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吉林省女子监狱部份包夹和帮教的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是邪党迫害法轮功的黑窝,是全国迫害法轮功的典型单位。在二零一九年春天,全国各个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监狱,都派人来这里“学习”迫害法轮功的经验。这里对外说是“春风化雨”,是“教育转化”,美其名曰“教育监区”,确切地说,应该叫暴力监区。因为这里是靠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的。

这里有“包夹”,即在日常生活中看管法轮功的刑事犯,和“帮教”,即学过法轮功,但是帮助邪党从思想上“转化”其他法轮功学员。两套系统合伙迫害,都是受邪恶狱警的指使,主要的是监区长或小队长。

包夹打头阵,把法轮功学员从肉体上用尽各种方法折磨,迫害致这个学员肉体实在承受不住了,再用帮教灌输那些诬蔑法轮功的歪理、谎言等等邪说,逼迫法轮功学员承认这些。没有多少人真正相信那些邪恶的东西,基本上是身体承受到极限了,她们的目的就达到了,这就算“转化”成功了。在八监区,每个监舍都有几个犯人当包夹,看管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这就是她们的所谓“改造任务”。用刑事犯当监舍长,一般监舍长都是主包夹,用“转化”成绩,给包夹们记分,用来减刑。所以,这些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命。

她们在监舍是老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里就是这些人行恶的地方。有些刚来的刑事犯可能还有点善念,不太习惯做这些坏事。那些恶包夹就教她们做,不做可能会被其他的刑事犯特别是监舍长训斥,慢慢的也会泯灭良知、参与辱骂、迫害法轮功学员当作本事。能保持住正义感有善念是极少极少的。那么,这些包夹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呢?她们都是采用的什么办法呢?

这些包夹,大多数是刑期比较长的,有杀人犯、毒贩子、诈骗犯,还有利用职务犯罪的,因为吉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基本上不干体力活,所以有些犯人的亲属就利用各种关系把这些犯人分到或调到八监区,她们大多数都是通过人际关系进来的,因为有后台,所以作恶有恃无恐。

一个包夹曾经“自豪”地说,八监区的包夹是监狱的白领,意思就是监狱的管理人员。还有的包夹对法轮功学员说,我们代表政府,你们是政府的敌人。因为政府信任这些人,所以这些犯人在这里基本上是无法无天,对法轮功学员打、骂、训斥是家常便饭,不给吃饱、每天只给少量的水喝、不让洗漱甚至有的连续一个多月不让碰水、每天睡很少的觉、每天只许去三次厕所、从早到晚一个姿势,凳子应该是幼儿园小孩子坐着合适的高度,还要双腿并拢小腿直立,两手放在膝盖上。有时恶包夹们还要在你两腿间夹一张纸,纸掉了就挨骂。不许与别人说话、大冬天不让穿棉衣,稍有不从就招来打、骂,严重的去蹲小号……

这些人对法轮功学员这样残忍的做法,监狱方面是明知却假装不知道,任由这些犯人胡作非为。

一、曝光部份包夹的恶行

1.包夹王阔

长春人,经济犯,迫害法轮功学员雷秀香,因为雷秀香不报数,就恶狠狠的把雷秀香拉到厕所,要把雷秀香用水呛死。雷秀香大喊,她就用水泼,雷秀香的衣服都湿透了。迫害法轮功学员周叶玲,打周叶玲,在走廊都能听见喊叫声。迫害法轮功学员党燕华时,不许党燕华洗漱,还骂她身上有味,逼迫党燕华背监规,整天骂党燕华是“卖国贼”。

2.包夹查光

查光,白城人,经济犯,因为法轮功学员雷秀香不参加点名报数,就给雷秀香戴手铐,并大打出手,把她的眼睛打得看不清东西。迫害法轮功学员赵宇晶时,因为赵宇晶不“转化”,除了不让洗漱、不让正常睡觉、不让吃饱外,每天逼迫坐小凳子,她还搬个凳子,坐在赵宇晶对面,逼迫赵宇晶看着她。后来她女儿死了,她才收敛了一些。

3.包夹滕亚辉、巩翠杰

滕亚辉、巩翠杰,非常恶,骂人是常事,迫害法轮功学员李亚珍时,不许李亚珍上厕所不让洗漱,不让洗衣服,内衣内裤都不许换洗(在这里每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基本都受到过这种侮辱),因为是春天,长期不让换洗内衣裤,不让洗头,不让洗脚,身上有味,还遭到挖苦谩骂。滕亚辉还说,就是不让你换洗,我让你裤衩子立起来。包夹巩翠杰罚法轮功学员李亚珍坐小凳子,持续一年时间,每天一个姿势坐在小凳子上,由她看着,一动不动从早上五点坐到晚上九、十点。

4.包夹王淑文

王淑文,诈骗犯,松原人,是所有包夹中最邪恶的一个,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打嘴巴、用脚踢。在二零一九年一月三十日晚上,包夹王淑文受狱警小队长高阳和监区长倪笑红的指使,对磐石法轮功学员邹淑艳打嘴巴、一会儿打几个、一会儿打几个,从五点一直持续到七点三十分;在一楼迫害法轮功学员李亚珍时,由几个包夹配合王淑文,联合起来围攻她一个人,从早上三点或二点起来,坐小凳到晚上十二点左右,每天坐到几点,由王淑文说了算。当时是十月份,没有暖气,很冷,她让李亚珍坐在走廊门口,把李亚珍冻得直哆嗦,期间,限制喝水,限制上厕所,每顿用小饭碗给半碗饭或更少,给一、二片咸菜;法轮功学员金燕反迫害,不坐小凳,躺在地上,遭到包夹王淑文多次殴打,并被王淑文构陷,强行关进小号两个多月放出。法轮功学员连金华因反迫害,遭到包夹王淑文多次殴打,一天半夜,睡梦中被王淑文强行从床上拽起,逼迫写所谓的“五书”。王淑文是出名的邪恶,她自己说在她手下“转化”过几十人,都是用这种方法“转化”的。

王淑文还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物,在法轮功学员的账上定物品,让法轮功学员付钱。因为在她监舍,这些学员怕她报复,只好默默忍受。有人自己都舍不得买吃的,每个月都给她买。一次,经常给她买东西的学员离开了这个屋,她马上就在另一个学员账上定物品,还是不给钱,这个学员也不敢声张,怕她给“小鞋穿”。

5.包夹刘平平

刘平平,诈骗犯,此人自己说是律师,但是太坏了,太阴险邪恶了,她总是用心计害人,迫害刘香卓时,设计把刘香卓送进小号迫害。后来刘平平被原办案单位提走,不知又牵扯什么案子。

6.包夹郑丹

郑丹,长春人,杀人犯,二零二零年七月,法轮功学员楚占锋反迫害,遭包夹郑丹殴打,并在三楼大员(刑事犯中小队负责人)李笑雷及包夹构陷下,强行关进小号,一个月后,才从小号放出来。二零二零年,法轮功学员迟淑玲被包夹郑丹强行禁足三个多月,借口是没有所谓“转化”好。后来郑丹和孙英杰等几个人迫害车平平,每天都能听到那个屋子的打骂声,大早晨就唱邪恶的歌干扰刺激车平平,几个楼层都能听见。

后来,郑丹到二楼迫害法轮功学员李聪,几个包夹(有田小云、郑丹、杨亚丽、丁玲、李明珠)合伙把李聪迫害的面目憔悴、目光呆滞。她们在二楼打李聪,李聪的哭声、她们劈里啪啦的打骂声,在一楼都听的见,可是,没有狱警制止。

7.包夹高峰

高峰,诈骗犯,很邪恶,她的特点是,骂人尖酸、刻薄、讽刺、挖苦,多年来,参与对很多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比如,法轮功学员赵宇晶不报数,她把小凳子搬走,罚赵宇晶站着。后来多病,胆切除,自己说得了癌症了,住院后,收敛了许多。

8.包夹安海燕

安海燕,北朝鲜人,毒贩子,死缓,开始很能打人,打法轮功学员用书卷成筒打,很邪恶,后来看到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她说法轮功是好人,不再那么打人了。二零二零年冬天,她被送进小号三月,可能是遭到报应了。

9.包夹张敏

张敏,四平人,诈骗犯,自称是修道的,是“道长”。二零一九年在一楼迫害法轮功学员车平平,打、骂车平平,车平平绝食反迫害,遭到灌食,后来被张敏构陷把车平平送进小号迫害。在三楼迫害郭淑学时,不许屋内的其他法轮功学员和郭淑学说话。用下流的语言骂,打、掐、用油笔尖扎,把郭淑学手、脚都扎出血并肿起来,大冬天不让她穿棉裤,每天坐在小凳上,打开窗户冻她,不给吃饱,饭菜每天都倒掉也不给她吃,一天只给半瓶水,不让洗漱,一个多月不许碰水,不让买东西,连基本的日用品都不让买,每次打郭淑学都说是政府让她这样干的。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张敏迫害张学英时,逼迫张学英坐小凳子,每天一个姿势坐着,张学英不转化,她就用下流的语言骂、侮辱。什么难听说什么。后来她被法轮功学员的善感化了一些,哭着对被她打过的法轮功学员说,自己也不想这样对待法轮功,但是没办法。有几次她还暗地里帮助这个法轮功学员,比如,背着帮教给这个法轮功学员一点菜吃,偶尔让洗洗手洗洗头什么的。一次,她对新来的刑事犯说,法轮功是真正有德行的人,我们才是缺德的犯人,但是我们不这样干怎么减刑啊。可惜她的善行不长,每次包夹或监舍长开完会回来后还是疯狂行恶。二零二零年初,她因为和另一个刑事犯打仗被调离八监区。

10.包夹王积平

王积平,诈骗犯,榆树人,是监舍长,对她监舍的法轮功学员管得特别严,不许学员之间说一句话,疑心重,就是帮教她都不信任,骂人,打小报告,法轮功学员王兴香是年近七十岁的老太太,王积平认为她转化的不好,整天看着,寸步不离,不让正常睡觉,王兴香得了高血压仍被逼迫坐小凳严管,还把王兴香骂得大哭。

11.包夹田淑华

由于法轮功学员李亚珍不“转化”,被送到一楼,包夹田淑华就让李亚珍从早上四点坐到晚上十点,吃饭都不许离开,也不许站起来,吃完饭让别人把碗拿走。每天给很少的饭,不给菜,只给几片咸菜,根本吃不饱。限制喝水、限制上厕所。

12.其他邪恶的包夹

丁玲、李翠玉、高云霞、田晓云、戴颖、李笑蕾、王丽娜、付小丹等等,因篇幅有限,不能一一揭露这些人的恶行,希望她们能够改过自新,不要再对大法弟子犯罪。

二、曝光部份邪恶的“帮教”

1. 帮教李明华

李明华,延边和龙(或龙井)人,杀人犯,无期。她到底是不是法轮功学员,没有人确切知道,只看到介绍她的材料,说她搞男女双修,从这一点看,她不是法轮功学员,因为法轮功里没有男女双修。

这个人没有人性,非常蛮横霸道,骂人、损人、惩罚人是家常便饭,无论年龄大小,凡是被她帮教过的,是否彻底转化的,都说她是魔鬼。她大概是二零零二年入监的,一直当帮教,被她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无数。

就是这样一个恶人,却被监区长钱伟当作宝贝,几次帮教开会都表扬李明华,夸她如何能干,本来李明华按往常减刑是二零零零年七月回家,后来一天没减,不知是不是钱伟舍不得她走还是什么原因,但是大家都说是李明华坏事做的太多,遭报应了。

2. 帮教李晓偎

李晓偎,长春市人,刑期十二年。大学学历,能说会道,有两个曾经很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李晓偎的表面所迷惑,听信她的歪理邪说,彻底转化了,并对李晓偎佩服的不行,有的甚至还随从她当了帮教。她讲课时,每堂课都必骂法轮功是某教。因转化法轮功卖力,被邪党监狱记功授奖。是监区长倪笑红的得力干将。

她一般不参与体罚迫害,当她直接污蔑法轮功被法轮功学员反驳时,她就会换一个做法,把法轮功的书拿来,断章取义的曲解大法,伪善的和法轮功学员说,师父叫我们如何如何。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叫你放弃修炼大法。

这两种招数都行不通的时候,她就会把这个法轮功学员重新交给包夹严管。如:她转化长春市的法轮功学员张艳华,几个月都没达到目的,她就把张艳华交给大员丁玲,说张艳华苦没吃够,重新严管,于是,几个邪恶包夹轮番上阵,吃饭、睡觉、洗漱等等都进入上面说的严管状态,十几天下来,李晓偎达到目的了。

3. 帮教华玉茹

华玉茹,松原人,十一年刑期。在被抓之前,流离失所很长时间,失去工作,孩子没有正常上学,这些本来都是邪恶迫害导致的。可是她却把这些都归罪于法轮功,当帮教时,经常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诉自己的不幸,转化过很多人。还培养邪恶帮教,把她的罪行往下传。

4. 帮教张静

张静,通化大龙弯人,七年刑期,是二零零几年才学法的。是华玉茹培养的帮教之一,和华玉茹的做法很相似,在课堂上讲课,经常辱骂大法和大法师父,歌颂邪党。把她家的贫穷、丈夫的死、孩子没有好好上学,没有好的工作等等不幸,都认为是她学法轮功造成的,用此来误导其他法轮功学员。后来有好几个法轮功学员对她说,我们家里都很好,有的原来经济条件不好,学法轮功后,家里环境变得越来越好了,不是你说的那样。从此后,她不怎么说这些了。

张静“转化”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对已经写过“五书”的也不放过。今天找这个,明天找那个,就是让人彻底放弃修炼法轮功,跟随邪党。还让法轮功学员学佛教、道教、学什么这经那经的,什么台湾和尚讲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谁表示不愿意学,在她看来就是思想有问题,就得找谈话或严管。

5. 其他邪恶的帮教

沈桂云、高凤琴、张红梅、杨桂珍、李文辉、王涛等等,因篇幅有限,不一一列举,这些人有的现在已经回家,有的还在监狱迫害大法弟子。她们毕竟在大法中修过,是受益者,有的家人也修炼,真心希望她们能早日回家,回去后,尽快明白清醒,重新回到大法中,将功补过,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别失去这万古机缘。

曝光出这些,这只是在很短时间内发生的一部份事情,只是这个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有很多事情还在发生,还在掩盖。但是,必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希望作恶者能弃恶扬善,重新做人,别给自己和家人留下永远的遗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