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欧洲议员:共产主义是恶魔 危及全球

更新时间: 2021年04月0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明慧记者德龙法国巴黎报道)法国前欧洲议员伯纳德·安东尼(Bernard Antony)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七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就他用一生的时间与共产主义斗争经历,总结出:我们与共产主义的斗争,就是事实与谎言的斗争。他告诫人们,虽然柏林墙倒了,但是共产主义仍活在中国等地并在向全球渗透。

'图1:法国前欧洲议员伯纳德·安东尼(Bernard Anthony)'
图1:法国前欧洲议员伯纳德·安东尼(Bernard Antony)

现年七十五岁的伯纳德·安东尼年轻时曾在法国药业工作,后经过选举进入欧洲议会任欧洲议员十五年。他一生从未放弃揭露共产主义罪恶和与之斗争。他认为反共产主义应是全人类共同的使命。

共产主义是一种突变病毒 更具危险性

在面对当前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伯纳德·安东尼告诫人们:“其实共产主义比这个病毒还危险。它是一种突变病毒。”

安东尼先生说:“我们今天都知道,共产主义在全球至少杀了一亿人,同时给数十亿人带来不幸。因此,非常有必要与共产主义作斗争,以便让伟大的中国人民遭受的不幸不会再落到我们的人民(法国人)身上。”

当记者问安东尼先生花费一生的精力与共产主义抗争,动力在哪里时,他回答说:“因为我内心深处有信念,我爱自己的祖国,爱家人,爱自由,而共产主义就是想让我们的家园和这一切都消失。”他总结出共产主义的惯常做法就是屠杀和种族灭绝。

安东尼先生说:“我要求对共产主义罪行举行国际性审判,因为这不是在一个国家层面上就能完成的事情。我们不能用自私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而必须要有国际视野。”

中共犯下鲜为人知的种族灭绝罪

当记者问到:“我们谈论很多关于纳粹的种族灭绝罪,但人们不谈论中共的罪行,例如在中国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遭遇酷刑折磨,被活体摘取器官贩卖而遭杀害,这实际上是一种我们无法想象的犯罪。”

安东尼先生说:“这简直是我们所能想象的最糟糕的情况。现实中,我们今天谈论的有关纳粹所犯下的罪行的电影有一百部,而针对共产主义罪行的只有一部。因此对纳粹的罪行的记忆比对共产主义罪行的记忆要高一百倍以上,这就是为什么我几年前为在国际上对纳粹罪行进行了审判而努力的原因。我还在巴黎举行了一次大型会议,要求这个国际法庭审理共产主义罪行。”

共产主义的本质就是屠杀和种族灭绝

安东尼先生引用了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旺代(Vendée)地区发生的因百姓反抗征兵制而遭大屠杀,他认为那就是共产主义模式。

他引用了中国共产党前党魁毛泽东的话,毛说:“秦始皇坑了四百儒生,我们会坑他的一百倍”。安东尼先生说:“毛泽东实际上杀的人数是秦始皇的一千倍。所以我们可以说种族灭绝和杀人是共产主义的行为惯例。”

共产主义是被创造出的恶魔 危及全球

安东尼先生分析说:“共产主义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前苏联是一九一七年俄国革命后诞生的现代模式的国家,但是共产主义却是旧时代的产物。中国人很早以前就认识了这个前共产主义政权。中世纪的欧洲在法国就有共产主义派别。所有共产主义教派,所有共产主义政权的共同点是废除私有财产,废除家庭和以自己的意愿占有他人的妻子等。父母与子女之间的纽带被割裂,剩下的就只是追求物质上的享乐。”

通过对前苏联建立过程的分析,安东尼先生说:“共产主义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恶魔,危及全球。”

共产主义是象恶魔般的宗教

安东尼先生认为:“实际上,共产主义是象恶魔般的宗教!它的确是一种宗教:它有其教义:马克思主义。它有其‘神’职人员:共产党员及其党内的管理者,拥有着极大的权力。”

通过分析中共在宗教界的渗透情况,安东尼说:“中共通过给很多牧师和传教士洗脑,这些人实际上是在传播共产主义思想。”

共产主义在法国的渗透

安东尼先生认为共产主义一直都在向法国渗透。那些认为共产主义随着柏林墙的倒塌而崩溃的人却错了。

他说:“我曾说过:柏林墙倒塌非常好,但是共产主义并没有死亡。首先,它还活在中国、朝鲜和古巴;然而,在我们国家,它却以一种更加隐秘的方式存在,尤其是隐藏在国民教育、大学和媒体中。”

他列举了法国也存在着像为前苏联肃反委员会服务的契卡(checka)警察的组织,就是今天的一种媒体充当了警察的角色,契卡是列宁在一九一七年创建的警察,然后催生了各种形式的全方位监视行为。

法国有一个媒体叫 mediapart,他扮演着告发和检举的角色,就象我们都知道在中国存在那个系统。因此,实际上变异的共产主义已经影响了法国社会,尤其是在文化方面。

安东尼先生不无嘲讽地说:“法国把很多产品和技术都交给了中国,那真是太可笑了。法国有一批无条件的中国迷,例如,有一个重要的支持中国的游说团体,与前总理拉法兰一样,他们想不惜一切代价与中国达成协议。”

他进一步解释道:“当我还是商人的时候,我甚至还举办过研讨会。为了出售我们的空中客车,我们同时向中国提供了制造工艺,因为这是中方提出的要求。也就是说,几年后,中国将不再需要购买我们的飞机。所有的制造程序才是他们对法国迷恋的原因,我们就像蟾蜍一样,被中国(中共)这只眼镜蛇张开的嘴巴迷住了。”

不应该以任何方式与中共合作

安东尼先生还谈到:最近我在《征服》杂志上专门发表了一篇评论,标题是“红色中国(China Rouge)控制世界”。我们必须认识到,中国共产党的威胁不仅威胁着中国人民,而且远远超出了当今中国的边界。

法国让中国拿走了自己的大型工业。当我们向中国出售某些产品时,同时也把其制造过程给了它。比如航空业是这样,还有多行业都是这样,我们看到的现在流行于世界的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真是让人感到很可耻。我是制药业出身,法国拥有庞大的制药业,但是今天我们不再能够生产我们的药品。就中国的极权主义模式而言,它从本质上控制了经济和意识形态。

安东尼先生指出,为什么中国需要建造航空母舰,为洲际火箭装备最新一代的原子武器,原因很简单,因为它不只是入侵台湾后就满足了,而是希望能够将其军事力量施加于世界其它地区。这是它需要保护其经济实力的目的。

安东尼先生引用了教宗庇护十一世(Pope Pius XI)对共产主义的看法:“共产主义本质上是邪恶的,可憎的,其全部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因此,当您要想让文明免受破坏时,不应该以任何方式与它合作。”

告诉人民历史真相很重要

安东尼先生认为自由电台和电视台向民众传播真相非常重要。他说:“我有几千名来自各个背景,各个级别的人支持我在对共产主义罪行进行国际审判,这件事还是一直没有做成。我们发现,对于纳粹主义来说,纽伦堡有一个法庭,他们已经绞死了纳粹的重量级罪犯。这不是今天绞死谁的问题,而是要讲述历史的真相,要有一个详细的犯罪记录。”

安东尼先生认为我们必须要正视事实,尽管它很丑陋。他说 :“我们有一个否认事实的教学系统, 我们拥有一个广泛渗透的媒体系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那些朋友建立的免费电视台,电台是非常必要的。您只需要为此而奋斗,这不是为一种意识形态而战,而是为真理而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