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董秀环近两年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近一两年,佳木斯市中共政法系统搞了所谓的“扫黑”与“清零”行动,肆意骚扰、绑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或庭审迫害法轮功学员。董秀环女士两次遭绑架、非法抄家迫害,骚扰不断,被迫流离失所在外,至今没有回家。

董秀环女士,一九七零年十二月生,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董秀环女士曾于二零零零年两次进京证实大法,在北京遭绑架迫害后被劫持回佳木斯,送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一天,家人遭勒索钱财四千八百多元。

以下是董秀环自述近两年遭迫害的经历:

我是董秀环,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傍晚六点半左右 ,我接到三妹电话,说四妹被绑架,让我去看看是真假。因有事耽搁一会儿,三妹又来电话,说妈妈联系不上,再去妈妈家看看。因为我与四妹、妈妈居住很近,是对面楼。

四妹在我家楼下开个小店,妈妈每天外出蹓跶回来都会到小店看一眼;我下班也会到小店看一眼;有时妈妈上地摘些菜回来放那,让我们几个子女去取;我们给妈妈买些吃的、用的也放那,妈妈再拿上楼去。因为子女都比较忙,妈妈住的楼层高,上去较累,我们母女平时就在小店聚。

我给妈妈打几遍电话都没接,给妈妈的邻居同修打电话也是几遍都没接。我妈妈已经七十四岁了,近年有两次突发病状,实在是担心。我下楼去找妈妈,到楼下小店,看锁门,问房东,房东说不知道什么原因,什么人把四妹和妹夫抓走了。我上楼去找妈妈,我一边敲门,一边喊妈妈开门,没有回声。

正当我拿钥匙要开门的时候,门从里边推开了。一个年轻男子出来,一边把我拽到屋里,一边说,你是老太太姑娘啊。屋里有三个人,都没有着装,我问你们是谁,怎么会在我妈妈家里?他们说老太太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吗?我说什么怎么回事,我妈妈呢,你给弄哪去了?他们又问我炼不炼,我说什么炼不炼,我妈妈呢,把我妈妈弄哪去了?

我不说别的,只问把我妈妈弄哪去了?他们还问我炼不炼,我说,炼不炼是我的自由,想炼就炼,不想炼就不炼,你们到底把我妈妈弄哪去了?我问他们是哪的,他们不说。

僵持一段时间,他们就上来劫持我下楼。我与他们抗争,胳膊被拧得很疼,到楼下的时候,我喊房东,让他告诉我家人,我被绑架抓走了。中间隔着警察的车,也不知房东听没听到。

他们把我硬塞到车里,车里有两个人,他们说,你别折腾,我们也没办法,你家邻居也……我说邻居也被你们抓了?他说有些事你知道就行了。后来看照片,和我说话这人是潘兆磊,警号051228,是中山派出所的副所长,电话18845416555。

我被绑架到了前进公安分局,被关在一楼象铁笼子的屋子里。 我看见了四妹和妹夫也被绑架到这里。这一宿换了几伙监控我们的人,有的能聊几句;有的聊不成,还被挖苦几句。但多数是上指下派,没办法,也不愿意管这个事。半夜,前进公安分局把四妹夫放了,因为他是常人,没修炼。

第二天早上,前进公安分局国保警察把我与四妹送到了长安派出所。长安派出所的卢所长问我,你怎么回事,当初办身份证时,我顶着压力给你办了,这回你连累我。我说:我也很冤枉,我妈妈联系不上了,不知道是突发病,还是怎么了,我不放心,我去我妈家找妈妈,就被藏在妈妈家屋里的警察给抓到这里了。因为妈妈之前身体不好,炼法轮功身体好了,这些年也不用我们子女照顾,我们也很省心。但是这两年,妈妈有两次突发病状,我们很担心,所以我找妈妈就被抓来了。

后来卢所长说到你家看看吧。我想也没什么事,我不能在这呆着呀,四妹夫已经放回家,家里也应该知道了,也能把家里收拾一下。到我家后,只有公公一人在家,我家先生不知去哪了,而且公公还没吃饭。我去厨房做饭。后来进来一些警察,进屋翻东西,在我电脑桌柜里,找到几包纸,几本前几年看过的周刊,还有前一天打印的十一份周报,两个小册子。这个所长很聪明,他说,那些东西很旧,说是拣的,我相信,可是这个周报是昨天的日期,应该是新打印的,那你应该有打印机。最后他们把我的电脑、打印机、播放器、优盘、几包纸、十一份周报和两本小册子拿走,作为所谓的“证据”,非法行政拘留我十五天。

二十八日下午,我被劫持到佳木斯市拘留所。在拘留所,我被关在201的大监室里,先后七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进来,其中的李淑兰被提前叫走,以为是放了,我出来两个月后才知道是她被转看守所了。在八月一日早上,每天的大所长例检,转一圈要出去的时候,又转回来,对我们这屋人说:昨天晚上,我接到二十七个电话,来自二十多个国家,什么美国,英国,日本,法国等等等等,主要内容是告诉我法轮大法好,信仰无罪,善待大法弟子,别迫害好人有福报等等。还有什么我也不说了,我呢,也不反对你们信什么,我也想不让你们进来,但是我就这个工作,没办法,我也说了不算,那你们在这里好好呆几天,我呢到时候,好好把你们送出去。十五天后的八月十二日下午,我被释放回家。

我的老公公81岁了,亲睹了警察的抄家,极度的惊恐中担心我的安危,他病倒了,五天后便在忧虑中不安的离世了。我没能见老公公最后一面。

二零二零年六、七月间,志兴社区派人到我家骚扰了几次。我没有配合他们,简单的讲了些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他们也表示没有办法,上指下派,得来,至于结果他们不管。

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下午五点多,志兴社区又派人到我家敲门骚扰。我打开房门给她们讲真相,告诉她们别相信共产党,哪次运动过后不是找些替罪羊,炼法轮功做好人没错,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二十多年了身体没毛病,不用打针吃药多好啊!我还是不能签字、照相,为你们着想,真的对你们不好。我理解你们,你们也得理解我啊。社区人员听完真相就走了。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四日,我正在上班。中午十一点左右,来两个警察到我单位,把我绑架抓走,他们是长安派出所的,其中一高个子的叫大华,另一个是副所长叫巩兴义。我的老板拽着他们,不让走,质问他们为什么抓人?那个叫大华的说,她是炼法轮功的,你不知道吗?我怕老板受牵连让她不要管。在警车里,那个叫大华的很生气的说,啊,弄那么多东西,那么多光盘,台历等等。

到派出所后他们走了,把我关到地下室。地下室有很多屋。正当中午,派出所的人在吃饭,与他们聊天,他们让我也吃点。他们跟我说,你能不能让你们的人别给我们打电话了,他们觉得受到干扰。他们说,这电话不分时间,白天晚上,甚至半夜凌晨都能接到电话。我问,你们是不是又抓法轮功了,他们说是,又问我,抓你会不会接到电话,我说那会更多。

这次绑架,长安派出所把我妈也抓来,因为妈妈是去年年末判缓回家的,没到期,归司法局管。他们沟通司法局,到晚上妈妈被放回家。后来那个叫大华的拿来在我家掠来的一个播放器、六张光盘(两张打印机驱动盘,一个歌曲盘,还有两张废盘)、一个台历、三个MP4和一个MP3,以这些就是所谓的证据,行政拘留我十天。以前还问炼不炼,这次连问都不问,直接就送拘留所了。长安派出所副所长告诉我,这次是志兴社区派下来的名额,做的坏事。十月四日上午,我被释放从佳木斯市拘留所回家。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下午三点多,我正在上班,单位突然进来很多人,有长安派出所的大华,社区主任刘珍,还给我介绍他们的领导,向阳区政法委徐书记,一共七、八个人。这个书记上来就打官腔,让我转化,在转化书上签字。我说不签,他说国家已经给定了×教。我说,你把手机拿出来,百度一下,看看十四种邪教里,根本就没有法轮功。他又说违反法律。我说,你把法律条文拿出来看看,他自然是拿不出来,后来又说,你影响社会。我说我在好好上班,你们这是在影响我。我让他们出去,他们不出去,弄得电脑城里周围的都往我这屋看热闹。这样僵持着,我看这样影响不好,找机会我就从后门出去了。我想我不在屋,他们就不在我的单位闹了。他们以为我跑了,就前门、后门的堵我。没找着我,他们研究研究就走了。

当时基本上都是那个政法委的徐书记在说,那个社区主任在她的上级面前很少说话,但说出的话都很邪。在他们进屋的时候,我的老板就问他们是抓人吗?他们说不是,是来做转化的,三次以后可能抓人。当我说不签字的时候,社区主任就鼓捣要我到派出所去说,当我出去的时候,她就叫人前后去堵截我,这个主任当时表现真的很邪。在屋里的时候,那个徐书记说,不知道你在这上班,要调查我跟这个店什么关系。店老板马上就给我开工资,把我解雇了。我也说,这是我最后一天上班。他们听说我失业,表情很不惊讶,知道他们做了坏事了,但是也没有挡住继续逼迫我转化。

这次我失业了,也不能回家住了,社区时常的派人去我家敲门骚扰。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