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绑死人床 吉林市雷秀香自述被迫害经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八日】我叫雷秀香,家住吉林省吉林市。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我被非法劳教三次。有一次,我被绑在死人床上,强行让写所谓的“五书”。当时的队长叫朱丹,警察是张晓辉。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大长屯派出所的警察穿着便衣叫门,说是物业的,我信以为真,结果被绑架。在吉林看守所,我不干活,被戴连体的手铐脚镣,我直不起腰来。谁上厕所,就叫我陪着,不陪就打我。

晚上警察不让我上床睡觉,在地上,叫犯人看着我不许睡觉,白天也不叫合眼,还叫犯人拉到厕所打。那里没有监控,指使犯人的警察叫张杰,所长是边红波。

二零一六年,我被非法送到监狱。在那里,不报数就不给坐的东西,只好坐地上,垫子也被抢走。我坐在地上8个月左右,半夜也不叫起来,只要起来,就被送小号。

在小号里两小时点一次名。不报数,不给被子用。有的警察还喷辣椒水,那东西特呛人。我在那里被关了近一个月,才被放出来。

在八监区,每个监舍都有几个犯人看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用犯人当所谓的监长,用“转化”成绩给分。一次。犯人王阔和我在一起,叫报数,不报就恶狠狠地扑向我,拉我去厕所,要用水把我呛死。我就大声叫喊,引来别屋的人,她看没成功,就打盆水向我泼来,我的衣服湿透了。

我回屋时,王阔又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周业玲。周业玲是松原人,她在106监舍,我在107。我经常听到周业玲被迫害时的叫喊声。王阔、查光“转化”法轮功学员特别卖命。

有一段时间,晚上10点上床,早上4点起床,有大约40多天。还有一段时间,白天站着,大约30多天。因为我不报数,就限制我洗澡、打电话、买东西。

犯人查光还有其她四个犯人看着我。查光四十多岁,白城人。我不参加点名,就给我戴手铐,对我大打出手,我的眼睛被打得看不清东西,好多天才好。那段时间,只要离开坐着的地方,就得打招呼。而且不打招呼就不能坐,坐前也要告诉一声。有时一夜不叫睡觉,有时上床两小时就叫起来,白天换班派人看着,不叫合眼。

有一天,查光说和王阔出去,一夜没回。有一天她说:“又斩了一个。”还有一天王阔在走廊说:“全军覆没。”那几天,查光经常出去上楼,法轮功学员牛玉辉在四楼,向丽杰、车平平在三楼,一楼我知道的有张国珍、周业玲、金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