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伊通县“清零”迫害手段

——诱骗、胁迫、株连、绑架、洗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自从二零二零年疫情解封后,吉林省伊通县政法系统部份人员执行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政策——“清零”行动,陆续对伊通县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迫害。从二零二零年八月份开始更加疯狂,并胁迫部份公职人员、社区人员参与迫害,此次迫害持续时间之长、涉及人数之多、采用手段之卑鄙,是近年来迫害最严重的一次。

从明慧网的大陆综合消息看,这次骚扰迫害是全国范围的,是以“帮助”法轮功学员从中共邪党黑名单除名为借口,欺骗法轮功学员(或亲属)签邪恶的“三书”或“五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检举书”、“揭批书”,以下简称“签字”),由政法委统一部署,由基层派出所警察、社区人员、单位人员具体实施。

从学员被迫害的情况中,总结出邪恶的迫害手段:通过召开大会,布置任务,制造恐怖气氛,再由社区人员或警察用伪善诱骗;当欺骗不灵时,就变为用利益胁迫;当个人不被利益所动时就用利益威胁家属、领导、同事等,以达到给学员施压的目的;这招也不灵时就暴力绑架至洗脑班;洗脑长期关押也无效时,就欺骗你签一个让人感觉无所谓的东西,最终达到让你签字的目的。迫害的形式及手段大致如下。

1、预谋已久

从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迫害情况分析,伊通县的这次迫害行动不象有些地区是为了应付上面的命令,走走过场,而伊通县是进行了细致的安排。不仅给学员所在社区、派出所布置了任务,给学员配偶、子女、兄弟姐妹、单位都布置了任务,对学员的个人及家庭情况也做了充分了解,例如,用不允许孙子报考大学相要挟,逼迫学员签字。

有一位学员的孙子已经考完大学了,骚扰她的人曾说,“你孙子是去年考的大学,算是幸运,否则要今年考大学就不让报考。”有位学员的丈夫被单位停止工作,让他其逼迫妻子签字。长期在外地的学员也受到不同程度的骚扰,距离远的电话骚扰,距离近些的逼迫亲属带路上门骚扰。

2、制造恐怖气氛

加班开会,布置迫害任务,除派出所、政法委、综治办、610人员参与外,还胁迫社区、政法系统以外的其他公务人员参加,并列出数以百计的被骚扰人员名单,给在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工作的法轮功学员亲属布置任务,以他们的工作、升迁要挟他们逼迫自己的亲人签字。

政法委人员指使各乡镇党委,村屯、各派出所警察等,先从农村开始,挨家挨户找法轮功学员谈话,用不签字就(非法)判刑;不签字就把承包土地抽回;不签字就影响子女升学、当兵和工作等等威胁学员签字。

据中共邪党人员透露,仅伊通县西苇镇就有60人的名单,初步估算,全县至少有二、三百人被逼迫签字(或者更多),而哪个人没有妻子儿女、父母兄弟,这样算来,被骚扰的人应该是数以千计了。

全县的乡、镇、村、屯,只要有修炼过法轮功的人都被骚扰。中共人员去骚扰时,有时是浩浩荡荡、气势汹汹,搞得当地鸡飞狗跳,不得安宁。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中旬,仅一次,中共伊通县就出动十六辆车、二十多人,到马家屯非法搜捕、抓捕法轮功学员,逼迫签字,不签字的法轮功学员,直接被关押到县委党校洗脑班。

有时是偷偷摸摸,用其它借口欺骗。有一位学员家属接到电话说他家的自来水管坏了,被迫害这么多年,家属马上就警觉了,结果来的真是警察。从传出的消息中得知,中共邪党的此次恐怖行动已经造成当地两人离世,一人是法轮功学员,另一人是一名法轮功学员的丈夫。

3、散布恐怖信息

有的法轮功学员亲属有一些在政法系统工作的朋友,这些“朋友”会有意无意地向法轮功学员亲属传递一些所谓的内部消息,把这场运动描绘的如何如何严厉,形势如何如何严峻,如果不签字,会有多么多么严重的后果。因为是多年的朋友,有的交情还很深,又是私底下传递的信息,表面上还是为自己好,就更让人深信不疑,进一步增强了恐怖气氛,增加了学员及亲属的心理压力,为后来逼迫学员签字制造条件。

实际上,这些信息很可能是他们有意散布的,因为中共邪党是只讲“党性”不讲“人性”的,虽然有些“朋友”平时交往中感觉人还不错,但一旦中共邪党给其下达命令,邪恶的“党性”就会取代“人性”,从而变得六亲不认,为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从中共邪党对法轮功迫害的二十多年中,这方面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了。

4、伪善诱骗

在这场“清零”骚扰刚开始的时候,先是伪善诱骗,一般是由社区人员或辖区警察出面,在职人员也有单位领导出面的。有的直接到家里,有的通过电话,有的电话通知到社区或派出所,说是要帮助你从名单中“除名”,条件是要你签字,一般都会信誓旦旦的说“签了字就再也不找你了”,这很可能是“上面”教给他们的说辞,或是“上面”在骗他们。也有电话诱骗家属去签字的,因为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二十多年的迫害,家属一直跟着担惊受怕,对中共邪恶本性认识不清的家属很容易上当。

具体人员的善恶表现也各不相同。大部份学员面对伪善诱骗时,都能把握得很好,只有极个别的学员家属被骗去签字了。有一个学员家属被骗签字后,没过太长时间,骗他签字的人没找他,而是换成别人来找了。还有一位女学员的儿子,接到让签字的电话后,逼她母亲签字,并把大法书都毁了,然而没过多长时间,邪党人员又找上门来,让参加洗脑班,这时她儿子发怒了,“你们说签完字不找了,现在又来了,我妈现在糖尿病犯了,你们给看病吧,我不管了,交给你们吧!”邪党人员见势不好,就蔫退了。

无论是学员还是家属都要加强这方面的意识,千万不要被邪党人员的谎言所欺骗。只要中共邪党存在一天,它都不会放弃迫害的。

5、利益威胁

当伪善诱骗没有达到目的的时候,邪党人员就开始利益威胁了,凡是与你相关的利益,他们都会能用来威胁,如:自己的工作、家人的工作、亲人的升学、退休金、低保金、农村人的土地等等。有的学员被威胁取消退休金;有的学员被威胁取消承包土地。

6、频繁骚扰,制造心理压力

伪善诱骗和利益威胁都没达到目的时,就开始隔三差五的打电话或上门,给法轮功学员尤其是不修炼的家人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在这种压力作用下,对于不是很明白真相的家人就会把气愤发泄到学员身上,就会从家庭内部对学员再次施压,达到里应外合,逼迫学员签字的目的。有一位学员的丈夫在这种频繁骚扰下,就要去派出所代学员签字,后被明真相的女儿给制止住了,才没酿成大错。

7、“株连”施压

在频繁骚扰中受影响最大的一般是在夫妻之间,而“株连”就把压力扩大到子女、父母、兄弟姐妹及子孙后代了。用子女的公职、兄弟姐妹的土地、孙子女的升学、当兵作为施压条件。原本和谐的家庭被搞得鸡犬不宁的,严重影响了亲人间的亲情关系。

某女学员的大孙子今年参加高考,辖区警察就以不让孙子参加高考、取消她本人和老伴的退休金,影响二儿子工作为由,向她的亲人施压,再由亲人逼她签字。结果是她的大儿子打自己嘴巴,逼她母亲签字,她老伴对她殴打逼她签字。

某女学员在外地躲避迫害,被儿子儿媳找到门上劝说签字,该学员拒绝,儿媳看劝说无效,就以与她儿子离婚,带她的孙子单独生活,不允许她再见孙子,与其划清界限等等手段,逼其就范。

8、暴力绑架

以上方法都未奏效时,就会出动大批警力绑架学员到洗脑班。也有未经过上面那些过程,只要说炼,就绑架的。伊通县在二零二零年七月份就曾办过洗脑班,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开始一直到二零二一年一月初,长春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再次爆发为止,连续办了三期洗脑班。

在绑架过程中及绑架之后,敲诈勒索和暴力殴打,对于中共邪党的打手们都是司空见惯的事了。如有一个女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后一直不“转化”,就被一个自称王久清(伊通县国保大队队长叫王久清,电话:18543419600、13630959600)的警察连续狂扇十多个耳光,并扬言:你去告我吧,告了我还能得奖金!那位学员被打得晕头转向,脸颊红肿,两个包夹看到学员被打的惨状,惊恐万分。

伊通县新兴乡某女学员因拒绝签字,被绑架到四平洗脑班。伊通县西苇镇村会计张伟(15944478599)借机到一个曾经练过法轮功的人家里勒索了2000元钱,由王芳把钱交给西苇镇派出所所长张博。

以上是根据了解到的法轮功学员在这次 “清零”中被迫害情况的综合,不是每个人都要经历这些,而是大家所经历情况的汇总分析。

这场邪恶的骚扰也造成了很多人间悲剧,有一位女学员的丈夫在多次威逼恐吓下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死亡,在家人办理丧事期间,邪党人员还不断地骚扰;马家屯的一位男学员在邪党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份那次大规模迫害后几个月离世。

通过以上事实不难看出,中共邪党才是人间悲剧的制造者,社会和谐的破坏者,世间法律的践踏者。善恶有报是天理。目前的疫情就是上天的警示,希望还有一丝正义良知的人们,不要追随中共邪党行恶,不要给自己及自己的子孙后代带来无尽的恶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