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墙改变了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当“墙国”内的“墙民”们翻墙看到真相,当大饥荒、“六四”血案的场景一幅幅展现在面前,内心的震撼可想而知。

“教翻墙的视频,在油管上的点击量是最高的,还有人介绍经验自己怎么翻出来的,我发你一个链接就明白了。”一位年轻人在教朋友如何翻墙,他说:“我身边也有不少‘小粉红’,有的连‘六四’都没听说过,就充当键盘侠,他们要是会翻墙就好了。”

来自山东济南的尹帅在2019年6月4日这一天被震惊了。他以前翻墙只是为了学英语看看新闻,但是那几天中共的网络封锁非常严重,翻墙很困难,后来听别人说是因为“六四”到了。他说:“我查了资料,才知道中共曾经对无辜群众血腥镇压的事实,而且我还了解到了中共假扮法轮功学员自焚并借机镇压法轮功的卑鄙勾当,我感到十分气愤,遂于今日在此宣布‘三退’,与邪恶政党划清界限。”

高凯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发表“三退”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时说:“翻墙出来,呼吸到新鲜空气,才发现,墙内的环境如此恶劣,思考原因,才知道谁是罪魁祸首,誓与之决断。”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觉,在大陆被中共谎言洗脑灌输时间长了,连真假、善恶都分不清了;翻墙后就像飞出鸟笼,知道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真相,这么多年都被中共骗了,内心无比震撼。

今年3月23日来自湖南的唐福泰在大纪元网站发表“三退”声明时说:“通过破网翻墙,我亲眼目睹了贵州省平塘县藏字石上的‘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再看看现实中的所作所为,我深刻地认清了中共恶党的邪教本质,现决定退出少先队,彻底跟邪党划清界限,不做陪葬品,做一个真正的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下面我们来看看“墙国”内的“墙民”们翻墙后的真实感受。

一名网管党员的内心觉醒

来自武汉的张伟在2019年12月12日“三退”时说,我是一名政府工作人员,也是党员,我的工作比较特殊,每天在网上处置各种网络舆情事件,对在网上发表“不当”言论的人进行定位,然后通知当地警察上门谈话,教导,也就是俗称的“喝茶”。就在一年以前我还对我的工作非常自豪,认为我的工作是在维护社会稳定,保障国家的发展秩序。但自从今年初我出国时偶然观看了由神韵艺术团表演的多姿多彩的中华传统舞蹈节目后,我的心态有了大幅度的转变,如果这样的中华文化传承是共产党口中的邪教,那么共产党自己又能是什么呢?

后来我回国后又翻墙阅读了《九评共产党》的文章,字字句句都深刻揭示了共产党本质,给了我极大的震撼,让我深刻意识到共产党对我们真正中国传统文化的残害是多么的严重。我现在身在邪党阵营中,只能尽量利用一些职务之便暗中帮助争取心灵自由的网友。希望中国能早日摆脱共产党的统治,让法轮大法这样真正教人向善的信仰能自由地在华夏大地上传播。

偶然翻墙 彻底颠覆以往认知

2020年5月,来自无锡的蒋政伟说,大三上学期,因感觉共产党是代表学生中优秀的团体(班级排名前几、需投票出来)才加入。疫情期间在家无法去上学,有了充足时间在家把以前学到的翻墙技术拿出来一用,“这一看不要紧,直接使我的世界观崩塌。”

在这几个月的时间我把各大中文媒体看了个遍,又重新学习了中国近代史和世界史,明白了中共原是苏联共产党的远东支部,但它却窃取了胜利果实,推翻了民国,可恼啊,我万万华夏子孙从此道德沦丧,成了在欧洲出现的共产主义之幽灵的奴隶,我此时的悲愤之情难以言表。3000万人被迫害致死实乃我中华民族万年未有之浩劫,中国人如再行使一丝民主的权力就会遭到迫害,黑社会的丑恶嘴脸使我作呕,此等黑社会组织本人要彻底划清界限。

'大饥荒真相,饿死三四千万人'
大饥荒真相,饿死三四千万人

2019年4月,来自陕西的卢Mary说,前几天从网上下载了VPN,打算翻墙到Youtube看有关最近香港游行的新闻,没想到我无意中还看到了一些有关“六四”事件的视频,好奇心驱使之下我点进去看了。后来我又一口气看完了很多有关中共的纪录片,以及《九评共产党》的文章。看完之后,我从小到大所坚信的知识都被彻底颠覆了。今天,我终于下定决心,特此与中共划清界限,声明退出共青团!

'“六四”血案'
“六四”血案

2018年6月1日声明“三退”的扬彬说,我是一名大学三年级在校学生,最初翻墙上网的动机是因为想玩的网络游戏在墙内被共党当局删减修改,完全失去了游戏本身的特点,所以想到去外国服务器玩,因此学会了翻墙,对我而言一切由此开始,我学会了使用Youtube与维基等应用。

一次偶然的机会,Youtube向我推送了一条关于香港占中运动的视频,当然,同样的新闻在党媒喉舌也看过。在共党的洗脑下,我想当然的认为这是一场暴乱,但这视频告诉我这是香港人追求真普选与自由民主的勇敢抗击,那一刻,我感到强烈的无地自容、不甘、不安。无地自容是因为我以前用一种小人的心态想象香港人、台湾人、法轮功;不甘是因为感到自己受到了共党的洗脑欺骗毒害,自己竟然替其说话,胸中瞬间涌发出强烈的受背叛感与仇恨感,而此刻香港人仍在抗击,身处囚笼的我还什么也没做,难道就这么算了嘛;不安是因为感到自己伤害了他人。

在这三种感觉的交错驱动下,我开始不断了解以前我所认为的真相。了解了共产主义是撒旦教通过马克思伪装而成的魔鬼意识,其目的是使这个世界变为地狱,迎接撒旦降临。联想到过去、现在发生的一切,以及如果继续麻木不仁,将来必定发生的一切,我感到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在这里,我声明退出邪恶的少先队和共青团,并且向我伤害过的人道歉,这只是一个开始,今后我会在法轮大法的指引下忏悔、赎罪以及以真善忍对待自己和这个世界。

翻墙后老师明白了

本人是一名中学教师,曾经受到中共的洗脑而对其抱有幻想,甚至揭发过他人的“不当言论”而使其因言获罪。后来,一些学生教会了我翻墙,中共的杀人历史使我想要认识中共的本质。于是,我找到了《九评共产党》,这本书使我了解了中共的邪教本质,中共的党文化不仅摧残了中国传统文化,还破坏了道德,破坏了每个人作为一个正常人的人格。人民没有信仰,为了一己私利,忙于奔命,勾心斗角,道德败坏。我自此弃暗投明,与中共邪党一刀两断。

“小粉红”的觉醒

2019年4月李纸鸢在“三退”时说,我是一名正在考试冲刺的中学生,由于受了中共党文化洗脑,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放弃了学业,翻墙在网上大肆发布支持中共的言论,甚至发表自己的共军军装照,对反共网友进行语言攻击。但经过网友的批评和接触《九评共产党》,我发现中共的党文化已经不仅仅是下里巴人,而是极为恶毒。它破坏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破坏了中国传统文化,破坏了道德,破坏了自然,使我失去了理智。中共,你把多少人的生活都给毁了!现在,由于中共的恐怖封锁,我虽然还无法用我的真名发表声明,但也要借助大纪元提供的平台和机会,证明中共党的黑暗,和我弃暗投明的决心!

不能再抱幻想 不想成为那个“代价”

2020年2月署名“木心”的人说,大约在9年前我还是一名大学生时,一次偶然的机会通过自由门软件了解了墙外的自由世界。我记得,在翻墙的第一天,我就来过这个网站,但没有发表任何声明。随后的几年内我虽然不时翻墙,但内心仍对中共抱有幻想,期待中共通过改良使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甚至还申请过入党,并成为了一名入党积极分子,因为很快就大学毕业,所以未能转为预备党员。

现在,中共的种种倒行逆施让我明白,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中国就不存在转型为正常国家的可能性。这次武汉肺炎疫情更让我意识到中共草菅人命的反人类本质,如果没有民主自由,每个人随时都可能成为中共“不惜一切代价”中的那个“代价”。为了求得内心的安宁,并坚决与中共划清界限,我声明退出一切与中共有关的附属组织。希望在中共覆灭后,我们能在自由的阳光下相见。

高中生:重新认识道德评价标准

2019年2月,来自上海的“老范张” 说,我是一名高中生,我很早就听说了诸如大纪元,阿波罗,人民报等真相网站,但苦于不会翻墙。直到去年的12月份,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学会了翻墙,终于上了大纪元网站,发现并没有百度上宣传的什么“造谣惑众,邪教组织”云云,而是一些一个有良心的新闻媒体都应该报道的东西。

特别是看完了《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之后,我又结合自己的生活实际,又查阅了大量历史资料,发现两本书的内容都极为精确,我顿时如遭电击,从心里彻底把这个邪党赶了出去,开始学习传统道德,驱逐身体里的党文化渣滓。有时,当我看到一些在中国被政府迫害的百姓那声泪俱下的控诉时,我会独自一人默默为他们流泪。

期末的时候翻了成长手册,学生道德评价标准第一条就是“是否热爱中国共产党以及共产主义事业”。共产主义本来就遭到地球人的唾弃,把是否热爱它作为学生的道德标准,是何等荒谬绝伦!政府不应在教育中强制灌输意识形态,再配合先贤诸葛亮的《马前课》一理解,明白中共已在穷途末路上狂奔,历史要清算它这个混世魔王,它的暴行写一本四库全书都写不完。为了自救与保命,和消除身上的兽印。我正式声明,拒绝加入共青团,退出以前那个被加入的洗脑组织“少先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