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给被迫害的同修请正义律师的认识

更新: 2021年04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在给被迫害的同修请律师做无罪辩护的问题上,同修们的看法并不相同。下面谈一下目前我在这方面的一点粗浅认识,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我认为请正义律师能起到的两点作用

1、可以抑制邪恶,救度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检法人员

本地一位同修被邪恶绑架,并被搜走近六万元钱。我陪同家属去国保大队要这六万块钱,他们说没拿。等家属请的正义律师见到被迫害的同修本人时,被迫害的同修对律师说亲眼看到他们将钱拿走了。再找到警察,警察承认拿了,但拒绝归还,借口是在调查钱的用途。后来我和被迫害的同修家属又到纪检委,控告国保大队的违法行为。纪检委的负责人说不归他管,态度非常恶劣,把我们撵了出来。去了两趟都是这样。

后来我们领着律师到了纪检委,一進门还是前两次见到的那个负责人。拍着桌子,对律师凶狠的说(大意):你是干什么的?你叫什么名字?我这地方是你们随便来的吗?什么人来我都得接待呀?把你律师证件拿出来,我看看你的身份。律师说(大意):你这是什么地方?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能把控告信送到这儿来吗?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质问我?你是不是负责人?你的职责是什么?如果不是负责人,你在这儿干什么?你如果是负责人,我送这控告信你受不受理?如果不受理我可以控告你。我是在走正常的法律程序。负责人仍气焰不减:你去告去。律师说,好,这是你说的,你放心,我一定控告你。律师拿出来律师证,此负责人态度变了。接了控告信,签了字,跟律师赔了礼,走时送到门口并与律师握了手,邪恶的嚣张劲儿没了。律师的正义,抑制了邪恶。

我曾亲眼目睹两位被迫害的老年同修,在开庭过程中,一开始审判长敲着槌:不许说与法律无关的事。想要打断律师的发言。律师在辩护的过程中,审判长等人听的目瞪口呆。审判长想阻止律师发言,举起槌后,却轻轻的落下。最后请公诉人陈述的时候,公诉人也不说话了。结束后,审判长下来,主动与律师握手,并说:你把你在庭上说的所有这些材料都给我一份,你说的这些东西,我怎么都不知道,咱们以后联系。

两位老年同修的家人也请了普通律师。在法庭上普通律师一言未发。儿子与亲属们对两位老人并不理解,在正义律师辩护的过程当中,家人们的态度也在发生着变化。在下面不时的有人议论:法轮功不犯法。

有的公检法人员,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违法犯罪,正义律师在法律层面有理有据的辩护,就可以直接把真相讲给他们。为大法弟子作无罪辩护的正义律师,也是邪党体制内的律师,他们深知邪党的法律,迫害同修的公检法人员也是邪党体制内的,他们同为一个系统。正义律师有着合法的身份,在法律这一层面上给他们讲“修炼法轮功无罪,迫害法轮功违法”,能够起到他特有的作用。在事实上也证明了这一点。

2、可以帮助加强被关押同修的正念,减少对同修的迫害

一名同修被迫害后,听恶人谎言欺骗,还真以为自己有罪了,就签了认罪书。正义律师介入后,通过跟她的沟通,使她在认识上有了改变。在法庭上当庭翻供,堂堂正正的说自己无罪。

两年前我被绑架后,被关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如果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折磨我;如果配合他们,他们就让我写“四书”,背叛大法。我不配合他们,坚持一段时间后,心闹的不行,正念明显不足。这时同修和家人给我请的正义律师来了,使我了解了外面和家里的一些情况。而且律师也很会和我沟通。我的心渐渐安稳下来,也不那么烦躁了。我觉的我不能辜负同修们为我的付出,更不能辜负师父为我做的这一切。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正念得到了加强。在看守所待的十四个月中,我消极了几次,律师来了几次,每次见到律师,并与他沟通后,都能使我的正念有所加强,从而改变了我消极的状态。在这十四个月中见了律师十来次。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并没有希望律师能够帮我走出去,甚至我还想让律师了解大法的美好,我觉的他们很了不起,他们也在用他们的语言鼓励着我。

在里面,有律师会见的同修,普犯们也会对其高看一眼。一次,一个犯人要打我,我说:你把我整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被我的律师看见可咋整?她于是作罢。那些没有家人和律师管的同修,在里面如果正念不强,又不愿背叛大法的话,往往会被迫害的较重。后来我被判刑两年,在这两年中, 所谓“四书”我始终没写,没给邪恶留下任何东西,最后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邪党监狱的大门。在这期间,正义律师对我的帮助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使我不断感受到一种力量对我的加持,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在用这种形式,加持着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一位外地同修被判刑四年,在监狱里被迫害的非常严重,狱警指使着犯人,系统的迫害他,把他折磨的差点没命。和他一同被关押的同修出狱后,捎出了他写的遗书。外面的同修和他的家人,为他请了正义律师。律师去见他,监狱拒见,然后律师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找,最终见到了同修。此后,狱警指使犯人故意迫害他的事情没再发生过。

二、请律师要摆正基点

我们请正义律师的目地,是为了救度众生,所以只看重过程,不看结果。有的同修看到请了正义律师,同修还是被判了刑,而且有的还判的挺重,认为钱白花了,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也就认为正义律师有没有都无所谓。一位正义律师说过这样的话:你们大法弟子只看结果,不看过程,你们大法弟子要的是什么?你们不是要解体邪恶,救度众生吗?一位正义律师能说出这样的话,在这个问题上只看重结果的同修不觉得惭愧吗?

我们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请正义律师也不例外,就是为了救度那些我们平时很难接触到的公检法人员,也是在救度那些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还有误解的被迫害的同修的家人。当然,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检法人员,即使明白了真相,在这大的气候下,他们可能还是不敢直接无罪释放同修。所以就出现了即使请了正义律师,同修还是被判了刑。但从法理上,我们却不难悟到:尽管结果还不尽如人意,但每次直面黑窝,正邪的较量,对另外空间的邪恶都是在大量的清除着。

其实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被无罪释放的例子已经有了,只是还不多。但是从量变到质变是要有一个过程的。每一场正与邪的较量,都是在向前突破着。正的力量在积聚着。我相信,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大法弟子的修炼提高,人间正的场会越来越强大。再随着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同修的家属,及正义律师更好的配合,明白了真相的公检法人员,可能就会做出更正确的选择。到那时,被迫害的同修被无罪释放的例子就会越来越多,可能就会象开闸放水一样喷涌而出。设想一下:那会不会是全民反迫害序幕的开始呢?这不是在异想天开,大法弟子在开创着未来,一切皆有可能。

有的同修在选择正义律师时,甚至专门选择没有经验的新人。在他们看来,正义律师也是我们要救度的对像。在救度他们的同时,也是为了让其更成熟,好充实扩大正义律师的队伍,以利于更好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这种做法我觉的是很在法上的。

可能有同修会认为只要被迫害的同修正念够强,也可以否定邪恶,减少被迫害;外面的同修只要正念强也可以给迫害同修的公检法人员讲清真相,救度他们。所以得出的结论是请不请正义律师都是一样的。的确,被迫害的同修如果正念很强,完全可以抑制邪恶,减少迫害,甚至堂堂正正的闯出魔窟。这样的例子,也并不少见。但有的同修可能还达不到那种理想的状态,被迫害时,可能正念就不强了。被迫害的同修在黑窝里是深有体会的。我们外面的同修在面对迫害同修的公检法人员时,有时正念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而且对邪党的法律也是一知半解。在和律师配合的过程中,使我学到了不少法律方面的东西,也觉的自己的怕心在减少,正念在增强。因为看到一个常人为大法弟子都能挺身而出,仗义执言,对我的震撼是非常大的。

请正义律师,现在我把它看成是一个证实法的项目。我们不要轻易的去否定它,当然,对于正义律师也不要过份的依赖他们,毕竟是我们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救度众生。我们要正用它,善用它。它就象邪党系统内部一把正义的利剑,外面的同修、被迫害的同修的家人,和正义律师的共同配合,才能使这把利剑发挥更好的作用。

我甚至悟到:正义律师这一特殊群体,他们有着特殊的身份,扮演着特殊的角色,在完成着一种特殊的使命。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个人当前的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