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获见义勇为奖 湘潭市教师遭三次判刑 含冤离世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吕松明,曾是湘潭电机厂子弟中学教师,真诚善良,曾获湘潭市见义勇为奖。因修炼法轮大法,吕松明被非法判刑三次,共计十四年,在赤山监狱、网岭监狱、津市监狱等遭酷刑折磨致严重心衰,数十次命危。二零一八年八月,吕松明回到家,经常性心衰,失去劳动能力,生活窘迫。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晚,53岁的吕松明含冤离世。

吕松明
吕松明

吕松明自幼丧母,是父亲一手拉扯大的。一九九零年,吕松明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历史系,曾在湘潭市电机厂子弟中学任历史教师兼初中毕业班的班主任。一九九六年,吕松明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是一位真诚善良的好教师,曾获得湘潭市见义勇为奖。

吕松明因坚持自己的信仰,二零零一年被学校无理开除。此后,吕松明三遭冤狱累计十四年,被非法关押过四个监狱,遭长期吊铐、暴力踢打、电棍电击、超体力奴工劳作、长时间罚站等种种酷刑,使吕松明彻底失去了健康,但是,他勇于助人于危难,坚信真、善、忍的心不变。

二零一四年九月,吕松明再一次被绑架后,他八十多岁的老父亲曾老泪纵横的告诉别人:“学法轮功的只是做好人哪!”

被冤狱五年 在赤山监狱等遭酷刑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一日,吕松明因传递大法真相资料,被中共非法关押、非法判刑五年,先后在赤山监狱、津市监狱、武陵监狱遭受酷刑迫害。

◇ 用刑六天六夜

在赤山监狱,二零零二年二月,吕松明被五监区狱警何勇,用刑六天六夜。晚上,吕松明被手脚抻开,用铐子铐在床架上,警察整夜不让睡觉,刑讯折磨,逼迫吕松明写“放弃修炼的保证”。狱警纵容犯人殴打。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 反铐七天七夜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吕松明在一张纸片上写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转法轮》〈第一讲〉)等法轮功著作中的语句。正好碰上狱警罗烈,于是,罗烈指使犯人耿涛去抢过来,用手机叫来恶警黎飞文。

黎飞文恶狠狠地对吕松明说:“你怎么不去死?到这儿来害我们,又胆敢‘袭警’。”黎飞文命令:“和狱政科打个招呼,(把吕松明)铐起来,上刑具。”

很快,狱侦科科长胡庆元赶到,就把吕松明拖回到他睡的铁床上,仰面躺上,手向头顶上,呈抱球状,卡入头上方的另一个床的铁格子里。每个床的两头都有三根铁条,竖焊成四个小方格,圈在他床头的铁条上。

胡庆元说:“已经请示狱政科了,可以连续反铐七天七夜,把他双手铐紧,要把他搞老实一点。”又对犯人说,“就看你的了,铐子钥匙给你,除了上厕所、吃饭外……不过,他刚才说要绝食,那就除了上厕所外,一直铐下去!”

◇ 长时间超长劳动

由于长时间强制劳动,长年累月劳务重压,吕松明身体极度虚弱,每天站立劳动十五、十六个小时,双腿浮肿,不能行走,每天被抬着去做工。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早上出工时,吕松明不愿去,犯人在监房猛踢吕松明胸口,在车间里因吕松明打坐,犯人又猛踢、踩他胸口。吕松明等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拒绝出工。吕松明告诉狱警,每日十四、十五个小时超长时间、超负荷劳动,这样长期吊铐、毒打已经违背《监狱法》,还逼法轮功学员每天贴紧墙壁立正站十四至十八个小时,禁闭室里,有数不清的老鼠,被子都咬烂了,夏季的蚊子成堆……

资炜听吕松明这样一讲,恼羞成怒,暴喊起来:“赶快去吊起来……”这样,五监区五名法轮功学员集体抵制强制劳动,副教导员黎飞文强令将法轮功学员拖到车间,站立吊铐十二小时,晚上戴铐睡觉,持续两个月。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 野蛮灌食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日,吕松明绝食,抗议狱方给他们强制剃光头。第三天,犯人熊建刚带着几个犯人,提了两个可乐瓶子的稀饭水来灌食。他们将吕松明一把提起,问道:“你吃不吃?”“谢谢,我不吃……”话未落,熊建刚一拳砸到他头上,打得吕松明转了一个圈,才跌倒地上。“再问你一次,吃不吃?”吕松明摇摇头。“灌!”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医务犯陈琳带另外两名医务犯给灌食,长长的橡皮管子插入胃里,引起痉挛,吕松明脸憋得青紫。反胃的压力把灌进去的稀饭水从橡皮管内喷出半米高,正落在那医务犯陈琳身上。他们拥上去,把吕松明按倒在地上,踩住手和脚,把瓶嘴使劲一挤,吕松明的门牙都挤松了。

◇ 狠狠踢踹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一日,犯人熊建刚在地上拖着吕松明走,在厂区大马路上,吕松明的裤子多次脱落,光着下身,皮肤直接擦地。路过的监狱职员无人制止。

酷刑演示:顺地拖着走
酷刑演示:顺地拖着走

犯人熊建刚把吕松明拖到五监区车间大门口,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就停下来,飞起一脚,猛踢在吕松明的右肋下肝脏处。吕松明惨叫一声,感到所有的内脏都错位了,疼痛的他舌头向内翻转,直往外倒气。熊建刚白了他一眼,又拖起来,继续走,一直拖到窗户下吊铐处。就这样,吕松明一直被吊到中国新年,才被放下来,吊了整整十天。

◇ 高压电击

二零零三年五月五日晚,副监狱长资炜带特警队列队报数下蹲,法轮功学员曾海其遭全身点击,曾海其身上象电焊一样,电弧、火花四溅,人一下子倒在地上。吕松明一看特警持续不断的电击曾海其,就挣开监控犯人的手,冲出队列大喊:“法轮大法好!”“不准迫害大法弟子!”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电棍电击

恶警资炜一伙马上冲向吕松明,用高压电棍电他头部,电弧光一闪,吕松明栽倒下去,头部正撞在一块尖凸的水泥石上,一下子昏过去了。电棍又在他两个太阳穴处不停电击。吕松明醒了过来后,仍拒不下蹲。

吕松明回到监舍后,脱衣时,突然扑倒,旁边犯人一看说:“你头顶后脑全是血迹,你背上全被血浸透了,快去找医务犯。”吕松明感到说话困难,大脑一片空白,不能平衡身体,摇摇欲倒。

◇ 出狱后 妻离子散

二零零六年,吕松明冤狱期满,回到家。此时,妻子在中共谎言的蒙骗、恐吓下,与他离了婚,儿子也判给了妻子,住房也判给了妻子,他被迫害得一无所有。

为了解决生活问题,他就在街上给人修皮鞋,卖花生,同时向世人讲清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做好人,而被邪党迫害和被残酷折磨的真相。

再被冤狱五年 在津市监狱遭折磨

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吕松明为了百姓明白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在娄底市双峰县杏子铺免费赠送大法真相资料,被巡逻队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湖南娄底双峰县看守所。十一个月后,吕松明被非法判刑五年,并非法关押在常德市津市监狱。

在津市监狱,吕松明拒绝放弃法轮大法修炼,拒绝做奴工和军训。在恶警戴寄华纵容唆使下,夹控宋国山把吕松明的左脑打成重伤,长期体罚、打骂,折磨出心绞痛,心脏痉挛,严重的冠心病症状。

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六年间,吕松明被非法关押在赤山监狱时,受过长时间吊刑、殴打,致内脏衰竭,后在津市监狱,又遭受漫长的苦役,导致严重冠心病、高血压症状,数十次生命垂危,因他拒绝苦役、不“转化”,仍然天天被拖进车间体罚,长达二、三年。

二零零八年二月,在津市监狱,吕松明拒绝奴工苦役,监狱恶警胡金初指使恶犯,用衣服袖子勒进他的嘴里,拉住袖子两头,往脑后使劲扯,同时另外两个恶犯将他的胳膊扭到脑后,推着他往前跑步。吕松明满口牙齿几乎全部勒松了。

此后,吕松明又多次被打松更严重,牙齿被勒伤、打伤后,逐渐脱落约二十个,离开黑窝时牙齿就只剩下六颗。


被监狱不法人员迫害,吕松明的牙齿只剩下六个

由于长期在狱中被残酷折磨,吕松明数十次出现了生命危险,就连夹控他的恶犯都害怕了,他们对恶警说;不能再整吕松明了,再整他就没命了。

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被迫害得伤痕累累,严重冠心病、高血压症状的吕松明回到家中。

再遭枉判四年 在网岭监狱遭折磨

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吕松明去湘潭市邻近的湘乡市梅桥,给那里的百姓送去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梅桥镇派出所警察绑架。第二天,他被劫持到湘乡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期间,吕松明冠心病多次发作,被抢救。但湘乡市公、检、法置吕松明生命而不顾,相互推诿、催促快点结案,想早点将吕松明送去监狱迫害。

据看守所医生查明,吕松明功能性心衰、心肌肥厚、心律不齐及冠心病、心绞痛的症状。他在乡下时年近84岁的老父亲,不顾冬天的寒冷、雨天的泥泞,奔走于湘乡市乡下的毛田镇、湘乡市法院、湘乡市检察院、湘乡市六一零、湘乡市看守所、湘潭市电机厂六一零、湘潭市六一零、湘潭市市政府等部门之间,送去律师的辩护词。

老人家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回自己的儿子。老人家明白,大学毕业后,就职湘潭电机厂子弟中学的儿子,仅仅是因为做好人,仅仅是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就已被多次冤狱迫害。儿子原本健壮的身体,被十年监狱中各种酷刑迫害致冠心病状态,生命危急。

然而,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上午,吕松明再遭非法庭审。尽管律师为他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吕松明第三次被法院罔顾法律,非法判四年,被劫入网岭监狱。

在那里,吕松明恶化的身体完全受不了天天罚坐十六个小时,经常被送医院急救,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书。

但是,迫害仍在继续,恶警邓浩文、李刚、王甫琛、贺宇等,也看出了吕松明身体的致命衰弱处:坐一阵子,心脏就受不了,躺卧才能缓解,就很多次,恶警故意逼吕松明天天坐十几个小时,引起心脏病天天反复发作,不断恶化。很多次心脏绞痛得吕松明在地上打滚,很多次并发高血压230。

即使这样了,“教转监区”仍不放过他,几次取消医院安排他的卧床休息,命令夹控犯人卡着他,天天从早到晚坐十几个小时,引起吕松明反复心脏病发作。恶警们看着吕松明要死了似的,仍然命令夹控犯人卡他坐着,不准躺床铺上面。

吕松明只好次次都绝食抗争,心脏被折磨的恶化中反复恶化,长期在死亡线上挣扎。

到二零一七年秋天,新调入的副教导员谭平平,又命令夹控犯人架着他罚站、罚坐了大半天,当即引发心脏整夜整天的疼痛。吕松明被送医院做心电图,说是心肌梗塞,达到了保外就医程度。

但监狱又不给吕松明办理保外就医。不少医生私下里说,他不死也活不久了。到了这一步,仅仅因为他坚持信仰,不“转化”。

警察邓浩文、李刚、王甫琛、刘轶刚等人还在生活上刁难吕松明,使他饥寒交迫,常常引发心脏病恶化、发作。

被迫害含冤离世

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吕松明结束四年冤狱回家。原单位拒不接受他,他试着找工作,不仅他的身体受不了,人家老板一看他心脏有问题,有过心脏病命危史,马上拒绝雇佣他,哪怕最简单的工作,都不要他干。体衰的吕松明只好到菜市场捡废弃菜叶为生。

在中共二十一年的迫害中,十四年冤狱酷刑折磨,吕松明再也不能参与正常的体力劳动,不能搬拿稍重的东西,经常要躺卧休息,生活艰难,经常性心衰。

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晚,53岁的吕松明含冤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