白妮了呢?脸上的杂面星(雀斑)咋没有了呢?”还有的人捏捏我的胳膊说:“你看看你,胳膊上的肉还这么结结实实的,俺们胳膊上的肉都松松的。你是在向年轻人退,俺们是在变老啊。”我说:“你们看看我的身体,就知道法轮功好不好了,就知道到底是谁在说瞎话了。你们都是有知识有水平的人,可别跟着瞎说。你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保证会身体越来越好。”

在讲真相救人的时候,得为对方考虑,不能让人家有顾虑心,所以我每次出去讲真相,差不多都是单个人对单个人。坐上私人拉货拉人的小三轮,一路走起来,就开始给司机讲真相,从瘟疫严重,生活挣钱不容易,到共产党撒谎,隐瞒真相造成封村封小区;从瘟疫有眼,到瘟疫出现的原因;从明朝末年的瘟疫说到现今的瘟疫。再讲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共产党的邪恶,再说到三退保平安,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避瘟疫,得平安。最后到站下车,我再给他真相护身符,告诉他随身带着,整天在外面跑,保平安。再给他本真相手册,告诉他回家好好看看,这上面说的更明白。你看明白了,再给亲朋好友也传着看,让大家都得好。很多人都连声感谢,有的还说:“俺们这是遇到你了,才知道了真相。要是没遇到你,俺们不是就没救了?”

我发现给生意人讲真相的时候,买他的东西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我经常到市场买点蔬菜,一次一元、两元的买一点蔬菜,讲退一个人。再到另一个摊位买一点蔬菜,讲退一个人。后来买的多了,人们看到我就叫着来买菜,还调侃说:“你买菜也不问价钱,也不管多少,你不怕我少给吗?”我说:“问啥?给多了多吃一口,给少了少吃一口,能咋样?”他们说:“你真是和别人不一样,有气量。”

有一天,我到市场买菜,上午买了两根丝瓜,讲退了一个人。下午,又在大路上遇到一个有缘人,也是个卖丝瓜的。我想救他,就又买了他两根丝瓜,劝退了他。回家后,儿媳奇怪的说:“妈,你上午买回来两根丝瓜了,下午咋又买两根丝瓜?”我说:“看着怪好的,就多买了两根。”其实她哪里知道,买两根丝瓜就劝退了一个人呢。

在外出讲真相的过程中,有时候也遇到一些看似危险的情况。有一次,我正在给一个人讲真相,给人讲的时候,我一般不看其它的,就是一心一意的想给他讲明白。大街上声音很嘈杂,我的声音也很大,在一个站牌旁讲退了一个人,我给了他真相护身符,真相小册子,那人千恩万谢的走了。我也往相反方向走,就看到在站牌的另一面,就站着一个巡警,我和他之间只是隔着一个公交车的站牌。我赶忙双手合十,在心里谢谢师父,是师父保护了我,隔开了声音。

到一个地方讲真相时,我不贪多,注意安全。今天这一排门店讲几家,然后就走,坐车或者步行到另外的地方讲。明天到其它地方讲,后天到乡下讲,过一段时间再回来讲。要记住哪几家没讲,陆陆续续的都讲到位,该救的就救了,该讲的都不会落下。只要我心正念正,师父就在不断的加持和鼓励我、保护着我。

精進再精進

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我越来越感觉整个身心发生了强烈的变化。当我三件事都做的好的时候,师父的法身就出现在我的眼前,金光闪闪的。在我打坐炼功的时候,有时会看到另外的空间,鸟语花香,还有动物植物,生机勃勃。我还看到有的地方是空白的,什么也没有。我就想,这是师父告诉我这里是需要我去救人的地方,我得赶快救人,不能留下空白。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我尽力让自己每天都溶于法中。我不断的告诉自己,放下人世间的一切,都不可看重。只有大法,只有救人,其它的都不重要。我们修炼人要放下常人中的一切,但也要圆容大法。别人家的老人象我这么大岁数的,大多都是七病八痛,需要人照顾。而在家里,我还在给儿子孙子做饭。我对儿子儿媳说:“你妈有这样的好身体,是因为什么,你们心里最清楚。你们也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记住感恩大法师父。”儿子儿媳和孙子孙女都非常敬重大法。

我出去讲真相,他们从不阻拦,小儿子还常常跟我开玩笑说:“妈,你这兜里装的啥宝贝,这么沉,要不要我开车给你拉上?”我说:“我这可是百宝袋,都是好东西。”我有时也跟他们说:“你们需要我帮助的时候,我义不容辞。我是修大法的,在我心里,大法是第一位的。有时候我没错开时间,耽误你们吃饭,你们心里要有个数。”儿子儿媳、闺女女婿都明白真相,做了三退,也都在大法中受益,都在不同的工作岗位顺顺利利,事业有成。

人的年龄我从不看重,人世间的名利享乐我也看的很淡。儿子孝敬我,新买了房子,装修的温馨舒适,让我去住。我看看他的高档小区,离闹市区太远,我出入不方便,耽误讲真相救人,我没去。我对自己说,人间再好,也比不了天堂,人世间的享乐,只能消磨炼功人精進的意志。

同修说我天天出去讲真相辛苦了,我没当成辛苦,也没当成任务,我当成了应该。尤其是看到明白真相的人得救了,我心里非常高兴。要是一天没出去讲真相,或者自己做的不好,我就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师尊,对不起,我今天做的不好,心里太后悔了。”不管啥事,我都会跟师父说。

我在家里为了不耽误早起炼功,再热的天,我都不开空调,这样就不容易睡过头。过了年后,儿子儿媳、孙子都在我这里住着,孩子们工作忙,有时晚上很晚才回来,他们刚睡下,如果闹铃响了,会影响他们休息。为了不影响他们休息,我的表早上不定闹铃。我把那享受、懒散都当成敌人,一点不注意,都会被干扰,不能给它空子钻。晚上为了发十二点的正念,我大都是在晚上近十一左右开始炼静功,炼一个小时的静功后,起来洗洗脸,喝点水,抖擞精神就发正念了,正邪大战不能有一点含糊。

今后,我唯有精進再精進,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跟随师父回到真正的家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